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正文

看相系列之九十七:太乙真人书

原标题:看相系列之九十七:太乙真人书

侍天颜之呎尺,额广足圆;帝阙之须臾,眉清目秀。天庭高阔,不贵还当富有余;地阁尖长,多忧还是家不足。鼻如悬胆,平生足禄足财;耳若连腮,自是有名有誉。因甚功名较晚,筋骨伤破;缘何寿命不长,人中短促。口无棱角,终为说是说非;唇若含丹,一世润身润屋。常是忧深远虑,只为眉攒;然而凶多吉少,皆因目陷。伤残骨肉,须知眼下泪痕;克害亲情,偏忌怒中喜色。欲识其心不善,眼视偏斜;要知其心不诚,唇掀舌薄。齿方而密,聪明,勤视诗书;目润而长,志气,贯通古今。

唇若掀翻,言语虚而怀奸诈;眼如深露,诡诈大而蕴强梁。五岳不正,非尽善尽美之人;两眼雌雄,岂有仁有义之子。色如常变,必蹭蹭而名更迟;声若破锣,多刑害而心不睦。眉如一字,岂能润屋肥家;背若屏风,终是封妻荫子。腹垂腰阔,衣食足用仓库充;胸凸臀高,家业散而寿算少。身宜横阔而正,扁不入相;体维上短下长,难当吉论。若夫行步缓重,当为仁德;更如坐视端庄,必为福相。神要藏而威不露,贵而可知;色要正而气要清,富而不谬。

若知贵贱,细看分明。色要细察,方断吉凶;形要细观,方言贵贱。或神清而有后福,或貌古而有前程。古怪清奇必当详审,不以美善而言福,不以丑怪而言凶。此言太乙真人书,唤作仙家神品鉴。

