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她在三代移民家庭中成长:跨文化经历带来孤独,也带来自信和自由

原标题:她在三代移民家庭中成长:跨文化经历带来孤独,也带来自信和自由

文:无国界村民

“早年的孤独经历,让这些孩子更加专注、耐得住寂寞、甚至具备独特的幽默感。他们知道怎么让自己开心,也知道如何不依靠别人的陪伴活着。凡事都可能有利弊两面,孤独引人思考,压力催人努力,困惑代表还没有放弃……无论是否在移民家庭,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些,理性看待它们,生活会变得不一样。”

到达伦敦的第三天,我到警察局登记(新留学生需要登记)。

警局给的表格里要填:父亲出生地、母亲出生地、自己的出生地、护照签发地。

我发现我的表格里出现了四个完全不同的地点,而且不在同一个国家。

无须说什么,我的身世背景已经大写着“流动人口”(Migrant)这个词。

哪里是故乡?这曾是困扰我的一个问题。我的祖父从福建移民印尼,我的爸爸生长在万隆,妈妈下乡插队,我出生在大西北,大学在上海读,毕业后历经上海、北京、伦敦和新加坡工作生活。

曾有家长问:全家迁徙,或者让孩子小小年纪出国,孩子未来会不会有身份的困惑,容易孤独?

我没有标准答案,但我可以讲讲自己的故事。

01 森林里的一条海鱼,不一样的自己

一位朋友曾问我: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跟周围小孩有点不一样?

有意思的问题。其实作为移民的孩子,就好像一条海鱼被误投到森林里,小孩子又很敏感,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不同。

我大概在幼儿园开学不久便注意到差异。首先是外形上面。北方孩子很结实,而我当时又瘦又小,大家笑我说,我的腿还没人家胳膊粗;其次是语言。我和小伙伴之间,常常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比如我喊爸爸的哥哥“伯伯”,其他孩子喊“大爷”,而他们骂人也会说“你大爷的”,以至于好长一段时间,我觉得大爷是个神奇的词……

那是人生第一次 culture shock(文化冲突),之后的生活中无论怎样迁徙,彷佛都已有了经验,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

小时候,我的口音里混杂了南洋味道的普通话。幼儿园开学后,我很快调整了自己的语调,习得一口北方口音,甚至为了融入,比小伙伴讲得还要彪悍,不再是那个讲话软软糯糯的小女孩。

回到家,父母很惊讶的发现,女儿变成了“另一个人”,他们常常提醒我不要总是模仿同学,要保留自己的文化,但小孩子怎么会听呢?就好像那些美国二代华人,从小拒绝讲中文一样。毕竟,大环境才是孩子最在意的。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家长会感到焦虑,觉得孩子没有完全按照自己想象的方式成长。但当你把这些经验放到拉长的人生中看,会发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当我开始向身边的小伙伴们学习,彷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同学们到我家吃饭,惊叹粽子居然包了肉;而我到同学家玩,才知道粽子里还可以放红枣,甜粽子居然也很好吃!

这样的“文化交流”,让我日后对于“差异”这件事,没有很激烈的反应。比如来到伦敦上学,伙伴们吐槽英国的食物没法吃,但我觉得挺好啊,尤其各种烤鸡;在伦敦的阴雨天,我发现他们创造了灿烂的艺术,博物馆里太棒了……

一落地,就生根,这大概是从小经历“文化差异”的孩子一项本能。

同时,我发现自己并不会过分焦虑所谓的“与众不同”,反而可以让自己这条鱼在任何一片森林里都发挥恰当的特点,不要拼命把自己变成另一棵树。

02 孤独,锻炼了什么能力?

生长在三代移民的家庭,我曾十分好奇:那些祖孙三、四代都待在同一个城市的一家人,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拥有自己的一片森林,从来没有分开过,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那年7月份,我从伦敦毕业,准备留在英国找工作。有一天,我到车站去送即将回中国的薇薇。拥抱时,薇薇眼眶湿了,她说:“你知道吗,我也很喜欢伦敦,好羡慕你可以开开心心留在这。而我,我的爸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姑姑婶婶,一大家人都在另一个城市。就我一个人在这,我又想留下,又舍不得她们……”

那时忽然明白了。我和薇薇的区别大概就是:我,拥有自由;而她,拥有故乡。我们都偷偷的羡慕着对方。

作为移民的孩子,如果你问我从小最害怕什么?我的答案是:怕过节。

每到节日,学校提早放学,同学们都高高兴兴的,被父母亲戚接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叔叔伯伯家;而我只能像平常一样回到父母家。院子里的小伙伴都不出来玩了,整个大院冷冷清清的。

每家似乎都亮着幸福的团圆灯光,而我家仍然只有三个人,爸爸妈妈流露出对于家乡的思念,一根电话线牵起遥远的亲情……

小时候,由于没有祖父母的支持,也没有表兄姐妹一起玩,我从很小就会一个人在家里,爸妈都有事不在。

这样的经历当然不算愉快的。但回想起来,孩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光里,我为自己制造了一个丰富的想象世界。

那些安安静静的时光,让我成为了一个细腻敏感、独立坚强的人。这个特质极大的帮助了我的写作。小时候,我虽没有读书万卷,但我的作文年年拿奖……仿佛并没有做太多努力,我就成了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成年后我注意到,那些和我经历相似的人,有的成了优秀的程序员、有的成了科学家、喜剧演员、或编剧。

早年的孤独经历,让他们更加专注、耐得住寂寞、甚至具备独特的幽默感。他们知道怎么让自己开心,也知道如何不依靠别人的陪伴活着。

当然,凡事需要把握一个度,我并不赞成父母把年幼的孩子留在家里,尤其现在楼里邻里不再那么熟识,无法给孩子应急的支持。

那么,我们究竟是怎么让自己开心的?

