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那点事|VETO和BETO:边境墙议题“反噬”特朗普

原标题:美国那点事|VETO和BETO:边境墙议题“反噬”特朗普

当地时间2019年3月15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总统特朗普行使其任内首次否决权,否决了国会的决议。 东方IC 图

美国当地时间3月14日晚,随着12名共和党人“倒戈”,美国国会参议院最终以59:41的结果,通过了众议院发起的阻止总统特朗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的议案,这意味着国会两党在反对特朗普“边境紧急状态”上达成一致。15日,特朗普签署否决令,否决了国会阻止其宣布的国家紧急状态的议案。

共和党赢得战役,可能输掉战争

自2月26日众议院通过针对特朗普“紧急状态”的反对议案以来,过去的半个月,特朗普团队一直在做各种努力,以让更少的共和党参议员支持该议案,确保议案在参议院搁浅。

为此,特朗普本人几度呼吁本党参议员尤其是面临2020改选的议员支持“民选总统和边境安全”;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米奇·麦康诺(Mitch McConnell)几乎“每天向特朗普报告一次本党籍参议员的思想动态”;副总统彭斯四处拉拢和打压可能“反水”的共和党人;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向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玛莎·麦莎莉(Martha McSally)作保,该州的国防预算资金不会被挪用建墙。

即便如此,12名共和党人还是站到了民主党一边,支持众议院否决“紧急状态”。这一结果并非不可预测:早在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之初,《国会山报》(The Hill)就曾报道,10名共和党参议员表态不赞成。临到投票,该10人中只有2人临时换阵,另外8人都没有改变立场,且另新增4人,使得最终“倒戈”人数达至12名。这意味着,过去半个月,虽然共和党高层苦心经营,但违背党意投票的党员人数不减反增,这从根本上证明了“紧急状态”的“不得党心”。

如果说此次投票中共和党尚留一抹“亮色”,那就是面临2020年改选的22名共和党参议员中,只有缅因州的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一人站到了总统的对面,而最早持不赞成意见的10人阵营中,最终投票时脱离阵营的两人柯瑞·贾德纳(Cory Gardner)和汤姆·提里斯(Thom Tillis),也均面临2020改选。这意味着,特朗普的确如愿制止了绝大多数面临改选的参议员在此轮投票中“反水”。然而,这一党派对党员的施压,或许恰恰证明共和党在“边境安全议题”上已经缺乏“上智”和“大道”,其在局部对个别党员的成功弹压,未来的代价可能是输掉整个参议院。

褪色的议题和不归的总统

“墨西哥人将为美墨边境墙付钱”成为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最为响亮的口号之一。执政初期,美墨边境问题未被列入特朗普的优先议题,随着去年大篷车难民在美墨边境云集,边境安全议题进入公众视野,特朗普顺势操作,使该议题急速发酵,至今大致经过了三个阶段:

公共讨论期。该阶段,针对特朗普口中的“边境危机”,智库、媒体以及国土安全部等美国政府部门都进行了反复考证(Fact Checking)。但民意在“美墨边境到底有没有危机”这一核心问题上出现了以党派为界的分裂,共和党选民内部对于边境危机有着较高的认同,该议题因此成为特朗普回应选民基本盘的一个有力工具。

政府停摆期。在国会拒绝拨款之后,特朗普让“边境危机”进一步发酵,其全国电视讲话把这一议题热度推向顶点,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拒绝“有修墙拨款才有政府开门”的交易,随之而来的联邦雇员生计问题使得“边境危机”产生了负面衍伸效应,多数选民认为共和党应当对政府停摆负责。至此,“边境墙”在特朗普的政策工具箱中沦为鸡肋。

紧急状态期。随着国会足额拨款可能性的丧失,特朗普一边被迫重开联邦政府,一边又心存不甘地声称,将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来从其他渠道筹资建墙。众议院随后发起反对议案,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被迫接招,边境安全议题出现了之前从未有过的“反噬效应”,成为撕裂共和党内部的一道裂痕,议题的价值与功能,朝着负面的方向发展。

短短的四个月的时间内,特朗普借边境安全议题与自己的铁杆选民进行了一次深度互动。应该说,特朗普对这一议题的操弄总体上没有太大失误,即便此次参议院否决了特朗普的“紧急状态”,几乎所有共和党议员依然承认“边境危机”的真实存在。

然而,没有失误不代表成功,突出反映在特朗普的支持率并没有因为该议题而上升,反而在政府停摆期出现了显著下降。目前特朗普已对参众两院的议案行使否决权,两院几乎不可能以三分之二以上的票决推翻总统的否决,即“紧急状态”最终将进入司法程序,周期将变得漫长,特朗普也很难继续通过其擅长的大众媒体或党内动员方式予以操纵,这意味着特朗普在边境安全议题上已经接近于走到了尽头,共和党参议员的否决,正是对总统在这一问题上愈行愈远的抗议。

民主党的弯道超车

过去两年,由于共和党把持国会参众两院,民主党一度“人寡言轻”。特朗普始终将“经济、安全”等共和党熟悉的“硬议题”作为政治生活的“主旋律”,回避民主党擅长的气候变化、枪支管控、性别平等、分配正义等“软议题”,在“移民”这一中性议题上则大做文章、攻击对手。

