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用户押金监管细则落地在即,共享单车等新业态有望再次起飞?

原标题:用户押金监管细则落地在即,共享单车等新业态有望再次起飞?

文/李俊慧 审校/陈莉

千呼万唤始出来。

日前,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银行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研究起草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用户资金管理办法》)正式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按照《用户资金管理办法》第四条规定,“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基于协议,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资金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用户押金归用户所有,运营企业不得挪用。”

至此,用户押金安全监管细则或实操方案终于快要落地了。

而这距离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门联合制定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已有一年零七个月时间,距离小蓝单车倒闭已有一年零四个月时间,距离ofo遭遇大规模押金退还难也有四个月时间了。

对此,有的人可能会认为“姗姗来迟”,也有的人可能认为“正当其时”。

但是,正所谓“好菜不怕晚”,如果《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能破除当前共享经济业态,尤其是交通运输新业态面临的现实困境和风险隐患,那么,监管细则或实操方案的落地,反而预示着行业整体利空出尽,未来新业态大概率会步入“触底反弹”阶段。

那么,正在征求意见的《用户资金管理办法》,有哪些亮点值得关注呢?

2017年8月3日,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门联合制定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正式出台。

《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

以共享单车为例,早在2017年8月,就已经确立了“鼓励免收押金”和“专户监管和专款专用”的用户资金安全监管原则。

但是,如何开立专用账户,如何在技术上或事实上实现“专款专用”,一直缺乏实操规则或指引。

简单说,虽然《指导意见》明确了用户资金安全监管原则,但是,包括摩拜、ofo等在内的绝大多数共享单车企业并未真正落实,而用户资金安全保障也就落空了。

当然,共享单车企业未落实的原因是多方面,既有“主观不愿”的问题,也有“客观不能”的问题。

当然,由于押金、预付费的法律属性存在较多争议,缺乏成文法律规定,也使得相应资金监管细则的制定面临很多现实挑战。

如今,这一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

《用户资金管理办法》用一个章节共计六条对企业如何开立专户进行了事无巨细的规定,对涉及交通运输部门、中国人民银行、其他管理部门和银行等相关部门的职责边界也都进行细致的说明。

简单说,未来《用户资金管理办法》正式出台后,如果依旧有交通运输新业态企业收取用户押金而不采取专户监管的话,那么,只能是“主观不愿”,而不能再甩锅说是“客观不能”。

事实上,不论是摩拜,还是ofo,抑或是“借尸还魂”的小蓝单车,甚至是已经倒闭的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在他们早期的发展阶段中,用户押金一直维持它们阶段性运转的重要资金来源。

究其原因很简单,共享单车的押金打破了传统“一个租赁物对应一份押金”的模式,形成了“一个人对应一份押金”的模式。基于互联网的优势和特点,使得其押金具有了一定的资金归集或变相融资的功能。

如今,有了《用户资金管理办法》,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各类交通运输新业态企业想要通过收用户“押金”而“发大财”的梦基本破灭了。

《用户资金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汽车分时租赁的单份押金金额不得超过运营企业投入运营车辆平均单车成本价格的2%;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单份押金金额不得超过运营企业投入运营车辆平均单车成本价格的10%。

据此测算,单车成本价百元左右的共享单车企业,每一用户收取押金最高不得超过10元;单车成本价千元左右的共享单车企业,每一用户收取押金最高不得超过100元。

总体来看,未来《用户资金管理办法》的实施,将会大幅挤压从业企业或平台收取押金的规模空间。

事实上,通过设置用户押金收取上限,对保护用户和规范企业也都会产生积极作用。

一方面,对于辅助公众识别消费风险有巨大指引作用,另一方面,也有助于掐灭类似ofo共享单车等交通运输新业态的可能产生的“歪脑筋”。

此外,对于备受关注的“预付消费”模式,《用户资金管理办法》也进行了上限管控。

《用户资金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单个用户账号内的预付资金额度不得超过100元;其他交通运输新业态单个用户账号内的预付资金额度不得超过8000元”。

作为共享单车行业的领头羊之一,ofo陷入短暂经营困境,既有前期“烧钱大战”抢市场的原因,也有自身回归市场理性经营迟钝的问题。

当然,更大的问题是,遭遇用户“挤兑式”退押金风潮,使得其希望暂短挪用用户押金做经营,用经营收入弥补用户押金缺口的资金周转难以为继。

而对于用户来说,近千万人在线排队等待“退押金”,并非用户单车骑行的刚性需求消失了,而是因为特定平台或企业在用户心中已经暂时信任“破产”了。

而造成用户对特定企业,甚至是特定业态产生不信任的根源在于:用户押金安全无法得到有效保护。

如今,这个制约用户放心消费或骑行的“枷锁”有望破除,也就意味着共享经济或交通运输新业态的“第二春”有望回归。

事实上,经过两年多的实践,监管部门对于新业态的监管方式、思路和手段,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监管与企业的良性互动机制基本成型,只要企业做好用户资金安全保障,持续提升服务质量和运行效率,实现止亏或扭亏为盈并非完全不可能。

按照《用户资金管理办法》第十五条规定,“用户申请退还押金时,存管银行和其他支付服务机构核对相关信息后,应当于当日(至迟次日)基于原路退还原则退还用户。”

简单说,在专用账户规范管理下,在存管银行尽职履职下,按照《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规定,用户押金可能被挪用的风险将会得到有效控制。

此外,在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的强力监管下,采取“约谈”手段促进“整改”;逾期未整改,予以曝光揭示风险;拒不整改的,相关管理部门要依法予以处理;涉嫌经济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

这种递进式监管加码方式,将会最大限度的挤压一些企业违法犯罪的空间,而这也会给类似摩拜等各类守法经营的新业态企业“扫清”市场环境,吸引更多潜在的用户和风险资金回归,让行业有机会再次焕发新机。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长期关注、及等相关政策、法律及监管问题。邮箱:lijunhui0602#163.com,微信号:lijunhui0602,微信公号:lijunhui050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