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复杂!美媒深扒波音与美国政府那些事——

原标题:复杂!美媒深扒波音与美国政府那些事——

   参考消息网3月22日报道美国波音公司的麻烦像雪球般越滚越大!3月10日发生的埃塞俄比亚波音737 MAX8客机空难事件后,波音仿佛陷入了泥潭,737MAX机型全球停飞、订单冻结、股票下跌……如今,波音正面临来自国会和司法机构的双重压力。

刑事指控和国会质询

彭博社3月20日报道,美国联邦当局已启动了对波音737MAX机型认证过程的刑事调查。这种飞机制造商因致命空难而面临美国的刑事指控,几乎是没有先例的;但如果该公司在737 MAX飞机的安全性方面向监管机构撒了谎,就真有可能会被起诉。

报道称,前检察官们说,如果政府判定该公司向当局撒谎或试图掩盖对飞机系统的担忧,则可能会提起欺诈指控。

此外,波音还将承受来自华盛顿的更大压力,美国国会要求公司高管出席有关两架737MAX8客机坠毁调查的听证会。据路透社3月20日报道,美国参议院商务委员会下属航空与航天小组的听证会尚未确定日期,不过这将是国会首次要求波音高管就去年10月在印尼以及今年3月在埃塞俄比亚发生的737MAX8客机空难接受质询。

报道称,议员们想知道该机型是如何获批的,是什么造成了埃塞俄比亚以及印度尼西亚的坠机事故,还有联邦航空局为什么推迟停飞飞机的命令。

美国代理防长也受牵连

作为美国政府的第二大承包商,波音公司的影响力将在国会的调查中得到检验。《今日美国报》3月20日的报道披露,上个月,总部设在芝加哥的波音公司向参选人以及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机构投入了超过75.3万美元,这凸显了这家防务承包商作为重要政治捐赠者的角色。

报道称,据其最新的联邦选举委员会报告,该公司向帮助选举众议员和州长的机构提供了大量资金。今年2月,该公司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也直接向近100名国会候选人捐了款。今年2月从波音公司获得捐款的几名众议院议员是拨款委员会或军事委员会成员,其中包括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亚当·史密斯。

而波音的调查其实还牵扯到另一个重量级人物——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据美联社3月20日的报道称,在一个监察组织指控沙纳汉利用其职务为前雇主波音公司做宣传之后,五角大楼督察长已对此正式启动调查。

据报道,一周前,华盛顿公民责任与道德组织向五角大楼督察长提交了一份道德申诉,指控沙纳汉似乎发表了宣传波音公司、贬低洛马公司等竞争对手的言论。该组织提出的道德申诉在很大程度上以公开报道为依据,其中包括《政治报》1月的一篇报道。该报道称,沙纳汉曾在有关政府合同的会议上发表赞扬波音公司的言论,令人担心“沙纳汉——不论有意还是无意——是否会在五角大楼的优先事项上影响公正性”。

报道称,沙纳汉曾在波音公司工作30多年,领导了商业飞机和导弹防御系统项目。在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下台后,他自今年年初以来一直担任代理国防部长。

美国总统为其代言

随着737MAX空难事件的发酵,波音公司被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它与美国政府的各种利益纠葛、陈年往事都被媒体扒了出来。美国《华盛顿邮报》就《美国与波音的长期特殊关系》为题将之做了梳理。

报道称首先介绍的是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高级经济顾问多萝西·罗宾,她曾负责推进美国的航空航天工业。

报道称,在罗宾的工作中,不倾向任何一家公司,是一项重要内容。但有一个例外:波音。

罗宾在14日曾说:“这是一家我可以百分之百支持的企业。”在美国公司之间的竞争中,政府通常保持中立。但波音公司的商用飞机部门雇用了数以万计的美国人,而它最大的竞争对手空中客车公司是一家欧洲企业。

罗宾说:“这是我们的企业。这是我们拥有名副其实的国家冠军的唯一领域,你可以百分之百地支持它。”

报道指出,在波音公司长达102年的历史中,该公司为美国创造了数十万就业岗位,为美国装备了顶级军用飞机,提供了往返世界各地的飞机,促进了航空旅行业的发展和美国出口的增长。

然而现在,波音和美国监管机构因对一架波音737MAX8飞机在埃塞俄比亚失事反应迟缓遭到批评,导致波音与美国政府的利益纠葛受到新的审视。

《华盛顿邮报》称,这其中有很多问题值得细究。报道还特别点出了与波音公司保持特殊关系的一个政府角色——美国总统。

报道称,几十年来,美国总统们始终为该公司的利益代言。在过去30年里,他们的支持方式就是以两架波音VC-25A作为总统专机“空军一号”。

贝拉克·奥巴马总统选择波音公司董事会成员担任白宫办公厅主任和商务部长。面对共和党的反对,他还极力为美国进出口银行辩护,该银行因通过提供贷款担保为外国航空公司购买美国飞机提供补贴,被保守派批评者冠以“波音银行”的谑称。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一开始与波音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他在上任前对波音的“空军一号”合同提出批评。但波音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米伦伯格在称赞特朗普的“商业头脑”的同时,承诺将降低成本,从而赢得了总统的好感。特朗普随后做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允许米伦伯格旁听他与一位负责五角大楼最大武器计划的空军官员通电话。去年12月,在吉姆·马蒂斯辞职后,特朗普任命波音前高管帕特里克·沙纳汉为代理国防部长。

报道称,波音公司是去年为试图影响美国政府决策而投入资金最多的公司之一。这家总部设在芝加哥的航空业巨头斥资1510万美元游说联邦政府,并为此雇用了约100名游说人士。此外,根据美国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的数据,从2017年到2018年,波音公司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为政治候选人捐款240万美元,在美国企业中排名第八位。接受其捐款的包括329名现任国会议员。

报道认为,过去几年对该公司的盈利状况尤其有利。波音在2018年的营收达到创纪录的1011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3%,分析人士说,其中约1/4来自政府合同。

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丹尼尔·奥布勒说,波音公司是“金钱对我们的政治体系产生不当影响的最好证明”。

“旋转门”文化的一部分

报道称,波音的发展显然使美国受益。该公司仍是美国规模最大的制造企业之一,在美国雇用了约15万人,而国内制造业目前正是特朗普政治和政策的重心。波音是美国最大的商品出口商之一。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国防工业专家安德鲁·亨特说:“每当政府寻求增加出口时,你往往会发现波音公司深度参与了政府实施的计划。奥巴马政府是这样,特朗普政府也是这样。”

亨特说:“很显然,风险在于,当承担监管责任的政府部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一家公司密切合作时,人们担心这可能会影响政府机构的独立性。”

据报道,长期以来,波音公司还是美国军方稳定的飞机供应商,为二战生产了近10万架飞机。去年秋天,该公司获得了几份数额巨大的防务合同。在特朗普的2020年预算提案中,五角大楼申请以逾10亿美元购买8架F-15X战机,也将使波音公司从中受益。

报道指出,五角大楼和波音公司的密切关系是美国长期以来“旋转门”文化的一部分,在这种文化中,高级防务官员在政府官员和防务承包商这两种身份之间来回切换。

根据美国政府项目监督组织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截至2016年,波音公司共聘用84名国防部前官员担任高管、董事会成员或说客,远远高于其竞争对手洛马公司的55人。

资料图片:奥巴马2012年在位于华盛顿州的一家波音工厂发表演讲。(美联社)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