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好的教育不是传授,而是“遇见”丨头条

原标题:好的教育不是传授,而是“遇见”丨头条

众所周知,当下教育生态可以概括为一个字:“累”。

疲惫的孩子,疲惫的老师,疲惫的家长,大家都有着一副相同的“受害者表情”,童年被严重异化。

认识童年的自在意义,承认童年的独立空间,捍卫童年的天然价值,并为儿童提供与之身心相适应的教育内容,搭建舒适感、自由度、成长美的生态环境,应是教育的努力方向。

新时期的“教育宣言”

2018年,张家港市实验小学正式提出新时期的“教育宣言”:“做精神明亮的人——过正常而积极的童年生活”。

为服务于该理念,学校提出了“一体两翼”的发展模型,即以“国家意志”“标准课程”“核心素养”等基础目标为体,以“审美发育”和“智能拓展”为两翼,让“审美”和“智能”成为本校最醒目的教育标识。

同时,作为路径和平台,为满足儿童的自由个性与差异化发展,学校还推出了“儿童定制学习行动计划”。

学校认为,就教育的侧重而言,大学是专业,中学是智识,小学是审美。

审美有多重要?它决定一个人的心灵面貌和生命精致度。

木心曾说:“没有审美力是绝症,知识也救不了”。

物型课程就是一个主动求新、求变的过程,是“人”与“物”相互适应、调整与融合的过程;也是“物象”与“意象”相得益彰、彼此促进的过程;是更加注重“审美要求精神成长”的办学策略。

清晨,当一个儿童走进校门,我们应该意识到,他不只是来学习的,他还是来生活的。

那么,童年审美的内容有哪些呢?

我的定义是:自然美学、情感美学、艺术美学、人格美学。

具体路径有三条:

一是精心设置审美对象(视野,生动);

二是激励审美活动的发生(遇见,心动);

三是课堂的美学化设计和美学课程的提供(教学,启蒙)。

基于上述理念,2013年,我们以美学经纬“再织”校园空间。诞生了一座花园,一座“小径分岔的花园”。

这是一个整体的美学设计和比喻。是一个意象,也是一个实体。

物型课程基本理念的表述:物型课程是发挥“物”的课程意象,以环境建模、物型建构与课程开发为内核,实现“文化塑型”,具有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的校本化隐性课程。

为什么是花园?

因为儿童本身即花朵,他对花园有天然的亲情和相认能力,他是来投亲的,他是来生长的。所以,我们的校园必须郁郁葱葱,必须有一种会呼吸的草木精神。

我常说:好的教育不是传授,是“遇见”,是你想让孩子看见什么,用什么来调集他的注意力;

好的校园不是钢筋水泥浇铸出来的,是种出来的,是长出来的,它必须像一座巨大的感官,与儿童的感官相匹配,它必须有迷宫和谜语的气质,与儿童的探险精神相呼应。

为什么要“分岔”?

中国园林在营造上,有一个原理,即以曲为美,只有岔道多、拐角多、小径多,人才能分流,空间方显深阔和幽远,才藏得住有趣的事物,才容得下形形色色的足迹。

教育亦如此,每个孩子都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他们有着各自的天赋、兴趣和方向,我们尊重和鼓励个性化、差异化的生长,并为之提供相应的机会和路径。

培养孩子的哲学气质

2012年至今,张家港市实验小学围绕物型课程的四种“文化类型”,我们完成了“百草园”“三味书屋”“会呼吸的路”系统的设计与开发。

物型课程以物构型,分为地表文化、空间文化、学科文化、格物文化这四种“文化类型”。

“百草园”是学生喜欢的物型课程——有中国意蕴、中国表达的“空间的诗学”。

在百草园环境设计中,学校抓住中国元素,江南文化,园林美学,除了用“雕刻家的眼力和工匠技术”完成这些精雕细琢的作品,我们还特意留出了一片堪称“荒野”的空间,告诉孩子们:

这里出没着各种偶然、未知和不确定性,藏着看不见的能量和秘密。虽然显得混乱,但这恰恰是大自然本来的样子,它有着内在的秩序和结构。

荒野,是生命最初的基础,是生命最原初的动力。

大自然从不让人厌倦,一只偶然路过的鸟,一只蝴蝶、一只螳螂和蟋蟀的到来,一场不期而至的雨,一缕月季或桂花的暗香浮动,都会使我们的每一天、每一个时分都是新的。

大自然从不重复,正因如此,它才能满足儿童无限的好奇,吸引着孩子们自己走进去,去识别,去发现,去命名。

翻开孩子们的“自然笔记”,随处滚落着散发草木气息的诗句:

小鱼的尾巴动了,百草园的春天到了;

我多想在结婚的时候,撒一场花瓣雨;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这儿和一只啄木鸟打过招呼;

鸟的翅膀落下一颗草籽;

几天前的雨后,我在这里遇见一只水牛;

我的蚯蚓住在这儿……

大自然以全部的力量、灵感,作用于花园,孩子们瞬间的遇见,心灵的觉醒,实际上都是和这所园子发生的化学反应。

品味荒野,也许还要一种哲学气质。

未经设计的校园是不值得穿行的。我们追求户外的“万物生长”“情景生长”“故事生长”;我们追求校园的感官化设计和心灵化运营;我们营造梯级式、成长型的“童话空间”“童话人生”“童话逻辑”;我们鼓励校园里的“探秘”“偶遇”和种种“美学散步”,我们诱使“心”与“物”随时随地的“化学反应”。

“三味书屋系统”

我很喜欢作家王开岭《古典之殇》中的一段话:

“20世纪以来的人类,正越来越深陷此境:我们只生活在自己的成就里,正拼命用自己的成就去毁灭大自然的成就……或许,人类还有一种成就的可能,亦堪称最高成就,即保卫大自然成就的成就。”

为此,我们建立“三味书屋系统”:物型课程实施方案中提出“场所精神”概念,由此,我们设计出“三味书屋系统”为代表的一系列物型课程馆,不同的场馆具备不同的场所精神,关注“场所的深度”如何潜移默化地影响学生的价值观。

被誉为最美书店的“三味书屋”,一卷春风阅读盛典,镇馆之宝是我们学生的原创书系列。

梦想艺术馆,馆中精品,五大功能区:经典艺术区(“走近大师——百幅经典名画、百首经典名曲赏析”)、梦想绽放区(私人定制展)、工坊体验区(玩色彩、玩纸)、互动分享区、梦想剧场、园艺坊、STEM课程馆、影视坊(100部经典电影)等。

让其感受工艺之美、人文之美、智能之美,丰富提升儿童的艺术美学和情感美学。每一间场馆里都有流动的音乐,我们称之为“校园背景声”。

我们的场馆是会生长的,比起一下子做到底,我们更想要不停改变,(日本京都有一个著名的酒店,每年一定会翻新一个房间),为了不产生厌倦感,我们在场馆设计中,也力求击破所谓的完成。

我们的校园就像是一个书的植物王国,2012年以来,每一年,校园里一定会生长出一个新的小书房、小角落。孩子们在书籍中主动搜集自己的精神偶像和人格榜样。

一千个孩子有一千种物语,一千个孩子会产生一千种物境。物型课程馆系统流传着许多“人、屋、世界”的故事。

如果说百草园是儿童自由撒野的伊甸园,那么,三味书屋,梦想艺术馆就是培养儿童内心端庄的姿态和表情。

记得梦想艺术馆刚落成的时候,孩子们像进了菜市场一样欢腾喧闹,传说中欧洲的艺术馆气质在这里荡然无存。

经过老师们教育以后,再进艺术馆,孩子们一个个贴着墙角,缩手缩脚,低眉顺眼,像皇宫大院里的小太监、小宫女。

我经常说一句话:艺术是灵魂的香水,闻过它,灵魂中就有了香味。梦想艺术馆好比香水瓶子,是捂着盖子,还是打开它,我们决定打开瓶盖。

让“人”与“物”相互适应、调整与融合,我们引领孩子们进馆做私人定制艺术展,至今,已经有100余名儿童举办了个人展览。

在这个弥漫艺术美学的空间里,孩子们的行为、举止、穿着、谈吐越来越风雅。

场馆空间的形与色,加上人文因素的积极参与,就构成了一种令人流连忘返的“场”。

保卫童年的学校

“会呼吸的路”既是实景,也是一个课程意向的表达。

我们把校园的水泥路剖开,处处都是长草的石板路。春天里,每一个师生都是移动的“百草”,口袋里装满花籽,像花婆婆那样走到哪撒到哪,会呼吸的路,会呼吸的花坛,野花、野草自由生长。

每一个开学季,我们在校园里埋伏了繁茂的太阳花,香水月季,允许第一天上学的孩子摘一朵花带回家,在我看来,年幼的孩子伸手摘花的行为,和徐志摩笔下的月光下跪拜百合花的孩子一样,都是通往美的探索。

我还特别看重给学生一间“窗外有风景”的教室,我认为教室同四周自然景物是互动、依存和协奏的关系,漂浮在窗外的云彩和树影都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依据物型课程“在情境中学习”“在活动中学习”“在探究中学习”的主张,我们实施了项目式+主题式+场馆式+社区式的学习方式,会呼吸的户外课堂,移动的课程馆在这个美丽的园子里像花朵一样绽放。

学校还在庭院中设立英语实景场课程基地(本期课程主题来自于英语教材:体验万圣节);

果树上,挂着科学课程孩子们设计制作的《喂鸟器》;

花树下写生,一步一景的苏州园林风格,是艺术综合课程展示的最好场所;

季节风物,是语文课程吟诗作赋的灵感所在;

一条路、一座桥都成了数学长作业计算、约估、测量、几何探索的课程资源。

教育,就是要帮助儿童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会呼吸”的路。

学校操场四周,可以遇见12棵各不相同的果树,石榴绯红,枇杷橙黄,木瓜暖绿,橘子轻黄。

我希望大家记住卢梭那段经典的话:

“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之前,就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我们打乱这个次序,就会造成一些果实早熟,它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

同时,这12棵果树也是学校定制课程的生动象征。

如果说每一个孩子都是一棵树的种子,握在掌心很小很小,几乎微不足道,但是,每一颗种子都有它自己独特的发芽路径,等它一天天长大,离天更近,就可以栖息不远万里的飞鸟,停靠千里之行的旅人。

就像操场边缘百草园艺社团的特展“小王子的花园”,每一个孩子都是一颗种子,对于必将长成大树的种子,我们必须提前仰望。

汪曾祺在一篇回忆童年的文章里写道:“我的脸上若有从童年带来的红色,它的来源是那座花园”。我始终认为,童年,埋伏着人生最重要的线索。

一个人幸福与否,取决于他对人间的审美,取决于审美力的大小和向度。而这种幸福的源头、逻辑和最重要的线索,又深深埋植于他的童年生活和细节之中。

如果孩子在童年“遇见”了美,他就会用一生去追随美。给每一个孩子自然生长的环境与空间美的教育,张家港市实验小学要成为一所“保卫童年的学校”。

你可能会感兴趣

作者丨刘慧(张家港市实验小学校长

来源丨张家港市实验小学

责编丨王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