附:相法歌诀

1、金锁歌

股肱无包最是凶,两头如杖一般同;虽有祖田并父业,终须破败受贫穷

头痕瘢剥最为刑,罗网之中有一名,若不克妻并刑子,更忧家道主伶仃。

相中最忌郎君面,男子郎君命不长;女子郎君好淫欲,僧道孤独却无妨。

眉毛间断至额边,常为官非卖却田;克破妻儿三两个,方教祸患不相缠。

好色之人眼带花,莫教眼紧视人斜;有毒无毒但看眼,蛇眼之人子打爷。

无家可靠羊睛眼,却向他人借住场。更有禾仓高一寸,中年犹未有夫娘。

眼下凹时又主孤,阴空阳没亦同途,卯酉不知鸡卵样,只宜养子与同居。

下颏尖了作凶殃,典却田园卖却塘;任是张良能计策,自然颠倒见狼当。

下颏翘大旺末年,边城不佐也无钱;数年荒旱不缺米,只因上下库相连。

眼珠暴出恶姻缘,自主家时定卖田;更有白睛包一半,也知不死在床前。

眼儿带秀心中巧,不读诗书也可人;手足百般人可爱,纵然卖假也成真。

鼻梁露骨是反吟,鼻梁转曲是伏吟,反吟相见是绝灭,伏吟相见泪淋淋。

薄纱染皂出粟米,纵有妻房也没儿,倘见山根高更断,五年三次路边啼。

注:面如薄纱染成皂(黑)色,且有黑痣。

泪堂深处排一点,眼下颧前起一星;左眼无男右无女,纵然稍有也相刑。

髮际低而幼无父,鬓毛生角幼无娘;左颧骨出父先死,不刑不死便自伤。

士人眇眼陷文星,豹齿尖尖定没名;任是文章过北斗,恰如木屐不安钉。

眉重山根陷破财,更忧三十二年灾。土星端正终须发,土星不好去无回。

寒相之人肩过颈,享福之人耳压眉;更有亲情相不出,只因形似雨中雉。

大量之人眉高眼,眼眉相和无忧悲;眉粗眼小不相当,寅年吃了卯年粮。

上停虽有些模样,下停不匀即坏之;鹤脚之人成小辈,蛮蹄姑子是婆娘。

印堂三表是鉴基,只怕下长来犯之,若得水星来救护,不教人受此寒饥。

八岁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髮;有无活计两头消,三十印堂莫带杀。

三二四二五十二,山根上下凖头止;禾仓禄马要相当,不识之人莫乱指。

五三六三七十三,人中排来地阁间;逐一推详看祸福,火星百岁印堂添。

上下两截分贵贱,仓库平分定有无;此是神仙真妙诀,莫将胡乱教庸夫。

胡僧两眼名识觉,尽识人间善与恶;不带学堂不是贤,莫将此法乱相传。

家风济楚眉清秀,侷促之人库带纹,台凳尘埃高一寸,只缘眉似火烧云。

准头如囊红更生,或在西时或在东,若得两头无克处,假饶凶处不为凶。

眉头额角如龙虎,龙虎相争定至愚,接连仓库反为灾,鼻梁骨露不安居。

若是眉间容二指,此人开手觅便宜,眼下若无凶星照,中年不禄亦丰腴。

中年仓库看禾仓,禾仓有陷无屯储,须要田园入库仓,库仓平满有禾余。

取人性命面上黑,换人骨髓眼中红,见人欢喜心中破,见人眉皱太阳空。

