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专访周涛:1分48秒春晚救急赢得信任,今天坚定地为生命做减法

原标题:专访周涛:1分48秒春晚救急赢得信任,今天坚定地为生命做减法

传媒内参导读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我是坚决要给自己的生命做减法的,因为精力有限,时间更有限。我知道自己内心的真正渴望,所以把自己最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最应该投入的地方和事情上。——周涛

来源:《电视指南》杂志(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主管)

采访/温静(《电视指南》副社长、执行主编)

著名主持人、北京演艺集团首席演出官周涛

关于美丽端庄的晚会女主持人,人们总怀着各种各样的想象。她是否倨傲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她是否是因为运气好,才能一步登天?

可当周涛出现在你的面前时,当你真正地感受到她的笃定、专业和亲和力时,所有的不符实际的想象便也荡然无存。唯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端庄知性的女主持人,骨子里亦可能住着一位勇敢的冒险家。

周涛曾连续16年站立的地方——央视春晚的舞台,是聚光灯下最受瞩目的存在,也是无数同行艳羡的目标。周涛本人,也用“丰盈”来总结自己在央视的20余年。她深感自己赶上了中国电视大发展、大繁荣的20年,跟着中国电视一步一步走向其最辉煌的时刻,同时也为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而感到幸运。

所以当她不再出现在那方舞台的时候,所有人都在问为什么?对周涛来说,答案也许不那么复杂——离开央视,是为了做梦想的事情。

2016年,周涛走出了令人瞩目的舒适区,开始新的人生旅程。她离开央视,放下了那支令人艳羡的金话筒,去演话剧、做晚会导演……

周涛说:“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我是坚定地要给自己的生命做减法,去把时间‘浪费’在美好事物上,这里的‘浪费’是一种褒义词。”无论是做减法,还是去“浪费”,都意味着舍弃不重要的事物,但重要的事依然不可松懈,每一件都要认真对待。

过去的一年,周涛依然过着连轴转的生活,和在央视时一样忙碌。工作日,她是沉浸在工作之中的职业女性;周末,她是坚持为女儿做饭的好妈妈。一如那个30年前在广院刻苦训练主持基本功的勤奋学生。时光荏苒,那份可贵的努力执着和赤子之心,一直伴随着她。

用1分48秒赢来的信任

《电视指南》:在央视工作20余年,您个人有哪些收获或感受?

周涛:我之前真的没有特别认真地总结过我的央视20年,但是静下心来想一想,我觉得有一个词特别的准确——丰盈。这20余年是我一生当中最年富力强的时候,我本身专业学的就是广播电视,并一直从事我本专业的工作,同时也是我最爱的一份工作。

更幸运的是,这20多年来,我赶上了中国电视大发展、大繁荣的20年,等于我跟着中国电视一步一步走向它最辉煌的时刻。在这20多年中,祖国经历的几乎所有的重要时间节点,我都参与其中。在那些重大的历史事件当中,能找到我个人的一个小小坐标,对我来说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

《电视指南》:主持央视春晚16年,直播中是否遇见过需要化解的突发状况?

周涛:我记得我第二年上春晚。在零点之前,时间“空出”了1分48秒,而且这个时长也来不及再加一首歌,添加别的节目更是不现实。当时我们的老主任邹友开就拿了一叠电报,有传真纸的、有打印纸的、有手写的,紧急地和我说:“快,周涛快过来,拿着电报,念到几点几分,到那个时间点的时候你一定得收住。”

现在回想,那一厚沓电报,字迹也不是特别清楚。我也没有太多时间把电报通读一遍。准确地说我还没来得及看一遍,就有人告诉我:“快快快!站这!”我都不知道站哪?“站这!开始!”我就开始念祝福电报了。

虽然我是一个春晚主持的新人,但当时心里特别稳定,一种心无旁鹜的状态,从未想过万一我念磕巴了呢?万一我要不能准时收住呢?或许要是真得给念好了,领导是不是就会器重我了呢?所有这些想法完全都不曾在我心里,我心里非常干净,完全专注于手里那沓字迹不同、多处修改的稿件。最终,在1分48秒内,把这段本来开天窗的时间填充了,而且我表现得很好,冷静自然、全无慌张。而这或许得益于之前在北京电视台做过三年新闻主播的经历。

从这件事之后,我被赋予了更多的信任,作为一个新人来说,在那个重要的时刻,你可以顶住压力。现在回头来看,对于我来说,这1分48秒几乎奠定了我后来20年在央视的发展状态。

《电视指南》:春晚的着装,是自己选择还是设计师负责?

周涛:春晚服装大都是由设计师负责,但主持人自己也可以提一些意见和方向。每次我们都是跟设计师商量着来,有时我们(主持人)出主导方向,有时则是设计师出主导方向,之后双方再进行磨合。

比如说今年我想穿什么颜色,大概什么款式,设计师则反馈到今年流行的颜色是什么,又有哪些新的工艺等等。应该说,每年春晚的服装也是历届女主持人最重视的一个环节,因为那是一个全国性和合家欢的最大舞台。实际上我们认真准备,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春晚舞台的尊重。这么多年来,我参与的每一届春晚,基本上都是3套礼服的体量,4个半小时的晚会总时长,我几乎每一个多小时就换一套礼服。

《电视指南》:后来为什么离开央视?

