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正文

看相系列之九十六:人伦大统赋

原标题:看相系列之九十六:人伦大统赋

贵贱定于骨法,忧喜见于形容。凡人贤愚、贵贱、修短、吉凶、成败、利钝,皆定于骨法也。骨为君,肉为臣,骨肉欲其相辅为贵。若露骨肉薄者,主于下贱。忧喜为未来之事,人莫能知。忧喜未明,而气色朝夕发于面部,察气可知吉凶:青忧疑,赤口舌,白哭泣,黑死墓,黄喜庆。

悔吝生于动作之始,成败在乎决断之中。悔吝者,吉凶未见,人情虽之喜利而避害,莫知缘害而见利。《易》曰:吉凶悔吝生乎动也,成败者得失之本也。人之所谋当刚断,而不可狐疑。故举动所谋能决则必成,多疑则事乱。

气清体羸,虽才高而不久;神强骨壮,保遐算以无穷。气清体羸者,谓之形神不足,常以不病似病,虽有文学高才,终无远寿。人之寿夭,皆在神气骨法所主,若神强骨壮,必享远年之寿。

颜如冠玉,声若撞钟。冠玉者,美玉也。人之颜色要莹然温润,若美玉无瑕乃贵。钟声良久不绝,人声发自丹田,贵乎深远。若浅短蹇涩破散,夭贱之相也。

四渎最宜深且阔,五岳必须穹与隆。四渎宜深阔崖岸,有川流之形,不为漫散破缺。五岳要有峻极之势。

五官欲其明而正,六府欲其实而充。一官成,十年显贵;一府就,十载富丰。口、鼻、耳、目及人中欲其明而端正,不宜孤露偏斜。六府者两辅骨、两颧骨、两颐骨,欲其充实相辅,不欲支离孤露。

英眸兮掣电,豪气兮吐虹。英眸者瞻视俨然,目若掣电,眼若鹰视,转瞬之余,谓神采射外也。豪杰者,言词磊落,志气峥嵘,若吐霓虹。

若赋性凶恶,祸必及;如修德惕厉,禄永终。

上短下长兮,万里之云霄腾翼;下长上短兮,一生之踪迹飘蓬。

惟人禀阴阳之和,肖天地之状。足方兮象地于下,头圆兮似天为上。音声比雷霆之远震,眼目如日月之相望。鼻额若山岳之耸,血脉如江河之漾。毛髮兮若草木之秀,骨节兮比金石之坚。

以下论齿牙:

惟寿算之先定,以牙齿之可观。康宁者,齐且密;寿夭者,疏不连。

上覆下兮少困,下掩上兮晚孤。上排齿覆下排齿者少年困滞。反之,则老年孤寡。

班马文章,白若瓠犀之美;乔松寿考,莹如昆玉之坚。若齿牙如瓠犀之白,同斑固、司马迁一样能写出好文章。若齿牙像玉石般坚硬,必享王乔、赤松之高寿。

当门二齿缺,命蹇于没世;学堂一官全,声闻于天下。当门二齿为内学堂,二齿缺者,其命蹇滞,终身穷困。内学堂白而明者,为一官全,当声闻于天下。

焦黑困乏,鲜明足钱。二十四兮命折,三十六兮寿延。若齿牙焦黑,贫穷;齿牙鲜明者钱财丰足。二十四齿,疏而缺者,命夭。齿密而多者,长寿。

尖若立锥,必乏衣食之士;齐如编贝,优登庙廊之贤。齿尖如立锥,必缺衣食。齿牙如编贝排列整齐,其人可得重任。

以下论舌

舌者,以短、少、薄、钝为下,以长、大、方、利为先。

方长者,咳唾成玉;短小者,皂隶执鞭。舌方而长者,主有才德,出语皆为珠玉。舌短小者,俗谓之秃舌,为皂隶执鞭之仆役。

黑子凶恶,粟粒荣迁。舌上有黑子者,多为凶恶之人。舌上长有粟粒者,必居官食禄。

黑紫则布衣而肘露,鲜明则金带而腰悬。舌呈黑紫色者,贫寒衣破而露肘。舌若鲜明光莹者,有腰金之贵。

七星理明,可享千钟之禄;三川纹足,必食万户之田。舌上有七星靥者,可享千钟厚禄。舌上有纹如川字者,有万户之贵。

以下论项:

