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阿里全球化的下一步:飞猪要与免税店共同打造“飞猪购”

原标题:阿里全球化的下一步:飞猪要与免税店共同打造“飞猪购”

“我们不是要创造一个新需求,是希望在电商场景下将用户体验提升得更完美。”

【环球旅讯】今年2月,飞猪与免税店合作打造的“飞猪购”悄然上线,入口在飞猪首页被称为“金刚位置”的八宫格中体现。

进入飞猪购的版面,可以看到日本免税店Laox和意大利皮具品牌Furla香港旗舰店两家店铺已经上线,Laox首批8家日本线下门店都已开通这一服务。

目前飞猪购上可选择的品类有美妆、家电、皮包,货物数量不多,SKU仍在逐渐增加中。飞猪官方表示,未来飞猪购的经营范围还会覆盖快消品、服饰、奢侈品、保健品等品类。

飞猪购的购物模式并不复杂。在传统的免税购物中,用户需要在境外线下门店选购、支付以及提货,而在飞猪购的模式中,用户可以提前看到各个店铺中货物的价格和可提货的门店,选择门店和提货时间后,再凭借提货码到线下自提。

在价格层面,飞猪购的货品享有“免税再九折”的优惠。未来在和其他品牌合作时,飞猪也将要求商家保证线上线下同价,或者给出更加优惠的折扣价格,以保证飞猪购的价格优势。

3月20日,飞猪正式召开了飞猪购业务发布会,飞猪购业务负责人朱昊文这样概括飞猪购的模式:“整个过程相当于线上旗舰店加预约线下取货,飞猪购要做的就是Online to Offline的模式。”

根据文化和旅游局的数据,2018年中国出境游人次接近1.5亿人,同时,中国游客境外购物支出占旅游总预算的比例为32%,并且每年都保持双位数的增长,飞猪正是看上了这个发展中的市场。

“我们有自己的发展规划,但是现在重要的事情还是建模式,把用户体验和商家入驻尽快完善。”朱昊文说。

出境购物痛点多,飞猪要打造免税店场景的边玩边购

飞猪的目标人群非常聚焦,必须要满足出境和有购物需求两个要求,从数据上说就是出境游中1.5亿人中需要购物的部分用户。在分析用户行为的时候,飞猪发现这部分用户在出境购物场景的选择上以综合型、多品类的集合店为主,也就是免税店、购物中心、机场、超市等地方。

朱昊文分析道:“用户对于一站式购物的需求更高,但目前并没有一个独立的商家可以给用户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飞猪决定结合互联网的方式和阿里巴巴的能力完善这个体验,免税店作为一个多品类、有质量保证的场景,将是飞猪购第一步的主要合作对象。

然而,消费者出境购物的痛点远不止购物场景的问题,排队时间长、比价难、无法保证货物库存,语言不通、熟人带货沟通难、购后游玩还需要照看货物等都是消费者头痛的问题。

朱昊文介绍,飞猪购的线上找店、选购、下单和支付等流程首先可以保证用户能买到货品,省去用户找店、排队、比价的时间,实现边游边购。如果是熟人带货,也省去了前面做抉择和沟通的时间,只需要最后提货即可。如果遇到语言不通的情况,在线上选购时可以咨询在线客服,在线下也可以用飞猪扫商品的二维码进入详情页,页面将有中文和短视频的解释。

目前飞猪购合作的Laox退税方式为满5千日元自动免税,但未来如果要拓展到其他模式的免税店,消费者还是得按照规定得免税模式来购买。免税模式的店铺买任何商品都是免税价,退税的模式是线上无法解决的,还是需要本人到线下完成支付等手续。

商家以免税店为主,以定向邀约制保证品质和价格

朱昊文透露,免税店的类型有很多,如今正在谈的主要是综合类的免税店,未来可能还会和特定品类的免税店、如市区、邮轮等其他场景的免税店进行合作,另外,国外如DFS等免税店集团旗下的门店是跨国家的,飞猪购也会进一步探讨。

