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钯金一路狂奔上演“最后的疯狂”?

原标题:钯金一路狂奔上演“最后的疯狂”?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疯狂的钯金”,正以更疯狂的方式一路狂奔。

截至3月20日18时30分,伦敦钯金现货报价徘徊在1599.36美元/盎司附近,隔夜盘中一度刷新历史新高1606美元/盎司。这意味着今年以来钯金累计涨幅超过27%,较去年8月创下的年内低点暴涨89%。

“原以为钯金会在1500美元/盎司附近见顶回落,但还是低估了投机资本炒作的爆发力。” 3月20日,Again Capital Management合伙人John Kilduff向记者透露。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钯金之所以快速飞涨迈过1600美元/盎司整数关口,主要原因是钯金主要生产国俄罗斯计划禁止出口贵金属废料,加剧了钯金供应短缺状况。

全球最大铂族金属加工与经销商庄信万丰(Johnson Matthey)发布最新报告指出,由于全球汽车尾气排放标准趋严导致钯金需求上升,今年钯金市场供给缺口将达到100万盎司,这不包括俄罗斯出台对贵金属废料出口管制政策、南非铂金钯金开采企业罢工等事件造成的额外供应缺口。

“事实上,俄罗斯不是汽车生产消费大国,其钯金贵金属废品市场规模不到全球的10%(钯金主要用于汽油车尾气排放的催化剂制造),未必会对钯金供需关系紧张造成很大的影响。”John Kilduff坦言,但在当前钯金供需短缺的大环境下,任何能引发钯金供应量下降的市场信息,都会成为投机资本大幅买涨钯金获利的重要题材。

多位对冲基金经理对此直言,不排除钯金正在上演“最后的疯狂”——一方面随着钯金与铂金的价差扩大至700美元,加之钯金供应持续短缺,越来越多汽车企业都在加快使用铂金替代钯金(作为汽车尾气排放催化转换器化学成分)的技术研发,令钯金需求趋于走低;另一方面随着钯金价格持续高涨,不排除贵金属贸易商随时释放大量隐性钯金库存获取高额收益,彻底扭转钯金供需紧张关系。

3月20日,一位国内涉足钯金投资的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直言,目前他们正考虑沽空钯金、抄底铂金,押注两者价差回归到合理区间。

最后的疯狂?

“当前买涨钯金的疯狂程度,的确让人难以置信。”3月20日,一家美国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早在1月份钯金价格突破1400美元/盎司时,众多对冲基金已经认为钯金被超买,纷纷逢高减持钯金多头头寸。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12日当周,对冲基金为主的资产管理机构所持有的NYMEX钯金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为1315000盎司,较1月1日当周的1365100盎司反而低了50100盎司。

对冲基金的逢高减持,却无力阻止钯金价格在短短2个半月内持续跳涨逾200美元。

“2月以来不少投资机构开始怀疑,钯金供应是否存在人为操纵。”这位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近日全球大型钯金生产商俄镍公司(Norilsk Nickle)提出质疑——在钯金供应短缺趋于明显的情况下,为何钯金开采力度却没有随之增加,钯金供应状况没有明显回升,不排除其中存在人为操纵迹象。

记者多方了解到,由于全球逾75%钯金产量主要由俄罗斯与南非提供,因此某些资本只需拥有这两个国家大型铂金、钯金、镍矿等开采矿区,就可以借助环保停产、设备检修、员工裁撤以缩减开支应对全球经济下滑等手段,有效地“调控”钯金开采量以加剧钯金供应短缺,引发钯金价格持续疯涨寻求更高的开采收益。

3月20日,Heraeus Metal Management副总裁Miguel Perez-Santalla对此向记者解释称,即便人为操纵因素存在,但当前钯金供应持续短缺引发价格飙涨,主要是因为这个产业正遭遇不可抗力。具体而言,由于南非大型铂金开采商Sibanye-Stillwater因此前兼并收购导致利润下滑,打算在其黄金矿场裁撤约6000人压缩开支,由此引发公司矿工罢工,尽管罢工举措得不到南非最高法院支持,但至少15家南非矿业公司员工决定组织罢工,对Sibanye-Stillwater矿工给予声援支持。

