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京东“动刀”,互联网中高层走出舒适区

原标题:腾讯京东“动刀”,互联网中高层走出舒适区

  听上去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但离职员工已经在用谈论国企的语气谈论腾讯,这家曾是亚洲市值第一的互联网公司。2014年离职的王允文对第一财经表示,在他看来,离开腾讯的那些人多数很有想法,有能力或者说是认为自己很有能力;而留在腾讯的员工多数不喜欢变化,倾向于过稳定的生活——离开的员工更有创新能力。

失去创新能力、缺乏新鲜血液是大企业的通病,20岁的腾讯似乎是动作最为迟缓的一个,直到2018年年末,腾讯才对内“动刀”释放优化中层干部信号,但腾讯是第二个宣布对中高层“动刀”的公司。

这波互联网的优化潮中,第一个公开宣布要对高管“下手”的其实是京东。中高层或许是最容易懈怠的那一批人,轻易变为传声筒或大螺丝钉。在一次变革或调整中,对中干、高层的调整往往也有更有力度。

腾讯:离开的,留下的

在腾讯时,王允文负责一款游戏产品的运营,最让他头痛的是每个月KPI,他形容完成KPI是“磕药”和“小驴拉磨”。

王允文不想频繁地在游戏里设置抽奖或预充值,在他看来这是一个短视的行为,会伤害用户体验,“但项目经理就会天天跟你算,你每个月还差多少,就会像磕药一样,每个月去磕KPI。”

王允文想把精力放在研发上,他又有许多新的想法,一些别的游戏没出现过的玩法,“但我背着KPI,我不可能去试错的,我只有用抽奖的暴力做法去完成KPI,就像小驴拉磨一样去追KPI。”

2014年,王允文离开了腾讯,去了一家创业公司做游戏运营,至少在这里他可以将自己的想法落地,实现在游戏产品上。王允文2010年从上海一所“985”高校研究生毕业后即入职腾讯,他告诉第一财经,和他同时进入腾讯的校招生中,至少一半已经主动离开。

如果说前期离职员工的困扰是自主性,后期离职员工则面临着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很难再在工作上获得晋升。

2018年3月,李阳从工作了8年的微信事业群离职,他筹划离职的时间不亚于王允文,却一直在等或者说熬。直属领导对他进行了挽留,却无法给一个足以让他留下来的承诺,甚至于领导自己都想走,“晋升不上去了,内部也不太公平。离职的想法有好几年了,一直在找好的机会,刚好出现了好的机会就走了。”李阳称。在新公司里他担任CEO一职,这家公司背后不乏知名投资机构。

离开的腾讯员工,更倾向于选择美团、滴滴、拼多多等互联网新势力,或者一家自己能作主的小型创业公司。这些公司晋升通道更为明晰,员工也更容易获得期权。某种意义上,腾讯已经过于庞大,不再适合那些总是想要创新的员工。

“在腾讯,很多资深的运营、产品会为了一个项目吵得不可开交。这时候如果一个年轻人、刚毕业的学生有想法,资深员工都吵得不可开交,那他们即便说出来也没人听,或者听听就算了。可游戏互联网行业和传统行业不一样,它并不是一个经验导向的行业,并不是你资深你就能判断出行业方向的。”王允文称。

创新空间被压缩、晋升通道不明显或许是大公司的通病,而饱受腾讯内部员工中诟病的一点是,这家推崇赛马机制的公司中,最受欢迎的员工胜在内部人脉上。

一位离职员工告诉第一财经,在腾讯内部,最受欢迎的一拨人普遍在2009年或之前入职腾讯,和腾讯各部门负责人相熟,往往能为自身所在部门协调到更多资源,被同事称为“内部商务”,这批人能力、技术或许并非最高、最强,却是各业务部门争抢的对象。

这些问题如果发生在一家国企,外界或许不会那么意外,可腾讯是中国头部互联网公司,是创新的代名词。腾讯诞生于互联网方兴未艾、也是移动互联网的受益者,但失去创新能力后,产业互联网是否还有腾讯一席之地?

