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学校不打人”,教育局官员这是什么脑回路?

原标题:“国学学校不打人”,教育局官员这是什么脑回路?

文丨西坡

一个9岁男童的死亡,让又一所“国学学校”成为舆论焦点。

据上游新闻,2018年12月,吉林四平市玉琨国学实验学校三年级学生睿睿(化名)在校生病,数日后在治疗途中死亡。睿睿父母认为学校延误孩子治疗外,还怀疑睿睿生前可能遭到了虐待。

(曾经活泼阳光的小睿睿)

随着新闻的曝光,这所国学学校的奇葩事迹也被逐一揭露。

官网简介就能暴露这所学校的诡异:“作为一所以国学文化为特色的学校,玉琨学校用国学教育净化学生的心灵,用中医教育保障学生的身体健康,用辩经教育开发学生的心智。”

在这样的办学宗旨下,睿睿生病后,学校没有第一时间送去医院治疗,而是用拔罐、刮痧这类的中医土方法为孩子退烧。而睿睿不幸去世后,学校法人代表对家长表示,亲自为睿睿念了5天经超度灵魂,并表示:“你孩子得了白血病,是因为你们家杀业太重,作家长的应该忏悔。”

此外,其他问题也相继曝出:学校创办人履历涉嫌造假,涉嫌宣传封建文化,组织家长上课“洗脑”,用各种手段向家长索要捐款,聘用驾校教练当老师,自制神药让学生服用……

(创始人王竑锜在家长培训上演讲。)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玉琨学校不仅要为睿睿的死亡承担相应责任,而且对全校近1200名学生的身心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一所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由内到外散发着浓厚的跳大神气息,却能安然无恙地运营多年,这让人严重怀疑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存在监管失职的问题。

但是负有直接监管责任的伊通县教育局,非但没有正视问题的严重性,反而有为玉琨学校打掩护的嫌疑。

比如有家长反映学生遭虐待的情况,伊通县教育局职教科秦科长表示,玉琨学校是一所国学学校,根本不会打人,“可能是有一些惩罚,但也是很高雅的。比如说从练气功的角度,让学生站桩,学生双腿弓着,双手向前伸出,类似于扎马步的动作,这是一种锻炼方式。”

“国学学校不打人”“高雅的惩罚”“练气功”,这些话完全不像一个公务员会说出来的。“可能是有一些惩罚”一句中的“可能”二字,更充分暴露出敷衍塞责的态度。

南有江西豫章书院,北有辽宁抚顺女德班,近年来有问题的国学学校还少吗?国学不是“不打人”的佐证,更可能是一些人招摇撞骗惯用的幌子,是需要引起警惕的信号。

(由该校审定编撰的《玉琨十年》一书中,一名学生写到,“小食粉”是该校医务室自制一种中药粉,几分钟就能治好积食发烧。)

玉琨学校是一家民办学校。我国有《民办教育促进法》,但绝不是说民办学校就可以任意胡来,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更应该把孩子的身心健康放在重要位置。

而玉琨学校以所谓的“国学”为手段,从一隅之地的培训班规模,发展全国范围招生、“桃李满天下”,人们现在看到的不是高水平的教学能力,而是高水平的“洗脑”能力。

诸如对家长进行限制人身自由、没收手机的“培训”,完全不是正常学校的做派,而是江湖上惯见的传销套路。学校保健医生动辄给生病的孩子刮痧、拔火罐,更是拿孩子的生命安全开玩笑。这样的学校不赶紧调查、问责,难道留着准备评“教学创新单位”吗?

因为迷信“国学”话术,就把孩子送入虎口的家长固然愚昧可憎,但孩子是无辜的。教育领域不能由着这些来路不明的“大师”各显神通,而必须坚守基本的规则与教育规律。这就需要教育行政部门起到把关人的作用,不能任由阿猫阿狗上场“割韭菜”。现在被曝光这么多乱象,教育主管部门却不见行动,实在令人费解。在追问学校问题之外,教育主管部门是否存在严重失职,有必要给公众一个交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