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英国亿万富豪改当穷教师,原因值得大家深思

原标题:英国亿万富豪改当穷教师,原因值得大家深思

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从基层开始做老师;

创造了市值上亿的公司,重拾月薪2千的工作;

很多人感到疑惑:这些有钱人,是不是疯了?

《电报》采访了不少急流勇退改当教师的富翁,让我们来听听他们怎么说。

Joe Nicholson现年54岁,每天骑车十五分钟去上班。他现在的职业是计算机老师,年薪2万5千镑。

“我现在过了挣大钱的年纪了,”Joe在咖啡厅接受采访时说,“但做老师可不是为了挣钱。”

在成为教师之前,Joe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年薪七位数。

和Joe一起“出炉”的新人老师里,至少有75人和他类似:中年,身体健康,薪水丰厚。有人曾在金融城顶尖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新人英语教师。

在谈到自己的选择时,Joe表示,希望为英国培养出下一个乔布斯或是比尔盖茨。他认为,英国如果想在后工业时代继续领跑,就必须培养出这样的人才。

“某一天,我开车去打高尔夫球的时候,无意中听了听广播,”Joe告诉记者,“广播里说,英国那一年招募了2万多名新人教师,但是没有一个人能教计算机科学,这让人担忧。”

作为从底层打拼到金字塔顶的人,Joe对英国教育体系和阶级隔阂的了解相当深刻。他的父亲是一名建筑工人,在他11岁时就撒手人寰。不过,学霸Joe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UCL,学习计算机科学。那时候,穷人家的孩子上学是不用花钱的。

1988年,刚好是计算机革命的开端。Joe和大学的三个好友创立了Anvil Software,大获成功。他们利用计算机进行金融交易,客户遍布金融城。很快,公司在伦敦,纽约,多伦多,悉尼和马耳他就雇佣了100多名员工。

2006年,他们把公司卖给了ION Trading,Joe继续出任首席执行官。到那时候,公司在伦敦和纽约的办公室分别设在Shard和公园大道,全球员工已经达到了3000名。

但是,在他50岁生日时,他毅然决定辞职。

“对我来说,这公司已经太大了,”Joe是这样说的。

急流勇退后的Joe,做起了自由职业者,为年轻人的新创公司提供建议。他发现,如今的年轻人都相当现实:一等大学计科专业的学生,一毕业基本都被谷歌,思科和脸书这样的巨头挖走了,没人会去当老师。

于是,这群生活优渥,却“居安思危”的大叔大妈,就极富理想主义。

“我大学时候学到那些方法和知识,给我带来了事业上的成功,”Joe说,“如果我不找个人传承下去,就只能让这些积淀随我一起腐朽了。

在谈到和自己一样的同行时,Joe表示,“很多人可能觉得我们老糊涂了,其实不是这样。我们曾经成功,但是已经走到了事业的尽头;我们的孩子已经独立,而我们身体还健康,还能做点事儿。我们希望在彻底老去之前,过有挑战的生活。

Joe的妻子,就是一名教师。她鼓励并支持丈夫执教的决定。Joe立刻联系了一些招聘机构,很快就收到了面试回复。最后,他加入了一间叫做Now Teach的慈善机构,受训成为老师。

而我刚查了一下这个机构,就发现创始人是原《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Lucy Kellaway。在我念大学的时候,她的文章几乎所有商科和外语专业的同学都在看,有不少我现在都背得出来。

2016年,Kellaway离开了供职31年的《金融时报》,成了一名数学教师,并创立了Now Teach。

这个组织的初衷,就是要解决英国教师短缺的问题。有着辉煌职业履历的退休者,可以到这个机构注册培训,成为一名人民教师,为师资条件差的学校授课。

不过,这个机构筛人的标准是很高的。平均下来,五人中只有一人能通过考核,正式上岗。由于目的地学校的学风和设施都不尽人意,所以这些“新老师”也要做好准备。就连Kellaway自己也承认,给熊孩子们教书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

就拿去年来说吧~一开始招募了47人接受培训,最后33人上岗。申请者里的成功人士很多,包括一名医院院长和一名工党财长。

第一天上岗,Joe去的是伦敦一所公立学校。67%的学生吃免费校餐,大部分孩子的第一语言都不是英语。

为了帮助他尽快适应新环境,Joe还有个“前辈”。这位曾在Now Teach培训过的物理老师,曾经是皇家海军的军官,复员后成了一名银行家。

“我让一个12岁的男生脱外套,这小子甩给我一句get out of my f****** face,”前辈给Joe打了个预防针。

不过,虽然这样的环境让人不舒服,Joe还是决定接受挑战。

“我很不安,但是要为国家做出改变,我就该来到这里,”Joe说,“我出身贫寒,所以对这些孩子很能感同身受。”

另一个可能让人低落的现实,就是Joe的同事们。作为一个上了年纪的成功人士,被小辈们呼来喝去的感觉,会不会让人不爽呢?

“这倒是没啥,”Joe表示,“我给新创公司做咨询的时候,那些CEO年龄只有我的一半。不过,我那个年代的笑话,小年轻基本不懂,因为那时候他们还没出生。”

但是,见过大世面的长者毕竟见过世面。Joe说,他办公室那些年轻的教职员都把他看成是《星战》里的绝地武士,通晓古今,预言未来。

教书同时,Joe还利用自己的在职业生涯中建立的关系网帮孩子们找实习。他了解到,很多学校根本不知道毕业生适合做什么,能去哪里找实习。

当然,在英国教书,自然要面临各种限制和条条框框,比如学生满意度啦,各种有的没的测评这样。不过,Joe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希望做个体制内的老师,他想做的,只是为国家培养出有用的人才。

诚然,如今的英国,早已不是工业革命时的日不落帝国。这么一群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老一辈,是国家宝贵的财富。

月有阴晴圆缺,国家也有强盛和衰弱,如何在群雄争霸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路线,是需要全体国民一起努力的事。不过,英国似乎在这方面一直是高手,正如丘吉尔所言:

There I sat with the great Russian bear on one side of me with paws outstretched, and, on the other side, the great American buffalo. Between the two sat the poor little English donkey, who was the only one who knew the right way home.

战斗民族巨熊和美利坚野牛中间,坐了头英国小毛驴。然而,只有小毛驴知道怎么回家。

上海站和南京站巡讲已经结束,想参加活动的朋友,还有青岛和北京站可以报名!

3月19号 南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