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美国离委内瑞拉那么近,为何至今没出兵?俄罗斯已经卖了270亿武器给这个南美最强武装力量!

原标题:美国离委内瑞拉那么近,为何至今没出兵?俄罗斯已经卖了270亿武器给这个南美最强武装力量!

据报道,美国和俄罗斯官员本周将在意大利首都罗马碰面,磋商委内瑞拉政治危机。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说,俄美两国就委内瑞拉所持立场迥异,“但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对话”。

在当前委内瑞拉危机中,俄罗斯旗帜鲜明地力挺马杜罗政府,针锋相对地抵制美国对委干涉。

美俄之间这场公开较量,引起国际舆论广泛关注,有评论说这场博弈甚至可能成为新冷战的开端。

美俄之争远远超出委内瑞拉本身,它们争夺的焦点是巨大的地缘政治利益和对世界石油的控制。大国之间的博弈,特别是美俄之争,已成为委危机进程的决定性因素。

16日,委内瑞拉政府支持者和反对者分别在不同地点举行了游行集会。当天,大批政府支持者走上加拉加斯街头,表达对总统马杜罗的支持。他们表示,马杜罗是民众通过大选选出来的真正合法的委内瑞拉总统,必须阻止反对派试图发动的政变。

同一天,在北部城市巴伦西亚,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的支持者们也举行了集会。瓜伊多参加了当天的集会。

作者:沈安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瞭望智库(zhczyj)

1委内瑞拉成为俄在南美地区的一个战略支点

由于近年来我国和委内瑞拉经贸关系发展较快,涉及的经济利益较大,人们关注的往往是美委关系和中委关系,而忽略了这场大国博弈中的第三方——俄罗斯与委内瑞拉之间的“特殊伙伴”关系。

冷战结束后,随着前苏联解体,美苏在拉美地区的争霸结束。整个西半球基本上成为美国掌控的地区,重新成为美国稳定的战略大后方或安定的后花园。这种“美进俄退”的态势大致保持到2000年前后。到这时候为止,除与古巴保持较密切关系外,俄罗斯基本上退出了与美国在拉美地区的争夺。俄与拉美大多数国家的关系属于正常关系。

但是,随着查韦斯政权及其他左派政权的崛起,美俄关系不断恶化,俄开始调整对拉美政策,利用其与拉美左派的关系在战略上牵制美国,俄拉关系开始发生新的变化。

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南美作为美国战略大后方,位于加勒比海的委内瑞拉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为了牵制美国和北约在欧洲对俄罗斯的包围,俄把委内瑞拉作为牵制美国的战略支点。在美国人看来,两个强烈反美的国家,以及由它们组成的事实上的战略联盟,俄在委的强大存在,特别是军事存在,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俄委关系的迅速发展大约始于2000年。2001年5月时任委总统查韦斯访问莫斯科,两国签署了政府间合作协议。此后查韦斯多次访俄,与普京等俄领导人建立了密切的友好关系。查韦斯在一系列问题上,明确地站在俄罗斯一边,反对美国的立场。两国在经济贸易和军事方面的合作随之全面展开,不断加深。

2005年委开始大规模对俄军购。

2008年委俄签署46项贸易和军事合作协定。

2010年10月委俄签署2010-2014年合作行动计划,确定了“政治、经济和金融关系、能源、军事技术合作、核能、电信、农业、渔业、运输、医疗、旅游、体育、文化和救灾等领域的合作重点”。

2018年12月6日马杜罗总统在严重危机形势的背景下访俄,获得俄大力支持和援助。委与俄达成如下协议:俄方将在委石油领域投资50亿美元(约合336亿元人民币),在黄金开采方面投资10亿美元(约合67.2亿元人民币),俄保证在随后两年中向委供应60万吨小麦,俄为委武器系统升级提供专业指导。马杜罗还宣布,委俄商定将“格洛纳斯”系统引入委通信系统,用于改善委国内外通信系统。

经过20年发展,俄委之间已经建立了一种特殊的伙伴关系。俄智库和媒体评论说,俄罗斯视委内瑞拉为具有“特殊伙伴”地位的战略盟友,而不是一般的友好国家。对俄罗斯来说,保持与委内瑞拉的这种“特殊伙伴”地位,对俄战略利益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事实上,委已成为俄在南美地区的一个战略支点,起着在美国战略大后方牵制美国的重要作用。