有财不住无它事,只因仓库有长枪,露井露灶不周全,那得浮生至晚年。

虽然不怕经官府,只无衣禄也无钱,五三六三七十三,水星罗计要相参。

试看人生无归着,耳大无轮口无角,不在东街卖馄飩,即在西街卖烧饼。

逐一分明定祸福,水星莫被土星覆,数篇细语名金锁,推明祸福令趋躲。

2、银匙歌

相法百家归一理,文字泛多难以撰;列出诸家奥妙歌,留与后人容易记。

交加眉心亲义绝,才如秋月圆还缺,克妻害子老不闲,作事弄巧反成拙。

山根断兮早虚花,祖业飘零足破家,兄弟无缘离祖宅,老来转见事如麻。

眉高面黑神憔悴,爱管他人事挂怀。冷眼见人笑一面,不知毒在暗中来。

乍看满面有精神,久看原来色转昏;似此之人终寿短,纵然有寿亦孤贫。

五星六曜在人面,除眉之外怕偏斜,耳偏口侧末年破,鼻曲迎突四十年。

读尽诗书生得寒,文章千载不为官;平生虽有冲天志,争奈鹰雏翼未干。

面大眉寒止秀才,唇掀齿露更多灾;终朝脚迹忙忙走,富贵平生不带来。

上停短兮下停长,多成多败速空亡;纵然营得成家计,犹如烈日照冰霜。

下停短兮上停长,必在朝中侍君王;若是庶人生得此,金珠财宝满仓箱。

形爱恢宏又怕肥,恢主荣华肥主滞;二十身肥不为吉,四十形恢定发时。

瘦自瘦兮寒自寒,瘦寒之人不一般;瘦有精神终必达,寒虽形采定孤单。

色怕嫩兮气怕娇,气娇色嫩不相饶;老年色嫩招辛苦,少年色嫩不坚牢。

眉要曲兮不要直,曲直愚人不得知;曲者多学又聪俊,直者刑妻又克儿。

髭须要黑不要稀,依稀见肉始为奇;最嫌浓浊焦黄色,父母东头子在西。

眉高性巧能通变,侍候公王在他时。议论参差识者稀,附于金锁号银匙。

3、希夷先生《风鉴歌》

人之所禀清兼神,以火为神水作精。火本为心水为肾,精备而后神方生。

神生而后形方备,形备而后色方成。是知色随神所出,此乃气力逐声鸣。

有形又不如有骨,有骨又不如有神,有神又争如有气,神之得气旺于春。

大都神气赋于人,神气若油人若灯,神安自然精可实,油清然后灯方明。

夜宿一心常寂寂,日居于眼觉惺惺;其间或有清中浊,有时又取浊中清。

久坐凝然力转强,更兼风韵细收藏,如此之人堪立事,轻浮太急少空忙。

其次又看形与骨,骨肉与肤须软滑。成其就兮与未就,旋有旋兮终不久。

忽然未好已先盈,花未开兮子已生。老人不欲似年少,后生应须带老成。

男儿不欲似女相,女人不欲带男形。阴及于阳必损寿,老怀嫩色寿须倾。

丈夫女子两般样,女要柔兮男要刚。女人属阴本要静,未言先笑定非良。

良人有威而少媚,娼妇有媚而无威。令人一见便生侮,所以居身落贱微。

木瘦金方乃常谈,水肥土厚火尖长。形体相生便为吉,忽若相克便为殃。

金得金,刚毅深;木得木,资材足;水得水,文学贵;火得火,威武播;

土得土,多财库。金不金,反沉吟;水不水,多官鬼;木不木,多孤独;

