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重回1985:复制21分钟高潮

原标题:重回1985:复制21分钟高潮

走进温布利球场,Queen 深知,等待他们的是怎样的挑战。

这是1985年7月13日,为非洲儿童募款的 Live Aid 同时在英国伦敦和美国费城举行。

音乐界首次为慈善挺身而出,义演集结了包括麦当娜、U2在内的50个流行摇滚巨星。史诗级的阵容,让人想起璀璨的 Woodstock 69’。

△宝爷手执 Live Aid 节目流程表拍照留念

7万张门票,在 Queen 宣布参演前便告售罄。

这之前,乐队刚因一连串事件声望暴跌,腹背受敌,正处于貌合心离的休整期。巨星云集的 Live Aid,是乐队翻身的关键一战。

成败在此一役。

改编自 Queen 真实经历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已狂揽全球8亿美金票房,明天将登上全国各大院线。

电影公映后,褒贬不一。但几乎所有的评论都提到,片尾那段演唱会的神还原让人激动不已,让人难以分清这是电影还是当年的高清片段。

△《波西米亚狂想曲》VS 1985现场实况混剪,看看电影还原度有多高

△在电影片场的Brian May,出自《波希米亚狂想曲》蓝光版特别收录的幕后花絮,下同

这简直是像素级复制Live Aid 舞台的每一个细节:大至温布利球场和巨型舞台,小到 Mercury 钢琴上每一个纸杯的摆位、后台的香烟头、掉灰的墙壁。

Queen 的吉他手 Brian May(挂名利物浦John Moores大学名誉,也被尊称梅校长)在开拍前来到片场,汗毛直立,「仿若走入梦境」

这是怎么做到的?

Live Aid 演出创造了 Queen 的决定性瞬间。

以它作为《波西米亚狂想曲》的主轴铺陈乐队的华彩篇章,再合适不过。

也是再困难没有。伦敦密密匝匝,旧温布利球场已经拆除,建筑资料多有遗失。去哪找场地凭空搭建巨型舞台?

重头戏还被安排在第一周拍摄,是全片的第一场戏。要再现乐队默契和信任的四位演员,尚未认识彼此。

△电影剧照

面对最艰困的挑战,剧组只有三个月的筹备时间。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 mission impossible。

只能扎进卷帙浩繁的历史里寻找答案。

1

时间回到1985年。

Queen 很早就接到了 Live Aid 的演出邀请,但迟迟没有答应登台。乐队刚发行新专辑《The Works》,在全球巡演中心力交瘁。

先是四人在「I Want to Break Free」的 MV 中男扮女装,导致被不解英式风情的 MTV 禁播,唱片随之在美国遇冷。

这对偏爱美国市场、也间接推动 MTV 诞生的 Queen 来说,无疑是一种恩将仇报。

作为回敬,他们将美国从巡演中剔除,乐队在美国的声望也应声跌至冰点。

紧接着,老家英国起火。

事起巡演中的南非太阳城站,这个国家当时仍在实行种族隔离制。和英媒交恶多年的 Queen,在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中被扣上支持种族隔离的帽子。

