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中信国安25亿债权违约,千亿巨头混改5年颓势初现

原标题:中信国安25亿债权违约,千亿巨头混改5年颓势初现

作者|韩蕾 缪凌云

来源|野马财经

北京市朝外SOHO的西北角,国安大厦如往常一样安静坐落,人们不会想到,在这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国安大厦的拥有者中信国安集团(下称:中信国安)却卷入一个又一个风波。

3月18日晚,北京银行(601169.SH)公告称,因中信国安集团25亿元的保险债权投资计划未能按期偿还2019年一季度利息,作为债务担保方,北京银行依据保函条款约定,代为垫付3945.38万元应付利息。

这意味着,自今年以来中信国安屡爆危机后,这家千亿资产的企业迎来了更为严峻的资金考验。

25亿违约,中信国安信用下调

据了解,这笔25亿元的保险债权投资计划,涉及到“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募集的资金用于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土地拆迁、归还股东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等。

北京银行被牵扯进来,是因为该行于2015年7月31日开立保险债权融资计划保函一笔,为这25亿本金及利息提供了担保。

公告显示,这份保函的到期日为2021年7月31日,实际融资期限5年。保函项下被担保人(即申请人)为中信国安,担保人为北京银行。

本来保函还有2年多才到期,远没到要急吼吼大动干戈的局面。可没想到中信国安却在这个节骨眼连零头的利息都拿不出来。

担保担保,担了就得保。在中信国安不给钱的情况下,北京银行只有自己掏了这近4000万的腰包。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债权投资计划的加速到期条款,如果中信国安于首个付息日起六个月内仍未支付投资资金利息,则该债权投资计划将提前到期,到期日为2019年9月3日。

不过,投资方也不用担心。北京银行公告显示,“本行将秉承契约精神,执行担保合同,履行担保义务,确保该计划投资者权益得到有效保障。 ”

其实,中信国安资金紧张在年初之时就早有预兆。

来源:中国货币网

2019年初,中信国安多项债券产品成交金额断崖式下跌。而在此之前,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12月份,中信国安有3亿元的存款被中关村银行冻结。随后,中葡股份(600084.SH)披露,其控股股东中信国安持有的3.26亿股中葡股份被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冻结。

正因如此,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在2019年1月已公告将中信国安集团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观察名单,并在3月19日正式将中信国安的长期信用等级下调。

千亿资产,拿不出千万现金

资产冻结、债券暴跌,利息违约。如此状况令市场一片诧异,毕竟中信国安是为数不多的千亿俱乐部成员之一。

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信国安集团至少为中信国安(000839.SZ)、中葡股份(600084.SH)和国安国际(0143.HK)3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且是白银有色(601212.SH)第一大股东;同时,通过旗下国安通信、西藏满庭、国安化工等多个平台,中信国安集团还间接投资了江苏有线(600959.SH)、报阅传媒(838506.OC)。

除了上市平台及新三板挂牌公司之外,其还间接持有国家体育场有限责任公司(鸟巢)、银联商务、三六零(601360.SH)诸多知名企业,以及山东东明农商行部分股份,认缴45亿元参与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

在此基础上,中信国安集团亦在全球范围内连续落子,投资了美国NextVR公司、南非第一黄金公司、安哥拉社会住房、玻利维亚盐湖众多项目,足迹遍布亚洲、美洲、非洲。

根据在中国货币网公布的2018年3季报数据,截止报告期末,中信国安集团合总资产达到2215.13亿元,相比混改前2013年末的949.51亿元增长了一倍有余。

2018年1月,中信国安集团还曾拟斥资90亿元接盘万亿大鳄“明天系”旗下恒投证券(1476.HK,即“恒泰证券”),2018年4月,该交易最终告吹。

从更直观的角度来看,2018年3季度末,中信国安集团合并现金流量表账面拥有84.95亿元现金及等价物余额,母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余额则为0.55亿元。也就是说,虽然中信国安集团自己手中的现金不多,但算上旗下公司,理论上能够使用的资金却有近百亿元。那为什么还会还不出钱来呢?

野马财经曾就相关问题致电中信国安集团副董事长、中信国安董事长罗宁,对方表示正在开会,不方便作答。此后,野马财经又发短信向罗宁求证,但是截至发稿前没有收到回复。

高级会计师刘文斌向野马财经分析,合并报表中的84.95亿元现金分布在集团旗下各个子公司手中,款项可能都有对应的用途。

刘文斌还提到,一般情况下,集团类公司的母公司具备较强的管理功能,往往会采用担保等方式为旗下具体进行经营活动的子公司提供支持。账面来看就是“资金在子公司,债务在母公司”,这也是很多企业会设立专门的财务公司的原因之一,既能统一调度资金,又能充当防火墙。

另有银行业人士补充道,银行对企业贷款,特别是额度较大的贷款时,往往会要求企业存入一定的资金,以满足银行业自己的监管指标,撬动更多的贷款。此类“以存款换贷款”的现象会导致企业存在很多隐性受限资产。

而据《新京报》援引财新报道称,当前中信集团已经成立工作小组进驻,帮助中信国安集团资产重组。

借款压顶,集团努力“自救”

通常情况下,债务违约一般和高杠杆息息相关,中信国安集团混改以来扩张迅速,亦不能免俗。

财报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在总资产超过2000亿元的同时,中信国安集团总负债也攀升至1782.9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0.49%,并且短期及长期借款合计超千亿元。

高额的借款,带来了高额的财务费用。2018年前三季度,中信国安集团财务费用为40.5亿元,同比增长近四成,对利润造成了侵蚀。

相比之下,中信国安集团的造血能力却没有融资能力强。

2015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35.27亿元、1010.21亿元、1039.62亿元及729.46亿元,虽然呈现上升态势,但速度却远远比不上资产规模的扩张。

更加重要的是,集团同期营业利润分别只有9.21亿元、17.59亿元、13.03亿元、2.19亿元,营业利润率较低的同时,近三年更是呈现出下降趋势。

一方面是财务费用攀升,另一方面是主营业务造血能力有限,两相叠加之下,中信国安的财务压力不小。

正如前文所述,2018年3季度,集团账面现金尚有84.95亿元,看似十分充裕,但实际上,这一数字在2017年同期还为168.37亿元。一年的时间,现金减少了一半。

中信国安集团这艘千亿巨轮,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其融资空间已经大受掣肘。

野马财经注意到,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中信国安、中葡股份、白银有色三家上市公司股票都已被高度质押,质押率分别为99.36%、 89.15%、99.89%。

最令投资者担忧之处在于,2019年1月、2月,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部分股票已经被强行平仓。

重重资金压力下,中信国安集团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筹集资金。

2018年11月15日,中葡股份公告称,终止了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对应的3.52亿元剩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2018年12月底,中信国安对旗下子公司盟固利动力的出售完成,换取21.72亿元现金。

正因如此,中信国安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增公告,预计2018年1-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亿元至22亿元。

你觉得坐拥2000亿资产的中信国安集团,能够安然度过资本寒冬吗?欢迎在文末留下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