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腾讯音乐IPO后首发财报,你听的薛之谦周杰伦贡献了190亿营收

原标题:腾讯音乐IPO后首发财报,你听的薛之谦周杰伦贡献了190亿营收

3月20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NYSE:TME)发布了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财报发布前股价上涨3%,随后下跌8%。

腾讯音乐Q4总营收为5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0.5%,高于市场预期的52.78亿元,然而归属于公司股东净亏损8.76亿元,上年同期为净利润5.36亿元。

在国内外在线音乐巨头普遍亏损的当下,腾讯音乐如何持续盈利增长,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现状来看,付费模式难以支持腾讯音乐的大业。

2018Q4季度,腾讯音乐的月活跃用户6.44亿,付费用户仅为2700万,付费率仅为4.1%。截至2018年Q2季度,腾讯音乐月活跃用户数超过8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70分钟,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2330万,付费率为3.6%

在如今的版权意识下, 这是音乐流媒体难逃的魔咒。

腾讯音娱2018Q4财报的数据中,实际包含了四个app:QQ音乐、酷我、酷狗、全民k歌。

2016年7月,腾讯收购了酷我、酷狗音乐控股方海洋音乐集团(China Music Corp)约44%的控股权,当时酷狗音乐是中国最大的移动音乐提供商,QQ音乐第二,酷我第三。

随后腾讯成立音乐娱乐集团,设了六条业务线: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音乐财经部、版权管理部和法务管理部。

然而, 回看音乐流媒体的格局历史,酷狗作为当时最大的音乐平台,早于酷我、QQ音乐两年成立,而酷狗的CEO谢振宇是最早一批的码农,2000年左右就做出了搜刮音乐,当时的流量便达到了日均百万,在PC时代,酷狗几乎是装机必备。

在被收购前,酷狗苦于变现差所带来的财务压力,不惜以牺牲用户体验而攫取收入。安装app时附带的推广软件、时不时的弹窗、今日音乐推荐等,pc端更直接,曾经强制用户安装游戏盒子。

网易旗下的网易云音乐同样受到变现的压力。靠着音乐评论基因和产品体验的特色,每日一百多万的评论量,网易云音乐成为了音乐媒体的一股清流,情怀是网易云音乐最大的王牌。而网易云音乐的商业化,主要靠数字专辑和单曲的售卖、会员收入、广告收入、周边商品售卖。

2017年在一次媒体采访上,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说:“变现并不是我们第一要考虑的标准。”然而,去年丁博改口说:“变现是需要重点考虑的业务方向。”

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在线音乐的商业模式其实在全球都是一个难题,国外知名的音乐公司也尚处于亏损状态。所以此类公司也得考虑“羊毛出在猪身上”的这种商业模式,即收入不一定直接来自于在线音乐,音乐作为流量的入口,通过其他的业务包括社交产品等来进行变现。

腾讯音娱就是这么做的。在腾讯音娱2018年189.9亿元的收入中,社交娱乐服务收入达到134.4亿元,占到主要营收来源中的71.85%,社交娱乐包括了全民K歌、酷我直播、酷狗直播的虚拟礼品销售和高级会员。

财报显示,收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公司在线K歌和直播业务的收入增长,这是在音娱产业中,依靠腾讯的社交优势,相对讨巧的变现模式。

腾讯音娱布局了在线音乐服务和以音乐为核心的社交娱乐两个核心模块。举个例子,同一首歌,当QQ音乐用户买了数字专辑后,可以把这些歌曲分享给社交网络上的朋友、在全民K歌中卡拉OK唱出来、直播中当bgm。

腾讯还利用了粉丝经济,例如粉丝可以和喜欢的歌手在酷狗、酷我平台的演艺直播、音乐社区互动,跟爱豆合唱、打榜等等,这也是腾讯音娱核心的收入来源。

然而,对比2017年社交娱乐方面收入的增涨,2018年已经从253%的增幅降到了72.9%,最赚钱的直播业务也出现了增速大幅放缓。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2月底发布的数据,直播产业大盘正在加速缩减。至2018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 3.97 亿,比 2017 年底减少了 2533 万。用户也大幅度下滑,比2017 年底下降 6.8 个百分点;

在此背景之下,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服务收入会否进一步下滑值得关注。毕竟,作为腾讯音乐主要的收入来源,这部分业务的估值已经远远高于同行业的水平。

在腾讯音娱Q4季度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首席战略官(CSO)叶卓东回复美银美林分析师2019年的战略规划。

叶卓东说:“首先继续加强与国内外唱片公司的合作,音乐题材有包含的动画,漫画和游戏的二次元,电子舞曲,中国古装剧中的中国风音乐和当代城市音乐,包括R&B和嘻哈。国内外的小众音乐题材也越来越受到欢迎,我们会在这些方面增加投入。”

内容一直是腾讯音乐最大的竞争优势,核心在于QQ音乐在早期就开始筑建版权壁垒,如今已经占有音乐领域90%以上的版权。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独家代理了的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等优质音乐版权资源。这些听起来似曾相识的名字背后是周杰伦、潘玮柏、林俊杰、范玮琪…是我们每个人的青春。2017年,腾讯音娱又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拿到了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等的音乐版权。

2018年3月31日晚,在网易云音乐搜索周杰伦,所有的歌曲都变成了灰色。网易云小秘书发布通知称,由于版权到期与杰威尔版权公司续约未果将很快下架周杰伦歌曲,至今网易云上依旧无法收听周杰伦的歌曲。

一直以来头部内容都是平台竞争的重点,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虽然都声称自己的曲库超过 1000 万首,但大部分用户实际使用的规模仅为 3 万~ 5 万首。

而各平台未开放的1%曲库据估计有接近200 万首歌曲,这些内容才是真正圈住用户的精华。

谁有“版权头部内容”,谁就掌握了主动权,这无疑给腾讯的音乐娱乐版图筑稳了城墙,然而天价版权给腾讯音乐带来竞争力的同时,也成为悬在其头上的成本利剑。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音乐版权的购置成本较高,而付费用户规模仍有拓展空间,加上非法下载渠道的监管力度有待提高,导致平台亏损情况较为普遍。

在腾讯音娱继续加强版权投入的同时,如何保持营收上涨,是需要考虑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