△鼓手Roger Taylor回忆起南非演唱会依然不堪回首

一时间,「Queen 即将解散」的说法甚嚣尘上。深感厌倦的乐队也失去信心,陷入迷茫。

巡演一结束,乐队就进入「思考未来」的休整期。而未来意味着一切可能,包括散伙。

△乐队经纪人Jim Beach,即是电影中的迈阿密

去他的政治正确和未来。

这时离 Live Aid 举行,不足2个月。

2

回想这段暗淡的日子,梅校长颇为感慨:「乐队也有貌合神离的时候,就和婚姻一样,我们有一阵子不够珍惜彼此」。

从乐队成军到参加 Live Aid,这可是一段20多年的「婚姻」。

电影中饰演 Mercury 的 Rami Malek,在正式开拍前两个礼拜才第一次和饰演乐队其他成员的3位演员碰面。

在第一场戏里就要表演得像多年风雨与共的乐队——不但心灵相通,而且台风出众。

第一个挑战就是音乐。

Mercury 身兼乐队主唱和键盘手,标志性台风更是垂范后世。

Rami Malek 从图书馆抱回一摞资料,反复观看演出视频。不仅要学习 Freddie 在舞台上的动作、走位、呼吸运气,还要学习钢琴。

△Rami Malek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专门走访当年披头四的艾比路录音室

饰演鼓手的 Ben Hardy 生平没摸过鼓槌。为了得到角色,他在试镜时谎称会打鼓。结果在排练现场看到 Roger Taylor 本尊。

没错,为了更真实地还原 Live Aid,剧组请来Queen最资深的二位(前身Smile乐队,后来的Queen+)给演员进行现场指导,带他们重返光辉岁月。

梅校长还带来了当年登台用过的 Fender 吉他,力求让每个细节都精确无误。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导师阵容地表最强的「乐手速成班」。

△我们四个人必须立刻互信,立刻产生默契,才能顺利演出。实在很了不起。——Joe Mazzello,饰演贝斯手 John Deacon

3

默契和信任,始于风起云涌的1968年。

这一年,希望和恐惧同时撞击着世界。摇滚乐井喷,粗粝躁动的音符搅动着每颗年轻的心,一种叛逆的喧嚣响彻至今。

这一年还发生了一件小事。

校园乐队 Smile 留意到一个乐迷,自称 Freddie Mercury 的 Farrokh Bulsara。

一个狂妄的异乡人,而龅牙又让他的与众不同更加昭彰。

他不但操心乐队的创作和编排,还主动给他们提建议,「简直时刻准备着」(加入乐队)

主唱 Tim 一离队,Mercury 便毛遂自荐补位:可别放弃啊!我能当主唱!

嗓音嘹亮高亢,技惊四座。

粉丝坐正,第一件事就是改旗易帜。

Mercury 将队名改为 Queen。那个年代,这个词还有同性恋的意思。

70年代初,英国沉迷迷幻摇滚不能自拔。

Queen 的加入带来新鲜空气。Mercury 生就属于舞台,他能轻易掌控全场,对观众施展魔法。

乐队出了三张唱片,其中不乏「Killer Queen」这样让他们火到大洋彼岸的金曲。

上了流行电视节目(因为David Bowie临时退出)

搭上当红乐队 Mott the Hoople 的便车去美国巡演,声名鹊起,将演唱会开到了日本。

但却拿不到钱。

乐队仍穷得叮当响。成员互相接济,就快买不起鼓槌。相熟记者采访前会自掏腰包买酒带给他们。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狼狈。

Brian May 来自帝国理工,离天体物理系博士只差一版论文修改(60岁那年还是拿到了博士学位并被NASA聘为顾问),Roger Taylor 是牙科高材生,John Deacon 来自电子工程系,Mercury 本科学的是艺术与图形设计。

他们算得上英国摇滚史上学历最高的乐队。

一群学霸把乐队经营得风生水起,还在吃糠咽菜。公司高层却是劳斯莱斯代步。

好像哪里不对?