除了免税店,飞猪购还正和意大利的25个奢侈品店进行洽谈。因为奢侈品的商品价格高昂,所以在支付模式上,飞猪购将会以先付定金,提货后付尾款的方式保证商家的利益,也保证用户能够买到相应的商品。

朱昊文认为,商家和飞猪合作打造飞猪购主要有三个优势。减少支付时间不仅可以方便用户,也提高了商家的效率,而提高用户购买的确定性、做到精准引流都可以为商家提高销量。另外,有些国外著名品牌在国内市场缺少品牌辨识度,和阿里巴巴的合作不仅能够运营企业数据,对品牌力的提升也有帮助。

为了保证商品的品质和来源,飞猪购没有采用淘宝天猫的报名制,而是采用了定向邀约制。朱昊文表示,只有满足了品牌保障、品质保障、服务保障的品牌才能成为飞猪购的合作伙伴。“这能省去消费者对于品质保证和商品溯源的担心,但是坦白来说,在中国无论是平台还是个人,要完全保证在国外购物时溯源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有业内人士提出,如今如韩国乐天等免税店已经有自己线上渠道和营销方式,飞猪购在与商家合作的时候,可能会与这些自由销售渠道形成冲突。

但朱昊文认为恰恰相反:“我不排除有些品牌会把飞猪购当成挑战,但相信大部分品牌会当成新的机会。如今很多门店会选择线上线下不同平台销售,因为这些场景都有他们的目标人群,这和他们的原有体系并不冲突。”

按照计划,飞猪未来还将与飞猪购的合作伙伴打通会员体系,互通会员权益。在这之前,飞猪已经和万豪、新加坡航空等众多酒店、航司打通了会员体系。

和OTA相比,飞猪做免税购物有什么特别?

飞猪购严格意义上其实并不算是一个新事物,早在2014年,携程就已经提出“全球购”的概念,并且陆续也开始与免税店进行合作,例如最近与飞猪达成合作的日本免税店Laox,在2016年底就与携程签订合作协议。

在携程、途牛和同程艺龙的APP上,都可以找到免税购物的入口,但是和飞猪购不同的是,OTA多以发优惠券、返现、折扣等方式体现。朱昊文认为,这种合作方式具有很高的不确定性,意味着用户在领取后有很大的可能放弃购买。而在飞猪购上,因为用户已经在提货前完成了支付动作,购买的几率大大提升。

但在携程上可以看到,携程的全球购也已经上线在线商城,线上同样可以看到价格以及实现购买,同时还可以选择提货的酒店、港口或机场进行取货,相比之下,飞猪购暂时仍需到线下门店自提。

目前飞猪购上的商品基本显示“不支持7天退换”,但朱昊文表示,未来会完善整个退换的流程。对此,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在和境外免税店的合作模式中,退还意味着在跨境支付等细节问题需要处理,麻烦便会增加。

朱昊文承认,这确实是一个难点,“原来在免税店线下购物时,退还非常难,今天用户如果可以提前做决定,飞猪需要和商家在线上进行诸多事项的改动。但如果从退货保障的方面看,线下退货是没有任何方式的,飞猪作为一个平台,起码能告诉消费者基本规则,出现问题时也多一道保障。”

和其他OTA相比,另一个不同点在于飞猪购的入口位于飞猪的“金刚位”,而携程、同程艺龙等都放在2级甚至更深的入口,并且和换汇等业务放在一起。“这正是证明了飞猪做这件业务的决心。”朱昊文说。

“阿里的优势在哪里?这项业务看上去很简单,但是背后有很多工作要实现。首先你要有足够的数据,找到出境的人群,然后你要有能跨境支付的技术能力,最后消费者对于这个平台是不是有熟悉的购物心智,在阿里体系下,飞猪拥有这些能力。我们现在确实看到很多同业伙伴也在做这个事情,但能坚持做下去的并不是特别多。”

