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文学故事|山城警色之三:金店窃案

原标题:文学故事|山城警色之三:金店窃案

金店窃案

城关派出所辖区发生一起金店被盗大案!

唐山所长带着分管案侦的陈副所长和他手下的几位探长,心急火燎地赶到案发现场,第一时间展开调查工作。

金店位于新县城商业街,是一家临马路的铺面。虽说门脸儿不大,上方却挂着“金满堂”响当当的牌匾。唐所长他们赶到的时候,店铺的卷帘门关得严严实实,人行道上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三五一堆、四五一群地自成圈子,在那里大声议论着:

“什么世道哟,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作案,太没有安全感了……”

“可不是,当时这里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

“听说被偷了两大箱金银首饰,这下老板惨了!”

“就看公安有没有本事破案,把罪犯缉拿归案,给我们老百姓一个交代……”

“我看,悬!”

……

唐所长一面安排陈副所长带人勘查现场,一面叫人找来了金店老板。老板姓王,四十五六岁,一听口音就知道是个广东人。王老板在县城开金店已经有些年头了,过去在旧城那边开,半年前才搬到新城这边来的。

“警察大哥,你们一定要把东西帮我追回来呀,那可是我全部的家当啊……”王老板哭丧着脸,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恳求道。

“你别着急,先把情况跟我们说说,越详细越好。”唐所长递给王老板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

“五点半钟,我准时把柜台里的东西收拾好,装进了两个保险箱,放到停在门外路边的汽车后座上,然后返回店里关店门,对对,就是这个卷帘门……关好店门,我就从店的侧门出来,准备开车回家,哪知道,打开车门就发现保险箱不见了……”

“两个保险箱都不见了?”唐所长眯缝着眼问。

“对对,两个都不见了!我就大声喊,谁偷了我车上的东西?当时街上人挺多,有人指着对面的一个巷子说,好像看见有人刚才从我车上提了两个箱子往那边跑了……我朝他指的方向,一路追过去,可是,哪……哪里还有人影!警察大哥,求求你们,一定得帮帮忙啊!”说着“扑通”一声,王老板竟跪在了唐所长面前。

唐所长一把扶住他,厉声道:“不要这样嘛!好像我们警察不管似的!赶紧起来,我还有话要问你。”

“是是,您问,您问……”王老板哽咽着应道。

“你平时什么时候关店门?”

“五点半,每天都是。”

“每次都是把东西装进保险箱,放到车上,然后关店门,再从侧门出来,去开车的?”

“是!对了,为了不让小偷惦记,每天离开的时候,我都要把这块牌子挂在门上……没想到还是被惦记上了!”

唐所长看了一眼王老板手里的牌子,是一块4A纸大小的铝合金,上面蓝底白字地写着“本店金货已带走”几个字。

“这不重要!”唐所长摇摇头,接着问:“为什么每次都要从侧门出来?”

“这种卷帘门只能从里面上锁,比外面上锁的那种安全些。”王老板答。

唐所长沉吟片刻,又问:“把箱子放进车里,再返回到车上,来回你得花多长时间?”

“很快,半分钟不到。”王老板肯定地说。

唐所长现场模拟了一下,确实跟王老板说的差不多。

“保险箱里都有些什么?价值多少?”唐所长盯着空荡荡的货柜问。

“76根项链、65个镯子、50个戒指,还有一些玉器,总价在一百万元左右吧……那可是我的全部家当啊,要是一会儿让我老婆知道了,她会要了我的命……”说着,王老板又开始捶胸顿足起来。

一百万元!唐所长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如此大案,在他的辖区,近年来实属罕见。他脸上的神情越发凝重了,眉头在额间打了个结。

安排出去调查的各路人马陆续返回。初步掌握的情况是:现场至少找到五位目击证人。他们证实,确实看见有个穿雨衣、戴头盔的男性从王老板车上拿了箱子,然后直奔街对面的巷子,等王老板发现东西被盗追过去,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监控录像呢?查了吗?谁在负责?”唐所长问。

“我!”陶勇应道。

“情况如何?”唐所长盯着他问。

“我们已经调看了现场附近仅有的一个监控镜头的图像,情况与目击证人所述大致相同,目前正在抓紧调取该镜头近段时间的图像,看嫌疑人之前是否出现过。另外,已着手视频追踪,调取案发当时现场及周边所有监控镜头的图像资料。”

“嗯!”唐所长点了点头,补充道:“要抓紧,一点耽误不得!”想了想,又对陈副所长说:“这个案子就交给陶探长他们办,你要给我盯死,有进展随时报告。”

“好的,您放心,我会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个案子上。”陈副所长道。

“我们会全力以赴,争取尽快破案!”陶勇表态。能接手此案,他既兴奋又紧张。把这样重大的案件交给他办,足以说明他在所长心里的分量,同时也让他感到了空前的压力。

初步调查基本告一段落,唐所长带人正要离开,突然不知从哪里钻出一个悍妇,冲着王老板就是一顿乱踢乱掐,嘴里还一个劲地叫骂:“你这死人,怎么看的店啊……全家这下该怎么活啊……你赔我……你赔我……”

