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杨伟民:金融业高利润是以实体经济每年背负7万亿利息为代价的

原标题:杨伟民:金融业高利润是以实体经济每年背负7万亿利息为代价的

编辑/张骞

23日下午,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办原副主任杨伟民在中国发展高峰论坛上透露,中国实体经济每年背负7万亿元的利息,这对金融行业来说是高利润,但对实体经济是巨大的负担。所以要加大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加快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改变国有银行占绝对优势的局面,从而降低融资成本。

以下为演讲原文: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和今年2月在政治局会上讲的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一脉相承之处。如果把这两个相关讲话归结起来的话,我觉得可以理解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升级版。

中国是在2015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上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年来应该说取得了明显的成效,特别是去产能取得了明显的成效。现在宏观杠杆率的数据也已经下降了,特别是促进了2016年从第四季度开始,一直到2017年经济的企稳,略有回升。

但是到2018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经济再度掉头向下,这可能就会有疑问,说是不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灵了?我觉得恰恰相反,是我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没有触及更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三去一降一补”是非常重要的,是根据当时的形势和面临的突出问题提出的,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一些变化。

目前的经济下行固然有国内外短期因素的影响,我觉得主要还是长期积累的结构性问题在短期的反映。比如说经济减速主要是工业减速,因为我们服务业增长还是比较快的。工业减速的原因是工业还没有完成对需求结构的适应性调整,我们需求结构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了,工业结构还是比较僵化的。

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提“提质增效”,提质增效增加的GDP还不能够弥补产品减产而减少的GDP。这是我们增长的一个现实。

2017年,我们国家统计局统计的89种工业产品当中,有55种,也就是60%的产品的产量比过去10年间的历史峰值出现了负增长,在107种出口产品当中,有74种,也就是接近70%产品比过去10年的峰值出现了负增长,我觉得这是工业减速的主要原因。因为工业你就靠两个,一个就是产量增加GDP增加了,再一个质量提高了,GDP提高了价格增加了。

刚才是从工业生产来讲,从去年情况来看,经济减速主要由于消费和投资双减速,消费的减速有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说居民收入增长放缓,特别是服务消费比重在提高。汽车的消费其中是一个重要因素,汽车的消费进入到一个的周期性的变化过程当中。还有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是高房价及房贷的挤压。房地产本身也是供给侧结构性失衡,有些地方过剩了,有些地方供给又不足。

投资减速主要是地方政府投资为主的基建投资在减速,这是大头。因为前期积累的政府隐性债务风险过大。去年中央开始问责,很多地方政府不敢再变换花样举债搞基建了。其实这是一个更复杂的体制结构性问题,我们还是没有更多地触及,涉及到国企和民企,涉及到中央财政和地方事权,涉及到政府与市场等重大的结构性改革。所以,我们还是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并在以下三个方面加大工作力度,我觉得这就升级了。

第一,要拓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提了八字方针,叫巩固、增强、提升、畅通,这八字方针的提出,意味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已经不再局限于过去的“三去一降一补”,更重要的是拓展增强微观实体活力,提升产业链水平、畅通国民经济循环,这是针对国民经济重大问题所提出的。

具体的任务,包括但不限于要加快僵尸企业出清,坚持结构性去杠杆,减税降费,这个已经开始做了。当然结构性去杠杆是去年就开始做了,建立房地产的长效机制,因城施策,一城一策。按竞争中效原则营造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去年在这块加大了改革力度,在世行排名大幅度提高。要破坏垄断、强化知识产权保护,过去我们的基础设施主要是“铁公基”,下一步要加快新经济的基础设施建设。另外在开放方面要扩大规则等制度性开放,这个也是中央经济工作会提的一个非常明确的要求。

第二,要以改革为手段,过去几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成效,行政性手段冲在了前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两个字是“改革”,所以必须以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为重点,推动相关领域的改革,走深、走实,防止改革空转,企业无感,你推了很多改革企业没有感觉。

加快国资、国企垄断行业,以及土地制度、住房制度、政府职能等方面改革。归结到一点,就是要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让市场发挥决定资源配置的基础决定性作用。

第三,我想重点说一下,要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构性失衡的根源是要素配置扭曲,其中金融最为关键,因为金融是血脉,近年来银行贷款比重出现了“两降三升”,两降是制造业和民营企业贷款大幅度下降,房地产、金融业、个人住房贷款比重幅度上升,中国是间接融资为主,贷款的结构变化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经济结构的变化,包括经济结构的僵化。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调整三个结构。

一是市场结构,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我国实体经济每年背负7万亿的利息,这对金融业是增加值是高利润,对实体经济就是极大的负担,所以要保持我国经济的整体竞争力,一方面要减税、减费,同时也必须减轻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所以必须加快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才能够提高。

第二银行结构要建设多结构广覆盖的有差异的银行体系,中国是国有大银行占绝对优势,银行之间业务非常趋同,不能够很好地适应实体经济当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占比高、科创型企业增长快这样一个特点。特别是以国有银行为主的银行体系,如何适应国企、民企、外企这三大主体并存的所有制结构,如何从制度上搭建平等地服务三大市场主体的银行体系,这是下一步需要深入思考并深化改革的重大课题。要增强中小金融机构的数量和业务比重,增加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推进城商行、农商行业务回归,推动农业所有制重大改革。

三是产品结构要积极推行个性化、定制化、差异化产品。要扩大抵押物的范围,按照企业不同产品的生命周期来确定贷款的期限,而不是反过来让企业适应银行的贷款期限,要完善银行内的尽职免责制度,建立激励机制,开发实体企业和银行共担风险的金融产品,开发适合民营、小微企业的产品等等。

以上供大家参考,谢谢!

(搜狐智库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

【“搜狐智库”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主旨为“聚集学者与企业家智慧,把脉经济趋势”。搜狐智库旗下已打造“搜狐有名堂”沙龙,以及著名经济学家、知名企业家、首席经济学家、女经济学家等访谈系列。如有意接洽现场报道、专访、节目合作事宜,请发邮件至biznews@sohu-inc.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