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12年后再登湖南卫视比赛,“快男”冠军陈楚生:有没有人告诉你,只有对得起自己,才是真正的胜利

原标题:12年后再登湖南卫视比赛,“快男”冠军陈楚生:有没有人告诉你,只有对得起自己,才是真正的胜利

输了自己,赢了全世界又如何。

自我

Find Yourself

新一期《歌手》,补位歌手陈楚生踢馆成功。

对于曾经在每周五晚上准时为《快乐男生》尖叫的8090后来说:这个名字,真是好久不见了。

从一夜成名到被雪藏被封杀,远离话题中心太久,这个在07年和张杰、魏晨、俞灏明一起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手似乎早就过气。

12年前的夏天,26岁的陈楚生曾是最令人羡慕的年轻偶像;

次登上湖南卫视参加音乐类竞技节目,他37岁了。

尽管这次踢馆没有唱那首著名的代表作《有没有人告诉你》,但台上的他还有台下的同届快男吉杰,都红了眼眶。

时间就像魔法棒,把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

爆红的时候,他是个不那么快乐的“快乐男生”。

如今,虽然不火了,他却成了真正快乐的乐队主唱陈楚生。

07年,不管你知不知道陈楚生这个人,都一定听过一首歌: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

那一年,26岁的陈楚生战胜苏醒、魏晨等一众人气选手拿下第一届快乐男声的全国总冠军,成为当年“C位出道”的最幸运锦鲤。

决赛当晚,这个身材有些单薄的男孩子站在舞台的最高处,真正解释了什么叫《我最闪亮》。

可是,楼盖得越高,太阳照过来的时候,阴影也就越重。

当他站在台上把奖杯高举过头顶的那一刻,或许没有想到,仅仅一年后,自己就亲手摔碎了那份得来不易的“王者荣耀”。

08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出现场,舞台下的“花生”们不知疲倦地举着灯牌;千里之外的电视机前,家人们为了看一眼压轴登场的陈楚生也已经等了快4个小时。

但平静的等待背后,演出后台却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因为,快要登台的陈楚生竟然不见了?!

留了封信,电话关了机,他像个闹脾气的小孩,说跑就跑。跟逗你玩儿似的。

只是,成年人的世界,容不下孩子气。

没过多久,轰轰烈烈的“陈楚生解约风波”攻占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天娱传媒的索赔金额从650万涨到2600万,最后出现了227亿的天价。

粉丝、家人,甚至对他有所耳闻的路人粉,所有人都在找陈楚生。而大家不知道的是,他不负责任地离开,就是为了能“找到自己”

从16岁拥有自己的第一把吉他,到19岁独自从家乡海南前往深圳做酒吧驻场,再到参加《快乐男声》,陈楚生的音乐梦已经做了10年。

刚到深圳那会儿,他跟好多朋友挤一间房子。但为了买把像样的琴,拿出2/3的工资不带一丝犹豫。

从一个场子跑到另一个场子,被酒吧老板拒绝、被无理客人羞辱,夜里的深圳,再繁华都跟他无关。

但那会儿,他从事的是自己喜欢的行业。为梦想付出,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所以根本不觉得苦。

包括参加《快乐男声》,陈楚生的初衷也不是为了走红,只是为了音乐。

陈楚生不是个外向的人,选秀这种需要滔滔不绝博好感的项目其实挺让他犯怵的。

但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音乐人,他想知道:接触音乐十年、正式唱歌也有七年,到底只是自我感觉良好,还是真的不错。

有的人参加节目为了出名,他却是把一次次晋级当成了一场场考试。

走得越远,就证明能力越强。

然而,选择的时候,没人能猜到结果。

就像报名比赛的时候他没想到能走“狗屎运”拿到冠军,他也没料到:冠军,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从和公司签约开始,陈楚生就一种感觉:太快了,一切都太快了。

第一张EP,从录制到MV拍摄再到发行,一共就花了10天时间。中间还插了两场演出。

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写歌不是在酒店,就是在飞机上。手机里全是写歌时候录的视频。

从前他没名气的时候在深圳跑场子,出了名倒好,成了在全国跑场子。

他热爱音乐,在音乐上付出再多时间也无所谓。可那会儿,他可以用在音乐上的时间是最少的。

就像他后来在歌里写的“我以为我在向上飞,我忘了我在往下坠”。

这样的节奏,怎么能做出好音乐?哪个音乐人,能经得住这么消耗…

陈楚生不是没跟公司沟通过。可他要慢下来写歌,公司要快速赚钱,这种极度错位的需求压根没法平衡。

想做真正的音乐人来着,怎么眼看就成了个没作品的艺人?

陈楚生有些怕了:认识他的人越来越多看,他却越来越不认识自己。

怎么办呢?

