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分手就想死|谈谈分离创伤

原标题:分手就想死|谈谈分离创伤

恋爱失败,一方觉得不合适提出分手,本来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但是,童年有分离创伤的人,就无法以健康的心态接受分离。

分离创伤,指被迫经历过与主要照顾者的分离比如,独自一人被工作繁忙的父母扔在家里;或者被迫与父母分离,隔代抚养;或者是父母离婚,没有很好地处理与父母一方或双方的分离;或者是被抱养;或者,父母之中有人用“不乖我就不要你了”、“不乖就死给你看”之类的话吓唬过的孩子⋯⋯

有这些痛苦经历的孩子,可能意识层面已经不记得具体的情况了,但是,他的身体和灵魂却都记得,他的潜意识里创伤还在。

童年的分离发生时,那些太痛苦的感受:恐惧、疑问、愤怒⋯⋯没有机会得到表达,而承受这些对于孩子的生理、心理都是太大的负担,所以,孩子通常会倾向于试图压抑、否定和遗忘掉那些感觉,于是开始麻木自己,开始用理智去控制这些情绪,避免去感受这些感觉。

可是,那些痛苦的感觉并不会真正消失,它们只是被压抑得更深,一旦时机成熟,就会爆发出来。

而爆发的时机,通常都是在孩子成年之后的亲密关系里。

这些孩子一旦面临恋爱中的被分手,就会表现得非常过激。

通常,他们会表现得非常粘人,非要对方给与一个合理的理由,而一旦对方给出一个理由,他就又会用理智分析这个理由的不恰当性,然后,陷入没完没了的追问,对方陷入没完没了的回答和解释,最后,让对方避之唯恐不及。

要知道,此时,在追问的、不甘心分离的,不是眼前这个成年的人,而是童年被“抛弃”时,对原因充满疑问的孩子。

更加严重的,有的有深层分离创伤的人,会以死相逼:如果你要离开我,我就死给你看!

这样胁迫的结果,或者是对方很软弱,被吓住了;或者,就是自己的真的死掉,在生活里这样的例子很多。

当然,也有的人会反过来,如果你敢离开我,我就毁掉你!2018年,慈溪的一位美丽可爱的网红舞蹈老师被男友杀死,就是因为她提出分手,而男友不同意。

这些悲剧的发生,都是因为,原生家庭、童年带给一个人的分离创伤,被触碰了,那些累积的、压抑下来的绝望、无助、恐惧⋯⋯全部爆发了而已。

“我只是爱得太深,太重感情无法自拔而已”,很多人会这样为自己开脱。

旁观者也容易把这解读为深情。

但是,这不是深情。

真正情深之人,必然最真实;

真正情深之人,必然最懂尊重别人的选择;

真正情深之人,必然通情达理。

这是心理创伤导致的人格障碍。

这是病,得治。

如果不治,或者因过分害怕分离,而无法建立健康的关系;

或者,越害怕分离,潜意识会创造出越多的分离。

所以,当一个害怕分离的人,偏偏人生里遇见反复出现的分离议题,想躲都躲不开,那么,请记住,这不是“对方不重感情、不懂珍惜、薄情”所能解释一切的,也不是“都是我不可爱、不够好”造成的,或者就这样了,我也改不了,认命了,就可以埋起头来看不见的。

那么怎么治呢?

去回溯到自己的童年,正视那些创伤所带来的一切。

看见有多少因分离而积压的情绪没有得到释放;

看见自己那些因为分离创伤而导致的错误的信念和思维模式“我不够好、我不值得被爱⋯⋯”

一个心理健康的人,必然是一个人格健全、独立的“成年人”,而不是一个害怕与人分离、害怕被抛弃的“儿童”。

一个人,身体长大是容易的,但是,心理长大,却不容易。

心理长大的人,才是真正健康的人,这样的人,不仅身体健康,家庭、社会关系,也都一定是健康、相互滋养的,同时也一定是尊重彼此的选择自由的。

一份关系,唯有如此,才能称得上是健康的关系;

一个人,唯有如此,才能称得上是健康的成人。

-END-

我爱你,不光是因为你的样子,

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

——罗伊·克里夫特

你可能还喜欢

《我该如何存在—心理篇》、《我该如何存在——占星篇》

及预售新书《唯有痛苦从不说谎——心理自然疗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