火不火,多灾祸;土不土,多辛苦。

且如形体本先瘦,次后身肥最为妙,复如瘦削木干枯,木带金兮灾转多。

亦如形体始方正,次后背隆最为应,若然始方次又尖,金带火兮灾愈添。

看前虽好未为好,看后须好好到老。有臀有背能负荷,无背无臀空大老。

初中主好末生灾,腰小行来步又开。初中蹇滞末主好,腹背俱生悬壁倒。

一生只在选人中,体俗形粗背不隆,有背自然能负荷,学堂成就是非同。

有金之人面似方,有土之人必有背。其或两清多极贵,面似田兮身似贝。

有时举眼随身起,有时接语和身退。近视有媚远有威,久视愈明初见晦。

器宇潇洒风韵美,如此之人岂常类。

远看形丑近看好,上马大兮下马小,更若藏骨与藏神,八座三台官最好。

座中初看似昂藏,熟视稍觉无晶光,语言泛泛失论序,举动碌碌多仓忙,

若人赋得此形相,薄禄为官不久长。座中初看似尘俗,熟视稍觉多清凉,

议论琅琅悉可听,容止悠悠而细长,若人赋得此形相,高名美誉揽金章。

须知观骨有四般,入耳无过寿数宽,插上天仓须两府,鬓生监司兼守土。

借问相中何获寿,认取神藏骨又明,或然神短骨又露,四十三前大可惊。

心灰于内神槁外,相法会明为主人,骨气秀清神肃穆,岂在凡间隐却身。

瞻视眉平眼又平,不然为道便为僧。无禄有官神必浮,有禄有官在神清。

走兽飞禽类数般,莫将禽向兽中看,瘦长但向禽中取,肥短当向兽里观。

似禽之人不嫌瘦,如兽若肥最为妙。禽肥必定不能飞,兽若瘦兮安快走。

虎看腮兮犀看角,凤看眼兮鹤身削。南人似北必富贵,北人似南只有名。

吁嗟流俗不知音,也向飞走要其形,上贵之人方入相,中下之人岂可评。

富人不过厚其身,贵者方当与论神;贵在于眼富在耳,富贵同看误于人。

要知南人体似北,身大而肥面多黑;欲知北体似南人,体瘦身轻气薄清。

不贵似贵终须贵,不贫似贫终处贫。贫中得贵何因识,看取驿马先生骨。

贵中反贫又何由,胸高体薄神何昏。

大道无形故无相,此理原来本至公。清奇古怪秀异端,七者之中亦合看。

清而无神谓之寒,奇若无神安有官?古若无神谓之俗,怪若无神乃主辱,

秀而无神谓之薄,异而无神谓之丑,端而无神谓之弱。七者有神与众殊。

视远之人志必远,视高之人志必高;视平之人心必善,下视偷视主凶豪。

更问神生何带杀?认取白睛多聚血,要辨刑中却带刑,刑狱之位有纹痕。

观气与色宜相合,色居皮上气居血。来如蚕茧曵牵丝,去似马尾毛方歇。

为福定随日影去,为灾直须终日聚。不拘青黑与红黄,但认发之在何处。

若能依部仔细看,足知为善与为恶。

形滞之人行步重,神滞之人心不开,气滞之人言必懒,色滞之人面尘埃。

得意之人有可识,辨取三光及五泽,忽然时下不顺心,其部自然多黯黑。

最爱有处一如无,又忌易忧兼易乐,须知相貌出天然,我若有之不为过。 易喜易怒属浅薄,易骄易满属轻浮,浅薄轻浮神不定,一生自是常忧槭。

日角龙角虽谓奇,所为不吉仍何为?三尖五露不入相,所为若善福相随。

若不以心而论相,是将人事逆天时;天时人事若相称,相逐心生信有之。

大凡微妙不难识,尽在心通与眼力,居然由貌以观之,恐误世人认凶吉。

人能移恶归诸善,自然可以消灾星。人能安份归天命,自然可以济穷通。

虽然富贵尽有科,最难推之惟有寿,但将风鉴以观之,长短于中无不究。

4、《太清神鉴》相法妙诀(摘)

相人形貌有多般,须辨三停端不端;五岳四渎要相应,或长或短不须论。

阴阳之气天地真,化出尘寰几样人;君须识取造化理,相逢始可把人论。

额要阔兮鼻要直,口分四字多衣食。头圆似月照天庭,眉目弯弯多学识。

眉头昂而性必刚,纵理重重入天仓。下视之人多毒害,羊睛四白定孤孀。

鼻头屈曲多孤独,项短结喉神不足。眼眇虽小有精神,更观黑白须分明;

远视有威近秀媚,披缁学道好音声。眼睛黑少白多恶,眉长眼细足人情。

眼睛若露唇皮反,男忧恶死女忧产。若是头圆须出家,耳无轮廓多破散。

赤脉纵横贯双眼,杀人偷盗身无存。人生具体皆相同,贵贱相近有西东。

耳若耸长有轮廓,衣食自然终不薄。头大身小性悭贪,身大头小多消索。

坐要端兮立要直,不直不端无见识。先笑后语定非良,不言不语人难测。

面上看眉高不同,一上一下形如虫;如此之人若与交,眷属直亲也不中。

又云面圆人亦好,更审声音语细小,如此之人若与交,面前背后心难料。

左眼小而右眼高,父母必定幼年抛;右眼小而左眼反,家财宫中多破散。

耳要白兮口要红,眉清目秀鼻如筒;更兼六府相朝揖,富贵一生到老终。

人中斜曲主横死,上唇牵露多辛苦。何须眉目定其贵,先看骨兮又看肉。

肉隐骨中骨隐体,色隐神中神隐眸,若人赋得此形相,定知不是寻常流。

更看面部何气色,数中惟有火多殃。青多忧扰黑多病,白多破财黄吉昌。

湛然沉静无瑕翳,青云万里看翱翔。部位吉凶各有主,存神定意详观定。

不粗不露不枯槁,三停大体求相称。火形有禄终须破,奔走贫寒多阻挫。

清亦贵兮浊亦贵。真浊真清方始贵,若还认得浊中清,早当食禄归官位。

清怕浮来浊怕实,更怕眉毛粗是一。冲和而上主清轻,认其清者宜高崇;

