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充值页面关闭 诱导打赏弹窗下线

原标题:百万充值页面关闭 诱导打赏弹窗下线

南都连续两日报道网络直播未成年人打赏乱象,并发布智库报告。

南都连续两日报道网络直播未成年人打赏乱象,并发布智库报告。

南都讯 3月21日,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针对频发的“未成年人巨额打赏”话题发布了《直播平台未成年人消费机制测评》报告,测评员以20家提供直播服务的App作为样本平台,通过覆盖事前防控、事中提示和事后反馈3大环节的13项测评指标展开测评。

样本平台包括抖音、YY、虎牙、斗鱼、映客、一直播、美拍、花椒、陌陌、B站、龙珠直播、酷狗直播、战旗直播、企鹅电竞、触手、NOW直播、爱奇艺、火猫直播、网易C C和快手这20家平台。测评结果显示,85%的样本平台没有在用户注册环节和新用户消费环节进行有效身份验证;7家样本平台提供了未成年模式、家长模式、防沉迷模式等;19家平台客服明确回应平台不支持单独关闭账号的消费功能。

报告发布后,NOW直播关闭了充值100万的页面,表示将针对成年人的单次充值上限调整为1万元以下,同时将拦截未成年打赏;酷狗直播则下线了“撩主播”弹窗,并严查诱导打赏。

直播公司也反映,目前行业存在一些困境,如产生“职业退费人”黑产冒充未成年人等。全国人大代表则认为家长疏于管理亦应担责。

NOW直播

关闭充值100万页面,将拦截未成年人打赏

测评发现,在单次充值限额上,腾讯旗下的直播平台NOW直播官网的可充值数目最高,单次最高可充100万元。

除了单次充值金额高,该平台还存在诱导用户消费的行为。在NOW直播网站的官方论坛中,有关于高消费用户激励的官方规定,即《NOW直播高消费用户激励政策》。其中提到,主播引入的满足要求并通过官方审核的高消费用户若每月在NOW直播充值不少于1万元,则按当月充值金额的3%返还金币。

3月21日,南都记者登录NOW直播官网发现,原本可正常登录的用户充值页面已经无法打开。同时,官方论坛中的《NOW直播高消费用户激励政策》也被撤下。

3月22日,腾讯集团市场与公关媒体中心有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回应,NOW直播禁止未成年人直播,不鼓励未成年人进行打赏。

腾讯方面表示,针对未成年人用户打赏的潜在风险,NOW直播未来将对未成年人用户充值打赏进行拦截。南都记者获悉,该行动将于近期上线,被识别为未成年人用户的充值行为,都将被强制拦截,不予受理。

对于未成年人打赏,可通过腾讯官方未成年热线(0755-83761852)可提交未成年充值退款反馈,腾讯将评估反馈情况进行官方的退款流程;

此外,平台将针对成年人的单次充值上限调整为1万元以下。

酷狗直播

已下线“撩主播”弹窗,严查诱导打赏

20家样本平台中,酷狗直播出现了诱导打赏的文字或弹窗。如在直播间页面中,会不断出现“帮主播完成挑战,点亮勋章”等提示,点开则跳到送礼物页面,需要充值才可操作。此外,直播间内还会随机弹出“1元撩主播”页面,吸引用户充值。

同时,在退款举证材料方面,酷狗直播要求提供未成年人出生证明,账号绑定手机号的实名认证信息(手机/PC端线上营业厅截图或营业厅开具的官方证明等官方渠道证明),举证较为繁琐。

针对测评中发现的上述问题,酷狗公司宣传部负责人3月21日回应南都,对于身份认证,目前酷狗直播存在不足并正在改进的地方有,在酷狗直播充值、打赏,需用户绑定手机号;在A pp移动端的充值、消费页面补充“风险提示”。该负责人表示,“风险提示”将会在下一版本发布时上线。

对于诱导打赏行为,酷狗公司宣传部负责人表示,已下线“1元撩主播”功能。同时,采用“机器+人工”7×24小时轮班制监管平台内容,禁止平台涉及违规主播及违规内容。

“平台严查主播"诱导未成年人消费"行为,设立"主播黑名单制度",一经核实将会扣除其通过未成年人打赏获得的全部收益,严重者将被封号处理,并同步全行业对该主播进行封禁。”该负责人表示,平台设立专岗专人处理此类问题,同时鼓励用户使用举报系统,一旦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行业困境“职业退费人”黑产冒充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巨额打赏案例频发,平台在处理此类案例时面临哪些困境?酷狗公司宣传部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目前直播平台默认手机用户已在营业厅进行实名认证、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在绑定银行卡时进行过实名认证,作为平台也会在页面设置中加强提醒功能。