普京与马杜罗

2美指责俄把轰炸机派到了委内瑞拉

委大规模购买俄武器始于2005年。现在已是仅次于印度的俄最大武器销售市场和军事合作伙伴。

2005年以来,委曾两次大批量对俄军购。

第一次(2005年-2008年)价值40亿美元(约合269亿元人民币)。

第二次(2009年-2013年)价值60亿美元(约合403亿元人民币)。

第一次(2005年-2008年)价值40亿美元(约合269亿元人民币)。

第二次(2009年-2013年)价值60亿美元(约合403亿元人民币)。

仅这两次就合计100亿美元(约合672亿元人民币)。其中,第二次委使用了俄40亿美元(约合269亿元人民币)专项贷款。

此外,双方还有多次专项武器交易。有报道说,20年来,委对俄军购可能总计达到270多亿美元(约合1814亿元人民币)。委从俄购买的武器系统,包括10万支AK-103步枪,S-300型防空导弹系统、“布克”防空导弹、“针”系列便携式防空导弹、“龙卷风”和“冰雹”重型火箭炮以及直升机、战斗机,等等。

2006年,双方缔结建立俄罗斯直升机售后服务和维修中心(2013年开设)以及AK-103步枪及配套弹药制造厂的合同。预计后者将于2019年年底前投产。2013年5月,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向俄杜马报告说,仅2001年-2013年俄委签订的军事技术合作合同总价值达110亿美元(约合739亿元人民币),占该公司这一期间向拉丁美洲出口军事装备及相关服务总价值的75%以上。

目前,委内瑞拉军队已经全部用俄式武器装备起来,不仅拥有强大的陆军,还建立了强大的防空网,成为南美最强大的武装力量。

在当前的危机中,也可以看到俄罗斯人的身影。据报道,一批俄专家参与了委数字货币“石油币”的设计与使用,一批军事技术专家在指导委军队操作防空导弹等尖端武器。

俄委军事合作还扩大到其他战略层面。

2008年11月委俄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委已成为俄战略轰炸机全球巡航的落脚点之一。

2008年9月,图-160首次经委空域训练飞行后,图-160沿北美和加勒比美国海岸航行,都要经过委领空或在委降落。

2018年12月10日,两架图-160战略轰炸机、一架安-124重型军用运输机和一架伊尔-62远程飞机,在委迈克蒂亚国际机场降落停留3天后返航。

2018年12月12日,俄《独立报》报道,俄将在加勒比海部署军事基地,引得世界舆论议论纷纷。委国防部长洛佩斯说,委俄将加强两国防空体系的联合运行合作。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此发推文,指责俄把轰炸机派遣到委内瑞拉,对美国构成威胁。在美国人看来,俄委军事合作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俄罗斯图-160战略轰炸机

3还有什么比拥有美国资产更好的方式?

20年来,俄委在多个经济领域进行广泛合作,俄成为委重要的贸易伙伴,俄在委拥有巨大经济利益。据估计,20年来俄在委累计投资和信贷超过170多亿美元(约合1142亿元人民币)。俄在委石油领域占有巨大份额。俄还是委主要粮食供应来源,2018年向委供应60万吨粮食,总金额约为6000万美元(4亿元人民币)。2018年底双方又签署今后两年每年再供应60万吨粮食的协议。

为扩大对委出口和双边合作,俄已向委提供多笔贷款。其中,2009年,俄提供20亿美元(约合134亿元人民币)贷款,2011年,俄提供40亿美元(约合268亿元人民币)军购专用贷款。俄石油公司以预付款形式和购买债券形式两次合计向委石油公司提供75亿美元(约合504亿元人民币)。2010年俄委签署建造10万套住房合作协定,并进入委基础设施建筑业。

俄委债务数字双方都没有公布。据路透社报道推测,委欠俄债务总额为170亿美元(约合1142亿元人民币)。2017年11月,双方曾就到期的31.5亿美元(约合212亿元人民币)委欠俄主权债务达成重组协议。

俄委在石油和能源领域的合作对双方都具有重要意义。2010年4月,时任俄总理普京第一次对委内瑞拉进行正式访问,开启了两国的石油和能源合作。迄今为止,俄通过融资等方式取得了委至少5个油田“相当大的份额”。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卢克石油公司和秋明-英国石油公司组成的国家石油财团专门从事拉美地区的石油开发。

俄公司目前参与了委境内的5个石油开采项目,拥有这些油田的“重大股权”。其中,在奥里诺科地区的“胡宁-6”油田,已投入工业开采,预计投资额200亿美元(约合1343亿元人民币)。2011年2月,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获得委内瑞拉湾“乌鲁马科-3”区块天然气勘探开采权。俄石油公司参与委多个大陆架天然气项目。

