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观察丨那些想要推翻特朗普政权的人

原标题:全球观察丨那些想要推翻特朗普政权的人

虽然距离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还有段时间,但是“挑战”特朗普的序幕已经拉开。特朗普在去年宣布自己会寻求连任,因为“所有人都希望我参选”,而且他认为没有民主党的候选人可以击败他。如今,民主党内竞争已经异常地激烈。目前为止,已有14位候选人公开表示参与民主党的党内初选,迫不及待地想把特朗普“拉下马”。

老面孔当然少不了,2016年民主党初选失利的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在今年2月宣布二次出征。作为民主党内的左翼代表,桑德斯专注于经济不平等,并主要通过小额捐款来资助他的竞选活动。2016年与希拉里竞争民主党提名时,桑德斯的表现好于外界预期,甚至在一些地区赢得了不少胜利。今年3月,在曾经的头号竞争对手希拉里宣布放弃参选之后,桑德斯相比其他民主党候选人有着更广泛的知名度,当初他提出的一系列包括全民医保的激进政策,也已经得到民主党内部的认同。

伯尼·桑德斯

在首次参加总统竞选的新人中,有着“朋克议员”之称的贝托·欧洛克

(Beto O'Rourke)

拥有很高的人气。前民主党众议员欧洛克来自于共和党的铁票仓得克萨斯州,但在去年的中期选举中,他让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克鲁兹吓出了一身冷汗。在美国的边境城市埃尔帕索

(El Paso)

长大,欧洛克从小痴迷于摇滚乐,在大学毕业后还加入过朋克乐队,这份特殊的经历让欧洛克获得了很多年轻人的支持。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欧洛克利用出色的演讲才华和社交媒体的优势,在得克萨斯州掀起了一阵旋风。即使最终未能击败共和党的对手,但这足以让他声名鹊起,成为美国当下最火热的政治新星。

贝托·欧洛克

推翻特朗普的会是一位女总统吗?

尽管希拉里·克林顿宣布不会参加2020年的大选,女性的声音在民主党内仍然扮演着最为重要的角色。至少部分民主党人坚信,推翻特朗普政权的将是美国史上第一位女总统。目前为止,至少有4位女性民主党参议员宣布竞选,包括提出要征收“财富税”的伊丽莎白·沃伦、女权运动的支持者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美国中西部代言人克洛布彻,还有被称为“女版奥巴马”的卡玛拉·哈里斯。她们都想要继承希拉里的“遗产”,也可以预想得到,希拉里届时会为可能的女性民主党提名人站台拉票,这会成为她们最大的竞选优势。

伊丽莎白·沃伦

今年70岁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

(Elizabeth Warren)

是第一位正式宣布竞选总统的民主党人。去年12月31日,她宣布成立竞选探索委员会,并且誓言要成为经济公平和重建中产阶级的坚定倡导者。

沃伦有着学界和政界两个领域的多年工作经验。在担任参议员之前,沃伦曾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哈佛大学担任法律系的教授30余年,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沃伦帮助美国政府建立了消费者金融保护局

(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

。从2008年至2010年,她还是美国国会问题资产救助计划监督小组的主席。

除了女性身份,沃伦最受到关注的是她的“财富税”主张。经过数十年基本持平的工资和生活成本的爆炸,数百万美国家庭几乎无法呼吸。沃伦提出要“重建美国的中产阶级”,对国家的财富分配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性改革,这个计划包括向全美最富裕的75000个家庭征收“超百万富翁财产税”,以部分资助儿童保育的普及,学生贷款减免,绿色新政和全民医保。美联社推断,沃伦提出如此激进的政策是为了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竞争中获得加分。

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

另一位女性民主党参议员,53岁的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

(Kirsten Gillibrand)

在今年1月15日的电视节目中宣布了竞选总统的计划。吉利布兰德先前在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工作,在2009年接替了希拉里·克林顿的参议员席位。

吉利布兰德不仅是一位特朗普批评者,也因为近几年支持女权运动而备受关注。吉利布兰德的竞选主张侧重在家庭、医疗法案和女性权益,包括解决美军军队中的性侵犯现象,完善急救人员的医保制度,以及推动全民带薪的“家庭假”。2010年,美国国会的女性比例30年来首次呈现下降趋势,吉利布兰德发起了“Off the Sidelines”项目,呼吁和鼓励女性在她们关心的问题上发表意见和采取行动。

吉利布兰德最近备受关注,缘于她是女性运动的支持者,而且对特朗普的尖锐批评也让她屡屡登上美国新闻头条。吉利布兰德身边人士表示,吉利布兰德将开展一场以性别问题为中心的竞选活动。

