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娱乐丑闻撬动特权阶层:财阀垄断下的韩国政治

原标题:韩国娱乐丑闻撬动特权阶层:财阀垄断下的韩国政治

近几日,韩国演艺圈爆发了大地震——BIGBANG前成员胜利的性招待丑闻,撬开了韩国娱乐圈光鲜背后的一块巨大的罪恶冰山。在媒体对此事的穷追猛打下,多名艺人接连被曝出丑闻,随后道歉并宣布退出娱乐圈。

根据目前的调查,歌手郑俊英、FTISLAND前队长崔钟勋、CNBLUE成员李宗泫、Highlight前成员龙俊亨均被牵扯其中,事件还在不断发酵,更多名人恐被曝光。本次丑闻的波及范围远远超出了娱乐圈的范畴,甚至震动了韩国政坛。

18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听取法务部部长和行政安全部部长有关“胜利夜店事件“以及”张紫妍自杀事件“的报告后下达命令,要求警方和检方高层“赌上命运”彻查真相。文在寅表示,一直以来,韩国社会还存在真相不明甚至被隐瞒的事件。这些事件的共同特征是发生在社会特权阶层,检方和警方等调查机关存在故意进行不实调查,甚至积极阻止查明真相,并包庇、隐瞒事实真相的情况。

在文在寅下达指令后,当地时间19日,韩国司法部长朴相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张紫妍案”的调查期限将延长2个月,该案件的调查期限本将于3月末到期。

搅动政坛的“胜利夜店门”

“胜利夜店门”还得从今年1月说起。2019年1月底,BIGBANG前成员胜利经营的夜店Burning Sun被曝发生了暴力事件。爆料的男子金某称,2018年11月底,自己在夜店看到一名女性被下药,准备上前施救时,却被安保人员拉出去拳打脚踢。诊断结果显示金某有3根肋骨都被打断。然而,警方到场后也不分青红皂白,将金某抓捕。

受害者突然之间变成了加害者,此事随即引发广泛关注。警方的态度也令人玩味,他们一边咬定夜店没问题,一边又拒绝公开监控录像。

事件曝光后的次日,夜店发布声明称,事情起因是金姓男子性骚扰顾客遭投诉,并表示会加强夜店管理配合警方调查。胜利本人则发文表示,自己在夜店只扮演对外宣传的角色,而非实际经营者。

警方和胜利的暧昧态度激怒了韩国网友。2月初,将近25万人在青瓦台网站请愿要求彻查此事。而韩国政府规定,只要有超过20万人在青瓦台网站上请愿,政府必须作出回应。

2月3号,韩国知名娱乐媒体D社报道称,涉事夜店的几位产权人正是胜利的家人及朋友。他们还发现了夜店内员工关于给重要客人“性招待”的聊天记录。D社揭露说,Burning Sun夜店里有一种特定的推销职位——MD,他们会为了获得高额报酬而将喝醉了的女性客人送入VIP包房,店内员工会拍摄和偷看VIP房里的顾客们发生性关系,有些MD还会为了讨好VIP顾客而向他们提供迷奸药。

至此,令人震惊的性招待事件才被曝光:老板胜利娴熟地咨询各国客户口味,投其所好送上性服务,专业“拉皮条”。

2月11日,韩国KBS报道称,接到了来自Burning Sun前职员的爆料——该夜店的VIP室是供客户们进行吸毒活动的地方。这名前职工表示,夜店的VIP室就在专门的出入口旁,只向特别的客人开放,“里面有人公开吸毒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在“毒品”风越吹越猛烈的时候,韩国警方成立了专案组,对Burning Sun进行了扣押搜查,获得了毒品交易嫌疑和警方勾结嫌疑的相关资料。

3月5日,警方拿到了李胜利涉嫌性贿赂的聊天记录。3月10日,“拉皮条商”李胜利被当作嫌疑人立案调查。

在夜店的更多细节被曝光的同时,一个聊天群的对话记录将更多明星牵扯进来。据报道,李胜利、郑俊英等明星及公司高层在聊天群里毫无罪恶感地分享非法偷拍的性爱视频,而镜头下的女性大多处于醉酒等无意识状态。

据SBS报道,仅郑俊英就在这个群里曝光了十多位女性,用文字或视频的形式大尺度炫耀对方的隐私,受害者包括韩国女团成员跟练习生。3月12日晚,郑俊英就偷拍事件正式道歉,并宣布中段演艺活动,承认自己的一切罪行。18日,韩国警察厅提请批捕郑俊英。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律师吴秀珍18日表示,郑俊英或将面临7年半左右的有期徒刑。

时隔10年 “张紫妍性招待案”重回公众视野

“夜店门”的持续发酵以及其牵扯出来的“性招待”话题,让十年前的“张紫妍性招待案”重回大众视野。

2009年3月8日,韩国女演员张紫妍留下长达两百多页的遗书后上吊自杀。她在遗书中爆料的内容触目惊心——她称自己被经纪公司老板强迫,为三十一人提供了多达一百多次的性服务,遭受了各种非人的凌辱。

