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一致好评?20多年还是第一次!这个萌翻宫崎骏,打败好莱坞的男人一出手就征服了这届网友

原标题:一致好评?20多年还是第一次!这个萌翻宫崎骏,打败好莱坞的男人一出手就征服了这届网友

刨去边角料,挖出电影的内核。

创意不死

Originality

几天前,上海电影节发布了最新的主视觉海报惊艳朋友圈,由设计师黄海操刀设计,灵感来自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经典动画影片《大闹天宫》

猴子猴孙撩开水帘洞,

露出美猴王炯炯有神的火眼金睛。

“我觉得,《大闹天宫》是华语电影的美学巅峰之作,是老一辈中国电影人的心血结晶。在这部作品中,没有台前幕后之别,只有集体的智慧和付出。”

画面完美诠释了海报的主题 “创生万象,幕后为王”,网友叹服:黄海,你又赢了!

也有细心的网友发现,海报上的金箍象形“22”届上影节,美猴王的整体视觉又神似上影节“金爵杯”的造型。

不禁让人回想起那些年,被历届海报上越放越大的金爵杯支配的恐惧:

这一届难得有张赏心悦目的,大家纷纷流下了“老母亲”的泪水:二十年了,终于有张拿得出手的海报了!

被誉为中国海报设计第一人,黄海做什么阅读理解都是满分。如果你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也不要紧,因为你一定早就“见过”他了。

张艺谋的《影》,

光影相生笔走龙蛇,

灵动飘逸,侠气纵横;

奥斯卡影片《绿皮书》,

白人和黑人共掌方向盘,

不必露脸却已道尽千言万语;

宫崎骏的《龙猫》,

毛茸茸的画面治愈又温馨,

连老爷子本人都赞不绝口。

还有年度神片《我不是药神》;

姜文《邪不压正》;

贾樟柯《江湖儿女》……

尤其是他为许鞍华电影《黄金时代》打造的系列海报,在国际影坛一炮而红。而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海报一眼,BBC直接将其列入威尼斯电影节最值得期待的影片。

用一张海报征服好莱坞导演,用高级的东方审美打脸“国产无用论”,凭一己之力拉高中国海报平均分,黄海一直在路上。

“中国的艺术很好,但还没有完全被用起来。”他从小跟着美院教书的舅舅学画画、练书法,在笔墨纸砚之间能感受最纯粹的东方魅力。

刚从厦门大学美术系毕业的时候,同学们都推崇西方艺术,黄海心里却放不下那份东方情结。

可那时候的艺术市场乱象丛生,放眼全行业也没有适合的去处,他一转头就去电视台当了记者。

“当时我觉得设计师不被尊重,所以宁可把专业放在心里,也不想在那个环境里夭折。”

跑了三年新闻后他觉得机会来了,顺利跳槽到了北京奥美,在这里遇见了他的恩师——台湾著名文案大师刘继武先生。

在这个被业界封神的广告界“黄埔军校”,他积累了丰富的项目经验: “广告是创意和商业的结合,它最难的是戳中人的内心,我构思的时候就针对这个去研究,设计。”

2007年,黄海加入了一家新锐广告公司,接到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姜文导演的《太阳照常升起》。

可怎么才能让姜文这样阅片无数的大佬满意呢?

并没有电影海报设计经验的他按照自己的构想做出了几百张稿子,却都被无情“枪毙”。

到最后快崩溃了,还是“中国风”救了他。

大红的底色铺满画面,女主角周韵盘着头发光着脚,正挺胸阔步向前走,身后一双鲜红的绣花鞋挂在枝头,充满荒诞的东方古典韵味。

这张海报被挑剔的姜文一眼相中,最终在戛纳艳惊四座,也让籍籍无名的黄海一战成名。

那是黄海第一次接触电影海报设计,兴奋又激动好像终于发现了人生的目标,只因为这“可以有真正的创作”

“广告做了好多年,瞬间觉得海报比广告有更多乐趣,我很享受创作的过程,找到了上大学的那种感觉,就是可以一直享受创作的自由。”

其实在十年前,电影海报设计并不像今天那样受关注,影片制作完成,剧组美工顺带把主演的大头剧照拼一拼,什么素材都往上糊,最后底下贴上片名就算完事;

稍微有点追求的请个平面设计,还有的干脆“借鉴”一下国外的经典设计,既无美感,也无灵魂可言。

所以黄海简约隽永的作品就显得特别好认。

人人追求明星效应,恨不得怼脸拍,

他的《花木兰》海报却“不要脸”:

冷硬的头盔,妩媚的红唇

既有强烈对比,又完美呼应;

到《让子弹飞》国际版,

直接连个人影都没了:

鸿毛之轻,承万钧之重,

“羽毛和子弹”的方案让硬汉姜文心服口服。

在各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后,2012年黄海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因为梅兰竹菊之中偏爱竹,取名竹也文化。