瘦人项短致灾殃,肥人项长必夭横。瘦人之项宜长不宜短,肥人之项宜短不宜长。

如罌如瓶总非吉,似鹅似豕皆不令。罌瓶皆瓦器也,口小肚大。若项如此形,中间粗,必凶。鹅脖子很长,猪脖子很短。人之脖子若过长如鹅,或过短如猪,皆不吉,难善终。

丰圆厚实多财产,光隆温润足权柄。项若丰圆厚实,与背相称者,多富足。项若光隆温润,足主枢机权柄。以下论结喉:

瘦人结喉身孤独,肥人结喉遭刑克。结喉为不吉之相,无论肥瘦,皆不宜。

项后丰起,定为厚福之人;颔下条重,永保遐龄之庆。若项后骨丰起,定有厚福。若下巴下面有两条垂带牵至脖子上,俗称寿条,乃高寿的象征。

以下论结背、胸、腹:

夫背贵乎丰隆,身乃恃之安定。人之背,贵于丰隆,以人体之上下安恃为称,

贫夭绝嗣者,偏侧欹斜;富贵有后者,阔厚平正。

势若踞山之蹲虎,利宾于王;形如出海之伏龟,考终寿命。如蹲虎之背,威而有势,必佐王之宾,若如伏龟之背,乃长寿之相。

心宰视听,内主魂魄,率六腑之气,统五脏之神。颜色始变,是非已分。恶则祸结,善则福臻。

胸凸者,躁而多劣;毛长者,刚而好嗔。胸骨高起者,主心性急躁而多劣。胸部多毛,易怒寡合。二者皆不仁之相。

坑陷浅窄,愚暗而多居下贱;宽平博厚,贤明而早厕缙绅。胸贵平阔,若坑陷浅窄,多为愚下之流。若宽平博厚,早年居官可期。

腹为水谷之海,脐为筋脉之源,包万物而独化,总六腑以居中。由是腹宜大而圆,脐宜深而广。相曰:腹大垂囊,食禄无疆。

势若垂囊,风雷四方之震;深能容李,芝兰千里之闻。腹如垂囊,主声名盖世,如风雷之震。脐深广而能容李,若兰麝之香,美誉远播千里。

以下论手足:

龙骨欲长且充实,虎骨欲短且坚硬。龙骨者,臂也,虎骨者,肘(膊)也。龙骨在上为君,欲长而壮实。虎骨在下为臣,欲短而坚硬。上壮下细,谓龙吞虎也,此则正也。反之,若下壮上细,为虎吞龙,则不佳。

鸢肩者,腾上必速,恐不多时;犀膊者,为儒早亨,优于从政。若肩如鸢鸟之肩,甚为发达,腾上迅速,恐不长久。如唐代马周,火色鸢肩,速任要职,然壮岁赋闲。膊如犀牛之健壮,丰而圆厚,则为儒士,早年即达,且长于从政。

指节欲其纤直,腕节欲其圆劲。手指欲纤而长,手腕欲圆而有力。

厚而密者,谋必有得;薄而疏者,心多不称。手掌欲丰厚而柔软,指节密而无缝,多谋多成。若手掌薄硬,指节疏漏,平生谋多不遂。

势若排竿,贵可羡;色丹如血,家必殷。五指伸出如排竿者,身必显贵。手掌色丹如血者,家必富足殷实。

身卑才薄,涉中满而起倾;禄厚而官荣,有驷马形胜。掌周边骨起,谓之起倾。若手掌中间满而薄,又周边起倾,主卑贱寡学。若掌中有印??