反应过来的乐队一怒之下炒了唱片公司,找到 Elton John 的经纪人 John Reid。就像 tvb 找到荷妈。

△经纪人John Reid

他们欠了一屁股债,新唱片不成功就成仁。btw,这也是当时有史以来制作成本最昂贵的唱片。

那是一种近似饥渴的创作欲。很多歌的灵感在 Mercury 大学时经已闪现。

他做出许多歌曲片段,乐队将它们串联起来。其中一个片段来自「the cowboy song」。

第一句歌词是这样的:「 Mama, I just killed a man」。

乐队花了3周时间录制《A Night at the Opera》。

长达6分钟的 「Bohemian Rhapsody」 (《波西米亚狂想曲》)打破流行曲式,震掉 Elton John 的下巴。

唱片公司并不看好这首出格之作。

Mercury 寸步不让,「要么保留整首歌,要么干脆不要它」。

这张唱片是乐队的最后一个机会。不见得输得起,但全团一致决定破釜沉舟。

千钧一发之时,伦敦当红 DJ Kenny Everett「偷」走了一卷录音带「自己听」。

△拿着花蝴蝶的便是DJ Kenny Everett

爱死《波西米亚狂想曲》的 Kenny,在一个周末里通过电台「给自己」放了14遍。

洗脑全伦敦。

Queen 乘胜追击,拍摄了史上第一支 MV。

至此,一览众山小。

还请债务,登上皇位。乐队还将演唱会开去了海德公园。

现场的15万观众为 Queen 加冕。

Queen 很谈不上是时代的宠儿。

独创的「歌剧摇滚」,没有打上70s音乐风潮的秋风。

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新大陆甫一开辟,朋克浪潮已席卷而来。

如果说朋克是无政府主义,Queen 就代表着君主政体。

势不两立。

Roger 在多年后仍记得在录音室和 Sex Pistol 主唱狭路相逢的一幕。最后以 Mercury 拎着衣领把 Sid 推出门外告终。

然而风向说变就变,不容辩驳。

《A Night at the Opera》的辉煌无法复制,针对《A Day at the Races》的批评便接踵而至。

想让芭蕾回到公众视线的 Mercury 还被媒体骂作「傻子」。

乐队和媒体的交恶史,由此展开。

Queen 没有办法变成朋克乐队,但他们确实想做一些更简单直接的东西。他们讨厌自我重复。

多年演出经历启发 Brian 写出能和乐迷互动的 「We will rock you」,Mercury 又在这首歌里找到了 「We are the champions」的灵感,「体育馆摇滚」圣歌诞生。

乐队之后在麦迪逊花园广场的演出,也宣示了 Queen 在美国的号召力。

之后 ,Queen 一直在发唱片、巡演、开派对的「三点一线」中。

乐队表现始终不俗,金曲不断。成员们在音乐上的分歧,也顺利转化为几张个人唱片。罅隙是有的,可谁又真正和谁亲密无间?

Queen 站上时代之巅,世界臣服麾下。

尽管,只有一瞬。

4

要还原1985年那个历史性瞬间,先要还原举办 Live Aid 的场地。

无法回到当年演出所在的温布利球场拍摄,剧组想方设法在针插不进的伦敦找到Bovingdon 机场用地,足够空旷的场地能容纳等比例的舞台。

△Bovingdon 机场

要想尽善尽美,舞台、灯光、群演服饰造型,都要跟足当年。

美术指导 Aaron Haye 查阅了大量资料,只找到球场在1923年落成时的图纸,重新装修的资料已随着球场拆除不知所踪。

他决定将当年停放在后台的拖车和更衣室结合,再现 Mercury 从进入球场、路过更衣室到登上舞台的王者归来一刻。

△历史真实图片,Freddie Mercury准备上台的一瞬间

▽电影神还原

两个礼拜,剧组完成了等比例架高舞台和后台空间的搭建,包括贴合原貌的巨型鹰架。还联络上当年参与搭建的一家公司,33年前亲历 Live Aid 诞生的两个工作人员加入布景搭设。

当年坐在鹰架上观看演出的卡车司机也一并加入考量。又请来当年的节目制作人来到片场,确保毫无差错。

布景的精确程度,让Bob Geldof 目瞪口呆。

看着墙壁上的宣传海报,仿佛时间倒流,回到造梦年代。一手策划了当年盛事的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Queen 的演出安排在日落之前。