可怕的是,在这些性侵者当中,有财团财阀、导演、报社社长、娱乐公司代表、知名记者等。张紫妍详细地例出了名单和细节,还有一名目击证人。但是,除了张紫妍公司的社长获得一年监禁、两年缓刑的处罚外,十年过去了,其他三十余人,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当时,法院认为张紫妍属于自杀,并且没有其他目击证人,所以性招待说法证据不足,最终以无犯罪嫌疑结案。

但因韩国民众多次请愿,去年韩国检察院真相调查团对遗书上的名单展开调查,调查期限本将于3月末到期,目前在文在寅的指令下被延长两个月。

该案唯一的目击证人是张紫妍同公司的师妹尹智吾,她曾目击张紫妍被迫逼酒。在自杀案发生后,尹智吾作为证人接受调查,但却开始被跟踪,甚至被演艺圈封杀,压力大到必须接受心理治疗,最终移居加拿大。由于张紫妍案件的诉讼期预计在本月底到期 ,尹智吾再次回国勇敢出面作证。

这两天,尹智吾更新INS说:“我没期待过艺人们的应援,但是连‘这样的事实真的很遗憾’的提及都不愿意吗?比起无名的闻所未闻的演员,有影响力的演员或者歌手们说一句‘请求一起参与国民请愿’的话都这么困难吗?在SNS上的操作有这么困难的吗?我知道你们这么害怕是为什么,但是风波都会向我来的,所以就帮帮忙吧,不可以吗?”

17日晚,曾经和张紫妍一同出演电视剧《花样美男》,并在剧中扮演女主角杉菜的演员具惠善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放出了一张《花样美男》的剧照,剧照中也有张紫妍,她配文称:“将暖宝宝塞进我手中的姐姐,很遗憾连张合影都没有留下,请在天上安心地休息吧”。

实际上,为张紫妍发声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而需要巨大的勇气。要知道,第一个为张紫妍作证的女艺人尹智吾已经彻底葬送了自己的演艺事业。而十年来,具惠善仅仅是第二个实名支持张紫妍的韩国艺人。

随后,韩国搞笑艺人沈珍华也在INS发文称:“真心为您应援,抱歉曾经用了‘不知道参与方式’的藉口。支持再次调查,真心希望张紫妍可以在天上再次微笑。”

紧密相连的韩国财阀与韩国政治

“胜利夜店事件”和“张紫妍案”可能是韩国娱乐史上非常强大的一阵风暴,这滥觞于娱乐圈的丑闻已经远远超越了娱乐界,利益触角甚至延伸到了韩国政坛和财阀集团,让人惊叹韩国社会冰山下的黑幕究竟有多深。胜利夜店案中,一些VIP客户被爆是财团财阀;而女星张紫妍自缢留下的陪睡名单中,就有乐天创始人辛格浩的小儿子辛东彬。更别提,在这些案件的调查中,警察甚至法院态度暧昧,涉嫌包庇、隐瞒案情。

其实,在韩国,政商勾结早已不是新鲜事了,它是韩国社会长期以来最为诟病的问题之一。2016年震惊世界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案,就折射出韩国财阀对政治深厚的渗透力。

2016年,韩国总统朴槿惠身陷"亲信干政"丑闻,她被指控协助"亲信"崔顺实所涉及的财阀谋利,涉嫌以总统职权向企业施压,要求它们向崔顺实控制的非营利基金会捐款,并涉嫌不合理地向崔顺实提供官方文件。据悉,崔顺实曾收到过包括44份总统演讲稿在内的200多份官方文件。

随后,韩国SBS电视台再曝出新料,朴槿惠政府四大国家发展目标之一的“文化隆盛事业”的内容也由崔顺实策划,政府下拨的1700亿韩元的预算中,与崔顺实有关的人士拿到了不少项目。2017年3月10日,朴槿惠被正式弹劾下台。

卷入这起丑闻的还包括韩国最大的商业帝国——三星集团。三星集团继承人李在榕被检方指控向崔顺实有关的组织捐款410亿韩元,以换取政府优待。李在榕于2017年2月17日被捕,他是“亲信干政”事件中首个被捕的财阀掌门人。

李在镕被捕,再次引发韩国舆论对财阀频频爆出政商勾结和政治献金丑闻的关注与反思。虽然李在镕自称“受害者”,辩称三星是迫于总统朴槿惠的压力,不得不向崔顺实提供资金支持,但韩国舆论普遍认为,财阀并非受害者,而是共犯。

2017年8月份,李在镕因腐败罪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2018年2月6日,韩国上诉法院推翻了此前的几项判决,改判李在镕有期徒刑两年半、缓期执行四年,并当庭释放。这一结果,再一次让韩国人看到了司法界对财阀一贯奉行的潜规则——三五定律,即一审中判处5年及以下徒刑,二审中以3年徒刑、缓刑5年的方式释放。

