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真要动武?时隔一月美国务卿再见以总理谈对伊战争

原标题:真要动武?时隔一月美国务卿再见以总理谈对伊战争

真要动武?时隔一月美国务卿再见以总理谈对伊战争

邵旭峰

媒体消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在中东三国(科威特、以色列、黎巴嫩)访问,20日,蓬佩奥到达耶路撒冷——以色列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会见,双方一致表示将进一步遏制伊朗的影响力。

蓬佩奥在会晤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此访目的是为进一步向伊朗施压。他重申对以色列的支持,表示美方遵守对以色列自卫权的一贯承诺——美国之前多次重申,以色列拥有绝对的自卫权力——类似于“积极防御”,说白了就是只要认为对自己构成威胁,就可以主动进攻。

蓬佩奥还提及一个多月前在波兰首都华沙举行的专门以伊朗为主题的会议,称其为一次的“历史性会议”。

内塔尼亚胡在记者会上说,为阻止伊朗在叙利亚巩固其军事存在,以色列将继续加大对伊朗施压力度。为达到这一目的,以色列的行动将“没有限制”。

现在的问题是,蓬佩奥才在一个多月前与内塔尼亚胡在波兰华沙会面谈伊朗问题,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次访问以色列再谈伊朗问题呢?

我们先来看2月14日在波兰首都华沙举行的会议——

2月1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及欧洲和中东阿拉伯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的外长或政府代表,总计60个以上国家领导人或外长或政府代表出席会议。

美国召集世界多国,尤其是欧洲和中东国家,在华沙举行峰会,旨在组建一个反对伊朗的联合阵线。

在参加会议前,内塔尼亚胡说,他将在华沙会晤60名外长和代表,“以促进对伊朗战争的共同利益”。

会后,蓬佩奥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都对记者说:“如果不与伊朗对抗,就不可能实现中东的稳定。这是不可能的。”

蓬佩奥说:“在黎巴嫩、也门、叙利亚和伊拉克都存在有害的影响。这三个‘H’分别是也门胡塞武装、加沙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这些都是真正的威胁。”,还称:这3个H,背后都是伊朗和其他国家在支持。

会后内塔尼亚胡称,这次会议是一个“历史转折点”。内塔尼亚胡说:“一位以色列总理和阿拉伯主要国家的外交部长站在一起,以不同寻常的力量发表讲话,澄清和团结一致反对伊朗政权的共同威胁。”言下之意是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共同的威胁——伊朗。

还在在赶赴波兰参加会议飞往波兰华沙途中,内塔尼亚胡声称:以色列军方于2月11日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目标再次进行了打击。摧毁了一座经过伪装的医院。

之后媒体确认,以色列在2月11和12日两次发动攻击,第二次攻击力度堪称近期最大最剧烈。
在此之后,以色列还出动数十架战机,对加沙哈马斯进行大规模空袭。

内塔尼亚胡还在会议期间发表推特,称,与伊朗开战,以色列愿意做先锋。

很明显,由于伊朗是共同针对,以色列已经与阿拉伯国家走到了一起,宗教隔阂已经退居次要位置——之前以色列和伊斯兰国家多次战争(尤其是五次中东战争,以色列与中东伊斯兰什叶派、逊尼派国家都打),造成的仇恨,已经被新的共同针对伊朗所替代——当然,还有经济关系、技术开放和美国的撮合等因素。

事实上, 以色列与阿拉伯过国家之前就间接与“私下”联系,比如以色列与沙特分享关于伊朗的情报信息,以色列战斗机出现在沙特境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沙特通过第三国(美国)购买以色列制造的“铁穹”等防空系统,对付伊朗和所支持势力主要是胡赛武装的导弹袭击。
以色列媒体爆料,早在2015年伊朗核协议通过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就跟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展开了一些列会谈,双方的会谈主要涉及伊朗问题进行协商,以及加强区域政治金诚合作,双方在伊朗核问题上持有相似立场。

该频道援引前美国驻特拉维夫大使丹·夏皮罗的话称,内塔尼亚胡的顾问和阿联酋高级官员定期联系,这些会面有时候是面对面的,有时候则是电话商讨,几年前,每周都有从特拉维夫本古里安国际机场直飞阿布扎比国际机场的秘密航班。

