一位商业思想家关于商业与人文的思考

原标题:一位商业思想家关于商业与人文的思考

吴伯凡

“第四届中城联盟论坛”---《万物一体的未来》主题演讲

克里斯坦森的名言“我深切地关注未来,因为我的余生都将在那里度过”。

克里斯坦森认为,每个人实际上是生活在未来当中的,尽管我们不得不生活在当下,我们买的每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我们结交的每一个重要的人,不管是你新选择的老板或者选择的员工,你新购进了什么样的物品,以及你展开了一种什么样的关系,都是跟未来有关,我们买一只股票显然买的是它的未来。所以我们真的是生活在未来当中,而并不是生活在当下的。

但凯恩斯有一句很有名的话“不能总是从长远看,从长远看我们都是要死的”。认为,我们不能总是看未来,我们必须生活在现在。而且,一味地看未来会让我们丧失目标,也看到会让我们丧失现在行动的方向。

克里斯坦森和凯恩斯的话结合起来就是,“即使我们都要死的,也要从长远看。”我们关注未来,同时我们又必须要把眼前的最小的事情做好,只有把眼前的这一个最小的事情做好,未来才会向我们展现一种意义。所以我们今天站在今天看未来,其实是站在未来来审视今天的状态、自己的位置,来思考今天应该怎么办。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说:做企业的三种境界:有一个旅行者看到一个建筑工地,不知道这个建筑工地是在建什么房子,就问其中一个说你是干什么的,那个人说我找到了一个好饭碗;他问第二个石匠你是干什么的,这个石匠说我做的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手艺活;他问第三个石匠说你是做什么,同样的问题不一样的回答,他说我在建一座大教堂。

德鲁克所说说做公司的三种境界,挣口饭吃,在行业里头领先,或者是建一座大教堂,即使我看不见,可能在200年以后这个教堂才出现,但未来一定会出现,这就是大教堂思维。

正如如德鲁克所说,“人生上半场也就是40岁以前你要追求成功,下半场追求的是意义。”

中国改革开放正好40年了,40年中国的企业,包括中国的城市、中国的建筑,他认为都是以追求成功为目的。但我们的城市以及我们这个时代越来越需要一种不仅仅是标识我们个人成功的建筑或者企业,它越来越需要一种昭示着意义的建筑、昭示着意义的城市。

一座伟大的建筑、一个伟大的城市就是能够跟时间成为盟友的城市,能够跟时间成为盟友的建筑,时间越是流逝它们就日渐完美。坏的建筑、坏的城市它们共同的特点是,时间是它们的敌人,虽然时间的流逝,逐渐的它会变成一堆垃圾,成为污染这个美好大地上的垃圾。

中国的企业家:要做有意义的事、做有意义的建筑、做有意义的企业、做有意义的城市。

丨声 明丨卑之毋甚高论,惟有勤而行之。真正的发现之旅不在于寻找新的景观,而在于拥有新的眼光。要想了解更多人文艺术的精彩内容,请搜索微信公众号——qineed。

丨编 辑丨Elleve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