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光耀东方集团百亿家产纠纷再升级,商业地产“黑马”的悲情一刻

原标题:光耀东方集团百亿家产纠纷再升级,商业地产“黑马”的悲情一刻

“央视女主播百亿家产争夺战”、“内地烂尾楼之王的股权纠纷”……连日来,曾被业内誉为商业地产“黑马”的光耀东方集团(简称“光耀东方”),因“徐君等诉北京光耀东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决议纠纷”一案二审的开庭,再度成为舆论的焦点。

2017年2月13日,光耀东方前董事长李贵斌病逝,在李贵斌先生病逝前的一个星期,其所持光耀东方集团股权根据病危期间签署的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变更至其弟弟李贵杰名下。随后,李贵斌的第二任妻子徐君(又名徐珺)在山东、北京两地发起多起诉讼,要求撤销李贵斌病史前的这次股权安排,并在一审中获得胜诉。

蓝鲸房产获悉,光耀东方不服一审判决,已提起上诉,而本案二审也于3月13日正式开庭。数日后,3月17日,认证为北京光耀东方副总裁李烨东(李贵斌第一任妻子之子)的账户发布了首条微博,与徐君在微博上展开了隔空“对话”,双方火药味进一步升级。

与此同时,作为一家资本密集型企业,从事商业地产的光耀东方集团资金链近年来并不算宽裕,然而在遭到起诉后,敏感的金融机构亦收紧了对集团的融资,曾经的地产“黑马”生存及发展已面临极大地考验。

三大争议各执一词

近日,蓝鲸房产分别采访了光耀东方李氏家族成员、企业高管及徐君代理律师,对这起百亿资产纠纷案件背后的真相进行深入了解。通过梳理可以看到,案件自身便拥有地产大亨、公众人物等诸多吸引人的标签,其中,该案件的当事人徐君,是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主持人,自2008年与李贵斌相识2009年结婚,二人育有一儿一女。

在二审开庭后,舆论上的推波助澜更使其关注度不断升温,而双方在案件中的三个争议,亦是各有依据,这更为事件的真实情况盖上重重迷雾。

其一,股权转让协议是否成立?

根据天眼查显示,在李贵斌2月3日被下发病危通知书后,其名下多家公司通过股权转让,改变了此前李贵斌、其弟李贵杰(原光耀东方集团总裁)、长子李烨东(第一任妻子之子)三者间60%、20%、20%的股权结构,形成李贵杰和李烨东分别持股80%和20%的新局面,李贵杰也成为新的法人代表及实际控制人。其中,上述股权转让的对价金额为1200万元,这与企业百亿元的相关资产价值完全不符。

在双方对簿公堂的过程中,一则时长逾30分钟的视频成为佐证股权转让协议存在的直接证据。根据李烨东近日在微博中的表述,2017年2月3日的下午,李贵斌在病床上召集长子李烨东、其弟李贵杰举行股东会,在律师和多位亲属的见证下,宣布将他的股权转让给我叔叔李贵杰,并拍摄了视频。

有知情人士为蓝鲸房产记者提供了相关视频资料,在记者观看的数分钟视频中,李贵斌回答股权的归属时,说了两遍“给贵杰”,而在律师问及“管理还是持有”时,说出了“持有”两字,随后在问到股权转让对价时,视频中的李贵斌在犹豫了近1分钟后,回答说“1000万。”

对此,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徐君及其子女显然不能接受。在采访中,徐君代理律师向蓝鲸房产表示,李贵斌在视频后半部分,既不知道他姓什么,也不知道叫什么,在签字时只写了一个“我”跟“贾贝贾”。李贵斌生前没有其他投资,而股权是唯一可以依法继承的财产,李贵杰等人是用了非法手段转让。

在本案的一审中,该视频作为重要的证据被出示,据知情人士向蓝鲸房产透露,法庭上,原告方徐君团队先后提出对视频是否有修复剪辑,以及李贵斌是否具备民事行为能力提出质疑,其中,经过法院鉴定,确定视频没有进行过修复剪辑,随后,经过当事双方同意,对李贵斌进行民事行为能力方面的司法鉴定。

