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神木一刀切叫停煤矿治理,民企损失谁来承担

原标题:神木一刀切叫停煤矿治理,民企损失谁来承担

文丨徐媛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近日神木叫停煤矿治理项目,参与其中的民企称,自己上百亿投资打了水漂。

神木是全国第一产煤大县。由于过去采煤工艺落后,埋下了很多安全隐患。10年前,神木市政府开启了采煤沉陷区和火烧区综合治理项目,吸引民企入局,将残留的煤挖出售卖,以避免残留煤的自燃。其后,企业再进行绿化复垦,将治理好的土地无偿返回给村民。

(神木一座煤矿煤自燃冒出白烟。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当时很多民企应声前来,通过了政府的层层审批,相关手续一应俱全,投资动辄数亿,沉默许久的神木煤矿采空区,再次热火朝天,机器轰鸣声隆隆。

在当时,地方政府引入社会资本治理煤矿采空区,这种类似PPP的合作模式,具有创新实验性质,走在全国前列。国家层面也出台了政策予以支持。当地政府和合作企业也有过一段“美好”的蜜月期。不仅企业所治理过的绿化区,被当地媒体视为正面典型广泛宣传报道,在煤炭价格低迷期间,神木政府还允许企业缓交或分期缴纳承包项目所需要的保证金。

而企业家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十年后,他们当初正经办下来的手续,一夜之间成为了一纸空文;凝聚了他们无数心血和精力的项目,瞬间冻结。

为了这个项目,有些民企押上了全盘身家,负债累累。现在的一纸禁令,几乎令他们血本无归,有人说“自己跳楼的心都有了”。还有的民企老板百思不得其解:好好的项目,为什么说停就停?

(神木考考赖沟综治项目负责人喻建林翻阅政府各种批文,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从曾经的亲密无间、呵护备至,到如今的说变就变、翻脸无情,当地政府的态度,令人大跌眼镜。对此,当地官员曾在座谈会上表示,虽然这十年来,综治项目为恢复生态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但是中间存在乱采乱挖、偷卖黑煤等乱象,很多地方被挖得支离破碎,满目疮痍,不忍直视。

媒体也多次报道,一些煤矿区被违规开采,沦为了个人致富的生意,破坏了本已脆弱的陕北生态。从去年环保督察组进驻神木煤矿勒令整改,到今年年初导致21人死亡的神木矿难,层层压力的传导,让当地政府无法再坐以待毙,势必要有所行动。

所以,今年1月下旬,陕西省政府下发文件,要求对“各种以整治之名开采煤炭资源的项目全部关闭复垦”,而对保留的火烧区治理项目,经组织复审同意后,“按露天矿要求完善设计方案和安全措施,落实生态环保工作要求。”

如果按照陕西省文件要求严格执行,该关停的关停,该整治的整治,精准施策,并无不妥。但问题就在于,这份文件到了下面的榆林市,就变本加厉,要求其中近半数的综治项目“一律关停,立即清场”。而到了神木这,则直接变成了所有项目“一律彻底停工”。

(《神木采煤沉陷区和煤层火烧区综治项目专项整治工作方案》)

这层层加码,让企业动弹不得。而《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当事人要求听证的,行政机关应当组织听证。对于那些涉及行政相对人重大利益的行政处罚,听证是他们的法定权利。”

但是在这次神木的整治风暴中,被关停的企业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榆林市政府文件强调 “要严防回潮反弹”,一旦发现有复工现象的,“辖区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一律就地免职,并严肃追究两县市党委、政府的责任”。所以,短短几天内,数千人的项目,数万平的厂房,体量庞大的机械设备,都必须撤走撤光。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也没有任何关于补偿的承诺。

这里面包括合乎环保手续与标准的企业,也包括曾被媒体正面报道过的生态绿化工程,还有的企业,为了达到生态环评要求,去年投资了1000多万购买相关设备,如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打了水漂。

这种简单粗暴的执法,我们并不陌生。之前由于环保整顿的高压态势,各地掀起了一股关停污染企业的风潮。很多企业无辜躺枪,当地的经济、就业深受重创。去年七月份,国家层面出手叫停环保一刀切,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集中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当时,陕西省相关部门也积极响应,出文严格规范生态环保领域的行政行为,要求对“一刀切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尽管国家和地方三令五申地禁止,但这样一刀切的戏码依然在神木大地上激烈上演,不仅让企业损失惨重,数万人的就业泡汤,而一些本应按计划复垦的绿化项目,在大好的春天里也只能被无奈搁浅。由于工地长时间的停工,又无其他的生态保护措施,一些地方残留煤的自燃现象加剧,大气污染严重,威胁周边村庄的安全。

对于民企的普遍不满,神木市市长表示,之前的政府审批没有依据。如今“政府要整改,企业也要整改”,言外之意是说,煤矿综治项目中,包含了采矿行为,采矿权需要省级以上的国土部门批准,地方政府无权决定。但这样的说法也很存疑。

据律师说法,综合治理项目和开采煤矿属于存在本质区别,对于采空区内残留煤的开采,是否需要办理采矿许可证,国家法律层面并无统一规定。退一步讲,如果政府无权审批,为何之前运转十年都安然无恙,现在才来说有问题?政府造成了过失,企业是不是就要来承担全部损失呢?

煤矿综治项目是当地政府亲自主导、一力推动的,政府的政策一旦确定,就要在一定阶段内保持其稳定性和连续性,不能朝令夕改,变化不定,也不能换一套班子,就换一种说法。如果经常变动,不仅会破坏政府的公信力和严肃性,也会让投资者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人心惶惶,左右难安,无所适从。长此以往,当地投资环境会不断恶化,经济发展必然面临动荡。

近年来中央一再强调民营经济的重要性,特别是去年以来,各地区、各部门都密集出台配套措施,优化政策的供给和执行,从各个方面助力民营经济的发展,让民营企业不断增强获得感。

同样,在神木煤矿综治项目中,民营资本的投入,帮助政府解决了基础建设的压力,同时创造就业,增加了税收,改善了生态环境;而地方政府也要保护民营资本的利益,如果早期监管到位,确保市场秩序,就不会演变成如今的混乱局面。

即使是要亡羊补牢,地方政府至少要坚持“守法、合规”的原则,按规清退严重违规企业,对于一些暂时未达标的企业,给予整顿的时间,而不是简单粗暴的一律关停。政府推翻自己过去的审批不仅损害公信,更是会导致民企巨大损失,严重违背保护民企的国家方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