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李稻葵:美国作为领导者疲态尽显,全球化应由中国和美欧共同引导

原标题:李稻葵:美国作为领导者疲态尽显,全球化应由中国和美欧共同引导

编辑/张骞

2019年3月23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经济峰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在峰会第一节“以开放引领未来”的讨论中,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发表了题为“谁来引领全球化”的讲话。

他表示,美国在全球化的引领中疲态已现,应由中国、美国和欧洲平等合作,共同引领,才是全球化最好的前景。在知识产权问题、市场开放问题、公平竞争方面、国有企业改革方面、争端解决方面都可以洽谈,关键是彼此信任、平等协商、相互监督。

以下是演讲原文:

李稻葵:

我的题目是“谁来引领全球化”。核心问题是全球化需要领导者,今天的世界谁来引领全球化。

作为一个成功的全球化的引领者,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自身的国内市场必须足够巨大,以至于它能够用自己的市场去跟其他的国家协商,让其他国家加入开放、加入公平贸易。二是这个国家必须享有全球最领先的产业,产业能够产生巨大的贸易条件,能够产生巨大的利润,用利润来补充本国其他受损的行业。三是这个国家必须要有一定的国内自我调节能力,让本国反对全球化的经济相关的利益者能够得到补偿,能够支持这个国家全球化的领导力。

我们看一下历史。我的可能不够专业的说法是,英国1846年开始一直到1914年一战爆发前,引领了第一轮的工业化之后的全球化。为什么是1846年?这一年,英国废除了《谷物法》,放开了农业贸易。

英国满不满足以上三个条件?满足的。第一,尽管英国本身的市场并不是很大,但英国有殖民地。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反复把英国的殖民地与英国本土市场放在一起讨论。第二,英国的技术当时是领先的,这一点毫无疑问,英国曾经生产了全球1/3的工业品。第三,英国在那个时代有一定的国内结构调整能力,50年之内,农业人口从46%降到了21%。

但是,英国领导的第一轮工业革命后的全球化并不是完美的,为什么这么讲?当时的美国以及后来的德国没有完全加入这一轮的全球化。

事实上,美国做了什么呢?这位先生的名字叫萨缪尔·斯莱特,他被美国总统杰克逊称为“美国工业化之父”。22岁的时候,他是纺织工人,英国规定纺织工人不允许离开英国。他不顾英国的反对,只身离开英国,用自己的脑子记住了纺织机械的设计,在美国仿制了大批的纺织机械。今天你去华盛顿的博物馆可以看到他当时设计的纺织机械。

当然,英国人称他为“叛徒”,这就是当时美国的情况,偷学+贸易保护产生了美国内战之后的工业化。德国是效仿这个例子。德国统一前的李斯特,他特别到美国去访问,特别崇拜的是汉密尔顿,是美国当时的第一任财长。美国领导的全球化从1945年正式开始,恐怕到2016年结束了,特朗普上台标志着这个时代结束。

美国有三大优势:第一,市场很大,我指的是1945年到2016年。第二,技术领先,毫无疑问,高端制造、飞机发动机、飞机、电子科技、金融绝对领先。第三,国内调整能力,过去很长时间之内是相当不错的,尤其是在罗斯福新政之后,能够对那些受害的人群进行福利补偿,而且非常重要的是前苏联和中国逐步加入了全球化。

这一轮的全球化应该说机会是完美的。所以,我认为全球经济应该感谢美国领导了这一场全球化。注意到,美国1894年工业总产出超过英国,到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才开始领导全球化,整整花了50年时间才进入了角色。

中国在美国领导全球化里面做了什么呢?作为学者我的总结是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学习,怎么学习?搞了大量的合资企业,这个学习最重要的一面,谈的不够多的是政府官员的学习。我们的政府官员不断地到国外去学习。

第二件事是调整。中国在开放的过程中没有出现底特律,沈阳曾经有2000多家市属国有企业倒闭、60万工人下岗,这是当时大众汽车的情况。大众汽车的CEO卡尔·哈恩先生称中国为“非常有礼貌的学生”,在开放中学习。

中国在个别领域已经开始出现了优势。当前是全球化出现了乏力,美国是非常疲态尽显的全球化领导者,第一,市场已经不是最大的了,中国现在是第一大市场,我指的是货物市场;第二,技术统治力相对下降;第三,国内调整能力严重不足,因此出现了特朗普上台。疲乏的后果是什么?往往是人脾气很大,跟所有国家对着干。

中国是什么情况?中国现在有意愿、有能力、愿意改革,但不被信任。问题的本质是美国官员把今天的中国当成当年的日本,今天的中国跟当年的日本完全不一样。

未来有三种可能的前景。

一种是美国继续单干,这种路走不远。它可以对墨西哥、加拿大、韩国这么干,但对中国这么干,单边主义搞不下去,因为今天的中国不是当年的日本,它的市场非常大,全球以中国为第一大市场的国家已经超过了美国。

第二个前景是晾干WTO,搞一个新的WTO,我认为这个后果是灾难性的,因为中国不可能再重新加入新WTO,中国有自己的贸易伙伴,这个世界变成经济冷战,后果很可能是全球再次大衰退,全球的生产贸易要重新布局,这个结果是非常可怕的。

第三个可能,中国、美国、欧洲携手引领全球化,关键是要开诚布公、平等的协商,不要把中国今天看成当年的日本。中国经常被认为不守约,其实美国方面也有问题,美国政府和国会不是一致的,国会经常出一些法律把已经签的条约干掉。所以,在知识产权问题、市场开放问题、公平竞争方面、国有企业改革方面、争端解决方面都可以谈,要互相尊重、互相平等、互相监督的谈。

最后总结一下结论:

1.全球领导力,美国领导的全球化乏力。

2.中美欧平等合作共同引领全球化是当前最好的前景。

3.关键是彼此信任、平等协商、相互监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