朱昊文强调,作为有实体电商基因的阿里巴巴,最大的优势就是技术,在做虚拟商品服务型时,企业也需要依托其实物电商能力。

飞猪购和天猫国际没有竞争

在阿里巴巴的体系中,飞猪购的推出并不是飞猪单打独斗,阿里的其他业务也给了飞猪很大的协同效应。例如朱昊文提到的境外支付技术和境外购物心智,支付宝和天猫都从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很多国家都有阿里巴巴的‘大使团队’,也有支付宝和天猫的海外团队,所以阿里体系中其实与这些商家很多都已经有过合作,当推出新业务时,感兴趣的商家接入速度就比较快了,这是阿里的一个优势。”

朱昊文预测,在半年之内,飞猪购会有更多商家入驻,而合作国家又以日本为首要发力点,泰国、韩国、意大利等国家也有待开发,国内机场免税店也在计划范围内,但也设在出境区域。

据了解,阿里巴巴中涉及出境购物的业务并非飞猪购一个,还有天猫国际。“很多人问我天猫国际会不会和飞猪购形成竞争,我的答案是:不竞争,还有配合。”

朱昊文解释,从用户群像的角度来说,飞猪购针对的是将要出境,享受自己购物乐趣的人群,而天猫国际是不出境,但能实现全球购的人群,这两个人群本身是不同的。

而从商家的合作方式上来说,以Laox为例,Laox不仅和飞猪合作开店,也在天猫国际上开了一家店,为什么?因为两个店铺针对的人群、场景不尽相同,这是一个相互配合的过程。“在阿里的体系中,我们希望未来和商家的合作点更加多元化。”朱昊文表示。

但是营销方式也可能和其他业务的玩法不一样,比如对于“飞猪购是否会加入双11”的问题,朱昊文笑称飞猪购不一定要用折扣为主导的玩法。负责过农村淘宝和天猫的朱昊文认为,飞猪购可能用报销从机场到门店取货的交通费用、把你从门店送到机场等方式替代直接的折扣,“总而言之,我们酝酿的玩法远大于今天的双11。”朱昊文笑称。

后记

胸怀“全球买、全球卖、全球运、全球付、全球游”宏大愿景的阿里巴巴,一直将全球化视作发展的重要策略,而飞猪购的提出,无疑是对“全球买”和“全球游”的一个补充。

在2018年11月,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免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此次战略合作内容涉及阿里巴巴旗下飞猪、阿里云、支付宝、菜鸟物流等多个业务线。

当时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表示:“伴随着服务型消费升级和技术发展,价格型旅行消费向价值型旅行消费逐渐转变,出行人群对于旅行全链路、全场景体验升级的需求越来越高,数字技术和商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全面的结合。随着出境游热度的日益增长,免税购物已经成为深受游客喜爱的购物形式。”

在飞猪购业务发布会上,朱昊文也说出了飞猪购的发展规划,“我们规划在3-5年的时间内打造出一个千亿购物规模,服务2亿出境购物人群。到2020年大家或许就能看到飞猪购从业态、国家、品牌行有非常大规模的拓展。到了2023年左右,我们希望只要中国人想去的地方,都能在飞猪上预先选择想要的商品,这是我们的愿景。”

但不可忽略的是,国际经济形势正在变化。虽然在前面的数据中,2018年中国游客境外购物支出占旅游总预算的比例为32%,但仍较2016年的41%下降近10个百分点,说明了国民的消费观念和宏观的经济状况正在影响出境购物,飞猪购的发展也将面临着一定的挑战。

另外,有些业内人士认为飞猪购的形式并非刚需,因为最终消费者还是需要到线下提货,并没有一个本质的变化。

“这取决于我们要用未来的眼光看现在,还是用现在的眼光看现在。”朱昊文会想起淘宝做电商不被看好的岁月说,“电商发展到现在,并不是要创造一个了新需求,是希望在另一个场景提升用户之前不完美的体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