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汇率能否反转

原标题: 汇率能否反转

不同于2018年开年人民币汇率的大幅上行,2019年市场情绪高涨,对未来充满信心,但此行情能否延续,值得思索。

文│本刊记者 宋慧芳

2019年人民币汇率保持升值势头,自1月10日起美元兑人民币跌破6.8一线,并一直震荡至2月25日跌破6.70,这种人民币汇率上行的势头并未结束。不同于2018年开年人民币汇率的大幅上行,2019年市场情绪保持乐观,对未来政策放松的憧憬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实际缓和的背景下,人民币重拾升势,并且这种升势并未完结。2月27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收报于6.6835,较上一交易日上涨126个基点,为去年7月17日以来首次收于6.69上方。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连续第7日调升,报6.6857,同样创下去年7月17日以来新高。

多方助力

今年年初以来,人民币汇率出现快速上涨。数据显示,2月28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6901元,下调44基点。不过,自2018年年终交易日即12月28日起,人民币中间价已由6.6901升至6.7665,升值幅度达763个基点。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接受《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采访时表示,年初以来,汇率反弹上升,主要有三个因素引起的。首先,去年7月末,中央政治局会议研判中国经济形势,提出了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六稳”应对策略,此后10月末和年底中央政治局会议均延续了“六稳”部署。近期随着逆周期宏观调控的陆续落地,有助于实现经济稳增长,大家对中国经济未来会增长保持运行在合理区间充满了信息。所以,这也是近期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基础。其次,我国进一步的扩大金融对外开放,跨境资本流动保持一个平衡,包括境外资本机构的投资者看好中国经济和中国的资本市场的支持,综合以上推动近期人民币的一个升值。第三,和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动有很大的关系,从去年底开始,美联储加息缩表这种紧缩政策会提前结束。在此背景下,包括人民币在内对美元的结汇率出现小幅回升。

影响汇率走势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黄文涛认为,从近期影响人民币汇率升值因素来看,美元指数在最近有走弱迹象,一定程度上助推了人民币的反弹。受到美联储公开言论的影响,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放缓加息步伐,加息大概率进入尾声这一因素利空美元而利好新兴市场货币。其次,近期中美经贸磋商传递出积极信号,也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人民币汇率。

除此之外,很多外资已转向做多人民币。实际上,从去年年底开始,境外金融机构已不再贸然做空人民币。“多数境外机构投资者认为,今年人民币升值概率大,找不到理由继续做空人民币。”一家境外对冲基金公司经理告诉记者。虽然当前人民币HIBOR仍处于较低点位,但已与去年离岸市场投机客以极低成本沽空人民币获利的情形截然不同。

“今年全球新兴市场都是资本流入状态,做空人民币有风险。”招商银行外汇首席分析师李刘阳认为,全球金融条件比去年有所改善,资金流向变化之后,做空人民币等于对抗全球资本流向。从当前人民币的一年期远期价格和现价来看,两者也相差无几。

同时,境外资金配置人民币资产热情高涨,也间接支撑境内人民币汇率反弹。1月份,北向资金净流入619亿元,创下沪港股通业务开通以来月度最高净流入纪录。同期,中央结算公司和上海清算所披露的数据显示,境外机构净买入约250.1亿元中国债券,后续随着人民币债券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被动跟踪该指数的境外机构的投资需求也将逐步攀升。

与此同时,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外汇研究员王有鑫表示,汇率升至6.7以内主要是受市场情绪好转驱动。从国内看,出口正增长,好于市场预期,股市强势上涨,外资加速流入,都支撑人民币汇率走强。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都是短期的影响因素,那么未来人民币汇率的强势表现能否延续,是否已经到了反转的阶段?

勿庸置疑,外部环境不断变化,美联储货币政策节奏有调整的可能。但美国经济目前发展现状仍较其他西方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要更加景气和健康,因此美元此次的急跌不具备持续性,若美元再次走强,人民币还将面临贬值压力,实际上,人民币汇率走势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在于国内经济和资产价格走势。国内经济的下行趋势未变对人民币的升值带来负面压力,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对我国出口并非好事。当然“一泻千里”的贬值更不可取。

未来走势

2018年10月底至11月初,人民币汇率一度逼近“7”这一关键心理点位,也就在那时,货币当局和监管部门通过重启逆周期调整因子、外汇市场操作和推出监管政策等多个方式来释放稳定汇率的信号,看空人民币的市场情绪有所弱化,人民币汇率经过多日调整之后,也逐渐远离“7”点位。

从去年年底至今,有利于改善市场预期的信号不断释放。1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鹤新在回应“降准是否会引发人民币贬值”等问题时明确表示,央行通过降准有效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而实体经济发展好了,人民币汇率会更加稳定,这二者并不矛盾。他还表示,我国的经济基本面较好,外汇储备也足够,对人民币汇率有信心。1月1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也宣布增加QFII额度,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总额度由1500亿美元增加至3000亿美元,而QFII额度的增加将有利于更多外资流入中国市场,利好人民币汇率。此外,央行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在谈及下一阶段汇率政策思路时,去掉了“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的表述,增加了“在必要时加强宏观审慎管理”的表述。

对此,黄文涛表示,央行及外汇管理部门正通过各种方式来引导市场预期,在这种情况下,市场预期将会被缓慢地重建。一旦人民币汇率再次面临较大外部压力,“一泻千里”式下跌的可能性就会降低。实际上,伴随着近几年人民币汇率的起起伏伏,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适应性增强。总而言之,2019年,影响人民币升值和贬值的因素都存在,随着提振经济的各项政策逐步发力以及国内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的因素正在积累。之前市场投资者对于人民币“一泻千里”的预期正在改善。因此,人民币汇率今年在波动中保持基本稳定的趋势不会改变。

温彬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下一阶段总体来讲,人民币总体会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保持紧密相关,同时跨境国际收支总体平衡,所以在此背景下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而言,还会保持在一个合理均衡水平上。那么随着人民币的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的进一步改革深化,进而更好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也会出现一个双向波动的走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