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女子吸冰毒过量死亡牵出案中案,潜逃24年的命案逃犯昨日在石家庄某小区被抓

原标题:女子吸冰毒过量死亡牵出案中案,潜逃24年的命案逃犯昨日在石家庄某小区被抓

3月19日11时许,石家庄北二环某小区,当一名快递员敲开703房门递包裹的瞬间,鹿泉区公安局24名荷枪实弹的便衣警察从天而降,将室内一名膀大腰圆,绰号“摔跤王”的嫌疑人牢牢制服在地。

至此,潜逃24年的命案逃犯余某终于落网。经过半个多月的追捕,终于有了结果。12时许,刑警大队带队领导难掩内心激动,发朋友圈说:“摘了一个24年前的‘桃子’,感谢市局领导和加班的兄弟们!感谢顶着一脸‘辣椒水’,强睁眼睛,奋不顾身抓捕嫌犯的兄弟们!”

3月19日上午便衣民警将睡眼惺忪的嫌疑人抓获。

昨日下午,记者赶到鹿泉区公安局进行了详细采访,并且与这名逃犯进行了对话。

1

女子离奇死亡 神秘人消失了

3月1日13时30分,鹿泉区公安局接到报警,在辖区某小区有人喝药死亡。接到报警后当地刑警大队民警赶到现场,发现120已经将一男一女拉到县医院急诊室进行抢救。但是,40多岁的女子抢救无效死亡,当事男子含糊其词,一会儿说他们之前喝了饮料,一会儿又说是喝了水,拒不交代实情。

民警多次询问当事男子,并且对二人血液、头发进行技术检测,发现二人多次吸食冰毒,女子系吸食冰毒过量致死。民警经过细致调查发现,当事男子在发现女子吸食毒品过量身体抽搐时,不是直接拨打120求救,而是给一个叫石头(化名)的神秘男子多次打电话。石头到达现场后发现女子已死亡,在场的小区保安拨打了120、110求救后,石头不是到医院帮忙,反而匆匆离开。离开后,石头通知了当事男子的多个好友到医院看望,自己却再未露面,此人失踪了。

石头行为很反常,警方怀疑此人可能是给当事男女提供冰毒者。

2

神秘男子原来是命案逃犯

为了找到神秘的石头本人,民警从小区保安登记的车牌号查起,很快找到当天开车拉石头到现场的司机王某。通过王某的妻子找到了石头的妻子于兰(化名),但于兰向民警反映,他们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广东认识的,石头一直声称自己是孤儿没有其他亲人,其他情况她一概不知。如今,石头负了心,又有了相好的不常回家。

石头的真实身份一时无法落实,疑点更加增大。经过仔细搜查,民警在于兰家中找到一张石头的近照,特别是此人鼻梁左侧有一颗瘊子,十分醒目。相片传到石家庄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对此人展开细致调查。很快,刑警支队反馈,嫌疑人石头和邯郸武安1995年杀人逃犯余某很相似。余某,男,56岁,1995年在邯郸武安杀人后被上网追逃,至今已24年,相貌变化再大,但他鼻梁左侧那颗瘊子一直没变。

抓捕命案逃犯余某成为当务之急,鹿泉区副区长、公安局局长温玉祥高度重视,责成刑警大队、上庄中队、大案中队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高计强为组长,全力以赴抓捕嫌疑人。

3

居民楼里摁住潜逃24年的命案逃犯

根据于兰提供的嫌疑人余某的一些情况,3月4日,专案组民警在石家庄市新华区找到了他的另一个租住处。屋里有一名年经的女子,怀里还抱着一个四五个月大的女娃。女子说并不知道余某逃犯的身份,她说石头是他男人,这些天没有回来。