周涛:离开央视是因为我还是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我在央视,只能够做我职责范围内的工作。最初的时候我是一个主持人,我只能主持央视的节目,地方台的主持我基本上不能去;后来我做了制作人,也只能做央视给予我的节目,我不能做其他平台的节目;再后来我从北京奥运会回来之后,做了大型节目中心的副主任,我只能做我分管的工作。

但我还是有太多自己想要做的东西,这或许是根本原因,我希望能够有更大的宽松度和自由度去做我梦想中的事情。

《电视指南》:后来转型做大型晚会导演,成就感在哪儿?

周涛:成就感来源于你的想法能够得到很好的实施,后续还能够得到充分的反馈。这其实是我的一种表达和“张扬”,我觉得很满足。

给生命做减法

《电视指南》:您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状态?主要在忙什么?

周涛:从本质上说,跟以往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任意度比在央视的时候更大。

2018年我参加了一些电视台的节目录制;演了一部话剧,去了二十多个城市演出,演出近三十场;做了央视二套的《魅力中国城》城市展演的导演工作;出任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开幕式暨文艺演出的总导演,年底还做了中国文联的《百花迎春》的总导演。所以,去年一年,我基本上没有太多休息的时间。

《电视指南》:台前跟幕后,更享受哪种状态?

周涛:都享受。因为主持人和导演对我来说,是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但都是我喜欢的,也是我相对擅长的工作。既擅长又是自己喜欢的领域,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种幸福,特别享受。

《电视指南》:站在话剧舞台上和站在主持人的舞台上,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

周涛:完全不同,因为你作为主持人时,不管主持什么节目都是你自己。在演一场话剧、舞台剧的时候,你是在塑造角色。

《电视指南》:和做主持人比起来,演话剧的挑战大吗?

周涛:非常大。演话剧是我少年时候的梦想,最早我为了艺考,学过一点表演,考上北京广播学院之后,就放下了。但实际上这是一颗种子,安静地长埋在我心里。

离开央视之后,因为有了更多的宽松度,那颗种子又一次开始萌芽和生长了。正好在对的时候遇见了《情书》这个剧本和导演,其实演话剧很辛苦,也不赚钱,但我很享受那种对艺术自由创作的状态,是一种不同的人生体验,当然也圆了我心底的梦想。

《电视指南》:最早在北京广播学院读书时,您是学霸吗?

周涛:我在广院读书的时候对自己蛮有要求的,是一个很用功的学生。我不是学霸,不是我们班专业分数最高的,但我应该是属于综合分比较高的那一类学生。我是安徽人,一开始进广院读书时,前后鼻音是不分的,比如说音乐的“音”,yin这个音我始终都发不出来,所以我每天坚持练习,将近一年半时间,终于有一天,突然我就能准确地发出这个音了,特别开心。

当时也不像现在的学生们一进学校可能就想着去实习,要为未来的就业有很多的顾虑。我们那个年代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你去上学真的就是踏踏实实的要练好专业。

周涛主演话剧《情书》

《电视指南》:接下来,还会再考虑出演其他的话剧吗?

周涛:这个要视具体的剧本而定。今年国家大剧院购买了我们《情书》话剧的三场演出,所以我还蛮骄傲的。因为国家大剧院是很多演员心驰向往的一个神圣舞台。另外,今年全国的巡演可能会暂时搁置,因为我确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还有其他计划。

《电视指南》:会选择创业吗?

周涛:不会,如果要创业之前就去了。但我会一直在文化领域里行走,这是我的方向。

《电视指南》:有没有想过参加一些综艺节目、电视剧?

周涛: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我是坚决要给自己的生命做减法的,因为精力有限,时间更有限。我知道自己内心的真正渴望,所以把自己最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最应该投入的地方和事情上。

是公众人物亦是好妈妈

《电视指南》:相较于舞台上的公众人物形象,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周涛:其实应该让别人来评价,因为自己很难判断自己。但总体来说,我是一个随和、有亲和力的人,我的合作伙伴还都蛮喜欢我的。同时我也是一个比较长情的人,我的朋友都是相处了很多年的那种,他们说我没有名人偶像那种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大家对我评价还都挺高。(笑)

《电视指南》:平时工作很忙,一周大概能运动几次呢?

周涛:如果不是特别忙的话,一周可能会有两三次,如果特别忙的话,可能只有一次,有的时候一次都没有。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有间断过。另外,阅读一直都是我日常喜欢的放松方式。

《电视指南》最近在读哪本书?

周涛:我现在手边上有两本书,一本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还有一本是“理想国”系列之一的《都市一无所有》。

《电视指南》那读书的习惯会不会影响到孩子?因为父母是最好的榜样。

周涛:对,我女儿最大的兴趣在阅读上,而且她读书读得很快。她现在“醉心”于读历史,读世界史,读欧洲史。

《电视指南》:日常和女儿的相处模式是哪一种?

周涛:闺蜜型。我知道她几乎所有的秘密,甚至有些不能告诉她自己朋友的秘密,她都会跟我说。我女儿从小就很健康,是一个挺聪明的小孩儿。我很幸运,孩子一直都很好,从小到大都很乖,学习从来不用我操心,考试复习都是她自己独立安排和执行。这得益于我从小对她自律性和认知模式的培养。

《电视指南》:平常有时间在家里做饭吗?

周涛:会做。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硬性要求的话,我的私人社交活动尽量都不安排在周末。一般周末我就会在家做饭。做饭不是女人的义务,但却是一份爱的表达。做饭是我有意为之的一件事,其实我也可以不做饭,因为现在出去吃饭很方便。

但我希望,女儿不仅仅看到妈妈工作很棒,同时也能感受到妈妈对家庭所承担和履行的责任,也就是说不管你在外面事业多成功,你回到家里应该做的事情还是得亲力亲为,这是我希望我女儿知道和明白的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