卡玛拉·哈里斯

被称为“女版奥巴马”,加州民主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

(Kamala Harris)

是牙买加移民和印度移民之女,她在今年1月21日宣布参加总统大选。如果能从民主党初选中脱颖而出,卡玛拉·哈里斯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裔女性总统候选人。

哈里斯有着多年的司法经验,从2004年至2011年担任旧金山地区检察官,2011年至2017年担任加州司法部长,去年当选为加州民主党参议员。和其他参选人一样,经济问题也是哈里斯考量的首要因素,她提出工薪阶层减税,中产阶层每月最多缴纳500美元所得税。此外,竞选方针中也包含教育普及计划,比如无贷款上大学、全民预科等等。

埃米·克洛布彻

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

(Amy Klobuchar)

把自己视为美国中西部地区最重要的代言人,她在今年2月10日宣布角逐2020年总统大选。克洛布彻曾经担任过检察官和律师,在去年的中期选举中,轻松赢得了连续第三届的6年参议员任期。

克洛布彻采取温和派的立场,多次通过搁置党派纷争促成法案通过,被认为是美国国会中“高产”的立法者。她也是特朗普政府的坚定批评者,去年10月,她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对特朗普提名的卡瓦诺大法官提出严厉质疑,一时登上了美国新闻的头条。克洛布彻也不赞成特朗普政府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她多次表示一旦当选总统,上任的“第一天”美国会再次加入国际气候公约。

特朗普会面临来自共和党内的挑战吗?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特朗普是否会面临来自共和党内部的竞争对手。就目前而言,这方面的挑战非常有限,只有一位潜在的对手组建了竞选委员会,他是前马萨诸塞州州长比尔·威尔德

(Bill Weld)

比尔·威尔德

在2月15日,73岁的威尔德宣布参选2020年的共和党党内总统初选。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

(ABC)

政论节目采访时,他表示,特朗普通过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取得美墨边界筑墙预算,表明他正在分裂国家。威尔德说:“这是我的部分想法,以确保他不再卷土重来,我们不能再花6年时间忍受滑稽行径,那对国家不利。”

2016年,威尔德曾以美国自由党

(Libertarian Party)

的身份竞选副总统。自由党是美国第三党派,主张最小政府和自由放任的经济。但是,美国作为一个两党制国家,第三党派显然没有足够的影响力。因此,威尔德这次选择回到两党制的体制内挑战特朗普。

威尔德能对特朗普构成威胁吗?目前而言,威尔德毫无胜算。

事实上,威尔德可能是共和党所能提名的最弱的候选人了。自1990年当选马萨诸塞州州长并于1994年以创纪录的票数取得连任后,威尔德一直被视为温和的新英格兰共和主义的代表人物。随着近年来美国两党日趋分裂,共和党内的自由派人士越来越少了。如今,缅因州参议员苏姗·科林斯

(Susan Collins)

是唯一一位代表新英格兰

(New england)

的共和党人,而在20年前有15位。巧合的是,威尔德上次赢得选举的胜利也要追溯到1994年,他在2006年竞选纽约州长也以失败告终。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利的信号,因为历史上那些经历长时间中断后重返政坛的候选人都不怎么成功。

再来看看特朗普,最近福克斯新闻的民调显示,87%的共和党人认可了特朗普的执政表现。特朗普在党内获得的支持率,甚至在同期超过了他的前任奥巴马总统。早先的一些民调曾把威拉德·罗姆尼

(Willard Romney)

设置为特朗普的潜在对手。相比现在的共和党候选人威尔德,罗姆尼显然拥有更高的知名度,但特朗普的支持率依旧遥遥领先。罗姆尼已经表态不会参加2020年大选。

除了威尔德,外界猜测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

(Larry Hogan)

可能会成为共和党内的另一位潜在的挑战者。他被看作是全美最受欢迎的州长之一,但他还未正式表态参选,也没有明确的竞选方针。即使在马里兰州,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支持率也达到了70%,霍根参选很可能只是成为陪跑。

自1970年起,美国总统在追求连任时就没有输过党内初选。大多数总统的党内支持率徘徊在70%左右,而特朗普却能保持接近90%的支持率。选举分析师Geoffrey Skelley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理论,他认为现任总统能否取得连任,一个重要的指标在于总统在党内初选时是否遭受过严重的挑战。1976年,福特总统在寻求连任时差点失去了党内提名。当时的加州州长罗纳德·里根赢得了全国共和党初选46%的选票,而福特只以53%的微弱优势获胜。最终,福特在大选中输给了民主党的尼克松,而里根却在1980年获得共和党的提名后成功当选了总统。同样,卡特和老布什在竞选连任也遭到了党内候选人的挑战,最终他们也输了大选。如今共和党的内部团结,对于特朗普赢得下一个总统任期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

最大的X因素:拜登是否参选?

