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亚洲第一的新加坡教育地震了!是被“全球最焦虑”逼的么?

原标题:亚洲第一的新加坡教育地震了!是被“全球最焦虑”逼的么?

本文授权转载自“爸爸真棒”(id:babazhenbang):K12原创国际化教育平台,致力于理性、深度、有启发的中西融合教育探索。

“优秀”、“顶尖”、“亚洲第一”

去百度输入新加坡教育,八成以上都会和这些形容词联系在一起。

新加坡教育全球领先,是全世界都公认的。在考察学生各项能力的PISA测试中,新加坡一直名列前茅。2015年更是拿下了科学、数学、阅读三项第一,傲视群雄。

▲2015年PISA三项测试排名

然而,前不久,如此优秀的新加坡教育却迎来了一次巨大的变革:

  • 延续了近40年的中学分流制度(快慢班)将被取消!
  • 举办了近50年的剑桥O水准(中考)将要停考!
  • 从2024年起,在中学全面推行科目编班(Full Subject-Based Banding)。数学、英语、母语、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历史、文学等每门课的难度从低到高一共有三个级别,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自由选课,进行走班制学习。

“都第一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折腾?难道原来的教育制度非改不可?”

当我去PISA的官网上查询了一下,并拿中国做了对比,发现新加坡不但优等生的比例远远高于中国,而差生的比例也低于中国,可以说,整体显现出了高水平。

▲上半张图是高水平学生的比例,新加坡(蓝色)高于中国(橙色)。下半张图则是低水平学生的比例,新加坡是少于中国的

然而,有一个数据又很有意思——学校引起的焦虑度。

▲对比会发现,新加坡的焦虑度不仅比中国高,还比日本、韩国等以焦虑闻名的东亚国家都高

我们总觉得我们的教育给了孩子太大压力,可从这个数据来看,和新加坡学生面临的压力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为什么新加坡孩子的压力如此之大? ”

前一段时间我去新加坡旅游,恰好我的老师、同学有几个在新加坡定居,本文将通过他们的视角,带大家一起了解下真实的新加坡教育,探索一下这次改革的成因,以及新加坡教育对我们有什么借鉴之处。

1

教育工作者的视角:

精英教育催生的分流制度

潘老师,原来是国内名校资深语文老师,在新加坡做过一线老师,现在新加坡做研学项目,业余时间也为新加坡的孩子开设华文课程和中华传统文化课程。

初中时他的语文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我上过的形式最丰富的课之一。他来到新加坡一晃已经快20年了。亲身在两国教学第一线战斗过,他为我介绍了新加坡的教育制度。

新加坡的国父李光耀一直认为,人的学习能力是有差异的,因此,新加坡一直坚定不移的走分层教学,目的就是因材施教,同时也能在其中选拔出精英。

比如说,新加坡在小学三年级会有一个特殊的考试叫GEP(Gifted Education Programme),相当于从全国的孩子中选出1%,组成几个天才班。

这些天才班会在新加坡最好的几个学校设点,不但能享受到最好的师资,而且课程和常规学校的也不同,政府是把这个班的学生当作一种资源来看待。

除了这个天才班,学校也在小学低年级就进行了快慢分班,把好的学生和差的学生分开。

▲GEP考试的介绍及试卷,截图自新加坡家长Lil Bookworm的博客

除了政策体制,分层教育还体现在课程内容和评估方式上。

比如,大家都知道新加坡是一个重视中英文双语教育的国家。但是,新加坡的双语教育并不是说简单的“中英文都要好”。

首先,英语作为新加坡的官方语言,是每个公民都必须精通的,因此,在英语学习的评价标准上并没有太多差异性,会有分层,但切得不是特别细。

而在中文学习上则不同,毕竟就算都是华人,也有人从小家里说中文,有人说英文,不同家庭能提供的语言环境支持是不同的。一刀切的用同一个标准来评估中文学习就不合适了。因此,在中文学习上,新加坡的分层是非常丰富的。

比如说,如果孩子中文学得很好,新加坡政府提供了“双文化”奖学金课程,让学生可以去修读比高级华文更深的内容,并提供孩子去中国大陆交流的机会,鼓励学生报考如北大、清华这类中国大学。

我自己的孩子刚刚拿到这个奖学金,他5月底和11月底都要去北京学习,费用也都是由政府买单。

▲新加坡某学中文课程的网站

如果孩子的中文学习很困难,那新加坡政府提供了一个华文B课程,这个课程只要达到基本的听说就可以了。

在新加坡,除了华文AB这类标准课程之外,还有很多源流(课程),比如普通工艺源流、普通学术源流、快捷源流、特别课程源流,双文化源流,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选择怎么学中文。

近几年中国大陆和印度来新加坡移民的人很多,这些学生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对于新加坡本土的学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用福建人的一句老话叫‘Kia Su’,就是怕输的意思,因此分层制度使得整个教育环境竞争非常激烈。

这两年政府也在尽量做着改变,但毕竟是华人社会为主的国家,基调很难改变。

新加坡社会的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公平。

一个公平的社会在选拔人才的时候就需要一个量化的标准,那么考试成绩作为一个硬指标来进行衡量也是大众普遍都接受的。而且总体的教育质量还是比较高的,因此,虽说新加坡的教育环境竞争激烈,但是并没有引起社会比较大的动荡。

其次,新加坡虽然应试压力很大,但政府也一直在推动素质教育,并推出了各种政策和活动来作为支持。

▲左图是图书馆里目前最火的“昆虫桌游”活动,看一定数量的书可以得到卡片,不同卡片有不同的技能,全国还会举办桌游比赛。通过这样的活动鼓励孩子们多看书,图书馆也成为了阅读、游戏、社交于一体的地方。

