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旧文新读 | 100多岁的安乐死(中)

原标题:旧文新读 | 100多岁的安乐死(中)

编者按欢迎收听“旧文新读”,上周,我们跟随点点老师的文字一同追溯了安乐死的历史由来,今天继续与各位分享《100多岁的安乐死》中篇。

作者

罗点点

退休人士,当过医生。近年原因不明兴高彩烈推广生前预嘱。

100多岁的安乐死(中)

作者:罗点点

朗读者:七彩叶

掐指算来,荷兰的安乐死合法化也不过实行了区区14年。为了这个结果,整个民族精心准备了好几个14年。

荷兰医学界享有崇高荣誉。二战期间所有被纳粹德国占领的欧洲国家中,只有荷兰医学界全体成员拒绝与他们合作。在残酷的灭绝种族和残障人士的行为中,荷兰医生甘冒巨大危险,周全而毫无保留地保护了自己的病人。占领当局用吊销行医执照、逮捕和送入集中营等恐怖手段迫害他们,但谨守职业道德的荷兰医生毫不动摇,而且是全体,无一例外!其中原因也并不高深费解。荷兰人大多数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医患两者的家庭友谊会持续几代人,按中国的话说是世交,所以医患关系亲如家人。如此清正坚定的专业精神,使大多数荷兰人相信,由医学界主导的安乐死,会一如既往的使病人利益最大化。当然,这种信心还有重要的经济支持。荷兰是世界领先的福利国家。在普遍充分的医疗社会保险中,对末期病人的照顾无论从技术还是支付上都很周全。

但是,安乐死在荷兰是合法的吗?回答如果是否定的你又会大吃一惊吧?但时至今日,安乐死在荷兰确实仍然是“违法的”。正确的说法是:安乐死虽然在荷兰仍然违反法律,但是在执行了某些严格的条款之后,执行者不再受法律追究。也就是说只有特定情况(严格条款被准确无误地执行)下,安乐死才可以合法化。别小看这个“化”字,它是在强调,只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不被法律追究行为从本质上来说,还是剥夺他人生命,还是法律所不能容忍的。

为了免除执行医生(必须是主治医生及以上)的刑事责任,安乐死的实施必须满足以下标准:

病人安乐死的要求是自愿的,并且经过深思熟虑

病人的痛苦无法继续承受,同时病情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主治医生和病人共同得出结论,病人的状况没有任何其它合理的救治方法

主治医生必须征询至少另外一名医生的意见,这名医生必须见过病人,并且对上述几条标准给以书面意见

主治医生对病人实施安乐死或协助自杀时,给予应有的医疗护理和关注。

实施完成后,医生必须按照殡葬和火葬法案的相关条例向市政验尸官通报病人的死亡原因。要通过五个地方安乐死监督分会向安乐死委员会书面报告全程细节。安乐死委员会的责任则是仔细察看并最后判决医生到底是提供了死亡援助还是触犯了谋杀罪。审查者至少包括一名律师,一名医生和一名伦理学家。同时,医生和护士有权拒绝安乐死的实施或准备。实际上,由于种种原因,荷兰三分之二的安乐死要求都会被医务人员拒绝。

看看,安乐死的合法化有多么复杂的过程!需要满足多么严苛的条件!一不小心,还是可能触碰法律红线!现在你知道了,这种做法,可不是一句“合法”就能概括说清的!

尽管有开放的社会文化心理,细致的程序安排和严苛的法律制约,但对安乐死争论和异议却没有一天停止过。尤其是当荷兰国内安乐死人数逐年上升,“格罗宁根协议”对12岁以下儿童的安乐死网开一面,以及2010年以来,一些组织倡议呼吁要求所有感到对生活厌倦的70岁以上荷兰人都有权在结束生命时得到专业帮助等等现象出现的时候,不仅在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荷兰人自己也表现出质疑和不满。有报道说,一些荷兰老人随身携带“反对安乐死标识”表达担忧和拒绝,甚至还有人因惧怕“被安乐死”而“逃往国外”。

荷兰每年安乐死病例的总数,以及安乐死的原因。2011年至2015年间,请求安乐死的病患人数显著增加。(来源:荷兰皇家医学协会Koninklijke NederlandscheMaatschappij tot bevordering der Geneeskunst, knmg官网)

2014年比利时民众在街头抗议儿童安乐死合法化(来源:npr.org)

2014年春,反对安乐死法案组织成员装扮成传统话剧中走江湖的小丑,在巴黎人权广场要求“紧急关注”安乐死问题。(来源:法新社)

引起我们注意和思考的104岁澳大利亚科学家的安乐死,也许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只是“活腻了”!

