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中年危机?“倔强”杨坤无所谓

原标题:中年危机?“倔强”杨坤无所谓

7年前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备受关注,7年后又因为登上《歌手》舞台而引发热议——但对杨坤来说都无所谓了,在他看来,让更多人了解到他唱歌的方式和对音乐的态度,就够了。

21日杨坤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被叫“大叔”多年的杨坤坦言自己有中年危机,但是在他看来,“人生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可能会焦虑和担心的事,对我来说只要能一直持续可以唱歌,可以演出,这个危机感就不会太强烈。”

上《歌手》

最初也曾担心被淘汰

舞台的渴望战胜担忧

北青报:上《歌手》之前是否有过顾虑,担心自己很快会被淘汰?

杨坤:之前也看过一些,这个节目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而且我身边也有歌手朋友来上过。我自己看电视感受到的和听这些朋友聊到的,都传递给我这是一个很紧张、很严肃的舞台,所以我还是挺担心被淘汰的。

北青报:从最初权衡要不要来,到走到现在,心态是有变化的吧?

杨坤:对,我觉得可能每个来到这个舞台的歌手都会经历这样的心理变化,我们对这个舞台都是无比敬畏的。因为敬畏,所以害怕。对我来说,再次来的原因是我又想享受这个舞台,享受和观众的交流互动,这个是让我最有成就感的事。对舞台的渴望程度超过了心里害怕的程度,所以我来了。

北青报:走到现在,最初的那种紧张感是不是也越来越淡了?

杨坤:现在也还是会紧张,但是这个紧张我觉得是良性的,会在上台前带给我一些兴奋的感觉。而且每次站到台上开始演唱以后我就完全不会紧张了,那个时刻就是享受。

争歌王?

只想过怎么不被淘汰

最大期望是多唱几首

北青报:最近几期你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这在你意料之中吗?

杨坤:其实我没想这么多,这一季我是比较晚才确定要来的。从确定参加到现在,我几乎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选歌和练歌上了。这个节目的录制时间安排得很紧张,每周都要录一期,给我准备的时间真的很少。

北青报:每次的选曲都引发不少关注和热议,都有怎样的故事?

杨坤:有一些是有故事的:像《我比从前更寂寞》《i love you》《真的很在乎》《长子》,都有我个人的人生经历在里面;还有一些是曾经影响过我的音乐,对我而言有特殊意义的,比如《love is over》和《拒绝再玩》;再有一些就是我想表达态度的,像《下个路口见》《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娱乐天空》《被驯服的象》。

北青报:上这个节目让你有什么收获和感触?

杨坤:收获挺多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准备这么多首歌,而且还是要以比赛竞演的形式呈现,我必须精力高度集中,要完全投入地练歌。同时还要考虑一些舞台呈现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不停思考和练习,对我自己来说就是一种提升,不管是在唱的方面还是对音乐、舞台理解的方面,我觉得我是在进步的。

北青报:很快就要进入“歌王之战”了,自己对于当歌王是否很期待?

杨坤:我没想过这个事。我一直想的是怎么不被淘汰、能在这个舞台上多唱几首歌。这是我最大的期待。

看爆红“倔强大叔”有中年危机

一直唱歌就不会太焦虑

北青报:上一次爆红是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这一次同样是参加综艺节目再度备受关注,包括很多其他的歌手都是因为上综艺节目才备受关注。对于这样的爆红方式,你怎么看?

杨坤:我没觉得自己再度爆红了。换一种说法,应该算是让更多人了解到我唱歌的方式和对音乐的态度了。不管是通过什么平台,我都觉得这是件有意义的事。

北青报:现在很多观众称呼你为“倔强大叔”,你在微博上也说“我不是被驯服的象,我是想给你们唱歌的大叔”。第一次被喊大叔的时候,是否有过不适应?

杨坤:没有不适应,我觉得到了这个年龄和阶段这是个很自然的事情。

北青报:步入中年之时是否也有过危机感?

杨坤:危机感其实我一直都有,不是到了中年才有。人生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可能会焦虑和担心的事,对我来说只要能一直持续可以唱歌,可以演出,这个危机感就不会太强烈。

北青报:很多人说,以杨坤目前在歌坛的地位,无所谓出不出新歌、新专辑了。你怎么看?

杨坤:发专辑对我自己来说是件挺重要的事,因为一张专辑是一个歌手人生某个阶段的记录,这跟地位什么的没有关系。我不是为了去够一个什么位置而发专辑,而是它本身就是我很愿意去做的事。

北青报:今年有演唱会、新专辑的计划吗?

杨坤:有。节目结束以后会先发一张新专辑,然后演唱会也在计划。我主演的电影《冠军的心》预计不久后也会跟大家见面了。文/本报记者 寿鹏寰

统筹/刘江华

作者:寿鹏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