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当大家在热议着PBL的时候,学校在冷静地做什么?

原标题:当大家在热议着PBL的时候,学校在冷静地做什么?

“PBL是否已经被大家做‘滥’了?这并不是我关心的问题”

PBL联盟校 广东省佛山市罗格实验学校

关键词:学生成长 设计思维

“很多人会说PBL在中国被说‘滥’了,其实是不是说‘滥’了或者包装过度我都并不在意。我会喜欢PBL也不是因为他的热度高,而是我真的发现了学生在这个过程中的转变。所以是不是被说‘滥’,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和参考价值。”王飞雪老师在一次参与大家热议PBL是否过度火热的话题结束之后说道,“如果以商业的角度来看待教育,思考的维度也许是不一样的,商人会考虑一个模式的稀缺性和未来的市场占有,但是教育者,只考虑学生。”联盟校负责人胡明明老师这样回应道。

PBL联盟校之一的佛山市罗格实验学校是一所民办学校,PBL负责老师王飞雪已有20余年教龄,在来到罗格实验学校之前在一所国际学校任教IB课程。“IB课程的系统也很好,尤其是课程的技术支撑系统以及课程和国外学校的对口性,为学生提供了许多宝贵的资源。然而,对不能支付国际学校高昂学费的学生,他们似乎缺少非常能激发内驱力的课程体验,所以这也是我喜欢PBL的原因所在。”

王飞雪老师将PBL融入教学设计是从一个单元的语文课堂开始的,“从常规的课堂上省时间,求高效,这是课程创新的起点。”小雪老师并不是大家传统观念中适合教育创新的年轻教师,20多年的一线教学经验让她深谙学生需要什么样的学习方式作为传统授课模式的补充。

她在2018年带领学校不同年级的孩子们开展了丰富多彩的项目,“这些项目在孩子们心中是会生根发芽,然后野蛮生长的。”系统地设计和实施的第一个项目是关于设计一款受欢迎的校服,“审美的要求驱使着孩子们关注校服,关注服饰和时尚。但是我希望他们能从自己的兴趣中学到更多,掌握解决问题的能力。”罗格实验学校的孩子们为了设计一款自己喜欢的校服,开始学习与了解传统服饰中的设计寓意,开展了系列观影并关注人物性格与形象的关联。在联盟校的指导下,小雪老师引导学生们去关注世界知名品牌的设计理念,许多老师也发出感叹,原来日常消费中忽略的设计理念在这个项目中都来到了大家的眼前。不仅仅是学生,成年人一样需要更深度的学习和思考。

当一个项目系统地实施过后,学生们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了。此后学生成立了一个“零零狗”公司,开始为学校的大型活动设计吉祥物,招募家长入股,利用创客空间制作模具和产品……“我也不知道下一个项目学生们会把我带去哪里,作为一名PBL教师,我只知道我的大脑无法停止学习和思考。”王飞雪老师的感叹可能说出了所有PBL执教老师的心声。

当传统文化遇上真实挑战,魅力指数级绽放

PBL联盟校 四川省成都市蓉城小学

“身在成都,如果不用很好的课程设计带学生们从小开始亲近传统文化、亲近在地文化,那真是说不过去的一件事情。”蓉城小学的刘宏智校长如是说到,因此蓉城小学的小白果校本课程建设一直将本土文化与国际理解两个议题作为课程的主要内容。“学生们应该从一些主题中发现本土与世界的连接点,他们会发现在四川人们爱吃狼牙土豆,在英国人们爱吃fish & chips(炸鱼&薯条),在韩国人们爱吃土豆汤…… 本土与世界,传统与未来,这一切都不应是割裂开的。”

但是用什么样的课程去开启本土文化与国际理解的议题,蓉城小学尝试了几年的主题统整式学习,有了很多不错的收获。教师们也已经习得了跨学科备课的经验与工作思维,在此基础之上,为了解决校本课程的系统性设计以及向深度学习的转型问题,蓉城小学于2018年加入PBL联盟校,通过一学期的实践,从川话、川景、川游戏、川人、川剧五个主题进行了本土文化议题的校本PBL课程群设计与实施。如何设计以蜀国英雄为原型的卡牌游戏,为泰国友好学校的小朋友制作四川美景明信片,把川剧文化融进文创产品中……

