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红楼梦里的三对苦命鸳鸯,写尽天下痴情女子

原标题:红楼梦里的三对苦命鸳鸯,写尽天下痴情女子

曹雪芹在红楼梦开篇即点题说:大旨谈情,而前八十回里说到最多的一种情,即是男女之情,且根据脂砚斋批语透露,红楼梦末回有情榜,而入选情榜的除了宝玉之外,都是女性。

我们也都知道,红楼梦是专为女子作传,故曹公在甲戌本凡例中也明确指出:此书只是着意于闺中,故叙闺中之事切。…… 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

弄懂了这一点,对于我们读红楼非常重要,因为不少人在阅读的过程中,往往忘记了曹公的苦心,甚至将红楼梦看成一部宫心计,充满了尔虞我诈的算计、阴谋和陷阱,这显然曲解了红楼。

曹公笔下的女子,命运多悲惨,但他显然是怀着悲悯之心,把这几个异样女子一一写出,写她们的刚烈、忠诚、才干、志气、痴情……今天我们就从红楼梦里的三对苦命鸳鸯,看那些令人同情和叹息的痴情女子。

一、张金哥和守备之子:从一而终为爱守身的贞女

在说到红楼梦里的男女爱情时,可能更多人想到的是宝黛爱情,其实很多不起眼的小人物的爱情,往往最打动人心,张金哥和守备之子的故事即是如此。

张金哥和守备之子出现在王熙凤弄权铁槛寺一回,两人并没有正面出场,本来美好的姻缘,却被水月庵的净虚老尼和王熙凤在背后破坏了。

张金哥和守备之子本有婚约,后在王熙凤的干预下,守备被迫收回聘礼,张金哥和守备之子先后听说父母解除了他们的婚约,于是双双自杀殉情。

在过去,对于张金哥来说,女子要从一而终,既然先前已许了守备之子,即便未过门,她也已经认定自己的夫婿,不会随着父母的爱势贪财而改变,哪怕自己无力扭转现实,但她的心也永不会变,唯有一死以证贞洁。

脂砚斋在这里也忍不住批道:所谓“老鸦窝里出凤凰”,此女是在十二钗之外副者。这个评价也道出了曹公之意。

而从守备之子随后投河而死的举动可知,两人不仅仅是婚约如此简单,也许从小便相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原以为是一对美满姻缘,谁料想天不遂人愿。

张金哥与守备之子的悲剧,与《孔雀东南飞》里焦仲卿和刘兰芝的故事极为相似,刘兰芝因为不被婆婆所喜,丈夫在婆婆的以死相逼下休了她。回到娘家后的刘兰芝,在哥哥的做主下,被迫改嫁,却于婚礼当晚“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焦仲卿得知后,最终也选择了“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

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古代,婚姻里最悲惨的莫过于女子,嫁与良人自是一种幸运,若所托非人,则误了终身,而比误了终身更令人同情的,则是两个人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在我们今天,两个人相爱,很容易就在一起,父母也多半不会横加阻拦,而在古代,像张金哥和守备之子这样的,明明有婚约,甚至彼此相爱,也曾一起憧憬美好的未来,但却因父母的一句话,别人的横加干涉,就可以葬送一段好姻缘,白白牺牲一对有情人,不由令人唏嘘。

二、司棋和潘又安:勇敢追求为爱牺牲的烈女

司棋是迎春身边的大丫鬟,住在大观园里,但她却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因为从小与表弟潘又安相识,后来渐生情愫,于是就趁夜里无人时在大观园里私会,却被鸳鸯撞见。

王熙凤带人抄检大观园一回,司棋的情事才真正展露于众人面前,谁也想不到,这个丫鬟竟然有那么大的胆子,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古代,竟然私定了终身。小红和贾芸尚且需要一个红娘坠儿传递手帕,而司棋和潘又安却彼此坦诚以待。

从抄检出来的“大红双喜笺帖”“香袋两个”“香珠一串”可知,司棋和潘又安之事非止一日,用我们今天的话说,两人已经偷偷地拜了天地,既是你情我愿,自然算得上一对有情人,可现实往往给他们重重的一击。