2018年9月底,由北京中衡司法鉴定所(简称“中衡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成为左右法院做出判决的重要证据之一。根据徐君微博中内容显示,《司法鉴定意见书》明确了视频中李贵斌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具体表现为:器质性精神障碍,精神状态不正常,意识清晰程度下降,思考、理解、判断及表达能力与其正常状态相比明显受损等。

对于该《司法鉴定书》结果,李烨东表示质疑,他指出,视频是2月3日拍摄的,而在2月1日病房记录中还记录着患者意识尚清,且在2月2日至2月4日病房记录中只记录了具体医疗内容,并未提及病人有精神、意识方面变化,直到2月5日,病房记录上才记录了病人出现嗜睡现象的表述,但即使出现嗜睡现象也并不能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划上等号。此外,鉴定报告中没有问询病人主治医师的意见,在2月3日的护理记录单上边便清楚的写着“患者意识清晰”,同时,鉴定书中还错误的提出病人患有“脑水肿”等疾病,中衡所鉴定人汪平对此错误记录的回复是“笔误”。李烨东认为,“鉴定报告自身的依据不足、取证不足,对鉴定基本的程序表示质疑。”

对此,徐君代理律师对蓝鲸房产记者表示,首先,中衡所作为本次鉴定的鉴定单位,是完全按照司法程序经过法院组织摇号产生的。并且,由中衡所作为本次鉴定,是由双方同意并认可的。第三,作为鉴定中重要依据这条视频,是由李贵杰先生一方修复、剪辑并提供的。第四,该鉴定书的结果是依据视频并结合病例作出的。第五,在鉴定结果出来后,一审宣判前,李贵杰团队共找了四位专家鉴定人,对鉴定结果进行反攻、质证,但仍未能推翻鉴定结果,足以证明鉴定书的真实有效性。

其二,银行卡现金被取走,只余4000元留予徐君及子女?

3月18日,徐君发布了一则长微博,根据微博内容指出:“李贵斌个人银行卡内现金基本全部转走,只给我们娘仨个留下四千块钱”。

徐君代理律师向蓝鲸房产表示,李贵斌个人名下的银行卡财产就是个人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在李贵斌去世后,其个人银行卡上,先是有136.5万元被转到了李晓琳个人的银行卡上,此后,还有1000万元被转到了长子李烨东卡上。她同时表示,目前,包括李贵杰、李烨东、公司财务等在内的相关人员均已被起诉。

对此,李烨东回应称,李贵斌生前为了公务,让公司财务为他的卡里打了一些钱,方便身边人用钱、出差等使用,但徐君以为此为私人财产。

其三,关于遗产分配早有约定?

根据资料显示,光耀东方集团为典型的家族企业,公司高管中也包括多位李贵斌亲属,其中,李贵斌在世时,其弟李贵杰便已担任集团总裁。

此前,有媒体报道引用消息人士表述,李贵斌对身后遗产分配早有安排。

李烨东认同了该说法,他表示,在2015年,李贵斌就想过对公司未来提前作出安排,便由李贵斌口述,法律顾问杨学昌代写一封家训,同时,李贵斌本人也在打印件上做了修改。“父亲生前曾表示,将来公司要想延续下去,必须要找到一个挑大梁的人,如果想让企业延续下去,这个人只能是你八叔(李贵杰)。”李烨东表示。上述家训及李贵斌的交代,也得到了李氏家族另一位成员的证实。

对此,徐君方律师明确给予否认,同时指出,从头到尾,李家人都否认有遗产安排,并且徐君也没有见到任何遗产安排。

值得一提的是,据徐君透露,其与子女在2018年案件的一审判决中实现胜诉。那么,若李贵斌生前的股权转让协议失效,财产又将如何分配呢?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对蓝鲸房产表示,认定公司股权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一般从以下几个方面判断:财产取得时间是婚前还是婚后;该财产所取得的出资是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还是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关于财产的权属是否有特别约定。

假设,相关股权有一部分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一部分属于李贵斌的个人财产,则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部分,其中的50%属于遗产,另外的50%是属于徐君的财产;属于李贵斌个人财产的部分,全部属于遗产。

