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锤子科技的小败局

原标题:锤子科技的小败局

对于罗永浩创办的锤子科技而言,虽然不是一家规模型的科技巨擘,却是过去几年创业大潮中颇具镜鉴意义的样本。

锤子科技还没有死,但 时下的情境也不乐观。

文│本刊记者 张兴军

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未来命运,正变得越发清晰。从阶段性的结局来看,谈不上好,也谈不上更坏,至少和此前种种传闻相比。

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22日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用以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紧接着的1月24日消息称,锤子科技已有部分员工改签劳动合同到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其中硬件和软件部门均有大量员工改签合同。

更早之前的1月13日,罗永浩在《燃点》电影上映之际接受采访时时谈及新年的两个愿望,一个是最短时间解决供应商合作伙伴的麻烦,第二个是用全年时间把给投资者带来的烦恼尽快解决好。这符合老罗的一贯作风,哪怕最后时刻,也要为之负责到底。

事实上,从2018下半年开始,锤子科技便开始遭遇前所未有的窘境。一方面,来自媒体的“负面”新闻此起彼伏,欠薪、裁员和倒闭的声音不绝于耳。而另一方面,来自供应商层面的声讨,也让其相当被动。

或许现在复盘锤子科技过去这七年的成长史还有些为时过早,但在这个资本及创业的寒冬时刻,锤子科技和罗永浩都是尤其典型的符号,对于行业而言都具有难以替代的标志性意义。

“开源”的拥趸

在智能手机制造之林,锤子科技的影响力确算不上突出,但回顾其创业历程,仍然有可圈可点之处。尤其值得一提的,就是罗永浩所主导的对“开源”的贡献。我们所熟知的锤子科技,作为行业的新军,在创业近7年时间里没有创造过一分的利润,但是却把千万量级的发布会门票收入,悉数捐给国际开源组织OpenSSL基金会。

OpenSSL与OpenBSD是国际知名的两大开源软件组织,其中OpenSSL是为网络通信提供安全及数据完整性的一种安全协议,它通过一种开放源代码的SSL协议,实现网络通信的高强度加密,目前正在各大网银、在线支付、电商网站、门户网站、电子邮件等重要网站上广泛使用。

不止于此。2016年 10 月 18 日, 罗永浩在发布会上宣布将其当时最新的 Smartisan OS 3.0 中的两个重要功能:大爆炸(Big Bang)和一步(One Step)也进行了开源,此举当时还得到微信之父张小龙的“点赞”,认为是引领行业风气的进步之举。

现实中,罗永浩也影响了相当一部分人。他的发布会,迄今为止一直炙手可热,门票往往都是甫一发布便告售罄,这在科技圈是一个颇为独特的现象。记得在一次锤子科技的一次早期发布会上,亲眼看到美团创始人王兴在发布会开始后的半小时挤过人丛,匆匆落座。快书包创始人徐智明在朋友圈明确表示,因为颜值而想买一部白色的Smartisan 的白色手机。应用产品“锤子便签”自发布之后就广受好评,在三方应用商店中的下载量也是名列前茅。而如今炙手可热的“工匠精神”一词,相当一部分媒体都坚信是因为罗永浩才传播甚广的。

颇为琐碎地这么罗列与罗永浩抑或锤子科技的这种关联,只是侧面论证一下其在过去数年时间里值得铭记的一些时刻。在一个新型制造业的跨界领域,罗永浩的确曾经作为一股清流而存在过。虽然最后因缘际会抑或阴差阳错的可观或主观原因而没能走到最后,但这些积极的东西,并不会因为锤子科技未来可能的悲观命运而有所改变。

吞下苦果

如果从绝对销量来看,锤子科技在过去近7年时间里没有一款可以称得上是爆款的“产品”。不仅与第一梯队的华为、小米和Ov无法比肩,甚至连一加这样的新锐品牌也要望其项背。截至目前,锤子的手机系列,仅仅是千元机才取得了过百万量级以上的成绩,定位相对高端的T系列和M系列,皆可以用惨淡来形容。这和罗永浩在行业中的知名度相比,是无法匹配的。

实际上,最终罗永浩也没能让锤子科技这个承载了他无限梦想的公司,在这一波创客潮流中到达彼岸。

罗永浩走的,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这显然不是一个捷径。相反,百转千回之后,罗永浩才意识到这条路是如何充满荆棘。想要改变世界,需要经历平常人所无法体会的艰难与挫折。对于创业,罗永浩有一个生动的比喻:创业的过程“苦海无边”,就像黑社会,一旦开始就根本停不下来。可能不会被“砍死”,却可能会“累死”。

锤子科技还没有死,但时下的情境也不乐观。从最初就以高调问世的科技新锐,在其由盛转衰的过程中,依然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被报道,被评论,被误读,有时也被批判。

在2018年12月22日的第五届蓝鲸记者年会上,一篇名为《锤子生死劫》的文章获得了获颁“最佳TMT报道”奖,这篇文章去年11月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也包括争议。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众多媒体更加集中地聚焦锤子科技,这客观上也加速了命运的转折。

出路何在?

有人说,老罗如果去做直播,一年赚个上亿应该不在话下。也有人说,老罗如果不做手机这样高投入的行业,比如专门做行李箱这样的小而美的产品。实际上,老罗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从新东方的GRE明示到创办牛博网,从畅销书作家到创办英语培训学校,老罗的一路都是充满着光环,几乎每一次尝试都获取了极大的关注,然而在这些他做起来游刃有余的领域,却都不是他的最爱。

坚守着“人生来就是要改变世界”的理想的人,往往更倾向于选择一条充满荆棘的少有人走的路。他的完美主义和在用户体验、工业设计等方面的,完全胜任一个产品经理的角色,但是在学习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方面,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无论老罗未来选择做哪个领域,这都是无法忽视的一环。

记得是2013年,在“锤子rom”发布会成为热门网络事件而被讽为“玩砸了”之后,凤凰网专栏作家、现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发表了一篇《致所有与理想死磕的人》,在文章中他直言,这个国度需要评论转发型人才,而埋头死磕型更值得关注,因为他们更有价值。

“当罗永浩深夜埋汰乔布斯有人觉得他自大,但也许会有人能联想,也许那个时刻,他正在搏命做事,也许绝望万分,前景黯淡,随时放弃的诱惑很大,那个时候想想乔布斯,并吹嘘一下自己,其实只是为了温暖一下自己,鼓鼓干劲而已。古往今来的圣徒、英雄、领袖、偏执狂、教徒、疯子、大师们,谁不是整天对自己说‘哥真不是一般人’呢,不邪性,难成事啊。”

老罗还说过,唯一的失败就是半途而废。此时此刻的他仍然踌躇满志,不遗余力地解决锤子科技的善后问题。未来的某一天,他可能会重新开始,只是不确定在什么领域。对这样执着的创业者,现在还不必过分悲观抑或唏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