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21世纪医生执业现状观察:越来越孤独

原标题:21世纪医生执业现状观察:越来越孤独

“和人交流并帮助他们解决病痛”本是很多医生选择临床工作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有点儿“讽刺”的是,医生们却越来越孤独,医生与患者、医生与其他医护人员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

不信,看看各科医生怎么说。

一名内科医生说:

“医学的乐趣正在消亡,医学的艺术性也变成了过去......学医很有挑战,也很有趣。我选择做的两个住院医师挑战性都更强,但是那种想学习和成长为一名医生的渴望和热爱使那段时光变得很美好......每当别人问我是否还会选择行医时,我都会毫不犹豫说‘那是绝对的’,直到三年前。如果我知道在我50岁时,医学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医生与患者、同事、家人的交流日渐变少),我永远都不会选择学医和行医。”

一名泌尿科医生表示:

“医院曾经是一个交流、互动的地方:我会根据建议给转诊医生打电话,并和护理人员讨论患者的治疗方案......但是现在,许多临床专家不认识转诊医生,反之亦然,如果在街上遇到,转诊医生也不一定认识这些临床专家。”

一位急诊科医生道:

“以前学医时,我们是分组学习,在临床上我们会一起讨论患者的诊疗情况,并在相同的诊断结果下比较各自的治疗方法,这样一来可以相互学习......但是现在,这样聚在一起讨论的机会越来越少......过去我们经常举行医学会议、医院员工会议和月度聚会......很遗憾这样的机会再也没有了。”

一位精神科医生也很认同:

“我怀念在医学院和当住院医师的时光。当住院医师期间,我还有时间在同事办公室聊天或者纯吐槽。现在,我连合作的精神科医生都从来没见过,医生们的工作像是一场‘如何在合理时间内离开办公室’的比赛。”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医生被“孤立”:科技是主因

是什么让医生们交流变少,越来越孤独?

一位家庭医生认为,是医生们自己造成了“孤独”问题:“做了12年个人护理医师,随后又做了35年的精神病学家和临床管理,我确信这不是科技的问题,是我们自己在孤立自己。我经常听到医生抵制团队性的医疗服务,并将非临床医生的医务人员视为他们的下级。可想而知,这种态度是不可能塑造良好的同事互助关系的。如果我们都能不在乎地位,或许我们就不会那么孤独。”

与上文这位家庭医生提到的“不是科技的问题”截然相反,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医学中心(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Department)内科教授和名誉主席 Richard P. Wenzel在2019年1月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篇社论中说,患者门户网站、社交软件等科技产物的出现导致医患、医生与医生之间常用电子邮件、社交软件等联系,代替了面对面讨论。

随着数字化医疗的推广,医生们不需要在实验室或放射室讨论患者病情。医生们在办公室都是盯着电脑屏幕敲着电子病历,而不是与患者进行眼神交流。在患者来访的间隙,他们在忙着发邮件、发帖、发微信等。这种科技带来的便利确实节省了时间,但代价是医生同理心的缺失和患者满意度的下降。

卫斯理女性研究中心(Wellesley Centers for Women)Jean Baker Miller Training Institute的高级培训主任Amy Banks表示,当人感到孤独时,人体用来应对工作的正常支撑就会消失,随后机体会慢慢习惯,也因此导致倦怠。所有和倦怠有关的事都有孤独的因素在里面,而倦怠导致的结果包括抑郁、离职、提前退休、家庭或伴侣关系问题甚至自杀、药物滥用和医疗错误风险的增加。因此医生的孤独问题需要想办法解决。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解决医生孤独的办法:创造“闲聊”的机会

Mid-Atlantic Permanente Medical Group的医学博士Ameya Kulkarni认为,要解决21世纪医生的孤独问题,医疗机构本身的改变是关键——找到促进医患、医护之间交流的创新方式。

Ameya Kulkarni给了几个例子:

在工作之外定期聚会;

每周一位医生分享与工作无关的随笔并用邮件进行群发;

午夜零食计划,安排医生轮流自愿为夜班医生提供零食或其他食物;

组织小组医生讨论计划,重点是解决临床实践中的难点、疑点等。

Ameya Kulkarni还建议,这种聚会的主题可以丰富多样,例如高尔夫、音乐会、艺术和烹饪等各种兴趣活动。

除了在医院之外创造交流机会,Richard P. Wenzel认为,医疗机构可以好好利用公共休息室。

在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休假期间,Wenzel意识到了下午茶时间的价值,当时 “所有的医生和研究生每天聚集在休息室,交流、讨论各自的想法,这样面对面的交流增强了彼此之间的信任。”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回到美国后,Wenzel说服了医院内部餐厅和休息中心提供免费的茶、咖啡和工作用的电脑。这一改变加强了跨部门交流,“提高了机构的创造力,激活了医生的生活”,减少了“临床医生和行政人员的两极分化”。Wenzel说,这种公共休息室必须处于便利的位置并且接近患者,这样医生们既方便交流也方便工作。

卫斯理女性研究中心的Amy Banks非常认同这些方法。她表示,对抗孤独感最重要的工具是建立一个可信赖的社群和支持系统。医疗机构需要做的是让医生和同事之间能够进行健康的互动,并重视医生在医院之外的联系和利益。

除了医疗机构本身,医生自己也可以调整。

一位医生评论说:“你必须为互动和交流腾出一些时间。几年前我得知,在同事们眼里,我是个冷漠又沉默寡言的人。于是我慢慢改变自己,现在感觉日子好多了。你可能会觉得,午饭时抽出20分钟与同事交谈是浪费时间。但是医生不是一项时薪制工作,花时间与同事面对面交流讨论,你的事业(和生活)会更有价值。”

参考资料:

1. Medscape: The Loneliness of Being a Physician

2. Medscape: Physician Loneliness: Just Me and My EHR

3. Medscape: Loneliness Plagues Physicians, but Fixes Are Availabl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