“项目式学习的方式让传统文化离孩子们的生活更近了,为了完成游戏卡牌设计,孩子们第一次在课堂上试玩各种卡牌类游戏,然而这并不会影响学习。反而让许多原本对本地历史人物不感兴趣的孩子抱起书本来去看看历史人物到底有什么性格特点和特别的能力与品质,并把这些内容融在卡牌的设计和游戏之中。” 五年级的项目负责人老师这样说到,以前很困惑的传统文化与校本课程结合的问题,在PBL的探索过程之中让大家都感受到了一种乐趣,这是一种与真实靠近的快乐。

学生自制的卡牌

“我们在本学期PBL的实施中还是犯了一个错误,就是评价量表没有做到前置。”二年级项目的负责人很遗憾地说到,“所以孩子们在设计和制作明信片的时候出现了很多问题,对于明信片的形状、大小和构成,有的孩子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发现在项目式学习过程中,对学生能力的提高渴望更多时候会反过来要求老师思考如何通过更多的支撑课程和专业资源提供,为孩子们提供足够的脚手架。当然,遗憾也是一种美,作品并不是目的,学习才是。”负责的老师在回顾项目时也得出了自己的理解。

经过一学期本土文化的PBL课程实践,本学期蓉城小学开始了国际理解议题的PBL尝试,同样从语言、美景、游戏、人物、戏剧五个主题切入,老师们在PBL联盟校专家的指导下,孵化出了“一颗土豆的环球旅行绘本”、“用世界语言在走廊设计一面微笑墙”、“以戏剧的形式展现科技魅力”……有趣而有探究深度的项目。

当大家在热议着PBL的时候,我们在冷静地做什么?

关键词:资源 陪伴 成全

●2018年全年累计培训教师人数 约3000

●线上线下集中学习时长 约20小时/人

●目前国内唯一与学校现行教材结合,与分年级教学目标、育人目标、学校常规活动及议题结合的PBL示范课例手册

●约1500份示范课例手册

●内部共享学习资料 约60份学习资料及案例共享

●2018年全年累计修改教师自主设计课例240份

●专家团队一对一修改与反馈,助力学校校本PBL课程打造

●《新校长传媒》及《星教师》公众号70余万粉丝,为联盟校内部的案例分享与教师表达提供了广阔的交流平台

●共计约4000人参会的第一届PBL峰会

●第四届教育创新年会为PBL联盟校优秀学校和明星教师提供更为广阔的展示平台

展望2019,我们将会作出什么样的更新?

《孙子兵法》也云:“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求其下,必败。”

PBL联盟校以项目式学习为契机链接以教师为先导、以课程为主体、以学校为单位的知行合一的教育创新,涵盖的所有内容都是教育领域里最核心、最基础的话题,涉及的所有内容都是最“难啃”、最“不轻松”的部分。在2018年的服务基础之上,从2019年5月开始,PBL联盟校将会开始第二轮升级。

01PBL联盟校研究团队 课程支撑包

学习方式的变革需要大量的学习资源做支撑,不仅学生需要更丰富的学习资源,教师们也亟待一些支撑教学的技能支持包。更重要的是,经过数年来对学校课程建设的指导,我们发现学校在一些经典议题上存在着共通的问题和需求,因此蒲公英教育智库内涵发展研究院会在研究成熟的基础上为学校提供海量支撑资源包:

策展支撑包——什么是策展?创意策展指导手册……

调研支撑包——如何向学生讲解调查问卷的设计及使用?调研有哪些类型?……

美食支撑包——关于美食与饮食的研究维度可能有哪些?饮食研究资料提供……

评价量规工具包—— 针对不同的评价方向,有哪些评价量规模板?

02PBL联盟校管理与服务团队 校本成长记录档案

基于每一所学校的办学基础、校本课程建设方向以及师生现状的区别,蒲公英教育智库的课程管理与服务团队老师将会为每一所学校建立以学校为单位的成长计划以及记录档案。在学校需要的时候,提供定制化的服务与支持,成全每一所学校的课程发展愿景。

03 PBL联盟校一线教师团队 课题研究小组

以PBL促进可学习校园空间的建设、生活教育在课程中的实践、本土文化与国际理解的课程实践、核心素养的课程落地……这都是去年一年中PBL联盟校中涌现出的校本研究课题,2019年,我们将协助全国的联盟校在这个学习共同体中找到研究的伙伴,提供更具针对性的研究支持,帮助更多教师向研究型教学者轻松转型。

2018年蒲公英教育智库PBL联盟校年度10问(上)

Q1:国内目前对于PBL的研究和实践有哪些您觉得特别有价值的点/哪些局限?

