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为了当女人,「他」花了51年

原标题:为了当女人,「他」花了51年

2012年青岛某处居民区失火,没有人员伤亡,没有大额财产损失,火灾规模也很小。

原本这场火灾并没有引起关注,直到从房子里走出来一个人。

红白相间的妆容,两条辫子,艳丽衣裙,男扮女装。

他叫“大喜哥”

周围居民纷纷说道,大家对着镜头吐槽着大喜哥年近70的人还为老不尊,穿的不伦不类。

这条新闻在网络上疯狂传播,网友们把大喜哥当成一个小丑,疯狂的用言语嘲讽攻击,在哈哈大笑过后没人想了解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喜哥是一名跨性别者,虽然有着男性生理特征,但在心里始终认为自己是女性,属于性身份认同障碍。

因为他的行为不被理解,社会上没有大喜哥的容身之地,找不到工作,租不起房子。

只能依靠低保和拾荒来养活自己,住在破破烂烂的废弃危房里。

在新闻播出后,有好心人提供了房子给大喜哥居住,但为了融入社会,不再遭受冷眼,他只能扔掉女装、剪掉长发,成了“正常人”

跨性别者的处境比同性恋者还要尴尬,为了获得女性特征,有些跨性别者会选择手术,达成身心上的一致。

像国内的金星老师在成功接受变性手术后,脱离了男性身份,凭借自己高深的舞蹈功底闻名国际,从一线退出后又靠着综艺节目获得国内观众认可。

但哪怕有了金星的地位,依旧会受到他人歧视,除了一些网友的言语侮辱,就连个别明星也曾阴阳怪气的骂过她。

比如,老干部学霸人设的靳东

这条2017年的微博直指金星,在当时更是占据了热搜相当长的时间,时过境迁,金星活得依然潇洒,而靳东却人设崩塌。

别以为只有国内的跨性别者不受待见,曾拍摄过《黑客帝国》系列和《超感猎杀》的导演沃卓斯基兄弟,他们先后进行了变性手术,从兄弟成为了姐妹

结果,二人的电影工作室因此很难接到拍摄项目,只因为跨性别者的特殊身份。

同性题材的电影很多,大众对于同性恋的认知更广,包容度也更高。

但跨性别者不同,能够被大家看到的此类电影稀少,导致我们根本不了解这个群体,从而产生了许多误解和歧视。

国外还有《女孩》能够映入大众眼帘,国内则是过度稀缺,少有能出现大银幕上的作品,《霸王别姬》还是1993年的电影。

所幸的是,终于迎来这么一部关于跨性别者的港片,展现了不被认可的可怜人们:

《翠丝》

该片主创阵容相当强大,集结了香港新老一代的诸多实力派演员。

男主姜皓文是港片、港剧中的金牌配角,常看港片的小伙伴一定很眼熟他。

这次成为电影主角的他,演技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施展,将片中那个在外力压迫下的跨性别者诠释得淋漓尽致。

他凭借精彩的演出获得了2019年香港金像奖影帝提名,只等4月颁奖典礼召开,就能知道新一届影帝花落谁家。

女配惠英红,近年最受关注的港台女演员,多部作品都曾获奖(《血观音》、《幸运是我》、《心魔》)。

拿遍了金马、金像影后奖杯,她的演员生涯贯穿了香港影视业兴衰历程。

男配袁富华,以高龄成为新晋的金马最佳男配角,此前最出名的角色是周星驰《喜剧之王》里只有一句话的龙套。

但本片中饰演的跨性别者“打铃哥”却惊艳了大众,好演员总有出头之日。

电影《翠丝》的主题可以用卢梭的一句话概括: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51岁的大雄(姜皓文 饰)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与妻子安宜(惠英红 饰)结婚多年,育有一儿一女。

住着复合式的宽敞房子,请着薪金不菲的女佣,家里甚至还养了一条名叫鲍伊的大黑狗。

这在香港寸土寸金的土地上,大雄绝对算得上人生赢家,羡煞旁人。

但他却郁郁寡欢,没人知道他内心的压抑。

大雄是名跨性别者,不过从没和任何人说过。

因为害怕别人的眼光,这个秘密他始终藏在心中。

每天去店里上班时,大雄会在阁楼换上女性内衣,这是他最开心自在的时候,不用扮演“正常的男人”,可以做回自己。

大雄本以为一生就这样带着秘密死去,做别人眼里的好男人,直到一个噩耗传来。

他的童年玩伴阿正在英国去世,大雄、阿正还有阿俊,三人从小一块长大,是多年的好兄弟。

二人前去机场接回阿正的骨灰,同时也知道了阿正同性恋的身份,带着骨灰回来的是他的爱人,阿邦

往事翻涌,大雄的身份也被阿邦看穿,不仅如此,另一位故人的出现更是让大雄泛起了做自己的冲动。

他曾经的师傅打铃哥是广州粤剧界的退役旦角,同样也是跨性别者,并且接受了变性手术。

与打铃哥时隔多年的重逢,让大雄看到了生活的希望,遵循本心的活着成了他死水一般的人生里的重要目标。

在阿邦和阿俊的鼓励下,大雄和打铃哥第一次打扮成女人模样去夜店狂欢。

打铃哥因为年事已高受到高强度刺激后,死在了夜店里,但却始终带着笑容

她的死坚定了大雄选择当女人的决心,51岁的他从没为自己活过,压抑了一辈子。

这一次他要挣脱所有的世俗限制,接受变性手术。

此时,他最大的困难是如何与家人解释,电影也迎来了高潮,大雄与妻子的坦白,面临的是拒绝和恳求。

几十年的婚姻生活,妻子早已有所察觉,只是不想说出来毁了这个家。

但大雄早已下定决心,他离开了家接受了手术,成为了女人,并改名为:

翠丝

她如愿以偿的带着新身份去和自己双眼失明的老母亲见面,母亲只说了这一句话:

无论男女都是我亲生的

翠丝也只是普通人和大众没有区别,仅凭跨性别者的身份就去歧视她,是最大的偏见。

《翠丝》没有过度渲染苦痛,只是很平静的展现了翠丝(大雄)的心理状态和人生抉择,但周围人的偏见包括家人在内,让她的前半生过得压抑至极。

片头片尾的标题颜色变化最能体现她的纠结,

蓝色、红色象征了男儿身、女儿心;

红色、粉色则代表她最终达成了身心一致。

我能理解某些人的不支持,但至少给这个群体最起码的尊重。

身份代表不了个体的好坏,行为才是判断个体对错的客观标准。

无论有多少的前缀说明,本质上我们都是,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