横纹下愚,纵纹慧性。掌中有横纹且短者,乃下愚。有纵纹者,聪而多智。

骨露筋浮者,主身贱;皮坚肉枯者,愁囊罄。骨露筋浮、皮坚肉枯皆为不佳之相,居贫穷之身。

家殷而黑子斯明,用足而横纹乃亘。掌中有黑子,主家豪富。掌中有横纹通直者(横断掌,亦称握刀纹),主财丰用足。

富贵之相,若苔之滑,如绵之软;寿安之人,如笋之直,如玉之莹。富贵之士,手掌如苔之滑,如绵之软。康宁高寿之人,手指如笋之直,如玉色之莹。

足者,枝之;谓身者,干之。故云:枝以荫其干,足以运其身。足为枝也,身乃干也,枝当荫其干,足可运其身。

丰厚方正者,多闲暇;薄涩横窄者,必苦辛。足丰厚方正者,平生闲逸;若薄窄枯涩,必终生辛苦。

无纹,身贱;有毛,家温。足底板无纹者,身必贫贱。脚面有毛者,家必殷实。

家富累千金,盖有弓刀之理;官高封一品,由成鱼鸟之纹。脚底板之纹线或像弓、像刀,或像鱼、像鸟,必富贵。

以下论气:

短小精澉悍者,形不足而神有余。长大孱弱者,形有余而神不足。伊形神而俱妙,非圣贤其孰能。

  藏于内者,如渊珠之粹;发乎外者,若焰光之烛。神藏于内者,如深渊的水珠一样精粹。神发乎于外者,如清夜的烛光,呈现出美丽的光焰。

善恶在人之憎爱,清浊由目之照瞩。人之美恶皆着于目,心美则目善,为人所爱。心恶则目丑,为人所憎。目之照瞩,清浊自明。

  质以气而宏充,气以神而化育。质宽,则气宏;神安,则气静。如是,宠辱不足惊,喜怒不足触。质者,形也。人之以气而养形,故以神而生气。气定而后形固,形固而后神全,神全而后心正。故而,宠辱不惊,喜怒不触。

和柔刚正,谓之君子;狭隘急暴,谓之士卒。

有气无肉者,譬若寒松;有肉无气,犹如朽木。人之形体,虽瘦而有神气,譬若寒松之坚,可享其寿。如形体肥而无神,犹如虫蛀之木,难逃速朽。

李峤耳息而享百龄,孟轲内养而轻万斛。气出耳不闻声,称之龟息,故享其寿。李峤龟息,享遐龄之寿。孟子善养浩然之气,弃万钟之禄。

如龟之息兮,保其远大;如马之驭兮,重其驰逐。龟息之细,渺然不闻。盖能如此,可保长年。若如马之驰骋而劳重者,辛苦百般身大声小,祸所隐;身小声大,福所伏。身大声小,形声不相应,其祸隐,待时而发。身小音大,神气有余,故藏其福,而待其时。

夫声音之所发,自元宫而乃臻,与心气以相续。气发于丹田,与心气相续而出。

琅然其若击磬,旷然其若呼谷,斯乃内蕴道德,终应戬?。声清如击磬之音,宏如旷野山谷呼声之回荡,此谓有德之人,当为国之干城,终享厚禄。

谓之罗纲者,干湿不齐;谓之雌雄者,高低相续。或先急而后缓,或先缓而后速,乃粗俗卑之徒。

辨四时之气,如春蚕吐丝之微微;察五方之色,如浮云覆日之旭旭。此言气色,气隐皮肤之内,色现于皮肤之外,如粟如豆,如髮如丝,欲察五色,如浮云覆日之微。

地阁明而饶田宅,天狱暗而罗桎梏。地阁明,田宅广。天狱暗,多灾祸。

粟黄缯紫多豪贵,脂白菰青合淑贤。气色如粟粒之嫩黄,如缯之紫丝,为青龙之气,乃豪贵之人。若面色白如脂、青若菰者,贤德之人,庙廊之器。

欲穷祸福贵贱,须观诸家相文,听声观形察色。若相者,精究其术,而妙悟其神,安逃祸福。祸从惑起,灾自奢生。老子曰: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歌曰:

嗟嗟世俗不知因,妄将容貌取其形,若得正形为大贵,依形相比出群伦。

形滞之人行必失,神滞之人心不开,气滞之人言必懒,色滞之人面尘埃。

形神气色都无滞,举事心谋百事谐。

色在皮而气在血,脉聚作成多喜悦,散则成忧静则安,部位吉凶皆有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