“但即使做到认证账号归成年人所有,实际使用人是谁这一问题仍然无法有效解决。”该负责人表示,当未成年人掌握了监护人手机、账号、密码、短信验证码等信息后,平台如何采取更有效的实名制和防沉迷措施,也是长期以来困扰平台的一大问题。

同时,该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处理未成年人消费问题的难点在于鉴别是否为未成年人打赏。“现在滋生了"职业退费人"黑产,冒充未成年人向平台申诉退款。”

南都记者此前曾调查,直播催生“代理退款”灰色产业链,“做号人”通过撞库、非法购买等方式掌握大量苹果ID,用来给不同游戏、A pp充值、购买道具;由“代退”与苹果客服沟通,完成退款;由“代充”卖家接代充定单,以折扣价向玩家出售道具。其中不乏隐私泄露、手机被锁遭敲诈等风险。

酷狗方面表示,当平台收到用户反映涉未成年人打赏问题,平台会采取主动联系用户,协助用户提交相关材料,辅助证明为未成年人打赏;内部审核确定用户证据资料,例如:通过综合评估账号消费时间,一般未成年人打赏为寒暑假或周末、放学后等休息时间;一旦资料通过会与用户协商退款金额等措施。

另一方面,她也表示,未成年人在使用家长账号消费时,平台很难鉴别,需要根据平台记录的消费时间、金额,结合家长提供的材料综合评断,但也很难做到百分之百的完全判断。

南都记者测评发现,仅7家样本平台提供了未成年模式,支持家长正常干预未成年用户账号,可关闭其账号的充值、打赏功能。分别是Y Y、酷狗直播、快手、美拍、触手、一直播和抖音。其中,仅有4家含有“未成年+防沉迷”的双重保护模式。

专家建议

打赏须设置上限,家长疏于管理应担责“针对未成年人用户,打赏必须设置上限。具有付费和收费功能的直播平台或网站,不得随意开放、自由注册。”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带来了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修法议案及完善未成年人分级制度的建议。在她看来,针对未成年人网络安全的相关问题应当上升到国家立法高度,以《未成年人保护法》顶层设计为基础,修改包括直播打赏在内的与未成年人网络安全有关的各责任主体的权责规定。

方燕认为,打赏作为互联网时代新兴的非强制性的付费交易模式,实际上就是用户无偿转移自己财产给主播,并形成双方的赠与合同。“还有一种说法,进行打赏行为更多的是为了能够使主播为其作特定的表演,此时打赏就应当明确认定是对主播服务的一种购买,即一方提供表演,一方给付金钱。”方燕说。

根据《民法总则》第十九条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因此,未成年人中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充值、打赏,以及未曾获得监护人的许可、追认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充值、打赏行为均属无效。

从2016年起,国家网信办、文化部先后印发了多部规范网络直播服务及网络主播的管理办法。如2016年12月1日正式实施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中要求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通报制度”等;2017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中要求从事网络表演经营的单位应完善用户注册系统,再提“表演者实名注册”的要求。虽然有关部门已陆续出台了规范网络直播的规定,但方燕认为时下爆发的问题并不能完全通过现有的规定得到有效规制,仍存在大量监管空白与灰色空间。

“关于未成年人网络安全的相关问题还是应当上升到国家立法角度,以《未成年人保护法》顶层设计为基础,修改包括直播打赏在内的与未成年用户网络安全有关的各责任主体的权责规定,进一步完善涉及我国未成年人保护相关的法律体系。”

针对直播平台的注册审核机制和交易机制,方燕提出了几点建议:具有付费和收费功能的直播平台或网站,不得随意开放、自由注册;未成年人进行身份信息审核后,只能开放未成年人模式或家长指导模式,此种模式下不得开放可绑定账户充值交易端口,或仅能开放小额交易模式;针对未成年人用户,打赏必须设置上限,超过前述金额规定并消费成功的,直播平台应无条件返还超出限度的金额。

方燕认为,与网络主播的互动会使未成年人获得极大的满足,这也表明监护人应该加强与未成年子女的沟通与疏导。“家长不能轻易对孩子透露任何账号密码和支付密码,在发现账单异常时一定要及时查证核实。如果未成年子女通过监护人注册的账户进行高额打赏的,则可认定监护人疏于管理自己的隐私信息及财产,因前述情形造成的损失,家长也有过错,在主张索赔时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方燕说。

采写:南都记者 詹晨枫 秦楚乔

作者:詹晨枫 秦楚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