根据局领导的安排,专案组安排了便衣民警在附近蹲守,还让女民警张倩化装侦查,抓捕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3月15日下午,蹲守民警突然发现,有人带着搬家公司来给年轻女子搬家。难道是引起了嫌疑人的警觉?专案组民警暗中观察,发现年轻女子抱着孩子坐上一辆黑色轿车紧随搬家公司的车后。便衣民警开车紧随其后,一直跟到省会长安区北二环一居民小区。3月18日,蹲守民警发现,嫌疑人余某潜回了家。因嫌疑人住在七楼,如果贸然抓捕,怕他夜间跳楼,专案组决定第二天天亮了再实施抓捕。

专案组查明,嫌疑人生得膀大腰圆,年轻时练过武术,此人性格彪悍,别人都叫他“摔跤王”。抓捕这样的命案逃犯,危险性比较大,为此专案组做了精心准备。19日上午,专案组24名民警荷枪实弹,在教导员孙永利的带领下悄悄地将嫌疑人住处包围,地下室、电梯间、步行梯、楼后边都是便衣民警。临行前,民警还特意备上了催泪瓦斯。

上午11时许,正在发愁如何叫开嫌疑人房门时,小区里进来一名送快递的小哥,径直往嫌疑人所住单元而来。便衣民警悄悄凑上前去询问往几楼送件?快递小哥说703。民警一阵窃喜,这正是嫌疑人所住的房间。11时05分,快递小哥敲开了703的房门,开门的正是嫌疑人余某,只见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红色内裤,睡眼惺忪。说时迟,那时快,便衣民警们从天而降,冲进屋里,先用催泪瓦斯对着他一阵猛喷。上庄中队的民警葛鹏、徐亮不顾这种‘辣椒水’辣眼睛,强睁双眼,猛地扑到嫌疑人身上,将其牢牢地摁倒在地。“不许动,我们是警察!”一声断喝,乌黑的手枪早已顶在嫌疑人余某头上,一副雪亮的手铐将嫌疑人的双手铐住。至此,潜逃24年的命案逃犯余某被专案组抓获。

4

嫌疑人坦言在逃的日子里提心吊胆

昨日下午,记者在鹿泉区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一间讯问室里见到了嫌疑人余某。坐在审讯椅子上,讲述自己的事儿,余某很“老道”:一会儿滔滔不绝,一会儿又掩面流泪。他说,他的人生终于“落听了”,从此不再提心吊胆,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1995年,32岁的余某在武安有正式工作,还娶了妻子,生了孩子。7月6日晚上,在当地一家大排档的地摊上,余某和他人发生争执,在打斗的过程中,余某用钢管致对方死亡。事后他逃到广州,整天提心吊胆,不敢见到公安民警,甚至改姓换名。后来他认识了打工妹于兰,他告诉对方自己是孤儿,没有身份证,也没有亲人。二人同居后,于兰想要一个孩子,余某死活不同意,9年时间,让于兰9次流产。直到最后一个孩子,于兰发现是男孩,偷偷离开余某将孩子生下。

余某说,这些年他不敢跟武安老家的亲人联系,甚至父亲去世了他都不敢回去送终。后来,余某悄悄地带着于兰和孩子潜回石家庄。之后,他又沾上了毒品,还常去娱乐场所,其间结识了年轻他许多的女子,二人同居,再次生下一个女娃。直到他被民警抓获,于兰和年轻女子都不知道他是逃犯,更不知道他有三个“媳妇”三个家庭。

3月1日上午,毒友来找余某一起吸食冰毒,临走时余某又提供了毒品。毒友之后来到鹿泉区女友住处,二人食用毒品,因为女子食用过量,才引发身亡,终于牵出了逃犯余某。

昨日18时许,记者与嫌疑人余某进行了对话,当谈到他的父母时,余某掩面哭泣。他说自己一直没有勇气自首,感谢公安民警将他抓获,他的心从此踏实,自己欠下的债迟早要偿还,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余某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文/图 燕赵晚报融媒体记者 董世杰 通讯员 郭建刚

编辑 蓓蓓 责编 卡卡

—— 963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