问题是在组织架构调整前暴露的,甚至要更早。2018年9月30日,腾讯公布了历史上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原有事业群被打散重组,组织架构调整后的腾讯要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这是一个腾讯此前并不擅长的领域。马化腾在架构调整前的香港战略会上向总办同事提问,“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30岁以下的有多少?”答案是不到十人。

和友商相比,阿里诞生了85后的淘宝总裁;和20年前的腾讯相比,马化腾等人创办腾讯时年纪不过27岁。

腾讯没有让年轻人一直等待,并选择了对中干“动刀”。20周年司庆(2018年11月11日)之际,腾讯总裁刘炽平表示,腾讯要把20%的晋升机会给予年轻人,这将是硬性的百分比,在未来一年内,腾讯会有10%管理干部退出。

3月19日,有媒体报道称腾讯将优化裁撤10%中层干部。“以前中干淘汰很少,今年估计是把积压的处理下。这个应该是主要原因。”一位在腾讯工作了15年之久的中层干部表示。

在腾讯,中层干部指的是总经理(管理一个部门)级别人物。“这个群体有好几百人,属于收入特别高,已经基本实现财务自由的群体。”李阳称。离职前李阳已经在带团队,却不属于中干。

永远有人留下,离开也一直在发生。截至2018年11月,腾讯在职员工数量达到48695人,而腾讯工号已经突破10万,这意味着腾讯离职员工和在职员工数量比例接近1:1。

“离开腾讯的几乎没有谁是后悔的,即便是那些没有拿到股票的,大家在外面的收入也不少。并且只要不是因为犯了过错离开,那还是可以回去腾讯的。”王允文称。

几乎所有人都对腾讯对中干动刀的动作表示赞赏,哪怕是中干自身,“那些尸位素餐的人是该走了。”

京东:宣布优化10%高管只是序幕

互联网的这波优化潮中,第一个公开宣布要对高管“下手”的是其实京东。

2月19日,京东被曝光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

上述消息其实是在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宣布。而这一次优化裁员消息引发广泛关注的原因是京东在业内首次宣布了针对高级管理者淘汰比例。

一般来说,企业整体末位淘汰的比例不会超过10%。滴滴上周宣布要裁员过冬,整体裁员比例也只占到全员的15%。但京东想要一口气末尾淘汰10%的高级管理者。

对于上述针对高管的末位淘汰机制,京东此前回复第一财经称,京东集团正在积极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旨在盘活资源、充分发挥组织活力,为多元业务的发展保驾护航,以实现有质量的增长。

“小集团,大业务”的概念此前曾出现在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新年公开信中。

刘强东表示,集团化是一次战略层面的重要组织升级,集团总部和业务单元的定位因此将变得更加明确。总部将从管理型总部升级为战略型总部,将运营职能下沉,更加关注战略布局及各业务板块的协同发展。

从子集团层面来看,目前京东的三大核心板块分别是京东商城、京东数字科技和京东物流。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的达沃斯冬季论坛上,京东一众高管团队代替刘强东出席了这次论坛。京东当时还特地公布了一张三人合影,从左到右分别是京东物流CEO王振辉、京东商城CEO徐雷和京东数字科技CEO陈生强。

按照上述“小集团,大业务”转型思路,集团还将进一步授权,业务板块将升级为独立的作战军团,让业务单元有意愿、有能力、有条件取得业务发展的胜利。

不过,随着更多高管的职位出现变动,京东也被传即将拉开组织架构大调整。

3月15日,京东集团宣布,张晨由于家庭原因需长期在海外生活,从2019年6月30日起担任集团顾问,同时他将卸任京东集团首席技术官(CTO)。

拥有近二十年软件行业的研发和管理经验的张晨加盟京东之前曾在雅虎任职长达18年,由其主导开发的雅虎通(YahooMessenger)产品曾成为美国排名第一的即时通信工具。出任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总裁期间,张晨全面负责科学驱动的广告与个性化产品、移动平台及应用开发以及云计算等核心研发工作。

张晨的“出走”,京东官方解释是家庭原因,这和京东商城前任CEO的离职公告高度“相似”。

2016年8月,京东宣布了沈皓瑜不再担任京东商城CEO的消息。京东对外表示,由于家庭原因,沈皓瑜将移居美国,并已任命其担任京东集团国际业务总裁。

从此以后,几乎没有再从京东官方口中听到任何有关沈皓瑜的消息。

此外,第一财经记者获悉近期职位将出现大变动的京东高管不止张晨一位。

而每一位CXO背后,都有自己培养起来的一批中层管理层。这往往意味着,每一位CXO离职都会带来不小的管理层变动。

如此推算,京东想要完成此前宣布的2019年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的目标并不太困难,只是这个优化动作激烈程度预计相当可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