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北京房东称卖房遭霸道租客阻拦,400万学区房无法变现

原标题:北京房东称卖房遭霸道租客阻拦,400万学区房无法变现

一套学区房卖房之路:房东卖房遭租客阻拦 400万无法变现

来源:封面新闻

2019年3月,一张“收房通知”贴在了刘江的房门上。

收房通知

房间里,未整理的床单被褥、书籍,和纸箱子凌乱地叠在一起,方桌仅剩的一角,也被空瓶子占满……他突然收到房东发来的微信,是在去年年底。房子即将被卖掉。

至今,他已经记不清,接到过多少次中介的电话,又报过多少次警。每次有人敲门,他都假装自己不在。

窗外是繁华的海淀区,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作为一所名小学的学区房,4500元/月的租金,在当地并不算贵。

在北京,卖房子从来都是房东自己的事情,但这次,刘江打算来一场“持久战”。

而面对急需用钱,却又无法变现得尴尬局面,一怒之下,身为心理学家的房东唐文,连发几篇文章,公开指责刘江“鸠占鹊巢”。

就这样,原本一起再正常不过的租房纠纷,却因为租客的不配合、不协商,变成了隔空喊话、网络讨伐。

“我卖我的房子,租客居然不准、不搬”

一切,要从那套房子说起。

2000年,专长心理教育和咨询工作的唐文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工作,彼时,他分到一套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二里庄小区、面积42平方米的房子。

由于种种原因,后来他回到了四川工作,一年也去不了北京几次。这几年不断有人跟他提出过卖房,他都拒绝了。

2017年4月,唐文委托中介,把房屋租给了刘江,三年后到期。双方除了时不时地会沟通一些租金、物业费、水电费代缴等事宜之外,其余时间并无交流。

在唐文眼里,租客是一个体面人,“中介告诉我,他在附近一家大型科研机构工作,有着稳定职业和收入。”

不久前,唐文需要资金周转,他决定把这套房卖了。在他看来,卖房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挂出去,有人买,双方见面签合同过户就是了。

但他没想到,这套房子想卖,可没那么容易。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找到刘江,告诉他我准备委托中介把房子卖了。协议上也写了,我还告知,他有优先购买权,如果没这个意愿,那就麻烦配合中介带人来看房,每次折点价作为补偿。”唐文说。

但是,刘江一口回绝了,唐文刚开始有点意外,“这样天大的便宜,为何会不同意?”

刘江称,自己很介意中介带人看房,但未明确表达出自己有买房的意愿。后来的沟通中,双方矛盾逐渐升级。

2018年12月,唐文给刘江发去“提前解约”通知,但对方表示自己事情多、很忙,不愿意考虑别人的事情,还附送一句霸气回应,“废话多,别打搅!”

就这样,由于未得到租客的同意,唐文卖房的事情,就一直耗着。

症结出在哪 是因为孩子读书吗?

唐文起初觉得刘江不可理喻。

“按照租约写的,租赁期内,提前收回房子应征得对方同意,提前30日通知对方,按月租金200%支付违约金。”唐文愿意按合同赔钱,但刘江不允、不搬,也就是说,他不签署放弃优先购买权的书面承诺,唐文不好卖房子。

症结出在哪?常年不在北京的唐文百思不得其解。身为心理学家的他,反复揣摩,询问在京好友熟人。一次在饭局上,好友无意间的一句话,给了他启发。

他开始怀疑,刘江阻挠售卖,也不搬离,是跟孩子读书有关吗,有没有可能对学区房本身有粘性需求?

唐文能这么想,对学区房政策稍有了解的人,都会觉得再正常不过。

通过查询,唐文这套面积不大也不起眼的小房子,是海淀区数一数二的著名小学石油附小的学区房。即便目前二手房市场不活跃,但这套旧房子挂牌价不低于10万一平。

记者采访附近片区的一家中介被告知,即便标价400万,因为总价算相对比较低的,这种房子出来马上就有人抢,想买学区房让孩子上好学校手头有点钱的家长多的是。

唐文打听了解,咨询中介小哥,尽量从刘江有苦衷的方向去想。

中介告诉他,刘江在小区附近某系统下属大型科研机构工作,有着稳定的职业和收入。

通过打听,唐文开始分析的情况是,要么刘江上班和小孩读书都很近,不想麻烦和被打扰,要么最可能的情况是刘江身为某系统职工,在学区范围内的房子有一纸租金合同,有可能被认可了常住性质,可以享受附小的学位指标。而一旦唐文变卖房子变更业主,买房的人马上迁入户口占用学位,对小孩的读书和摇号都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我开始就是这么想的,家长嘛,为了孩子读书,什么都愿意干。如果真是这样,我能理解他有苦衷,也会觉得他的反应不会那么难以理解。”唐文说。

但是熟悉北京学位政策的中介小哥告诉他,他的分析也不全合理,比如租金合同拿到学位指标等等。更关键的是,唐文打听到了,刘江是有小孩在读书,但已经上初二了,不是小学生了,按中介小哥说的,初中对学区房的粘性需求没有了。

疑惑解开了,但更大的疑惑如今一直缠绕在唐文的脑子里,“那我实在想不明白了,那他为了什么就是阻挠我卖自己的房子呢,还非跟我要5万元的赔偿?”

商议不成 心理学家指名道姓公开发文讨伐

直到现在,刘江依然未高调回应此事,也不搬离。

记者也曾多次尝试联系刘江,结果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不久前,唐文给了限期搬离书面告知后,断了房子的水电,似乎也依然没起作用。

二里庄小区二单元的楼管张经理告诉记者,对于唐文和刘江发生的事情,他们已经协调过很多次,想劝说刘江不要再纠缠此事,“本身别人(房东)的行为就是合情合理,你的态度就不要那么强硬。”

结果,由外人来劝说刘江,也依然遭遇“闭门羹”。

与此同时,唐文在咨询多名律师过后,被告知,如果起诉,虽然适用简易程序,但依然会超过4个月以上才会裁决。加上如果对方不执行,申请执行又会耗费半年到一年。

无奈之下,唐文抱着“宁愿做被告也不愿做原告”的想法,通过网络,将刘江的真实姓名、工作单位等一一曝光了出来,有网友质疑他这是缺乏契约精神,也侵犯了他人的隐私权,他回应“不懂常识的道德感,有时候比恶还可怕!”

作为文人,他懂法,也擅长讲理,但规则向来都是给愿意遵守规则的人而设立,“面对无赖,走法律程序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唐文说

3月18日,楼管称,经历换锁、断电风波之后,刘江又重新住了进去。(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江、唐文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