“此举令市场骤然担心一旦南非钯金开采量因全行业罢工行为而骤降,将触发钯金供需关系进一步失衡与价格飙涨,相比而言,俄罗斯对贵金属废料的出口管制,更像是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他表示。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今年以来钯金价格持续飙涨逾27%,越来越多投资机构开始担心钯金正在上演“最后的疯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钯金持续短缺与铂金钯金之间的价差过大(超过700美元),正令越来越多全球大型汽车生产商认为用铂金替代钯金作为汽车尾气排放催化转换器化学成分,是非常有利可图的。因此众多汽车尾气排放领域科研机构正在加速研发铂金替代钯金的相关技术。

“尽管这项技术的研发涉及到汽车制造工艺的重新设计,需要至少18-24个月才能实现铂金对钯金的替代。但它对钯金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它直接影响到钯金未来需求,导致钯金失去价格上涨的最大驱动力。”Anand Rathi Shares & Stock Brokers大宗商品分析师Jigar Trivedi分析说。

记者多方了解到,鉴于铂金替代钯金技术的研发速度加快,投机资本也正在悄然离场。CFTC数据显示,截至3月12日当周,投机资本持有的NYMEX钯金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仅有11200盎司,较1月1日当周的39200盎司低了不少。

“在过去两个月钯金持续上涨期间,投机资本一直在悄然减持多头头寸获利离场,尽管他们对外宣称钯金价格最终可能飙涨至1900美元/盎司。”Jigar Trivedi指出。目前推动钯金飙涨的最大幕后推手,主要是一些钯金开采商以及关联投资机构——他们正通过不断抬高钯金价格以获得更高的开采收益。

国内私募酝酿反向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资本在钯金持续飙涨行情里,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

中国根据《巴黎协议》规定,在2017年实施了被称为“国六”的最新尾气排放标准(下称“国六标准”),要求2020年7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都需符合“国六标准”要求(相当于欧洲2015年实施的,全球最严的汽车尾气排放环保标准),这意味着未来国内汽油车的尾气排放催化剂里,载钯量将提高逾60%。

因此大量中国资本闻风而动,前往俄罗斯、南非等钯金生产大国各个矿区,要么收购矿场,要么与开采商签订长期供货协议,以此“囤积”钯金现货待涨获利。

“尽管钯金现货价格一度突破1600美元/盎司,但这些中国资本未必选择获利离场,依然会囤积现货等待更高的资本运作收益。”3月20日,一位熟悉这些中国资本操作算盘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其中一个最明显的现象,就是过去两周国内钯金现货交易的溢价幅度一度达到30-40元人民币/克,远远高于以往的行业平均水准,但面对如此高的现货溢价,不少下游企业依然抱怨“缺货”。

上述涉足钯金投资的国内私募基金负责人直言,这也引发他们的担心——若钯金长期存在供应短缺,反而会加速国内汽车厂家对铂金替代钯金的技术研发,令中国钯金需求与价格双双见顶回落。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国内多家汽车生产商鉴于钯金供应短缺现象长期存在,已要求上游汽车尾气排放催化转换器生产企业加快铂金替代钯金技术的研发。

“就汽车产业长远发展而言,在国家相关部门大力推进氢能产业的趋势下,若氢能汽车研发生产步伐比市场预期更快,也会对汽油车市场份额与钯金需求构成很大的冲击。”这位国内私募基金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他打算在钯金触及1700-1800美元/盎司区间时采取沽空钯金,抄底铂金的反向投资套利策略。

但是,鉴于当前不少海外对冲基金认为钯金价格有望持续“疯狂”上涨突破1900美元/盎司,他所在私募基金的风控主管担心贸然沽空钯金,可能会陷入逼空风险。

“我们也在等待钯金最后的疯狂行情逐步落幕,寻找最合适的沽空套利机会。”他直言。(编辑:张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