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条款不再仍靠地产吃饭 筑博设计二度IPO难言乐观

原标题:保护条款不再仍靠地产吃饭 筑博设计二度IPO难言乐观

尽管已将注册地迁往拉萨,又将保荐人换成了名气更大的中信建投,但筑博设计三年前被发现的问题并未得到彻底改观

《投资时报》研究员 陈溢波

恭喜88岁的矶崎新。在号称建筑界诺贝尔奖的普利兹克建筑奖设立四十年之际,这位佳作无数的日本大师终于走进荣誉殿堂。除了获奖,得到资本市场认可或许也是一种被“点赞”的方式。就在矶崎新如愿以偿后第三天的3月8日,中国建筑设计领域的一家公司也再一次向公众昭示了其企图。

2014年,这家名为筑博设计的公司首次对外发布IPO招股说明书,后因财务数据需要更新而中止审查。2016年筑博设计重新发布IPO申报稿,但却因收入确认、增收不增利、员工薪酬等诸多问题最终折戟。

三年后,筑博设计又一次“归来”,而且似乎已经“改头换面”。更换保荐券商、更改注册地至享有IPO支持政策的西藏、不再设置业务合同“自我保护条款”等等,诸多举措似都在表明筑博设计对此次IPO志在必得。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招股书注意到,该公司此前曾被质疑的依赖地产公司客户的情况依旧存在。尽管其已对新业务领域和方向开展探索,且历时不短,但产生的经济效益则难称可观。此外,公司现金理财产品亦出现巨额亏损。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致电并发送采访邮件至筑博设计相关部门,截至发稿尚未收到针对具体问题的回复。

不再增设自保条款

公开资料显示,筑博设计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主要从事建筑设计业务的公司。2017年5月,该公司将注册地址变更为西藏自治区拉萨市。这个时间点,离彼时筑博设计IPO失利已有一年时间,不过距国家针对贫困地区企业出台IPO绿色通道政策则仅相隔短短几个月。

出于保险,筑博设计此次IPO还将保荐机构更换为在业内名气更大的中信建投证券(601066.SH,6066.HK)。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筑博设计营业收入分别实现6.37亿元、6.97亿元和8.4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7065.64万元、7857万元及1.2亿元。营收及净利润都有稳步增长。不过,对于其收入确认方式,坊间议论颇多。

2019年的招股书中提到,公司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确认收入,并按已经提供劳务占应提供劳务总量的比例,确定提供劳务交易的完工进度,并进一步确认收入。在业务合同“自我保护条款”下,外界认为这一收入确认方式或存在利润调节空间。

针对此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向北京地区一位拥有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工作背景的私募机构投资人士询问。他向研究员表示:“这个所谓的保护条款确实存在利润操纵的可能。按照保护条款的说法,完工不足一半按一半收费,即表明如果仅完工10%,却按一半的比例确认收入,那么10%的成本就对应50%的利润,利润即得到大幅虚增。”

事实上,该公司此前上会时,证监会发审委亦重点关注其已中止、终止合同确认收入的情况。相关问询问题包括,“请发行人代表:(1)说明已中止、终止合同确认收入而不存在退款风险的认定依据;(2)进一步说明已中止项目如重新执行,如何计算各阶段的完工百分比。请保荐代表人:(1)对已中止、终止项目确认收入而不再退款是否存在法律风险发表核查意见;(2)对已中止、终止项目确认的10,730.23万元收入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发表核查意见。”

或许为了使收入确认情况更加透明,筑博设计在2019年招股书中首次对外披露了其完工进度的具体比例。此外,其也并未披露针对业务合同的终止或中止情况的保护条款。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6年和2019年两版招股书也都提及筑博设计与下游客户的合同终止或中止情况。根据2019年招股书,筑博设计称其与下游合作方之间的业务合同纠纷案件,还存在应收账款事项。

对此,一位拥有20多年会计从业经验的注册会计师向《投资时报》研究员称:“企业有上述应收账款事项,一般会计提相应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实务中,审计部门会要求有相关的完工证明,说明具体做到了什么阶段。而这一部分会存在比较大的操控空间,并且企业的完工进度和客户的付款进度有时候也并不完全同步,如果说客户付款比例和实际完工进度存在偏差,那么收入确认上就比较难解释。”

地产客户依赖现象仍存

与此同时,市场对筑博设计首度冲击IPO时严重依赖单一地产行业客户的现象也较为关注。

据该公司2016年招股书显示,保利、万科在2013年至2015年均为其第一、第二客户。这三年间,保利、万科合计为筑博设计分别贡献了19.06%、21.89%、21.67%的营收。这个比例,也分别占据了该公司各期前五大客户合计营收比例的69.01%、76.59%、74.80%。

而再次向资本市场进发的筑博设计,上述状况未见改变。

筑博设计2019年的招股书披露,2016年至2018年,虽然前五大客户中不再是清一色的地产行业公司,但其第一、第二大客户仍为保利、万科,并且它们在各期中的营收占比依旧较大。

从2016年至2018年(以下称报告期内),保利、万科合计为筑博设计分别贡献了27.77%、24.25%、25.17%的营收,占各期前五大客户合计营收比的比例,分别达到76.65%、70.29%、73.79%。

筑博设计也在招股书中明确提到,作为一家主营建筑设计业务的公司,与房地产行业密切相关。如果房地产行业受到宏观经济波动的不利影响,将直接影响整个建筑设计行业。未来,如果宏观经济出现不利变化或政府进一步加大对房地产市场调控,可能会对其业务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进而影响公司经营业绩。

新业务发展不佳

长期严重依赖单一地产行业,被筑博设计列为公司面临的诸多风险之首。为应对这一风险,公司在招股书中提及,未来将大力拓展其他设计相关业务,提升公司的整体盈利水平,包括积极开拓城市规划、市政设计、风景园林设计、工程咨询等领域的业务;以及以传统建筑设计为基础,加大 BIM 技术、装配式建筑、建筑智能化、绿色建筑等领域的研究与应用。

事实上,筑博设计在这些新业务领域早有涉猎,并设置有相应的子公司开展相关业务。 但招股书数据显示,这些公司的盈利情况并不乐观。

其子公司筑博深圳在2018年的净利润仅为21.44万元;子公司筑全科技2018年的净利润甚至仅为900元;子公司筑博智能2018年净利润也仅为4.3万元。

此外,由筑博设计实际控制人之一徐先林控制的三家投资公司—筑先投资、筑为投资、筑就投资2018年的净利润数据均比较惨淡,分别为1000元、500元、-300元。某种意义上,上述公司目前只能评价为“象征性存在”。

而筑博设计与万科等公司合资设立主要从事建筑用预制混凝土构件研发、生产、销售业务的广东中建公司,2018年亏损近300万元。需要注意的是,此前,监管层就筑博设计与关联方万科合资设立该公司事项,还进行了问询。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筑博设计2018年购买现金理财产品亏损额超过2亿元,而截至2018年末,公司还有2.36亿元的应付职工薪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