滞伏而下主重浊,认其浊者皆凡庸。清浊一分知贵贱,贵贱不离清浊中。

眼睛若露终凶死,精神矍铄亦徒劳。更有一般行尸肉,须看肩高与头缩。

眉眼多生神杀现,纵为僧道不成名。

眉目分明气骨清,少年得第步青云;眉目分明气骨俗,纵有文章岂有名。

气和神定最有常,骨耸额宽根本实。腰背端如万斛舟,睛视盼顾如星斗。

气宇汪洋有容物,智量深远多权谋。动作令人不可料,时通亦自为公侯。

欲知富贵何所致,马面牛头耸鼻梁,有声有韵骨骼清,有颐满面含神光。

欲知贫者何所分,面带尘埃眼目昏,出语三言不辨两,凹胸削背仍高臀。

5、西岳先生相法

  好头不如好面,好面不如好身,先要三停相称,五官六府相成。

眉秀眼长富贵,色明印净功名,口似含丹不贱,切防唇上纵纹,

法令入口饿死,交眉必定多蹇。羊眼蛇睛必毒,毫生眉耳寿增。

眼下肉枯妨子,头偏脑陷伤亲,眉粗眼小福薄,眉小眼大多贫。

眉高眼深人狠,更兼赤脉贯睛,开眼瞳仁神露,更兼梦里多惊。

下唇过上贫苦,上唇盖下伶仃,行看脚步阴毒,堂无纹理遭刑。

眉卓如枪贫贱,口大不合人贫,口角下垂无肉,准头黄色多欣,

鼻酸人不入相,皱眉人不聊生,口聚浮生汨汨,耳尖食禄多轻,

眉垂多为僧道,谷道涩者为荣,面细身粗何用,面粗身细有荣。

世上有福有寿,腹垂胸阔脐深。头上余皮余骨,男儿出众超群。

次看脚跟有后,又看其后有跟,如此当为寿考,龙钟鹤髮之人。

阴上无毛淫贱,乳小不黑孤贫,女人面上黑子,不为妨害风尘。

皮紧面紧肉紧,小儿必丧青春。气促语言不接,指日必见阎君。

6、唐举元神妙诀

人眼先知诀,还观起坐中;语迟当贵显,不促主贫穷;犬目应须远,鸡眸莫与逢。项偏多蹇困,头小必飘蓬;骨露财无剩,腰圆命早通;形寒身且薄,离祖各西东。

7、心镜歌(节选)

额要阔兮鼻要直,口方四字多衣食,头圆象日照天庭,眉曲弯弯多学识。

眉头昂昂秉性刚,纵纹不使入天堂,下眼观人多毒害,养睛四白定孤孀。

鼻曲之人多孤毒,项短结喉神不足,男面似女女似男,心中怀事多淫欲。

眼眇微小有重睛,披缁学道有音声,红润相兼秋水色,男人文学女多情。

耳形虽小有轮廓,衣食自然多不错,元珠朝口平印堂,定挂金章膺品爵。

眼睛露,口唇反,男忧犯盗女忧产。坐要端,立要直,不端不直人不识。

声音细,语虽小,必在人间随众走。先笑后语人非良,不言不语人难测。

髻髮长,如盖漆,形似虎狼当贵职。那堪红紫短而干,孤独一生无福德。

髮细长而黑且润,不盖天庭聪与俊,委曲拳旋若盖垂,水色人情多少信。

8、姚括苍《玉管诀》(节选)