对此,徐君的律师向蓝鲸房产回复表示,徐君与李贵斌在婚前婚后均没有任何财产约定。

在本案中,李贵斌有配偶一人、子女三人(其中一名为前妻所生),该四人均为第一顺序继承人,遗产部分财产应当由四人平均分配,即各继承25%遗产。

此外,公司全体股东召开股东会,按照《公司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八条及公司章程关于股东表决方式和表决权的规定,对是否同意继承人受让死亡股东的股权作出决议。如果有股东不同意转让,则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应该购买死亡股东的出资,所得转让费作为死亡股东的遗产由其继承人继承。如果其不购买该项转让的出资,则视其同意转让。

商业地产“黑马”前途未卜

而这场为期两年之久的家产纠纷案中,光耀东方的发展会否受到影响?这是案件之外,业界较为关注的问题。

在地产圈,李贵斌以及他创立的光耀东方曾被业界称之为“烂尾楼之王”。2005年,于山东聊城起家的光耀东方正式进入北京市场,随后在2009年,李贵斌斥资超20亿元在京收购了烂尾十年的海天广场,仅用不足一年的时间便让这栋烂尾楼起死回生,自此该案例成为业界解决债务纠纷、盘活商业价值的经典案例。

在此后的十余年中,光耀东方在北京先后投资并购了西客站光耀东方广场、航天桥光耀东方中心、中关村时代广场、动物园世纪天乐国际服装批发市场等9处商业地产项目,在上海、天津、山东、河北、山西等地也拥有多处商业地产项目。目前,集团业态已覆盖购物中心、主题街区、传统百货、家电卖场、连锁超市、高端经济型酒店等。

同时,光耀东方还是上市公司亚星化学(SH:600319)第二大股东。在2015年8月,光耀东方以3.76亿元的交易对价受让亚星化学4000万股,并一度成为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值得一提的是,在正式受让后,光耀东方便第一时间将全部4000万股亚星化学出质,而相关股权除在2017年7月出现短时间解押外,无论是在限售期内还是流通后均一直处于质押状态。

正是这样一家极具规模的商业地产企业,却因这场股权纠纷遇到发展困境。光耀东方内部人士接受蓝鲸房产记者的采访中,对方多次提及“目前企业面临很大困难”。该人士表示,“光耀东方目前员工近万人,出于老董事长的口碑,很多员工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但由于这场股权纠纷,现在人心惶惶,企业面临的压力非常大。”

据介绍,光耀东方的经营模式主要是两种:一种是通过投资购买商业、办公地产项目,经过资源整合后出租出售;另一种是则是将已有地产项目整体出售。“无论是哪种模式,对资金需求量都很大,因此对金融系统有较强依赖性。”上述人士透露说。

事实上,相较于住宅开发,商业地产的项目开发,在经营上存在诸多不同与难点。上海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对蓝鲸房产表示,商业物业基本上就是靠这种租金现金流来慢慢收回成本的,并不像住宅能通过预售、销售快速收回成本。他指出,商业地产需要比较活跃的客流、氛围,没有这种人气便没有办法拉动消费,同时,对物业的价值也会出现影响。“总得来看,商业地产在操盘上比住宅要困难很多,通常商业地产周期要几十年,每隔5年-10年便要对业态做相应地动态调整,不调整吸引力便会下降。”卢文曦如是表示。

对于光耀东方未来的发展,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对蓝鲸房产表示,光耀东方的股权纠纷对于企业的正常经营必然会产生一定影响。由于股权纠纷会导致企业在重大事项决策被拖延,无论从长期还是短期都会产生不可估计的影响,通过调解等方式尽快解决目前的纷争,是对于公司发展最优的方案。

此外,张波表示,光耀东方面临的是典型家族型企业的传承问题,一般来说,如果家族企业的所有权和经营权不分离,企业的股份权属继承不明晰,企业则容易产生后续的管理纠纷。对于大型家族型企业而言,目前较为成熟的做法是采用信托方式,聘用职业经理人来对企业进行管理,从而合理规避风险。

据知情人士透露,李贵斌生前除了工作并无其他爱好,长期加班甚至昼夜颠倒的高强度工作直接致使其身体状况加速了恶化。因此,长期官司缠身在对企业发展甚至生存均产生了极大负面影响的同时,事实上也违背了李贵斌的初衷。

随着二审于3月13日开庭,围绕光耀东方的股权纠纷能否正式落下帷幕,光耀东方的发展之路能否趋于平坦,蓝鲸房产将持续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