我在挪威的朋友kiki说,挪威人从小就教育孩子:“刮风下雨也是好天气!” 所以,挪威的孩子下雨天,也不会取消户外活动,高高兴兴穿上雨衣出门玩。

对于移居异乡/孩子在异国上学的家庭,学会和当下的生活和解,不要总想把生活扭到自己认为对的方向上去,欣赏当地的智慧,这些都比焦虑和远程遥控,更加有效,更能保护孩子。

03 多元世界,如何给孩子安全感?

未来的世界变化越来越快,这一代孩子即使不主动迁移,也很难像老一辈一样,一生待在一个地方/行业,固守着一群人,只会讲一种语言。我们的下一代,是一岁就有护照的世界公民,他们将有更多旅行、迁徙、文化融合的机会,而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地球村。

面对这样一个变化多元的世界,我们如何让孩子勇敢、包容、接受多元文化和生活的挑战、同时能够幸福从容的生活?我在自己的成长里,觉得下面几点非常重要:

无条件的爱、让孩子获得自信、懂得欣赏自己,这些可以帮助孩子在多变的环境里降低焦虑感,勇敢面对自己的想法和独特性。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从没离开故土的人,也很难与周围环境100%一致。而很多人的焦虑,正是无法预料周围人如何看待自己。来自父母的苛责、更会加深孩子对自己的挑剔,总害怕自己与别人不一样。

而“苛责”和“要求”之间,往往只是一句话之差。比如,父母说:“你可以起床吗?”和“你怎么又赖床”;“你可以加快一点吗?”和“你太慢了!”

前者是正面要求,而后者则传递了负面的苛责情绪。

曾看到一个调查报告,说为什么现在的人到达异国后,不适感在降低?一个重要原因是跨国连锁品牌的发达,让你无论走到哪,都能找到熟悉的东西,比如,一杯星巴克咖啡。

然而,这是否意味着,人对故土家园的眷恋,也减少了呢?

这些年有一个地方常常感动我,就是伦敦希思罗机场的到达出口。

在那儿接人,你会看到好像电影一样的场景:年迈的男人举着鲜花,迎接旅行回来的妻子,两人拥抱亲吻;兄弟姐妹们唱着和声,盛装迎接远行的亲人,一大家人站在那拥抱,彷佛分开了几个世纪……

无数的鲜花、热吻、笑容和泪水。那里就是真实版的《真爱至上》,接站的仪式告诉每一个旅人:你到家了。

《真爱至上》剧照

当世界既多元、又趋同,如何让孩子在连锁品牌之外,找到一份独特的、来自故乡的熟悉感觉?

一位两年多没有回家的朋友曾说,她不是不想家,但她从小被外婆带大,对家的记忆,就是外婆烧菜的味道。现在外婆走了,每次回家就是“尽义务”,内心觉得,还是在餐馆点一道外婆生前擅长的菜,更幸福和温暖。

在现在的时代,什么都容易买到,什么知识都能学到,而我们为什么仍会焦虑?也许有时候,我们需要一份仪式感,一个家庭传统,来锁住内心的安宁。而我们和爱的距离,差的不止是钱。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Shigerhio Oishi研究称,那些经常搬迁、多元文化的high movers(高频迁徙者),交友看重的主要不是“我们是同乡吗”,而是与自己的相似度。他们会根据兴趣,把朋友圈细分为不同的小圈子,每个圈子未必有交集。

而固守原地的low movers(低频迁徙者),往往圈子固定,一起聊生活和聊兴趣的,是同一拨人。

我身边朋友也有这样的现象。那些在不同国家生活/工作过的人,更倾向于待在一个多元文化的圈子里,这会让他们获得更多理解和支持。

同样,对于孩子也是这样。有的家庭很重视孩子的英文学习,却忽略了帮孩子寻找一个国际化的朋友圈,找到同类。以至于,孩子常玩的,还是同班同学 or 父母同学的孩子们。

然而每一种语言,都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跨文化的孩子,需要一个和他相似的朋友圈,来获得更多的鼓励、支持和启发。而在迁徙or旅行中、在多元的世界里,孩子会看到很多、学到很多。

但同时,他也会遇到更多的挑战和冲突。

但当你一次次尝试着了解对方的行动原因,你便会更加学会理解和包容别人。

最后,主页菌想说,在这个变化的世界,我们心里的那个故乡,或许其实早就变了。每个人都浸入在一个多元变动的世界里。我们和下一代需要的,是在变化中找到自己的价值,并拥有内心的一份安宁。

而毋庸置疑,越是经历丰富的人,往往越具备这些能力。

就像我们的祖辈,那些年轻时勇敢外闯的人,往往在日后收获了淡定和智慧。

而这,也正是让孩子们勇敢出发、在海外国家能够熠熠生辉的原因吧。

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的英国留学教育、签证资讯、创业投资、移民法律的资讯,赶快联系您所在国家的专业咨询微信号counton08counton09,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为您答疑。

在中国的童鞋可拨打 4000 530 580,或添加

在英国的童鞋可拨打 0333 320 8006,或添加

唐顿国际简介

唐顿国际总部2010年创立于英国伦敦,是受英国政府重点推荐的单位,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为华人在英国及欧洲的多样化发展提供创新且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作为英国移民事务署OISC特许法律机构和英国移民律师公会ILPA的高级会员,唐顿针对每一位客户的需求,提供多维度的支持,包括海外创业投资,子女留学教育,或是在海外寻求高端医疗服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