上辅学堂左右分,平如镜子亦无纹,更兼中正无倾陷,定作公侯爵位尊。

中辅学堂七十分,平光润泽是贤臣,更兼下部俱成就,六部尚书近圣人。

下辅学堂地阁朝,承浆俱满是官高,如教上辅来相注,必坐枢廷佐帝尧。

骨秀神清满面全,学堂空陷定难前,天生虽有聪明性,若论求官定不然。

面部虽然短不朝,神清骨秀气超超,学堂更及分缠数,亦作郎官助圣朝。

部位光充肉又肥,气昏神暗性多痴,学堂若有朝官禄,寿短须防主卒危。

骨骼粗肥面阔横,行如鸭子踏浮萍,学堂若有为官职,短命须防五十倾。

上府六官人皆有,个个生来无可观,若有学堂须食禄,忽然缺陷受饥寒。

五露形神有学堂,骨清神爽定朝郎,如无学堂并神气,必定区区死路旁。

言人骨好心须好,若有学堂须显荣,不问富豪全不发,富豪到底得亨通。

福见精神浸不全,坐来良久气方鲜,少年须则未显达,老享渠田作巨贤。

远看印骨宛如神,近看犹如醉病人,似此形人卑下贱,到头短命又饥贫。

面似银盘五岳丰,神昏气黑必无终,豪门若产如斯子,虽有资财总是空。

形神不足头低恻,行步轻浮背又薄,贫贱身穷年老苦,生来必定破亡家。

终日连宵神气清,醒醒睡觉便分明。肉轻骨重无高下,学堂虚陷岂成名。

口大角雄心地恶,目窥斜视定无良,青多白少斜歪甚,虚妄谈非好争强。

口角低垂薄又斜,孤单独自傍人家,更兼悬壁生黑子,终身贫困渡生涯。

骨生鬓际起天中,为儒必解利名通,目秀眉疏细更浓,耳轮贴肉不愁穷。

头生异骨人为贵,面若干枯定是贫,黑子魇纹多苦相,到头衣食仰他人。

地阁尖小必贫虚,仓库蹉跎舍亦无,悬壁生纹并黑子,破家贫贱定区区。

头似锤头体细长,眼薄无光定路旁,髮际低生近伴眉,定是为奴并走使。

立如锥卓坐如削,腰下无臀身又薄,不问豪家与贵子,到老无成自败落。

肥不露肉瘦无骨,方觉斯人寿命长,骨若露兮贫且贱,肉如露出少倾亡。

9、相人歌(节选)

龙虎狮龟鹤凤目,黑白自分明,眉浓如八字,口方四字平。

耳轮皆贴肉,手足纹理萦,登高如五岳,齐整于三停。

骨格能平正,皮肤自滑凝,心神如镇石,举头瞻视正。

  广学如无学,忧惊不自惊,秀从元气足,神气迨清清。

语媚令人爱,喉咙是鼓声,睡眠如伏虎,足下踏龟成。

不怒人皆畏,含嗔不欲争,等闲无处拾,当世不峥嵘。

10、何知歌(节选)

何知君子多灾星,春秋额上色昏昏。何知君子百事昌,准头印上有黄光。

何知人家渐渐荣,颧如朱色眼如星。何知人家渐渐贫,面如水洗耳生尘。

何知白衣换绿袍,天仓丰满福堂高。何知为官不食禄,坐时伸起颈头缩。

何知官贵显文章,眉清目秀好印堂。何知为官多灾难,坐时眉攒口常叹。

何知为官一举超,未发言词语含笑。何知官员克举主,鼻曲印破多纹缕。

何知人家不生儿,三阳色暗如黑煤。何知其人主大殃,耳焦眼赤祸难当。

何知兄弟成双吉,山根高耸眉如一。何知兄弟生同胞,必是眉头有选毛。

何知兄弟皆不和,但看两眉粗更多。何知其人克父娘,但看眉粗又更黄。

何知男子定孤刑,项喉恰似鹭鸶形。何知破祖克妻子,面似桃花眼如水。

何知女人定克夫,眼大眉高颊骨粗。何知刑妻又克子,鱼尾偏枯颧骨露。

何知人家妻妾淫,奸门暗黑眉如金。何知妻子值千金,但看眼下泪堂深。

何知人家鬼打屋,天庭数点黑如粟。何知其人不及第,眼中赤脉如丝?。

何知人主早得发,福堂丰满精神快。何知其人心偏曲,豹牙缺齿黄面目。

何知人家不聚财,但看法令破兰台。何知人家储积财,甲匮紫色常堆堆。

何知破家不齐整,面皮光滑薄如纸。何知人常招口舌,看他面形多火色。

何知人生命带空,长脚蜂腰总一同。何知破败且伶仃,看他两脚如杖形。

何知末年多主灾,但看其人无下腮。何知末年败郎当,看他嘴下无承浆。

何知享福又清闲,看他两脚毛多生。何知破祖闲事侵,额尖头尖项后深。

何知其人一生闲,坐如钉石眉头宽。何知一生衣禄荣,印堂宽正且无纹。

何知僧道有高名,必是古貌与神清。何知寿高九十九,天庭高耸精神足。11、管辂人伦渊奥赋(节选)