为了针对伊朗,美国、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还有欧洲不少国家正在联合起来。

需要补充的是:在美国与以色列等60个过国家在华沙开会的2月14日的同一天,俄罗斯与伊朗、土耳其3国总统普京、鲁哈尼、埃尔多安在俄罗斯索契举行会议。

可能是出于对应华沙会议的考量,但总体来说, 三国会议的分歧大于共识。
之前,俄罗斯与伊朗还有叙利亚联军收复失地,土耳其十万大军掌控叙利亚伊德利卜和拉塔基亚全省,以及哈马省北端和阿勒颇中北部,俄罗斯被迫与土耳其共同在伊德利卜南建立一个几十公里长的“非军事隔离区”,而后土耳其想延长隔离区成“安全区”,遭到俄罗斯反对——因为很明显土耳其想把自己掌控的区域通过安全区完全隔离开来,永久掌控。

在俄罗斯索契会议上, 俄罗斯和伊朗公开要求土耳其:除非寻求并得到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同意,否则它无权在叙利亚境内建立一个“安全区”。而土耳其则坚称,这个事情都土耳其自己说了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还公开怼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称他说的话有问题。
这直接表明三方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分歧和完全不同的利益诉求。当然,这一方面是土耳其怕俄罗斯与伊朗势力扩展到自己边境,也想乘机占据叙利亚领土,同时也应该是美国默许和支持的——毕竟土耳其是北约国家。
土耳其还有遏制俄罗斯在黑海强化控制的想法。

言归正传,就眼下这种情况而言,伊朗的未来确实堪忧,如果开战,综合国际形势与大势已经形成——

有一个最关键的节点,就是到2019年5月4日,美国对还在进口伊朗石油的8个国家与地区的为期半年的赦免期将到期——美国之前退出“伊核”协议之后,要求所有国家在2018年11月4日前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并停止其他商贸否则将予以制裁,但到期之后,对8个国家与地区予以半年的赦免。

这点时间以来,这些国家与地区,现在都在缩减乃至于归零从伊朗的石油进口——到5月4日,伊朗的石油出口如果不是零,也数量很小。

主要依赖石油出口的伊朗之前曾多次表态称,如果伊朗不能从波斯湾运出油去,那海湾国家就都不要想运出去。 言外之意是会封锁波斯湾,不过情势与以前不同的是,以前,有也门胡赛武装威胁和封锁中东第二、世界第三重要通道红海曼德海峡,但现在胡赛武装已经被阿拉伯联军完全从扼守红海的最后据点荷台达驱离——前不久的消息显示,阿拉伯联军在也门首都萨那围歼胡赛武装。大体可以判断的是,胡赛武装基本被消灭殆尽,也门政府和联军完全控制了近海区域。

所以如果开战,伊朗能威胁到的,主要就是波斯湾了,而伊朗的最大外部根系,就是叙利亚伊朗系——大约8万人左右。

针对这8万人,阿拉伯联军近期也开始进驻叙利亚东北库尔德区,还有英法等国家,如果开战,这8万伊朗系武装应该会被和伊朗本土隔离,并受到多国围歼,以色列应该是急先锋。

而波斯湾和伊朗本土,则主要是美国的“菜”。

至于加沙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经过以色列连年的打击,现在早已元气大伤,不足为虑了。

伊朗的未来堪忧,在2个月内应该就会有分晓。伊朗最大的问题来自国内——国内到处爆发示威游行,认为伊朗最高层与利益集团,掌控伊朗经济与分配,大多数人没法公平竞争,所以每况愈下,利益集团为了巩固自己利益,与国外集权国家抱团取暖、支持极端势力,不顾民众死活。

如果开战,伊朗政权可能受到强大的内外夹击,战事可能比伊拉克还要快····

具体如何,且走且看。

总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2月14日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面后一个月多一点,就再次访问以色列,主题仍然是伊朗,比如支持和重申伊朗是中东最大安全威胁,比如支持内塔尼亚胡所说的与伊朗开战以色列愿做先锋的提法,还有重申共同与协同的军事行动等。

这确实是不同寻常的,如果要追问实质,无非就是2月14日,在华沙形成60个国家针对伊朗的共识,而眼下蓬佩奥访问以色列,则更多是敲定细节——比如最近一段时间做哪些准备、需要互相做什么?如果伊朗动手怎么应对?等等,这都是为5月份或者前后,可能引起的变局做准备。其中的重点是军事行动,包括近期的军事行动和如果全面开战的。

个人认为,在蓬佩奥访问之后,将有美国和以色列的军方高层(三军参谋长和美国负责中东战区的中央战区司令等)秘密会面,继续敲定相关细节。

事实上,以色列一直在密集准备,比如最近多次空袭叙利亚伊朗系弹药库等军事目标,尤其是多次大规模地面或空袭加沙哈马斯目标——最近的一次出动了几十架战机。一方面在磨刀霍霍,一方面是清除其他威胁,为即将到来的大战——至少全面进攻叙利亚伊朗系做准备。

作者公众号:shxf9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