我们知道,即使在荷兰,请求安乐死的前提条件一定得是病人,是患有不可治愈的疾病,且痛苦无法忍受的人……,可大卫·古德尔没病,只是年老、只是不想活了!这可不太符合我们之前对安乐死合法化的理解,是不是?

大卫·古德尔是去瑞士实现安乐死的。为什么是瑞士?因为它是唯一允许对外籍人士实行协助自杀的国家。因为澳大利亚虽然在很早,甚至是比荷兰还早的时候也尝试过安乐死合法化,但不到一年,澳政府就因为可以想象的原因,废止了这个法律。

大卫·古德尔的瑞士之行让许多人觉得协助自杀在瑞士是合法的,但事实再次并非如此。瑞士有关法律规定:任何人出于自私动机劝说或协助他人自杀,应判处不超过五年的监禁。(瑞士刑法典第115条)这里的关键词是“出于自私动机”。也就是说如果协助自杀的人无法证明行为无私,协助自杀仍然非法。当然,就实际效果来看,这是实际上的合法化,对,又是一个“化”字——把本质上非法的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化为一种在无私动机下可以不受法律追究的行为。显然,要证明自己不是出于自私动机这事不会太难。看上去为了回旋和操作让法律绕个弯子没多大意义,但至少说明,在剥夺他人生命这件事上,想突破法律和人情很不容易。

瑞士有两大协助自杀组织——尊严(Dignity)和解脱(Exit)。他们都不是医疗机构。在瑞士协助自杀基本上不被认为是医疗行为,可由这种所谓“非盈利”的社会组织代劳。实施协助自杀的人可以是医务人员也可以不是。但即使是医生,也只能提供药物或工具,无论是服药或是注射,病人都不能假手他人,需要自己执行最后步骤,也就是按下“死亡按钮”。种种情况,我们在对大卫·古德尔的现场报道和其他一些外国人到瑞士实行安乐死的视频中都可以看到。

目前所知道的细节也许能让我相信大卫·古德尔得到的是他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说实话,不知各位如何,我作为一个曾经的临床医生,作为一个在中国推广了多年的生前预嘱和缓和医疗的人,观看这些视频让我感到极大不安和不适。不仅如此,以上种种:不是疾病只是年老,没有不能忍受的身体痛苦只是心灵极度疲惫,背井离乡,远涉重洋,不在医疗机构执行而只能自行按下“死亡按钮”——这些都让我胆寒齿冷,都违背我尊严离世的理想。面对辞世者的孤立和决绝,我更因沉重的负罪感而满怀自责和哀伤。

下周,如果您还有兴趣,听我说说另外一种选择和另外一种尊严如何?请相信与100多岁极度深寒的安乐死相比,年轻而有生命力的生前预嘱和缓和医疗,能使咱们在生死艰难中找到一条更温暖,更有人心,更容易获得帮助的路。

参考文献:

《荷兰安乐死的合法之路》翟晓梅《生命世界》2008·11

《生命终止与延续课题》(上下):荷兰安乐死的现状(台湾)孙伟伦 2016.11. (Oranje Express https://www.oranjeexpress.com/2016/11/24/%E7%94%9F%E5%91%BD%E7%B5%82%E6%AD%A2%E8%88%87%E5%BB%B6%E7%BA%8C%E8%AA%B2%E9%A1%8C%EF%BC%88%E4%B8%8A%EF%BC%89%EF%BC%9A%E8%8D%B7%E8%98%AD%E5%AE%89%E6%A8%82%E6%AD%BB%E7%9A%84%E7%8F%BE%E6%B3%81/)

解惑荷兰安乐死 | 荷兰在线中文网 https://helanonline.cn/archive/article/838

https://translate.sogoucdn.com/pcvtsnapshot?url=https%3A%2F%2Fen.wikipedia.org%2Fwiki%2FLegality_of_euthanasia&from=en&to=zh-CHS&tfr=englishpc&domainType=sogou(维基百科词条:安乐死的合法化)

https://translate.sogoucdn.com/pcvtsnapshot?url=https%3A%2F%2Fen.wikipedia.org%2Fwiki%2FEuthanasia_in_Switzerland&from=en&to=zh-CHS&tfr=englishpc&domainType=sogou(维基百科词条:瑞士的安乐死)

编辑校对:张晏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