这意味着舞台效果比不上有灯效的夜晚。又因为是赈灾义演,当年的舞台刻意简陋,灯光也不突出。

要还原温布利年代的灯光原貌,LED 灯首先被排除在外。灯光指导 Tony Simpson 在参考了海量史料记载后,复制出倒V形状的镀铬舞台灯。

「仿若走入梦境」,梅校长发出叹息。

他忘不了那天登台的感觉。而这里是1985年那座舞台的完美复制。

时间呼啸而过,极为鲜明的回忆被一一唤醒。

丧心病狂的剧组还留意到了当年天花板掉漆的细节。

△甚至注意到掉漆

乐队的登台服装可能是最简单的部分。

Queen 自出道以来就以繁复华丽的舞台造型见称,而在 Live Aid 现场,只有白衬衫、牛仔裤、白背心。

但一着眼细微处,事情就变得浩繁。

比如 Mercury 皮带上的铆钉形状并不一致,背心的领口高低也有讲究。

服装设计 Julian day 一路找到美国才翻出 Mercury 当年所穿的紧身高腰牛仔裤,又请阿迪重新制作乐队演出所穿的拳击鞋。

那是个性张扬的80年代。奇装异服、鲻鱼头、胡子必不可少。

300个临时演员,几乎每个都戴了假发。不断试妆、拍试妆照,确保呈现旧时代的风貌。

若说80年代有关键词,「希望」必定在列。

5

Live Aid 将四位成员重新团结在一起。

乐队最终被 Bob Geldof 说服参演,行善也好雪耻也罢。

现场7万观众,还有15亿人通过卫星转播收看,Queen 也无法拒绝这样的机会。光是想想那是什么场景就叫人心潮澎湃、瞠目结舌。

乐队总共只有四个人,而且腹背受敌、正在过气。此时门票已经卖光。梅校长坦言,「我们上台时,很清楚观众不是买票来看我们的。很明显,这是一大挑战」。

乐队听从Bob的建议来准备歌单:「不要耍聪明,不要演奏最新专辑,弹畅销曲。畅销曲越多越好。」

△Queen准备歌单全是hit songs

什么意思?

台上的每一粒音符都要奏出 Queen 的最强音。要拭亮皇冠的乐队浪费不起哪怕一秒时间。

必须成为「全球点唱机」。

他们挑选出5首最为脍炙人口的金曲,每首稍微精简后混成组曲,锻造出无缝衔接的歌单。

还进行了排练。

这对Queen来说并不寻常。这支自出道之日起就在舞台上一呼百应的乐队,在参加 Live Aid 前几乎从不排练。

准备站上舞台的那一刻,四个演员就是摇滚明星。

夕阳尚未斜下,白云迤逦铺开。

眼前是千真万确的球场,挂着「feed the world」的横幅,他们是不被期待的 Queen,要为非洲儿童和乐队荣耀英勇出征。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注视着舞台。所有路过 Bovingdon 机场的司机都下了车。

这可能是他们演艺生涯中最失真的一件事:走进虚拟真实的世界,为300个群演做一场20分钟的演出。

他们准备好了。

6

Queen 在下午6:41分登场。

Mercury 状态不佳,他的嗓子出了问题。医生劝他放弃演出。

在 Queen 上台之前,现场7万名观众已经看过 Elvis Costello, Dire Straits 和 U2 的演出,Phil Collins 已在飞往美国费城舞台的和谐号飞机上。

Mercury以一身白色背心和牛仔紧身裤亮相,赤诚地站在了世界面前。臂环是唯一装饰。

这支乐队始终将服装造型、舞台效果当成演出重要部分。为了 Live Aid,他们再次破格。

Mercury 的声线仍在调整中。开篇曲《波西米亚狂想曲》差强人意,但猝不及防的回忆杀征服全场。

别忘了,他是能在舞台施展魔法的人。

奉天承运,皇后昭曰:「Radio Ga Ga」。

7万观众随节拍举高双手。

一首歌正在展开,一件奇妙的事情正在发生。

当 Mercury 高亢的歌声穿过球场上空,乐队调音师将体育场的声音系统设置到「比任何其他乐队都大声」。

后台艺人仿佛听见了挑衅的哨声。他们摇着头,发出无可奈何的颤抖,就像在说:「这是喧宾夺主!」

全场7万人一起打拍子、合唱。乐队大受激励,明白了彼此的珍贵和重要。

从孤注一掷发行《波西米亚狂想曲》,到站在 Live Aid 的舞台上所向披靡,千帆过尽,十年只一瞬。

21分钟定格于「We Are the Champions」。乐队从未如此深信 Queen 的核心价值。

他们为非洲儿童募得当日单笔最高额的捐款:100万英镑。

也在舞台上完成了自我救赎。

Queen 重新戴上皇冠,傲立世界之巅。

荣光属于皇后。

作者 ✎ doufu

编辑 ✎ 斯特辣不耐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