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平:妙乐演红楼

原标题:王立平:妙乐演红楼

王立平近照 本报记者 郭红松摄/光明图片

【走近文艺家】

他是上世纪80年代青年作曲家中的“三驾马车”之一;他作曲的《少林少林》《牧羊曲》让少林寺享誉海内外,《驼铃》《大海啊,故乡》早已成为经典。但最令人难忘的是,他为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作曲,用音乐为“红楼梦”注入了灵魂。有人说,他的音乐将林黛玉的“葬花”提升到“问天”的高度。

步入作曲家王立平家中,迎面一方屏风,右侧悬数副自书对联,文与字皆具意趣。客厅中横卧一架钢琴,透露出主人志业所在。77岁的王立平颔首微笑,形容装束,与30多年前作电视剧《红楼梦》音乐时相比,几无二致,除了满头青丝已成银发。

乙亥农历新年前,《百年乐府——中国近现代歌词歌曲编年选》“歌词编年选”付梓出版。这部由王立平主编的大书,囊括了中国百余年间800余位作者的1500余首歌词作品,我们的谈话也就此展开。

“百年乐府接续的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脉络。秦朝就有乐府,汉乐府和唐的新乐府更是影响广大。官府收集整理音乐已经成为一个传统。”作为主编,王立平确立了两个原则,作品介绍中不写获奖经历,作者介绍中不写与音乐无关的职务。王立平说,为后人留下一份有艺术性、史料性、欣赏性、实用性的文化遗产,是我们6年来诚惶诚恐、奋力为之、孜孜以求的目的。

很自然,我们的话题转到《红楼梦》上。时间倒回1983年,王立平42岁,这大约也是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年纪。当导演王扶林的夫人王芝芙问王立平,是否有兴趣为《红楼梦》谱曲时,后者脱口而出“我有兴趣,极有兴趣”。

上世纪80年代可谓中国影视音乐大爆发的年代,当时王立平与施光南、王酩并称青年作曲家中的“三驾马车”。

为电视剧《红楼梦》作曲前,王立平就创作了多首广为传唱的歌曲。其中,《太阳岛上》(1979)让哈尔滨成为旅游胜地。《少林少林》(1982)和《牧羊曲》(1982)让嵩山少林寺享誉海内外。《驼铃》《大海啊,故乡》等也都成为经典。

在艺术上,王立平从不保守。在纪录片《潜海姑娘》中,他较早引入了电吉他。王立平也从来不为了时髦而赶时髦。在为影片《戴手铐的旅客》创作音乐时,日本电影《追捕》正风靡,但王立平没有把主题歌写成《杜丘之歌》那样节奏感强烈的音乐,而是选择了民族化的音乐风格。在他看来,这种音乐风格虽然不时髦,却最适合表达影片内容。

《红楼梦》的音乐怎么写,有人跟王立平讲:“你小子别傻,就写一首漂漂亮亮的主题曲,满大街都唱,你就成功了。”王立平说,我们要借写《红楼梦》音乐,把传统经典变成现代人的精神食粮。写个漂漂亮亮的主题曲,满街都唱,王立平不要这种成功。

导演拿来十几首歌词让王立平谱曲,这让他很为难。一般影片一首主题曲,一首插曲。十几首歌曲,人们能记住几首呢?

作为作曲家,如果平常的作品写得不好,影响还不算大,如果《红楼梦》写砸了,饭碗保不住不说,还成了文化瑰宝的“罪人”。

最终《枉凝眉》被确定为主题曲。王立平说,这是极佳的歌词,一唱三叹,表达主题思想到位,但弱点是缺少亮色。他在写的时候,在末尾增加个“啊”,“啊”虽是虚词,却是全曲的两次高潮,满腔惆怅,都倾注在“啊”中了。

《题帕三绝》开头“眼空蓄泪泪空垂”是大调式,看起来很明亮,但细听,好像是含着眼泪带着微笑。王立平说,那种哀婉惆怅是深刻的内心体验。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王立平一边唱,一边用手打着拍子。太奇怪了,他说,那么多的切分,作曲课老师都说,切分两回就行了,怎么切分起来没完没了。但王立平觉得,非这样不可。王扶林给了王立平莫大的支持,他的许多尝试性写作都得到王扶林的首肯。但《红楼梦》的序曲王立平写了2分42秒,王扶林提出了不同意见。多年来,片头曲长度都在1分50秒到2分钟之间,这是规矩。王立平却说,这是《红楼梦》,要像歌剧一样,把主题内容在这段音乐中全表现出来,“减一分则太短”。王立平说服了王扶林。

《葬花吟》写了一年零九个月。前面“花谢花飞飞满天”的音乐王立平很早就写出来了。但他始终不理解曹雪芹为何对林黛玉情有独钟。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的林黛玉让王立平怎么也爱不起来。逐渐,王立平感到,这个女子不简单,她极聪明,对社会看得极透彻,痛苦也极深。有一天,王立平对着看了一年多的《葬花吟》出神,突然一句“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跳进他眼中。王立平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时,曾听文怀沙讲过屈原的《天问》,印象深刻。这句“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不就是林黛玉的天问吗?

王立平马上把几位红学家请到家中,用钢琴为他们弹奏了刚谱成的音乐,并请教能不能把《葬花吟》写成《天问》。红学家商量后,觉得这是特别好的理解。曹雪芹在思想上受屈原影响很深,这是红学界的共识。那段悲鸣的抗争,成为《葬花吟》的高潮,为音乐注入了灵魂。有人说,王立平将“葬花”提升到“问天”的高度。他在历史与现实间架起一座天籁之桥,为当代人解读红楼提供了听觉意义上的范本。

有人认为《红楼梦》的音乐很古典。不过,王立平说,《红楼梦》的音乐很现代。而且当时他就有一个观念,就是音乐必须要现代化。他要创造的是“现代人心目中的古曲”。要了解今天人们的审美,不但要知道今天的人喜欢什么,而且要预知人们还能喜欢什么,还应该喜欢什么。艺术家的创见,一定要走在人们前面。

王立平回忆起小时候父亲经常说的一段话。你得99分,如果没有尽力,我也不会表扬你,你得59分,如果已经尽力了,我也不会批评你。王立平不确定爸爸会给《红楼梦》音乐打多少分。不过有一点他是确定的,那就是他为这部作品倾尽了全力。“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王立平说。

(本报记者 郭超)

作者:郭红松 光明图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