此外,双方还签署了水力能源方面的合作协议。2010年俄委签署建造委第一座核电站的协定。同年,俄购买委16亿美元(约合107.5亿元人民币)石油资产。俄在委石油领域的投资和资产数字不得而知。一家西方银行估计,仅俄罗斯石油公司一家在委资产可能达到25亿美元(约合168亿元人民币)。

引人注目的是,俄罗斯石油公司通过抵押贷款取得了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在美国子公司雪铁戈公司(CITGO)的控制权。雪铁戈公司总部位于休斯敦,原是美国石油领域的顶级品牌,也是美国最大的汽油供应商之一。该公司在墨西哥湾沿岸拥有3座炼油厂和美国全国性管道网络。

1990年1月,该公司被委内瑞拉石油公司收购。由于财务危机,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先后两次以该公司资产为抵押发行债券,将其抵押给俄罗斯石油公司。两次的抵押股份占比分别是49.9%和50.1%。贷款额一次为60亿美元(约合430亿元人民币),一次为15亿美元(约合101亿元人民币)。换言之,如果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和雪铁戈公司将来债务违约,雪铁戈公司全部资产将落入俄罗斯石油公司之手。这意味着俄罗斯石油公司将控制一个重要的美国石油公司。

这引起了美国的不安。

《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学者达伦的话说,“普京先生知道石油是一种武器和工具。俄罗斯希望在委内瑞拉的投资是安全的,还有什么比拥有美国资产更好的方式呢?”美洲理事会与美洲协会副主席埃里克·法恩斯沃思认为,对于俄来说,在西半球建立政治前哨是“战略性的胜利”。

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标志

4大国博弈使委危机染上了鲜明的冷战色彩

美俄在委争夺的主要目标或焦点并不仅仅是马杜罗政权,它们的主要目标应该是地缘政治和世界石油的控制权和本国在该地区的巨大利益。换言之,它们争夺的是委所处的战略地位、武器市场和位居世界第一的石油储量,由此而产生的市场控制权与石油定价权。

如果委内瑞拉石油完全落入俄罗斯手中,美国损失的将是对委内瑞拉乃至整个南美的战略控制权、武器市场还有石油市场以及定价权。俄委联盟成为美国后花园的巨大安全威胁。美国必除之而后快。

委危机加剧以来,由于美国制裁和封锁,委停止对美国石油出口,俄开始大量购买滞销的委原油,并向委提供通过国际采购的燃油。俄还允许委石油公司欧洲分公司迁往俄罗斯。美国学者认为,俄罗斯的做法表明,俄正在利用当前委危机形势,取代美国占有委石油市场,从而夺取国际市场的石油定价权。

俄驻委大使弗拉基米尔·扎耶姆斯基的讲话解释了美俄之争的实质和俄方势在必得的决心。2019年3月5日,他表示,俄在委的投资风险,主要来源于华盛顿。俄方所有投资都符合法律法规,如果美国企图干涉,那么莫斯科将会采取强硬措施。

在俄学者看来,地缘政治方面,委不仅是俄在美洲重要的战略伙伴之一,而且是“符合克里姆林宫利益”的重要伙伴。俄委对外政策同样持反美立场,加强合作符合双方的安全诉求和国家利益。但俄委这种特殊的伙伴关系也成为俄罗斯的软肋。

与其他国家相比,俄更担心委政局转变,特别是担心政府更迭导致亲俄的马杜罗下台,从而导致特殊伙伴关系不复存在。因为,俄委关系是建立在领导人关系之上的,基础薄弱。一旦领导人变换,政府更迭,就可能导致俄委关系剧变。2013年查韦斯逝世时,俄就曾非常担心新上任的领导人改变对俄政策,从而损害俄罗斯在委的利益。现在,如果美国扶持的亲美极右派上台,取代左派政府,对俄委关系来说,可能是致命的打击。这也是俄力挺马杜罗的根本原因。

因此,无论从全球战略和地缘政治角度出发,或者为了委拥有的巨量石油,还是为了巨大的维护既得利益,或是夺回失去的利益,俄美之间的博弈与较量都不可避免。

大国博弈,使委危机染上了鲜明的冷战色彩,也决定了委危机的复杂性和长期性。

当然,一场新冷战是否能够随之爆发,还有待观察,毕竟今天的俄罗斯或美国已经不是冷战时期的前苏联与美国,当今世界也不是二战结束后的两大阵营对峙的时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