髮中眉连,多凶愚之辈;颐尖额窄,为孤寡之徒。夫声乏韵而贫夭,目有神而高寿贵显。背削肩寒,资财莫守;伏犀隆俊,廊庙英贤。斜视偷视,自然损害;下视高窥,必致刑伤。鼠齿漏而多非,猴面长而不饱。

气有烟雾之象,色欺日月之明,或散或聚,或重或轻,察其优劣,审其性情。滞则三寸之希(明色稀少则滞);喜则八卦之盈(面上各部红黄充盈则喜)。黑即见于阴阳(两眼),身灾无咎。青若有干年寿(年寿青色),官颂相萦(官司相缠)。肉不(润)泽兮,竞起旋途(烦事相扰);语失常兮,径趋冥路(言语失常者危)。腮昏暗而朝夕,鼻惨黯以旦暮(朝不保夕)。黄浅有迁变之喜(鼻上现浅黄色,有升迁之喜),赤重有羁囚之苦(鼻赤色)。如丝贯准(鼻准头),知泣泪以煎忧(受丧事煎熬)。火气侵眸,忌官非之恐惧。有耳红便好,唇红愈奇。似波澜之洁兮,显则莫比;如脂膏之腻兮,破而可知。(气色)静则求其望用,(气色)杂则阻其所为。鬓髮如拂鉴之光,欣然得禄;淡白若温灰之状,灾病求医。

富不在于衣冠,贵不专于儒雅。慕德修义者,困穷守道;方颏丰颐者,肥马轻裘。然声不附形,身处优游者,未之有也。

12、惊神赋(节选)

三停平等,一生衣禄无亏;五岳朝拱,一世资财足用。天庭高耸,少年富贵可期;地阁丰肥,晚景风光独占。口为水宿,定一世衣禄有无;鼻是财星,管中年穷通造化。眉清目秀,攀龙附凤之贤;气浊神昏,鞭马牧羊之辈。髮鬓低而皮肤粗糙,终是贫穷;手指密而脚背圆厚,当为富贵。准头丰大多为福;面肉横生性必凶。龟头鳖恼,关门吃食之徒;羊目鱼睛,缘木求渔之子。秋水为神玉为面,女人必作后妃;芙蓉如貌柳如眉,男子当为泉客(世外之人)。眼横秋水髻如鸦,月约星期(多情自嫁);口似窑灶行似雀,西走东奔。

因形见心,足辨人之贵贱;听声察色,可断人之贤愚。露齿卓眉,岂堪朝庭任用;攒眉撮口,难为台阁臣僚。鼠目獐头,毕竟难登仕路;蜂腰莺体,如何去问功名。林泉有碧眼神仙;朝野无交眉宰相。龟形鹤骨,乐道山林;雀步蛇行,贫而心毒。逢凶有救,印堂净而黑不侵;遇难无凶,福堂明而神不露。眼深骨起,至亲恰似他人;边地丰隆,非亲即同自己。犬形豕视,常怀嫉妒之心;鹞眼虾睛,不脱强梁之性。上短下长,浪走它乡;结喉露齿,难为眷属。耳如薄纸,休望荣华;面似皮绷,莫言寿算。气足神清,虽色滞而不贫;气弱神枯,纵色明而何用?贫寒妇女,无非胸凸臀高;淫荡娼妓,一定身粗面细。杀夫声出雄壮;好欲面带桃花。井灶撩天,手脚摇动,平昔言而无信。纹理攒眉,年年不乐;杂纹贯印,日日多忧。说是说非,盖因唇轻舌薄;不仁不义,亦因眉厚睛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