几套案例总结下来,他把自己设计海报形容为“做减法”,刨去边角料,挖出电影的内核。

一幅海报面世,观众看到的表象也许很简单,但要将电影的千言万语融进小小一方海报,背后需要设计师的呕心沥血。

嚼透剧本,揣摩人物关系,和导演沟通,有时候还要去片场实地感受拍摄氛围,任何与海报设计有关的细节都不放过。

张艾嘉导演的文艺片《念念》,只说希望表达出父母、情感对孩子成长的影响,却给不了任何商业元素方面的建议。

他花了一个月时间研究剧本、分析剧照,发现女主角从小听妈妈讲《美人鱼》的故事,想象美人鱼在天空游戏。

最后设计出的海报重现了这温馨一幕:

女孩儿坐在河堤上抬头望,

一尾美人鱼从蔚蓝如海的天际游过。

王家卫找他做《一代宗师》,连导演自己也说不清想要啥。“方案发过去,他回来一幅婆娑的树影,然后我就蒙了”。

他只能不停揣摩,一遍遍尝试,连吃饭走路都不闲着,脑子里自动放电影。最后做出来的海报果然镇住了墨镜王。

门洞内外,两个世界,

两道剪影高手过招,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而让黄海封神的海报作品非《黄金时代》莫属。

泼墨鎏金,作家萧红淡漠而立,

穿越时空的厚重质感扑面而来。

“那一片泼墨象征着乱世,而汤唯静静地站在纯白的纸上,那种坚定非常有冲击力。”

他花了半年时间精雕细琢,大时代和小人物跃然纸上,导演许鞍华只说了一个“好”字便再无修改。

《黄金时代》的国际版本也各有风格,既有统一的影片主旨,又与各国国情莫名契合。

法国版海报以法国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为灵感,

一根烟一支笔,浪漫又文艺;

韩版海报上一抹泪痕,

是恰到好处的煽情;

日版是一贯的小清新,

水墨晕开一对嬉闹的情人。

黄海的设计风格自成一派,几乎改写了中国电影海报史,但面对大环境,他也遇到过难题。

设计《寒战》海报的时候,他用了“冰封”的概念,把主演们全装进了冰块,和“寒战”的片名相得益彰。

但香港片方却很不满意:郭富城,梁家辉,彭于晏……天王影帝云集,结果海报上连个正脸都不露也太亏了吧!

在他们心中,明星必须放大正脸,但黄海坚持不能为了所谓的“商业价值”影响海报的审美和设计。

包括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精美的文物流光溢彩,

细看才能发现,

残缺处是匠人们在用心修补;

奇幻片《捉妖记》

大玩了一把“东方巨妖”的概念,

水墨荷塘,青山如黛,

充满东方神话的神秘感;

科幻片《超能查派》做成了一张X光片,

冰冷一片的数据零件下,

包裹着唯一有温度的大脑,

蕴含的意义不言而喻。

《道士下山》的极致水墨,

很多人冲着海报走进了电影院;

《白银帝国》再现儒商风范,

电影还没上映电影票就全城告罄了;

与青年画手sheep合作的《大鱼海棠》,

海报一出就把豆瓣评分冲到了8.8;

业界相传他的一张海报“价值2000万票房”,多少人冲着海报看过各种烂片,又因为海报太惊艳,心甘情愿一遍遍被骗进影院。

如今黄海已是业内报价最高的海报设计师之一,但他依然愿意花一年半载死磕一张海报,“毕竟一部电影最后留下来的,除了它的影像,就是它的海报了”。

在这个商业化的时代,他的坚持显得有些“迂腐”,但他更担心的是大众审美的缺失。

“每个人似乎都在跟着商业走,盲目地学习西方理念和技术,丢失了很多东方的审美。”

有时候看看国际上设计同行们的神仙打架,他也会感慨:“他们把我们最好的东西学去,然后做成了代表东方的艺术。

怎样把美学变成最核心的价值,如何在原有的民族特色上创新,这是我们应该学的。

《左传》记载:服章之美为之华;礼仪之大谓之夏,我泱泱华夏一度是引领东方审美的标杆。但这些年来我们民族文盲已经越来越少,但美盲却依然随处可见。

打开电视追个剧,

满屏是辣眼睛的儿童魔幻剧;

上街吃个饭千篇一律大红大绿,

广告牌们丑得各有千秋;

出去旅游想瞻仰魏晋千年佛像,

结果粉刷匠大笔一挥给涂成了喜羊羊;

就连根正苗红的金鸡百花颁奖典礼,

都宛如野鸡山寨企业剪彩现场。

蔡元培先生说:一个没有审美的民族是不知善恶的。

上影节主视觉海报终于不再纠结“金爵杯”,希望北影节也别再纠结“拉面女神”了。

矫正奇葩审美,

就先从一张海报开始吧。

《环球人物》:设计师黄海,为电影海报做减法

豆瓣电影、观察者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