一问,原来是王老板的老婆,听说店里被盗,从家里赶过来。王老板任由老婆推搡、打骂,绝望地看着呼啸而去的警车。

……

陶勇探组果然不负众望,仅用了一天一夜,就取得了重大进展。现场监控图像显示,有着相同体貌特征的犯罪嫌疑人,曾连续三天在案发同一时段,都骑着一辆红色摩托车长时间滞留在金店对面的马路边,形似在“踩点”。这一迹象表明,这是一起有预谋的作案。同时,通过断断续续的视频追踪接力,也基本搞清了嫌疑人的逃离线路。嫌疑人得手后,迅速穿过马路,拐进了对面的巷子,然后骑上事先停放在巷子里的摩托车,在城里绕了几大圈之后,才从东南方向出了县城。遗憾的是,出了城就再也没有监控了。

“东西呢?保险箱呢?”唐所长听完汇报后,追问道。

“也有重大发现!”陶勇探长嘴角掠过一丝自信的笑容:“嫌疑人在城里绕圈的时候,摩托车后座上一直放有东西。虽然不敢断定一定就是保险箱,但从体积看,大小应该差不多。蹊跷的是,摩托车在经过城郊一片乱石岗后,后座上的东西没有了。摩托车是空着离开城区的。”

“事不宜迟,立即组织力量对乱石岗一带展开搜索,一定要把东西找到。”唐所长命令道。

“还有……”唐所长叫住正要离开的陈副所长和陶勇探长:“锁定嫌疑人身份的工作也要抓紧。马上从视频中截取几张嫌疑人的照片,越清晰越好,发动民警和群众辨认。”

“放心,已经在做。”陈副所长答道:“只是……”

“只是什么?”

“城区监控设备大多老化,图像很不清晰,截出来的照片非常模糊,估计辨认难度较大……”陈副所长迟疑地说。

“哦,是这样……”唐所长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可奈何地道:“虽然对此不能抱太大希望,但这个环节还是不能省略,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吧!”

……

随即,派出所组织民警、辅警、村居干部、治安志愿者等对城郊乱石岗一带展开了地毯式搜索,结果在一片杂草丛生的灌木林里找到了两只被遗弃的空箱子。经金店王老板辨认,这正是他被盗的保险箱!

保险箱找到了,但箱子里价值百万元的金银首饰、玉器珠宝哪里去了呢?案侦一时陷入了僵局……要想打破这个僵局,必须尽快锁定犯罪嫌疑人,明确其身份、住址及活动轨迹。但是,人海茫茫,又该去哪里找寻呢?

……

“夏季行动”动员部署会后,田苑就一直想约程诚和陶勇一起吃个饭,怕他们因工作上的争执而加深了同学间的误会。可近几天来,三个人各自都在忙着各自的。自己有一大堆报表要做,每个数据都错不得。程诚那里被抽走了两个人,做起事来处处显得捉襟见肘,正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人使。陶勇上了金店专案,成天见不着人影,更别说坐下来好好吃顿饭了。

今天赶上周末,田苑估计他俩就是再忙,也该喘喘气了,何况是请他们吃最爱的火锅,就分别给他们发了微信,没想两人都准时赴约了。

刚落座,两个男人就赌气似的先干了一瓶啤酒。

一个问:“服不服?”另一个说:“再来!”

于是,又干了一瓶,这才拿起筷子,猛捞起火锅里的毛肚、鸭肠来。

看到他俩很“爽快”地冰释前嫌,田苑由衷地笑了,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会显得多余。她觉得自己请这顿饭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话题自然聊到了金店窃案上面来。陶勇摇着脑袋,有一声无一声地叹气,样子显得有些一筹莫展。

“不是有监控图像吗?截几张照片,让大家认认。”程诚帮着出主意。这几天,他一直“扎”在社区,所里案子的事不是太了解。

“有是有,太模糊,根本看不清。”陶勇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照片递给程诚。

程诚接过照片,仔细翻看起来……

“哎,还别说,好像有点印象!”看着看着,冷不丁,程诚突然冒了一句。

“什么?你说什么?”陶勇端着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瞪大眼睛看着程诚。

程诚又翻来覆去地把几张照片对照了一下,有几分把握地说:“是他,应该就是这个人,以前在我辖区暂住过。因为他的身份证掉了,我还专门核实过他的信息,所以特别有印象,就是邻县的人……”

“天助我也!”陶勇激动得一把抓住程诚,急切地问:“资料还在吗?档案还在吗?”

“找找,应该还在……”

“那还等什么!”陶勇猛地拽起程诚,拖着他就往外跑。

“干什么呀,饭还没吃完呢!”田苑冲他俩叫道。

“改天我请,请你们吃大餐……”陶勇裹挟着程诚,头也不回地冲出火锅店,拦下一辆出租车,急匆匆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真是一对冤家!”田苑悄悄骂了一句,笑吟吟地,慢慢端起酒杯,浅浅地啜了一口……

新媒体编辑:姚远

原文编辑:姚远

审核:李意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