虽然民主党在今年元月即重掌众议院,但由于美国政府在去年12月22日开启了关门模式,民主党对于美国政治生活的真正介入,实际是在1月25日政府重新开张之后。

政府关门期间,民主党将主要精力花在应对特朗普边境墙议题上,反复阐明“不存在边境危机”和“尊重移民权利”,但这一切都被特朗普的电视讲话和一条条推特所湮没。2月9日,普林斯顿大学历史与公共事务教授Julian Zelizer在CNN专栏中感慨,“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保持住话语权殊为不易。长达35天的政府关门,围绕白宫的花边报道让所有其他严肃讨论寂然失声”。

政府开门之后,民主党明显降低了对边境墙议题讨论调门,转而选取“众议院立法”+“2020总统大选党内动员”这种过去两年从未出现过的模式,正式开启了“严肃讨论”。

在众议院层面,民主党擅长的“软议题”在国会层面得以重新建构:气候变化方面,2月6日,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组建了应对气候危机专责委员会,召开了5年来首次气候变化听证会;枪支管控方面,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召开了8年来首次枪支暴力防控听证会,并于2月27日通过了25年来美国首部控枪法案,要求对更广泛的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3月以来,众议院多个委员会开启了60余项针对特朗普商业集团的调查。

在2020年选举层面,与共和党全党押宝特朗普不同,16名民主党人报名参加党内初选,并开始全美范围内的巡回动员。这就意味着,所有参选人都将对照本党核心议题逐一勾选以完成自我议题设定,建构既符合本党利益又兼具自身特征的个性化政策表达,众议院层面集中反映民主党核心诉求的法案或决议案,也将在参选人一次次的集会演讲中进一步明晰、固化。

与民主党方面的“热热闹闹”不同,共和党当下依然被“特朗普墙”所绑架,深陷“紧急状态”。除了2月底飞赴河内参加了一场并未如愿的“金特会”,在刚刚过去的半个多月,特朗普和共和党主要忙于应付众议院提出的“紧急状态”反对议案。而在同一时期,民主党2020党内初选候选人数量已经从2月26日(众议院提出“紧急状态”反对议案)的12名,上升到如今(参议院通过该反对议案)的16名,最新候选人前众议员、政治新星贝托·欧洛克(Beto O’Rourke)仕途即起步于德州边境城市阿尔帕索市(El Paso),他也因此成为对特朗普边境墙最为严厉的批评者之一。

政府停摆结束以来,民主党人在“流量天王”总统面前,似乎找回了自信,他们再未“随特起舞”,而是从容以对。当特朗普2月15日宣布“紧急状态”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仅表示此举“违背了美国宪法设计”,再无多言。3月11日,佩洛西对《华盛顿邮报杂志》(The Washington Post Magazine)说,“除非发生彻底的、颠覆性的情形,否则不会动议弹劾,因为这容易导向国家的分裂”。置于元月以来75天的时空场景中,佩洛西此言不免发人深省:特朗普执政当下已是困境重重,弹劾不过是一种形式罢了。

边境以外,路在何方?

2月底的“金特会”以来,特朗普似乎陷入了某种沉默。此中固然有宁心静气防范“紧急状态”被否的因素,但在更深的层面,可能意味着特朗普及共和党进入了风格切换期,即在特朗普首个任期过半、民主党人控制众议院的情况下,面对2020大选,共和党必须在心态上实现从“完全的执政党”到“相对的执政党”的心态转变。此番参议院共和党人对于总统“紧急状态”的否定,大致可理解为国会共和党人“倒逼”白宫改革的第一步。然而,特朗普的优先改革选项——哪怕在其认为擅长的经济和安全领域——并不明显。

在经贸领域,3月初,白宫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的《2018年贸易报告和2019年度贸易政策议程》中,特朗普最为看重的“双边贸易协议”议定进程缓慢,除“美墨加”和“美韩”协定已完成外,“列入议程”和“有待推动”的占据了绝大多数。此外,美国2018年度对外贸易逆差达6210亿美元,创十年新高;CNN发现,俄亥俄州457家钢铁厂家中,每1家从贸易战中绝对获益,就有14家利益绝对受损,每1家从贸易战中相对获益,就有4家利益相对受损。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的数据显示,俄亥俄州对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经从2017年1月的绝对多数赞成到如今的相对多数反对(51%反对,45%支持),这或许可以为此次参议院投票中俄亥俄州共和党籍参议员罗博·波特曼(Rob Portman)的倒戈找到依据。

在外交和安全领域,河内“金特会”让“交易的艺术”不再明显;北约问题上,虽然特朗普一度威胁退出北约,但2月中旬,佩洛西率庞大的国会代表团出席慕尼黑安全峰会,重申美国对北约的承诺,而佩洛西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诺正在探讨邀请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四月访美时到国会发表演讲。在伊朗和沙特问题上,参议院共和党人对于白宫的不满意,已经积蓄了整整两年。

经济不如预期般美好,外交频频遇阻,堕胎权益、枪支管控、气候变化、分配正义并非特朗普的强项,如今,边境安全议题似乎也行至尽头。

3月14日晚,当参议院共和党人投票否定了“紧急状态”后,特朗普在推特上写下四个大写字母“VETO”,以表将行使否决权之心。恰在同一天,民主党人贝托·欧洛克(Beto O’Rourke)宣布参选2020。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无数网民在特朗普那条“VETO”推特下方留言“BETO”,好像是总统又写了错别字。

习惯灯光和舞台的总统,在3月14日晚,竟然被自己的党派反对,同时被自己的粉丝遗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