在女子闺誉大于一切的古代,面对自己的情事被发现,作为一个丫鬟,可能会非常羞愧,无颜再见人,但司棋却全然不是,“ 凤姐见司棋低头不语,也并无畏惧惭愧之意,倒觉可异。”

司棋为什么不觉得难为情,也不觉得羞愧难当呢?因为对她来说,她并没有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她爱的坦坦荡荡,明明白白,即便被发现,也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而之所以遮掩,正是因为她自知与表弟情事为当时所不容,更怕彼此父母不从。

司棋令人心疼的是,她爱上了一个负不起责任的男人。潘又安在被鸳鸯发现后,就吓得逃走了,三四日不回家,惹得司棋大骂他是个没情意的,然而即便如此,两人的感情却不会因此受到太大影响。

虽然前八十回里没有写到司棋结局,但从其大闹小厨房,抄检时毫无惧色,对鸳鸯的一番“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的言语可知,她是个有主见,敢于追求自己所爱,也会为爱甘愿牺牲的刚烈女子。

续本红楼梦里,司棋因母亲反对二人婚事,最终撞墙而死,她死前曾说过一番话,虽不是曹公原笔,却也符合司棋的刚烈性格。

见到心爱的人死了,胆小怕是的潘又安,在续本里,却做了守备之子一般的痴情种,也抹了脖子殉情,但愿曹公笔下的他,如柳湘莲一般,在心爱的人死的那一刻,才真正悔悟,懂得深爱一个人可以到什么程度。

汤显祖在《牡丹亭》里说: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司棋可以为了爱情牺牲,哪怕明知心爱之人没良心,有些窝囊,但她既然认定了他,就甘愿为她付出一切,也可以算是“情之至”了。

三、智能儿和秦钟:隐忍卑微为爱犯戒的痴女

智能儿是水月庵的小尼姑,秦钟是秦可卿的弟弟,两人的命运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偏偏都因常去贾府,一来二去便相识相知乃至于相恋了。

正如脂砚斋所说的,智能儿“不爱宝玉,却爱案钟,亦是各有情孽。”她常去贾府走动,认识宝玉自然早于秦钟,但她偏偏不爱宝玉,而是看上了秦钟的人物风流,这也就是后来宝玉在梨香院所悟的“人生情缘,各有分定”的道理。

即便是在今天,一个官家子弟爱上了一个尼姑,这样错位的爱情,可能都让人难以接受,更不要说在讲究门当户对的古代。对于秦钟来说,如果他只是玩玩而已,也就罢了,但他们偏偏彼此付出了真情。

对于智能儿来说,遇到秦钟之前,她只是一个小尼姑。常常跟着师父去贾府,跟惜春等人玩耍,但自从遇到秦钟,她不再想做尼姑,而是想做回一个正常女子,爱她所爱,所以她会在秦钟求欢时,要他带她脱离苦海。

两人难得的偷期缱绻了两日,但秦钟回来后便病倒了,两人又是多日未曾相见,智能儿思念心上人,于是“私逃进城,找至秦钟家下看视秦钟”。

然而她的一片痴情,在秦父眼中自然是不能容忍的,于是他棒打鸳鸯,“将智能逐出,将秦钟打了一顿”。后来秦钟病死,智能儿也不知去向。

智能儿爱的太卑微,太隐忍,在水月庵时,她受制于师父,与秦钟之事只能偷偷摸摸。她要脱离牢坑,只能寄希望于心上人,却不知心上人已是自身难保。她们的爱情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悲剧。

怪之怪智能儿太痴情,为了见到心上人,不惜犯戒,私自从水月庵逃出,进城去看秦钟,哪怕看一眼,她也是满足的。如此痴情的女子,却并未能收获完美的爱情,也是可叹。

秦钟死后,想必犯了戒的智能儿也无法再回到水月庵,心上人不在了,她一个人会去哪里呢?也许她会去秦钟的坟上大哭一场,责怪秦钟食言,许她一场白头偕老的爱情,却自己先一步走了。也许她会在某一天选择随心上人而去。

自古至今,痴情女多不胜数,如娥皇、女英,如李清照、唐琬,如祝英台、王宝钏……曹公笔下的这三个女子,皆是为爱付出,为爱牺牲,哪怕爱而不得,得而不终,却依然无怨无悔,亦是天下痴情女子。

作者:夕四少,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