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P图造假装傻,美国富人拿钱把孩子砸进名牌大学

原标题:P图造假装傻,美国富人拿钱把孩子砸进名牌大学

考入名校几乎是每个学生和其家长都希望的结果。

如果靠努力学习提高成绩这条路走不动,有人就会动歪脑筋走捷径。

像美国电影《完美学分》中,6个学生组团去普林斯顿考试中心窃取考试答案,以便能在SAT中考到理想的分数。

泰国片《天才枪手》里,两大学霸去往澳大利亚参加国际考试,计划借助时差优势把试卷的答案发给客户。

印度片《起跑线》中,一对父母想方设法送女儿去最好的小学读书,不惜搬到“贫民窟”扮穷抢得贫困生的入学名额。

电影里的招数就已经更骚了,没想到这些和现实中的操作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

近日,FBI耗时一年多进行调查,将美国“司法部起诉过的最大规模入学舞弊案”公之于众。

50人被起诉逮捕,好莱坞明星、时尚设计师、上市公司董事长等诸多社会名流因参与行贿接受了调查。

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南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大学、德州大学奥斯特分校、乔治敦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维克森林大学这些名牌高校在招生中均出现舞弊的情况。

事情还要从一家名为Key Worldwide Foundation(KWF)的非营利性慈善机构说起,它在2011年~2018年间收到了2500万美元的捐款,这些钱还不用交税。

KWF的创始人威廉·辛格的服务宗旨是:“我们所做的,就是保证美国最富有家庭的孩子都能上好大学。

其实非营利是假,赚大钱是真。

这家小机构对接的都是富人,钱管够是让那些富二代进入名校的唯一前提。

咱们的高考相对来讲还是偏向纯成绩制的,美国名校的招生流程和标准显然要更复杂。

决定录取与否的除了考试成绩,还有个性评分、体育特长和推荐信等等。

环节越多,越容易出错。

威廉·辛格就结合各个客户的需求,串通监考官、大学教练一同钻起了这个系统的空子。

据《纽约时报》称,辛格执行的方案有两种。

一、帮助学生在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等考试中作弊。

美剧《绝望主妇》中饰演Lynette的女星菲丽西提·霍夫曼和《无耻家庭》里饰演老爹Frank的威廉姆·H·梅西是夫妻,育有2个女儿。

为了让大女儿考出好成绩,他们向KWF捐了15000美元

不仅安排考官修正答案,当妈的还听了辛格的话勾结医生给女儿开出学习障碍的证明,这样就可以申请延时交卷。

你看《起跑线》里的“装穷”算什么,人家都能砸钱“装傻”。

经过一番运作,大女儿Sophie Grace在SAT中取得了1420分,比之前的预考成绩搞出400分,真的是“超常发挥”了。

本来夫妻俩还想花钱让小女儿多一次考试机会,但后来没有这么干。

在丑闻曝光之前,菲丽西提·霍夫曼还在推特上晒出自己和老公配女儿看学校的照片,话语中尽是感慨和欣慰。

谁知温馨一幕的背后,是非法不堪的交易。

绝望之后,选择无耻,这两口子的行为也蛮魔幻的。

二、通过贿赂高校的体育教练,让学生以运动员的身份进入高校,哪怕学生根本没有相关的资格或能力。

出演过美剧《欢乐满屋》的女星洛莉·路格林和时尚设计师莫辛莫·吉安努尼也有两个宝贝女儿。

他们先后支付了50万美元用于伪造文件,贿赂大学的体育指导员。

两个女儿活活被包装成了帆船健将

比赛和运动时的照片不是摆拍就是ps,获奖证书也一律可以作假。

于是她们成功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入南加大,那正是她们父亲的母校。

入学之后,两人从未在校内参加过训练和比赛,相当于白占两个体优生名额

而且其中一个女儿奥利维亚·杰德根本无心上学,开学第一周就请假去斐济拍照。

其实她是一名拥有近200万粉丝的YouTube美妆时尚博主。

平时老是在社交网络上吐槽,表示自己只想当YouTube网红,“宁愿全天候拍摄,也不愿在课堂里坐上6小时”。

感觉以她的态度,明显是想混个有分量的学位了事。

为啥她把自己的YouTube频道看得那么重呢?因为这是个名利双收的买卖啊。

她的频道订阅量排进油管前5000,每年能获得高达120000英镑的广告收入

事发后,丝芙兰终止了与奥利维亚·杰德的合作。

她的父母被捕,缴齐100万美元的保释金才得以释放。

在美国这起名校招生欺诈案中,有些名校也是被个别老鼠屎的给搅得一锅腥。

能力强的好学生被辜负,徒有金银的富二代反轻松迈过门槛,学校的招生质量、校队的实力以及口碑地位都会因此被拉低。

关键是竞争越来越激烈,每走一次后门就意味着要有一个求知好学,认真苦读的孩子被无情地淘汰。

只要努力就能创造奇迹的美国梦,怕是早成了春秋大梦。

虽然KWF这个机构彻底凉凉,赚得盆满钵满的威廉·辛格也露出了丑恶的嘴脸,但此次曝光出来的黑幕仍是冰山一角。

众所周知的灰色地带依旧存在。

比如2018年哈佛大学就被曝歧视亚裔人才,优待特权家庭的学生。

2021届的学生,家里有哈佛校友的占三分之一,富裕阶层的子女比例达到46%。

血脉越发白人精英化的“传承入学”早已成为人尽皆知的潜规则。

之所以会有这种现象,是因为包括哈佛在内的美国常春藤盟校全是私立大学

它们没啥政府拨款,主要的财务来源一个是高昂的学费,再一个就是捐赠了。

那么谁有实力捐赠?当然是富人了。

富人自然也想让孩子上名校,掏钱也是心甘情愿,二者简直是双赢。

要不然怎么不见富豪中的富豪去找小中介搞低级手段,人家基本上是给学校捐个楼就能让孩子保送入学。

他们挑剩了的东西,才是其他人的出路。

严重的阶级固化,是当今社会的残酷现实。

幸好世上还有不被金钱所收买,尽其所能去打破这种恶性循环的人。

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说:“富人不该有特殊的大学录取系统,他们也不会享有特殊的司法系统。”

那1%的人试探法律的边缘,更改游戏规则。

但追求正义不退让,是我们坚守的原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