引领探讨者:林奇贤

PBL中的三个核心元素:真的问题、真的作品、真的运用,最好能与在地学习相结合,才能真正发挥PBL课程的价值。目前PBL在国内的发展和实施仍以中小学为主,因缺乏高教学术人员的投入以及系统性的实践,因为严谨的PBL科学性研究结果资料依然是缺乏的。国际上的科学性研究已经证明PBL可以培养5C能力,对学科知识的提高则无显著差异,但学习者的内驱力和参与度校稿因为PBL学习模式将更广泛地为各级教育领域所接受。

Q2:您觉得PBL真的很创新吗?

引领探讨者:胡昕

讲到创新,我们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有了崭新的一个成果。我做了一点功课,查找了“创新”的定义,据我有限的了解:“创新是指以现有的思维模式提出有别于常规或常人思路的见解为导向,利用现有的知识和物质,在特定的环境中本着理想化需要或为满足社会需求,而改进或创造新的事物、方法、元素、路径、环境,并能获得一定有益效果的行为。”可见,创新和发明不一样,发明是创造一个未知的东西。创新是基于对原有事物、因素的一个新的组合。从这一点来看,PBL是基于我们很原有一些好的教学理念、行动的改进,包括课程实施中对课时、人员、空间、资源等的一个新的组合。像之前刘宏智校长分享的蓉城小学开展的PBL就是基于原有课程开发做的一个改进,这就是PBL的创新之处。

Q3:PBL中的评价怎么做?

引领探讨者:许萍

Richard J Stiggins在《促进学习的学生参与式课堂评价》中指出,表现性评价的工作流程一般包括:明确评价的目的、确定评价标准、选择表现类型、设置表现性任务、制定评分规则、实施并选择样例。这不仅与《追求理解的教学设计(Understanding by Design)》中进行项目学习的流程一致,更与真实的评价中的评价方式高度一致。评价量规是基于指标的评分指南,由固定的测量等级组成,并对每一个级别的特征进行详细描述。在评估学生的作品和表现时,有两种通用量规(整体型和分析型)被广泛应用。整体型量规可为学生作品提供一个综合印象,评价时只给出一个综合性的分数和等级,具有总结性和概括性的特点,适合于评价相对简单的表现性任务。分析型量规将表现划分为不同的特征或维度,并分别进行判断。采取分析型评分的方法,评价的目标非常集中和明确,评价者不容易偏离评价中心,而且对每一方面表现的观察都很细致。

Q4:PBL在普通学校落地如何解决上课时间问题、班级管理问题、教师动机问题?

引领探讨者:李莉校长

首先要落实上课时间,学校在制定课程计划时,将每周星期四下午两节课确定为全校开展项目式学习的时间。如何调整学校管理制度,营造良好外部环境,激发教师发展内驱力?随着PBL的全面展开,推动学校组织管理发生变化,以优质和公平为主题,课程和创新为主线,整体重构学校教育生态系统迫在眉睫。如果说老师们是项目式学习的组织者、实践者、课程CEO,那么作为校长的我就是师生项目学习、成果发布的欣赏者、支持者、经理人。我会在全国校长论坛上讲述我校《百变工具箱》项目式学习中的教育故事;我会在全区课程建设总结表彰会上播放我校创意卡通成果发布的微视频;我会将《食物的故事》绘本发布会安排在重庆市图书馆演播大厅;我会为榫卯结构研究项目组购买价格不菲的电动木工工具想方设法;我会在师生将外出开展项目式学习的申请书上毫不迟疑地签字同意;我会千方百计寻找机会,让我校的师生走进美国课堂体验美式项目学习……我会是因为我相信我的老师们和孩子们,他们通过项目学习转变学习方式,拥抱未来!

Q5:普通学校以一学期为单位,实践PBL的完美节奏是怎么样的?

引领探讨者:刘宏智校长

“完美”实在是谈不上,普通学校倒是真的。去年夏天,我们加入智库的联盟校,确实少走了很多弯路。在智库专家指导下,我们成立了项目式学习的核心团队,由学校教科室全面负责,各年级设一名组长。我们的课程面向全校学生开设,由组长协调本年级参与教师,在学校规定时间内(短则一月,长则一学期)利用学科课堂、午间自习等时间指导学生开展学习。

项目式学习课程联盟校正在面向全国学校招募中

联系人 蒲公英教育智库课程服务总监

李栋 1852311242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