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吴文辉想把阅文打造成漫威,恐怕路还很远

原标题:吴文辉想把阅文打造成漫威,恐怕路还很远

本周,在香港上市的阅文集团公布了其2018年财报。

整体来看,过去一年,阅文集团的业绩表现总体向好——财报显示,其全年总收入达人民币50.383亿元,同比增长23%;经营利润和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81.4%和63.7%,达人民币11.150亿元和9.106亿元;而毛利率则基本持平2017年,微增0.1%至50.8%。

阅文CEO吴文辉说:“公司在2018年取得了稳健的经营和财务业绩增长。”36氪在吴文辉的专访文章中直接起了这样一个标题——“并不担心短期股价问题,未来的方向还是漫威”。

这个标题让人不禁好奇短期股价是什么问题,社长给你看看阅文上市一年多来的股价走势图便知:

是的,虽然阅文去年“取得了稳健的经营和财务业绩增长”,但其股价在去年却基本是一个震荡下行的过程。

某种程度上来说,资本市场的表现是会反映公司目前的业务发展以及投资者对该公司发展前景的信心。即便作为与腾讯爸爸深度绑定的阅文,对外说稳步增长,但这种估价走势也可以看出,其业务层面逐渐暴露出了不少问题。

吴文辉不算是经常出来接受专访的那种人,在这个时候出来各种表态,可能也意味着阅文正在经历一个关键的阶段。

财报背后的问题

阅文财报的一些数据引起了社长的注意。

2018年,阅文的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增长9.7%至人民币38.279亿元。

相较于阅文自有平台在线业务13.9%的同比增长至人民币22.131亿元,其腾讯产品自营渠道在线业务却呈减少趋势,减少12%至人民币9.518亿元。阅文给出的解释是,通过若干腾讯产品自营渠道访问阅文内容的付费用户人数减少所致。

阅文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平均月付费用户由2017年的1110万同比减少2.7%至2018年的1080万。虽然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由2017年的人民币22.3元同比增加8.1%至人民币24.1元,但付费比率却由2017年的5.8%下降至2018年的5.1%。

通过作为股东兼战略合作伙伴的腾讯,阅文在其领先的移动及互联网产品组合(包括手机QQ、QQ浏览器、腾讯新闻、微信读书及腾讯视频)中拥有独家分发途径。虽然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然而,付费用户还是减少了。

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大部分阅读网络文学的用户的付费意向正变得越来越薄弱。而付费用户,则是阅文一直以来安身立命的根本。

当付费用户在部分平台开始呈现减少趋势的时候,是应该引起阅文警惕了。

与之相对的,是各项成本和开支的上升。

包括内容成本和电视剧等媒体的制作成本在内的收入成本在2018年同比增长22.8%至人民币24.803亿元。销售及营销开支同比增加34.0%至人民币 12.931亿元。

阅文在2018年还有一个大动作,以令人非议的价格——人民币155亿元收购了新丽传媒。

和前面提到的一样,阅文的目的很清楚,它想成为中国的漫威。收购新丽传媒有利于其打通文字作品与影视改编的链条,制作出符合自己需求的影视作品。逻辑上好像很正确的样子。

但成为漫威又谈何容易?成立于二战时期的漫威,在经历的超过六十年的积淀之后,才在新世纪厚积薄发,借助漫威系列电影,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而反观阅文,虽手握770万位作家和1120万部作品,能转化为IP的却是极少数,作者之间相互独立各自为政的现状,一方面造成了大批量同质化的作品,另一方面,作者之间缺乏统筹也使得作品难以共享一个世界观,遑论开发一个漫威式的宇宙。

当然,漫威不是一天建成的,漫威的成就还有各种复杂的元素我们且按下不表,只能说,吴文辉这个卫星放得有点大了。社长认为,在收入增速放缓,成本和开支呈上升趋势的形势下,忽视短期股价形势来谈这么遥远的目标,有点天方夜谭吧。

业务问题,不完全是阅文的锅

去年开始,异军突起的免费阅读平台通过提供带有广告的免费全文阅读服务,迅速获取了一大批价格敏感的读者群体。

QuestMobile的监测数据显示,米读小说、连尚免费阅读这两个主打免费阅读的产品,在诞生的短短几个月之间,已经迅速打进网文阅读平台的前十。

虽然,诚如吴文辉在访谈中所言,免费会使创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更多地迎合读者的需求,存在片面追求情绪化表达和感官刺激的问题。然而,网络文学和在日本兴盛多年的轻小说类似,本来就是以通俗的文字、多样的题材、不拘一格的形式创作的,在这个过程中,既会产生刻意低俗的平庸之作,偶尔也会有脱颖而出的好作品。

在日本,很多爆款轻小说作品都能单独形成一个IP,被改编成动画或者电视剧等多媒体作品,在获取了大量的粉丝后,再进行周边产品的开发,形成一个完整的粉丝经济链。这种方式,本身就很值得阅文去借鉴。与其对标漫威,不如先对标像角川书店这样的公司,从一个一个小IP开始经营,一点一点地去撬开用户的钱包。

如果拘泥于“免费不会产生好作品好IP”这种想法,不肯放下身段去竞争,一旦下沉市场的份额被抢占而去,流量和用户尽失,到时再来行动可就晚了。

阅文应该很明白这点。吴文辉嘴上说大家对免费阅读还是报以负面的态度,但阅文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领头羊地位正在被撼动,并为此采取行动——例如在本月月初匆匆推出自己的免费阅读应用“飞读”。

其实影响阅文的最本质因素,还真不完全是阅文的锅。大部分读者阅读网络文学的初衷,还是为了消磨时间。而移动互联网已经10年了,这个时候,网文这种消遣方式,已经不再跟PC互联网时代具备同样地位。通过腾讯产品渠道访问阅文付费内容用户的减少,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游戏、短视频、网剧等等,对某些人来说,可比你连篇累牍的付费网文吸引多了。

这意味着,网文这个盘子已经不比PC互联网时代。我们不能否认网文里面会出IP,但是目前看来是极少数,出来的质量也不一定好;而且网文IP基本上并没多少原著粉,以前两年这些古装奇幻剧为例,不就是一篇稍微好一点的爽文改成一部流量小生演的爽剧,大家都是图快钱去的。这一种现象,跟社长前文所说的孵化IP的路径,反而是有点背道而驰。

吴文辉当然也知道这些,毕竟IP运作才是阅文发展的必由之路,这也是他不惜高价收购新丽传媒的原因。就算成为漫威真的是吴文辉的目标,即使吴文辉等得了,阅文的投资者愿意等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