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美国这一机构可能正在启动杀伤力巨大的经济战略

原标题:美国这一机构可能正在启动杀伤力巨大的经济战略

作者:肖磊看市

对全球经济最了如指掌的,可能不是某个国际经济研究所,也不是世界银行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更大的可能是美联储。

从利益的角度考虑,美联储需要对美国负责,责任重大,而国际研究机构和第三方服务机构,只需要为自己的职业负责,跟美联储的努力程度不可同日而语。

另外,美联储体系拥有数百位顶尖级研究员,而且遍布在各个不同的机构,他们可以拿到最及时的金融数据,要论研究实力和资源条件,全球没有机构可以企及;更重要的是,美联储在过去16年间,上缴给美国财政部的利润接近1万亿美元(你没看错,是1万亿美元),自己花掉了600亿美元,其雇员薪水非常高,足以吸引比其他政府机构更加优秀的人才。

由于美联储对诸多雇员的支出,并不由纳税人负担,而是通过美联储所持有债券的收益来负担,因此薪水方面非常不透明,自由裁量权很大。据2014年披露的信息,美联储华盛顿总部113名高收入雇员的平均年薪达246506美元,比政府正常最高工资水准高出近一倍。这还不包括奖金和其他福利。很有意思的是,美联储主席的工资是由国会承担,而当时美联储主席耶伦的年薪为201700美元,比雇员的平均工资底了接近20%。

所以,关于投资市场,关于美国和世界经济,尽管有太多层面需要关注,你甚至可以忽略特朗普,可是绝对不能忽略美联储的举动。

从最近一次美联储利息决议之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发布会上,我们可以窥探美国经济,以及美国金融市场将出现的巨大战略性变化。

美联储不仅要停止加息,而且要停止缩表,这是市场所发出的简单粗暴的理解,也是未来美联储可能采取的影响力较大的实际措施。问题的关键是,美联储到底如何理解美国经济,如何理解全球经济,为什么会停止加息,并放弃缩表呢?难道真的是屈从于特朗普的压力吗?

在新闻发布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首先就提出,美联储的首要目标是实现经济持续扩张和就业稳定。这句话看似平常,但蕴藏了巨大的玄机。

其实在美联储的主要职责里面,并没有说要现经济的扩张和就业的稳定,这至少是第五个之后的目标。美联储的主要职责里,包括制定并负责实施有关的货币政策;对银行机构实行监管,并保护消费者合法的信贷权利;维持金融系统的稳定;向美国政府,公众,金融机构,外国机构等提供可靠的金融服务。

一旦美联储把主要的目标变成实现经济的扩张和就业的稳定,那么美元和金融系统的稳定性肯定会变成一个牺牲品。

鲍威尔认为,自2018年9月份以来的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增速的放缓程度超过预期。其实整个中国经济的悲观预期,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而美联储当时就已经掌握了核心数据,所以才配合特朗普,开始转变货币政策思路。

但请注意,这些信息,也仅仅是对美联储行为的一个解读,而并没有搞清楚美联储的真正意图。

在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提到了这么一句,大家听一下是什么感觉,他说,我的确认为需要关注(政府财政)赤字,(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增速绝对不能超过经济增速。

从这句话你就能看出,谁才是美国的主人。一个央行行长,直接说,你政府的债务,绝对不能超过经济增速,如果是中国,敢吗?其实鲍威尔的另一个意思是,政府负债以及债务增速,都取决于美联储,如果美联储不在国债市场运作,美国政府债务可能会非常惨,一方面流动性会受到抑制,另一方面利率会飙升,美国政府的负担将巨大,作为总统,也就没有多少减税的余地,还怎么刺激经济?还怎么拉选票?所以说美联储想让美国总统下台,也不是什么难事。

说到底,美联储并没有屈服于任何人或任何机构,美联储能够确定的事情只有两个,一个是全球经济从去年9月份开始,已经进入到大的调整周期,消费开始停滞,经济活跃度降低,美国企业库存量升高。鲍威尔还提到了三个风险点,英国脱欧、中美贸易谈判,以及欧洲经济下滑风险。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三个风险都是进行时。从刚刚公布的数据看,德国3月综合PMI降至51.5创2013年6月以来最低,法国综合PMI进入萎缩区域。日本3月制造业PMI初值与2月持平,产出下滑速度为近三年来最快。这说明全球竞争力最强的两个国家,德国和日本,已经扛不住了。

美联储确定的另一个事情是,美联储的首要任务要重新定位,那就是要稳定美国经济,稳定美国经济的预期,捍卫竞争力和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否则还怎么扩张?但这就需要给美国经济做“整容”处理。

那美联储如何给美国经济“整容”呢?其实就只有一个大的逻辑,开启弱势美元。同时需要达到三个目的。

首先,想让美国政府债务增速降低,最直接手段,就是货币贬值稀释债务。美国公众债务2017年9月至今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增加了2万亿美元,而1985年至2000年整个15年的时间里,只增加了3万亿美元。过去15年,美国公众债务增加了三倍。如果不是美联储长期压低国债市场利率,美国仅债务利息负担,就将吃掉大部分财政收入,也就是说,如果债务得不到稀释,偿还债务本金几乎没有可能了。

其次,想在如此之高的市盈率水平,维持美国企业的吸引力,也就是美国股市的吸引力,给经济注入扩张因素,那就需要美国产品的普遍性涨价,刺激通胀预期,制造消费恐慌。既然销售量已经钝化,那么提高价格是唯一能够推升利润的方式。可惜,苹果涨价面临失败,波音遭遇黑天鹅,企业个体的行为已经无法维持现有的估值,如果美联储再不出手,整个资产结构将面临重构。

其实一个很简单的算法是,如果美元贬值20%,相当于美国所有企业的市值在现有的基础上折价20%,而产品价格可以无压力上涨,利润也将增加,那估值很快就降低了,吸引力一下子就上去了。还记得巴菲特今年提到的问题吗?我手上有上千亿美元的现金,但找不到便宜的公司。其实这也是美联储头疼的,如果不想办法“制造”出便宜的资产,投资者将望而却步,美国的经济扩张将就此结束,美联储的首要任务如何达成?

第三,世界货币体系,美元独霸一方,1971年美国放弃了美元跟黄金的固定兑换比例,向全世界违约,美元大幅贬值,导致其他货币更加不稳定,这反而使得其他市场的经济运行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整个欧洲赚取美元的能力迅速被削弱,拿美元到美国换黄金的成本一下子翻了数倍,外汇储备也很快被消耗。这其实是美国当前也希望看到的场景,只不过目标对准的是中国。

最后,还是希望投资者能够以更为宽泛的眼光,思考未来的经济走势,如果美国经济确实遭遇了瓶颈,美国绝对不会自己承受和消化这个风险,但转嫁风险的过程,充满着最复杂的金融智慧,如果能洞悉部分,投资者可能就会发掘出历史性机会。

文/肖磊

更多独家分析,欢迎关注肖磊看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