一名议员看到法庭裁决后称,“今天,我们再次见证了三星如何凌驾于法律之上”。

韩国《东亚日报》评论道,“韩国国民对青瓦台与财阀进行官商勾结的怒火,丝毫不亚于对总统亲信干政的怒火。”

韩国财阀:“凌驾于政府和法律之上的存在”

在三星卷入“亲信干政”丑闻时,当时的总统候选人文在寅曾多次表示,如果当选,将会打压财阀的家族式企业帝国。文在寅还承诺,要让检察官更加独立,让总统更加难以滥用职权,制约财阀与官员相勾结、逃避法律制裁的能力。

2017年,总统文在寅提名首尔大学教授金相九为公平交易委员会委员长。素有“财阀狙击手”之称的金相九20年来致力于财阀集团改革运动,力主建立透明公平的市场体系。这让很多韩国人以为看到了改变“国家被财阀控制”的可能,“财阀也许就要走到末路”。

但根据现实来看,改革之路困难重重,历史依旧在不断重演。韩国财阀虽然不断卷入一系列尴尬的政治、商业甚至娱乐丑闻,饱受公众的谴责,但它们依然掌控着不可小觑的政治和经济权力。韩国财阀甚至被《华盛顿邮报》称为“凌驾于政府和法律之上的存在”。

韩国大部分财阀起源于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和朝鲜战争时期,但他们取得今天的成绩,关键在于20世纪60年代以后韩国政府采取的特定政策。

在朝鲜战争之后,韩国一度极其贫困。美国十几年里向韩国提供了大约21.5亿美元的物资援助,价值相当于韩国政府财政收入的40%。政府将许多援助物资卖掉,将换来的钱用于投资工商业和发放贷款。那些与政府有密切关系的官商就利用这一机会,通过外国援助分配和政府在金融等方面给予的特惠政策发展起来,形成一批特权财阀,如三星、LG、大韩、东洋等,它们也因此被称为“特惠财阀”。

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得益于政府的优惠贷款、税收减免等政策倾斜,大批财阀开始转向钢铁、石化、造船、汽车、电子等领域,“特惠财阀”被“借款财阀”所取代。到 1996 年,韩国已有 13 家企业位列世界 500 强。

韩国财阀的创始人生活在一个有政府特殊优惠以及官商勾结的时代,虽然其财富积累过程充斥着不公平和黑暗面,但他们创造了白手起家的神话,再加上时代的局限性,大多数韩国公民对此持有宽容的态度。然而,韩国财阀并未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发展而变化,它们依然延续着残酷地原始积累法则,维持着官商勾结的做派。

韩国转变为市场经济后,财阀集团的经营依然被非法行为充斥。在排名前30位的财阀集团中有13名财阀掌门人因选举政治金、财务造假、挪用公款、行贿受贿等问题受到刑事处罚。政企勾结的典型案例是1997年和2002年总统大选时,韩国财阀企业向候选人提供选举政治金。2002年总统大选时,大国家党从各大财阀集团收取政治金共计705亿韩元。

由于财阀对整个社会拥有巨大影响力,财团继承者们往往踏破道德和法律的底线,为所欲为。

2005年到2014年,韩国十大财阀家族有一半曾牵涉刑事案件,案件总数达11件。例如,大韩航空公司会长赵亮镐的儿子赵源泰在路边将一名 70 岁老太太推倒;女儿赵显娥乘坐大韩航空从纽约飞往仁川的班机时,因不满空乘人员发放坚果的方法,要求机长将飞机重新开回登机口并勒令乘务长下飞机;SK 集团创始人的侄子崔哲源对在 SK 大楼外示威的司机施暴;韩华集团的董事长金升渊曾经亲自唆使一帮黑道打手绑架、殴打几名酒吧员工,因为他认为这些员工在酒吧里欺负了自己的儿子。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韩国财阀们的恶行,以及官商勾结下的“有钱无罪”,让很多韩国人痛心疾首。这次夜店丑闻发酵后,韩国总统文在寅要求警方和检方高层“赌上命运”彻查真相,也让一些韩国人重新看到了希望。

张紫妍案唯一的证人尹智吾就在社交网站上对文在寅表示了感谢: “10年的时间里,作为坚持了一贯陈述意见的唯一的证人,首次感觉有希望了,也感觉走过来的艰难历程,终于可以发挥力量了。为了使真相不被沉没,使真相能得到查明,作为还没有放弃国籍的大韩民国国民中的一员,就像一直以来一样,会诚实的对真相作证。向一直支持我的所有人,首先向第一个提出要查明真相的文在寅总统,深深地鞠躬并表示感谢。”

首尔延世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柳相永曾说,“领导人,市场——这些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每种文化都有其强大的遗产和惯性。改变需要时间。”那么这一次,在引爆世界关注的丑闻面前,在媒体穷追不舍的聚光灯下,在总统“堵上命运”的指令前,韩国能否向前迈出一大步呢?全世界都在期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