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一入蚝门深似海,从此吃相是路人

原标题:一入蚝门深似海,从此吃相是路人

文 | 魏水华

拿破仑说:“生蚝是我征服女人和敌人的佳品。”

这句话常常被后人解读为生蚝壮阳效力的金句。但一个明显的逻辑悖论是,像拿破仑这样自视甚高的枭雄,又怎么会承认自己需要借助外力才能大展雄风呢?

比较靠谱的解释是,法国人活吞生蚝的吃法,让拿破仑大帝在那一刹那产生了睥睨天下的豪情:开一个蚝,挤两滴柠檬汁,头部四十五度角仰起,让那一汪肥腴多汁的蚝肉经由地心引力落入喉咙,还没来得及体会余味,就感觉嘴里呼出了清冷的大西洋海风。

在一众精细讲究,仪式繁复的高档法餐中,活吞的生蚝,应该是唯一让人感受到原始粗犷美的食物。

在没有任何烹饪技巧的加持下,生吃蚝的体验,与蚝的品质直接相关。虽然生吃生蚝的始作俑者是法国人,但法国确实不是唯一的优质生蚝产区,也不是生吃蚝最好的地方。

布拉夫蚝则明显能吃出广东人烹饪海鲜追求的那种“甜”,这种生活在新西兰最南端的蚝,带着南极大陆的冰冷爽口,如果能搭上一支冰镇过的甜白葡萄酒,那么它给人食道里带来的清凉感受,远远超过薄荷水。

西方评判生吃生蚝有一套完整的体系。大师们品蚝,能与品尝葡萄酒一样,吃出奶油味、坚果味、矿物味、蜜瓜味、黄瓜味。但我却认为,生吃蚝是一种极其个人与主观的饮食习惯,学别人说可以吃到奶油味、坚果味、蜜瓜味,那又如何,为什么不干脆去吃奶油坚果与蜜瓜?

最好的方法是不断的品尝和比较,不要用餐厅送上的柑橘酱油、红酒醋、洋葱汁,甚至连柠檬最好也不要。坚持生吃,细细咀嚼生蚝的原味,并记住适合自己舌头的,最好的那只蚝。

出品 | 食味艺文志(foodoor)

作者 | 魏水华(qyqy1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