2

普通家长的视角:

不仅是起跑线,全程都要往前赶

Robin和Ginny是我中学时代的同学,Robin大学在香港科技大学就读,毕业后来到新加坡,从事计算机相关的工作,Ginny和他一起来到新加坡,当起了贤内助。目前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寅寅在新加坡政府学校读三年级。

一转眼,这对小夫妻在新加坡也已经生活了5年了,从刚开始来到新加坡时的艰难到现在稳定工作和生活,其中的艰辛可以说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短短5年,Robin的家已经从蜗居变成了“带泳池和球场的豪宅”(虽然只是小区里共用的)。然而换房子的主要原因却不是因为想改善住房,而是为了寅寅读书。

在小学报名阶段当时,我们是以外国人的身份报名的,而作为外国人是没有选择的,只能服从教育部的分配,在最后一个报名阶段,哪所学校有空的学位就会被分配到哪所学校。

我们所在的学校一个班才20多个人,而通常学校一般是30个人左右,也就是说这所学校存在严重的招生不足。

另外,学校的生源以马来人居多,不是很重视教育,学习氛围不浓,而且孩子回来说英语都带着口音,所以这所学校整体的学习氛围我们不太满意。

▲民间出炉的学校排名

新加坡和国内一样,学校之间的差异决定了孩子以后的出路,所以在拿到永居身份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申请新的学校。

当时向几所学校递交了资料,其中也包括几所名校,不过名校的学位十分紧张,希望很小,所幸我们心仪的一所邻里小学很快有了消息。

因为这里离南洋理工大学比较近,附近的生源好了很多,不少是学校教授的孩子,华人比例也比较高。

这所学校就是因为出了一个全国最高分出名的,因此,整个学校的氛围也是拼成绩。

▲南洋理工大学

寅寅之所以能转到现在这个学校,主要还是他在之前的学校成绩不错。学校对外宣称是以先来后到的顺序处理转学申请的,但我们都心知肚明,就是看成绩。

当时学校定了,可是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远。每天早上要很早起床,为了让他多睡会儿,每天早上都打车。

新加坡的学校每天下午一点半就放学了,妈妈在家管着小的不能出门,因此爸爸每天中午吃完饭都要从公司出来去接孩子回家,然后再回自己的公司继续上班,来回折腾。

后来换了工作和房子,才稳定下来。现在早上只要把他送上公交车就行了,比以前省心多了。

对于“分层教学、因材施教”,我们作为家长觉得,其实在新加坡,成绩永远是最重要的。

因为新加坡的学校都会施行分班教学,就拿小学来说,2年级下分一次、四年级下再分一次,所以孩子在三年级和五年级都会进入一个新的班级学习,不断的进行调整。可是哪个家长心甘情愿让自己的孩子去慢班?

新加坡一年4个学期,要进行4次考试,每次考试都有排名。

现在政策改了,要求减少考试,而且不允许公开对学生进行排名。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些考试还在,只是名字改了一下,而且分班还是按照成绩来。

家长们不知道自己孩子排第几,就私下里通过各种交流群来大致推测自己的孩子能排在哪里。

▲家长们传阅填写的统计表,一点点勾勒出这一届孩子的分数情况

我们现在分在学校的快班,接下去目标是去冲击一下GEP,不行就回来老老实实读学校的快班。

GEP考试的内容其实就是英语和数学,考试分两轮,第一轮相当于初赛,基本考察的还是基础,第二轮就体现那1%的价值了。英语的词汇量基本要达到小学毕业的水平、数学基本相当于奥数竞赛的难度。

也就是说,摆在家长面前两条路:要么孩子智商高,要么孩子“鸡”得凶。

不是第一类,那就只能乖乖去补习。就算不是以GEP为目的,但为了能一直分到好班,一样要去补习。所以新加坡和国内一样,补习班火到不行!

▲来看看新加坡孩子的补习节奏,完全不输国内孩子!一个月补习费大约在2000新币(10000人民币)左右,但也有极个别特别夸张

寅寅目前的补习班不算很多,到目前只有英语网课、围棋、数学这几项。

他的成绩还算不错,可毕竟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对于学习的重要性根本没概念。他只是觉得上课多了,玩的时间就少了。

我本来还想给他报名其他的课,可是前一段时间,他们学校开了一个班,让孩子回来问问家长的意见。他竟然完全不告诉我们!我知道后很生气,就问他为什么瞒着我们,他哭着说因为觉得上了那个班就没时间玩了。

我当时心里也特别难受,可是实在没办法。所以现在也都是找点偏玩的课程,哪怕玩也希望他玩得有质量一点,而不是整天拿着个小车‘滴滴叭叭’的在轨道上开来开去或者盯半天。

▲寅寅的围棋课其实是在社区中心上的,有趣的是,上课的全都是华人孩子

后记:

亚洲新闻台曾经拍摄过一部纪录片,在采访一位被分在慢班的学生时,她说:“我很少跟直通车计划(快班)的学生玩,他们认为我们非常愚蠢,所以他们也很少跟我们讲话。”

回国那天,去机场的路上,出租车司机跟我聊了很久。那是一位上了年级的老大爷,他很感慨的说:新加坡的生活成本很高,而且中国大陆有医保、养老金,在新加坡统统没有,所以如果孩子不争气,老人只好出来工作养活自己。

也许来自同龄人的压力和长辈的压力,才是之前焦虑指数背后的源头。这种压力不但让年轻人喘不过气,更向两侧“撕扯”着整个社会。

感叹新加坡政府的魄力,没有安于现状,而是痛定思痛的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将因材施教与个体多元化发展结合在了一起,坚定的推行素质教育。

这种居安思危的进取精神,也许也是新加坡教育能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一大原因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