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P照片、扮智障、改成绩…美国史上最大高考舞弊案

原标题:P照片、扮智障、改成绩…美国史上最大高考舞弊案

名牌大学,是很多人一生的梦想,也是无数家长对子女最美好的期待。

高效之所以值得被尊重,前提就是对申请的学生保证一视同仁的态度,公正公平录取。在贫富悬殊的社会中,是为数不多仅剩下不能被金钱买通的净土之一。

然而,3月13日,美国司法部对50名家长、教师、中介起诉:

他们花费重金,依托关系,在高考中为子女找枪手、买通监考官换试卷、给子女伪造特长生身份,通过各种极端手段,将原本资质不够的子女送进一流名校。

用欺骗的手段,为子女强行创造了名校光环。

用金钱、用势力,践踏着被无数人珍惜维护的教育公平。

披着慈善外衣的名校申请中介

与其他靠高考成绩选拔人才的国家不同,美国的大学录取流程要更复杂。

一些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孩子,在申请学校的前几年就会开始咨询中介机构,为自己申请名校之路作出具体规划。

这些中介机构,本质上只是帮助学生们在录取规则之内更好的规划自己的学习、特长、综合能力的培养发展等等,并不能造假,甚至凭空增加各式各样的“光环”。

然而,在这次的高考舞弊案中,就有这样一个披着慈善外衣的申请大学中介机构,接收的基本上都是社会上的富豪名人子女。只要你有钱,他们可以轻易把孩子送进耶鲁、斯坦福这样的学校去。

这个能力“通天”的中介机构,严格来说算是一家非盈利性慈善机构,其名为Key Worldwide Foundation(KWF),在领英上显示其规模只有1-10人。

美国司法部公开的文件显示,辛格运营的入学欺诈舞弊网络结构并不复杂。学生家长向他支付佣金后,他会提供“文”或“武”两种作弊方式:所谓“文”就是考试作弊,辛格推荐的方式是将考生运作到洛杉矶或休斯顿的SAT/ACT考试机构去参加考试,那里有他贿赂的考试管理人员做内应,在他们的帮助下,考生能够取得理想的分数,这项服务收费7.5万美元!

所谓的“武”就是把客户包装成“具有出众潜质的运动人才”,从而进入理想高校,这一次,辛格的贿赂对象变成了大学运动队的教练或者主管。所谓的包装也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包括将学生头像PS到职业运动员身上这种拙劣的造假手段,即便手段并不高明,但因为审核人员都是已经接受辛格贿赂的大学校队教练或者管理人员,所以,即使他的客户完全没有从事该项运动的经理,也依然可以轻松过关,通过体育特招的方式进入高校。这一美化客户从事运动的简历收费5万美元。

根据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介绍,2011年到2019年2月,涉案家庭共向辛格支付了共计约2500万元,辛格则利用他名下的慈善机构(KWF)作掩护,将贿赂行为包装成慈善捐款,让这些涉案家庭的交易无需缴税而且及其隐秘。

其间,更有许多更加过分的手段,比如:

直接找枪手代考,贿赂考官,交换富二代和枪手的试卷。

在这样的考试中,枪手和富二代一起进入考场,正常答卷。交卷时,提前被贿赂买通的考试管理员会将富二代和枪手的试卷调换。

这样富二代既正常参加了考试,过程中也有正常的答题证据,看起来十分“稳妥”。

如果钱给的更多,中介甚至还能安排枪手给富二代“定制”成绩。他们根据富二代平时的学习水平情况,考得一个会过分数线的成绩,但也不至于高得离谱,以免让人怀疑。

在这样的作弊行为中,枪手每代考一次,都可能拿到数千美元的报酬,更不用说主导作弊的中介和被买通的监考官了。

为了拖延考试而装成“智障”

这个办法听起来很“傻气”,但十分有效。像SAT 这样的考试,为了照顾那些患有学习障碍、阅读障碍的考生,考试举办方会在学生提供相关类似障碍证明的前提下,为学生单独作考试安排:有时候会延长他们的考试时间,有时候是直接让他们免试SAT。

要知道,考试时的每一分钟都至关重要,多一倍的考试时间,就比别人多了太多的优势。免试SAT的好处就更不用说了。硬性考试都能堂而皇之的造假,考试之外的个人经历更好做手脚了。

为了获得这些优势,富人们花重金买通鉴定精神状态的医生,让孩子们装“智障”了。

调查结果展示,可能招收了舞弊学生,或者有教师参与舞弊的学校,总共有8所。分别为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学、乔治城大学、圣地亚哥大学、德州大学奥斯特分校、维克森林大学。

虽然建房并未对这些学校提起指控,但出现了这种事情,对大学来说也是极其重大的丑闻。这些大学在段时间也给出了回应。

耶鲁大学校长Peter Salovey在公开信中表示,他对这次起诉暴露的现状非常沮丧不安,认为耶鲁大学本身也是那名徇私舞弊的足球教练的受害者。他们相信除了这名教练,耶鲁的其他职工都不知道这个阴谋。耶鲁正和政府官员合作,可能会采取进一步行动彻查此事。

南加州大学也很快解雇了涉嫌舞弊的体育主管Donna Heinel和水球教练Jovan Vavic,并表示正在调查南加大可能收到的和这项指控有关的所有资金,审核目前的招生流程,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负责管理SAT的非盈利组织,美国的大学委员会The College Board,也在起诉时间公开后发出声明,所有涉嫌在SAT中作弊的人,无论其身份和收入如何都将会被追究责任。

其他学校也在新闻爆出后,陆续表明校方除了已被起诉的老师外,并没有更多的人对此知情或参与其中。

学校急于撇清关系,证明这些舞弊只是个别丧失职业道德的老师所为。

但调查还在进行中,后续牵扯出更多涉嫌舞弊的高管人员也是有一定可能的。

虽然说,这些直接花钱买成绩的富人们,为了孩子读名校,临时抱佛脚地采用舞弊手段,是非法且可以被追求、能够预防的。但从长远来看,“符号权贵能花钱让孩子间接读名校“的趋势,则很难预防,让人感到对教育公平的担忧。

就在3月7日,哈佛大学了公开了一份让人担忧的报告。

报告显示,目前在哈佛就读的2021届学生中,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是属于“哈佛二代“——他们家里不论是父母、祖父母还是其他亲戚,总会有至少一位是哈佛校友。

46%的学生,是来自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的富裕家庭。而去年的数据还只是26%。

教育本质上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关键机会,如果不对这种情况加以遏制,社会最终会变成一个赢者通吃的残酷世界。

所以,在为了保障教育公平性的原则问题上,希望无论是多么微小的“舞弊、捷径、让步“,都不再被容忍和原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