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石油人民币”尚需时日

原标题:“石油人民币”尚需时日

上海原油期货的主要目标仍是客观全面地反映我国及亚太地区的原油供需关系。

文│本刊记者 姚 尧

2019年,油市春意盎然。但2018年10月以来的油价过山车却历历在目,好的开始并不一定有好的结局。油价受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影响很大,难免波动,这也就催生了对风险管理工具的需求。

去年3月至今,随着上海原油期成交量的不断攀升,日成交量已经超过了迪拜的阿曼原油期货品种,成为亚洲最大和全球第三大的原油期货,仅次于美国的WTI原油市场和英国布伦特原油市场。颇受境内外关注,影响力持续增强,已喊出“中国声音”。

但欢欣鼓舞之余,仍需清醒意识到如下问题。中国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石油买家之一,原油期货的诞生与人民币国际化紧密挂钩。“石油人民币”究竟停留于概念还是会有怎样的实际成效?在诸多原油期货市场的前车之鉴下,上海原油期货如何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体现供需

对于2019年的国际油价,多数华尔街投行预计,油价将在2019年强劲反弹。据某境外媒体对13家投资银行的调查发现,布伦特原油2019年的平均预测价格为每桶69美元。原因在于全球需求前景好过此前预测,产油国减产的力度则强于预期。不过,也有投行认为,油市异常疲软,油价短期反弹的难度很大。此外,对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也在质疑看多油价的预期。

无论如何随着相当一段时间的低油价时期,质疑石油美元的声音正愈演愈烈,全球许多国家都在采取措施,或是使用其他货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或是增加其他货币作为国际交易货币和储备资产,总之在试图削弱对美元的依赖。

众所周知,美元一直居于世界货币体系的核心位置。有石油行业分析师表示,“去美元化”之所以困难重重,在于美元历史积累下的权威地位,以及美国维护自身利益的措施。在全球石油贸易中,无论是在安全系数还是国际公认度上,美元仍是全球第一货币,在支付方式和配套的相关领域方面,目前没有其他货币可以相提并论。

争夺石油美元霸权并不符合中国现阶段的目标。“推出国际原油期货更为现实和迫切的意义是客观全面地反映我国及亚太地区的供需关系,进而弥补现有国际原油定价体系的缺口,同时也为企业提供有效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为企业持续经营提供风险屏障。”上期所有关负责人表示。

历经18载

从2001年上期所开始研究论证石油期货交易至今已整整走过18载春秋。

原油是石油中最大、最基础的产品,由于当时上市原油期货的市场条件不够成熟,交易所对石油期货产品的上市路径作了顶层设计,提出分两步走的策略:先从石油产品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燃料油起步,开展燃料油期货交易,积累经验,创造条件,逐步推出其他石油期货。2018年3月26日,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交易。至今,上海原油期货已走过了波澜壮阔的一年。

我国是全球重要的原油进口国和消费国。2017年,我国进口41996万吨原油,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一同上升的还有原油对外依存度。“2018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上升至69.8%,天然气进口持续高速增长,对外依存度大幅上升至45.3%。”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预计2019年油气对外依存度还将继续攀升,构建国家油气安全保障体系,提升国际油气市场话语权,成为当务之急。

初露锋芒

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上海原油期货市场已跻身全球三大原油期货市场的行列。业内广泛评价,上海原油期货是近十几年全球最成功的新上市原油期货品种。

自上市以来,原油期货成交量和持仓量稳步增长。2018年全年,按单边统计,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2700万手,成交金额12.74万亿元。日均成交量超过14万手,最高达到35.98万手。

作为第一个国际化的品种,我国原油期货受到境外市场高度关注。在上市首日,就有中国联合石油、中化石油、香港北方石油、托克、嘉能可、复瑞渤商贸等多家境内外大型石化产业链企业客户参与交易。据上期所介绍,目前境外客户交易量已占到约10%,持仓占到15%至25%。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3月与10月,联合石化分别与壳牌和京博石化以上海原油期货签署了长期合同和现货合同,表明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定价基准的接受程度在不断上升。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如今连美国的期货交易员也开始频繁关注人民币原油期货的夜盘行情。”有业内人士表示。

中金公司研报称,作为商品期货对外开放的探路先锋,原油期货在开放路径、税收管理、外汇管理、交割方式、跨境监管合作等方面将会积累下宝贵的经验,这些经验将为其他大宗商品走出国门铺路,进而推动我国商品期货市场的全面开放。

隐忧已现

历史上,不乏原油期货市场诞生,然而数十年来能够冠以权威性和国际影响力的期货市场寥寥无几,其经验与教训都值得借鉴与警醒。

比如,2001年日本推出中东原油期货合约,意图争夺原油定价权,但当时日本经济发展缓慢,期货市场整体并不活跃,最终失败;2002年新加坡交易所推出中东迪拜原油期货合约,但新加坡原油储罐发展尚不成熟、资金流动量不大,限制了期货投资者的参与热情,同时,新加坡与欧美投资者存在时差,仅依靠亚洲投资者参与,交易资金和产品流动性较差,于两年后停止交易。

从上海原油期货的先天条件来讲,其交割品种组成不尽合理正影响其长期发展。上期能源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的业务原则,原油期货合约标的确定为中质含硫原油。

在交割的七种原油品种中,国产原油一种,国外原油六种,分别为我国的胜利原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原油和上扎库姆原油,阿曼苏丹国的阿曼原油,卡塔尔的卡塔尔海洋油,也门的马西拉原油,伊拉克的巴士拉轻油。

以国外原油为绝对主体的可交割油种模式,是与目前世界上成功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最重要的区别之一,绝大多数均来自地缘政治不稳定的中东地区,风险控制是影响上海原油期货交易稳定的难题之一。特别是中东地区国家大多受OPEC限额控制,从某种程度上削弱了上海原油期货的主动权。

此外,由于期货法尚未出台,境外投资者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在我国境内参与期货市场合规经营通过不了,最后产生诸多民事纠纷问题难以解决。

最后,人民币结算的方式可谓是上海原油期货最大的话题卖点,然而现阶段人民币资本项下不可兑换及其在国际上作为流通和储备货币比例偏小,将直接抑制境外原油期货交易参与者的积极性,尤其是主要石油生产国持有人民币的积极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