陈楚生决定:逃跑。什么都不要了!人或许没法主宰命运,但能主宰自己。

为自己做主,其实这话听上去特俗,人人都会说。但会说不代表会做啊,真的有胆不计后果为自己做主的人并不多。

单方面解约,面对的不止是一场官司,还有能把人淹死的唾沫星子。赔的,不只止是钱,更是前途。

但这些,陈楚生都顾不上了。他必须搞清楚自己是谁,到底要干什么。

于是,就有了和天娱那场长达4年的解约官司。

后来的日子,不演出、不发歌,和同届的张杰、俞灏明等兄弟比起来,冠军陈楚生的消息越来越少。

可是,鲜衣怒马少年时,一夜望尽长安花。

每个人享受的东西不一样,对陈楚生来说,万人捧不如自己懂。

解约这件事,不仅没能让他放弃这个行业,反而让他更加坚定:老老实实地写歌唱歌,就是自己唯一想做的事情。

为了能让嗓子保持稳定的状态,老烟枪陈楚生强行戒了烟。

戒烟那段时间,他写下了自己另一首代表作——《瘾》。

他一直写歌,但不算高产。

闲下来的时候,会自己跑到国外游学。感受不同的环境,探索不同的音乐。

2014年,和华谊兄弟合约到期,陈楚生思来想去,决定再为自己冒个险:不再续约,自己成立工作室。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之外,但还要取得舒服一点”。

签公司,给的空间再多,自己也还是绷着。独立做音乐,哪怕赚得没有之前多,但什么都可以自己掌控。

按自己的节奏,做自己的音乐,还有什么比这个“奢侈”?

入行多年,相比于一个人演唱,陈楚生还是更喜欢一帮人一起表演。

成立工作室后,他组建了乐队SPY.C。乐队成员几乎都是从深圳就开始跟他一起玩儿音乐的哥们儿。

SPY,意思是侦探。

他们要像侦探一样,严谨又敏锐地去对待每一个音符、每一首作品。

为了能让乐队更方便地排练、录歌,他给自己家的地下室糊上泡沫板,改成了录音棚。

在这儿,写歌也好弹琴也罢,全凭自己喜好。

陈楚生35岁那年,SPY.C乐队发布了他们的第一首主打歌曲《35》。

歌曲的风格一改以往的温柔抒情,大量电子合成器元素的加入和强烈的律动感让很多人怀疑:这还是陈楚生吗?

不知是巧合还是早早料到了大家对这种改变的抗拒,他在歌词里写下“我的世界你不懂,就别勉强再沟通”。

很早以前就有人跟他说:楚生你就适合拿把吉他坐在台上,然后安安静静地一个人唱。

可是,谁说音乐只有一种形式?谁说一个人只能唱一种风格的歌。

“最好的状态就是和一名侦探一样,对生活周遭抽丝剥茧,去发掘音乐上的无限可能”。

乐队的步伐很慢,像极了陈楚生的性格。成立的第三年,他们才总算磨出了第一张同名专辑。

这个时代,偶像的热度早就远大于歌者。风格大变又已经不是大明星的陈楚生,新歌再精良也很难激起水花。

但他不在乎。

年龄越大,他越知道:道不同的人,就算跪舔最后也还是离开;相似的人,始终都会在。

每个人,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2017年底,陈楚生出道十年。他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叫做“1/7 Concert Live”的小型演出。

耿乐、闫妮、袁惟仁、王栎鑫的等圈内好友悉数到场。

不大的场地里,坐满了支持他多年的粉丝。

陈楚生包揽了他们来看演出的所有费用。

出道那年,他曾说如果可以,自己要唱70年。

而最初的这1/7,他跑偏过、迷失过,但最终还是回来了。

如今的陈楚生,跟“红”这个字完全搭不上。

快男时期的路人粉渐渐把他忘了,年轻一代的听众很多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却松了口气:我总算不红了,总算不用戴口罩和墨镜出门了。

除了演出,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楼下的录音棚。四岁多的儿子Demo要找爸爸会轻车熟路地摸到地下室来。

写歌唱歌之外,他演过电影,偶尔也会接一些不需要太多“演技”的节目来补贴乐队的费用。

提到多年前那次逃跑和解约,他会坦言自己考虑不周,做事太冲动。

入行12年,外人看来陈楚生似乎快被社会磨平了:以前那么成功,现在不还是败下阵来…

可是,成败到底是什么呢?

这些年,很多音乐人的主业从唱歌变成了演戏或者上综艺,好一点地当当评委。

多少人已经忘了当初那个要唱歌的自己,但陈楚生一直还在做音乐。

写什么样的歌、多长时间写一首歌,一年进行几场演出,他不用听别人的,全都自己做主。

诚然表面的戾气早就散了,但他的挣扎,永远比妥协多。

聚光灯打在身上的时候,得冠军、高人气、拿奖杯,这些都可以算是胜利。

而作为一个普通人,在不那么理想的现实世界里,能够对得起自己,也许就是唯一的胜利。

刻画《陈楚生专访:10年前的“快男”冠军,还在继续追梦吗?》

易时间《陈楚生:我为什么不为自己活着》

Billboard《专访陈楚生:成为自己,哪怕没有真正的胜利》

南都周刊《37岁的陈楚生回到湖南卫视,和25岁的自己握了下手》

新华网《陈楚生:不要低估音乐的力量》

淘漉音乐《陈楚生专访:用十年摆脱标签,做音乐里最真实的自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