如果有人问起,谁是目前民主党内部最受欢迎的候选人?答案并不在上文介绍的候选人名单中。最受欢迎的民主党候选人不是重返舞台的伯尼·桑德斯,也不是科里·布克之类的新人,而是美国前副总统约瑟夫·拜登

(Joseph Biden)

。在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的民主党初选的民调中,拜登一直都是毫无疑问的领跑者。如今唯一让他的支持者担忧的是,拜登还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表示参选2020年的美国总统。

约瑟夫·拜登

在最近一次民主党的晚宴上,拜登在他的家乡特拉华州享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他在晚宴上告诉近千名民主党成员,是时候摆脱特朗普时代有毒的氛围,亟须再建共识,重新恢复美国的支柱。 “我们的政治变得如此卑鄙,如此琐碎,如此恶毒,以至于我们无法管理自己。在许多情况下,我们甚至无法互相交谈。”

这当然不是拜登第一次对特朗普发出挑战了,但他在这次晚会上似乎想要传递更多的信息。在晚宴上,拜登提到,新左派从来没有停止对他的攻击。实际上,他可能是所有美国领导人乃至“将要领导美国的人“之中受到最多批评的了。“将要领导美国的人”

(anybody who would run)

这几个词似乎暗示了他也会成为其中一员,这彻底激活了晚宴现场的气氛。家乡的支持者声嘶力竭地高呼“Run Joe Run”的口号,期待从拜登口中听到他确认参选的好消息。

但是,此时的拜登,仍然保持着暧昧的态度,他急忙澄清自己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任何人都可能领导这个国家。这位资深民主党人,一直被看作奥巴马总统最得力的副手,广受民主党人的赞誉。拜登原本打算参选2016年的大选,不幸的是,他的儿子在2015年因癌症逝世,晚年丧子的悲痛让这位现年73岁的老人不得不放弃参选。

不少旁观者认为,时隔四年,拜登看上去已经准备好参选总统了,参加大选也会是对他本人的一种解脱。优雅、专业、经验丰富、有教养,拜登在很多支持者眼中兼具了这些难得的品质。甚至,特拉华州州长约翰·卡尼

(John Carney)

表示,“我们从来没有比现在更需要拜登”。

据《纽约时报》的消息,知情人透露,拜登几乎肯定会在4月中旬宣布参选。但是,数据专家告诉我们,从历史上来看,美国大选的民调领跑者未必就一定会参选。从1972年以来,有10位候选人和拜登一样拥有最广泛的支持率,却最终没有参选。

美国数据网站“FiveThirtyEight”的统计显示,民调领跑者最终没有参加美国总统大选也是常有的事。

拜登的犹豫,让人联想起前任纽约州长马里奥·科莫

(Mario Cuomo)

。他在1992年拥有极高的人气,也考虑过总统大选,但最终没有参加。科莫的犹豫不决,为他赢得了“哈德逊的哈姆雷特”的绰号。拜登的犹豫,还会让他错失潜在的竞选顾问,因为其他竞选团队已经招募了很多资深顾问,其中不少受到拜登阵营的支持。竞选团队组建不利,也可能促使拜登最终放弃这次大选。

尽管投注市场预测拜登参选仍然有70%-80%的可能性,拜登一旦参选就会成为特朗普的头号大敌,但历史告诉我们,如果拜登不想成为2020年推翻特朗普的领头羊,也不会太出乎美国选民的意料。

参考资料来源:

https://www.cbsnews.com/media/2020-presidential-candidates-the-contenders-running-for-president/

https://ballotpedia.org/Amy_Klobuchar_presidential_campaign,_2020

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how-to-rate-a-trump-challenger/?cid=referral_taboola_feed

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would-it-be-weird-if-biden-didnt-run/?cid=referral_taboola_feed

https://www.chicagotribune.com/news/nationworld/politics/ct-democratic-candidates-for-president-2020-story.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19/03/18/us/politics/2020-democrats-activism.html

参考资料来源:

https://www.cbsnews.com/media/2020-presidential-candidates-the-contenders-running-for-president/

https://ballotpedia.org/Amy_Klobuchar_presidential_campaign,_2020

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how-to-rate-a-trump-challenger/?cid=referral_taboola_feed

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would-it-be-weird-if-biden-didnt-run/?cid=referral_taboola_feed

https://www.chicagotribune.com/news/nationworld/politics/ct-democratic-candidates-for-president-2020-story.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19/03/18/us/politics/2020-democrats-activism.html

作者:新京报记者 李永博

编辑:西西

校对:薛京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