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扬州这条小巷以“糙米”为名,为何却无“糙米”?

原标题:扬州这条小巷以“糙米”为名,为何却无“糙米”?

对于很多扬州人来说,儿时最美味的期待,也许就是老手艺人推着大炉子,走街串巷地吆喝:“炸糙米咯,炸糙米咯!”不过,如今不少老行当渐行渐远,这样的吆喝声也少了。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幸好咱们扬州是一座属于“吃货”的城市,有不少小巷都与“吃”有关。比如,今天要说的这条“糙米巷”。不过,“糙米巷”中可不卖糙米哦!

1400多年前,我国文学理论史上的丰碑《文心雕龙》问世,它的作者是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最近,扬州书法家储国天,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用不同的笔风将这部旷世巨作,书写在了五十多米的长卷之上。

储国天是扬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文化顾问、收藏协会艺术品分会文化顾问,他介绍说,中国古代小楷方面经典笔法,都在长卷上有所体现,有纤细的、有厚重的、有成行成列的、有不成行不成列的,也有用行书来表现的,这样的写法杜绝审美疲劳,欣赏这幅作品就可以欣赏到各种笔法。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我国文学大发展的时代,除了《文心雕龙》,同时期还有一部巨作《文选》也影响深远,而它却与咱们扬州的“糙米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人有书卷气,气质美如兰。所谓书卷气,是一种饱读诗书后形成的高雅的气质和风度,而这股高雅之气和君子之气一直飘荡在“糙米巷”中。“糙米巷”位于仁丰里南段西侧,西端与史巷南段相接,是一条百余米长的东西向巷道。清晨的阳光氤氲在巷子里,一辆辆自行车、电动车驶过,留下嘟嘟的铃声、喇叭声。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巷子,其实小巷的背后还藏着一段佳话。

隋炀帝杨广一生的辉煌和终结,都绕不开扬州。除了开凿运河,他还曾广泛笼络各路名士,其中,有一个人精通诸家文字之书,尤其深谙文字学,他就是扬州人曹宪。曹宪是隋唐重要的《文选》学家,他开辟了文选研究的新途径,和弟子李善等人共同将《文选》学推向了高峰。汶河街道文化站站长庞建东介绍,这个巷子的名字在历史上有过几次变化,最早叫桃李巷,因为曹宪李善在这里编著文选。曹宪收了一百多位学生,李善也是如此,他们二位桃李满天下,后人就把他们著书讲学的地方就叫做桃李巷,后又改成曹李巷,扬州话谐音就变成糙米巷。

虽然先贤已去,但尊师重教的传统,却在曹李巷中一脉相承。一个小巷子出了两位文坛大家,真是不简单!除了曹宪、李善,李善的儿子李邕也是唐代著名的文学家和书法家,和李白、杜甫都是至交,后来他被奸臣李林甫陷害。

曹李巷可谓是“卧虎藏龙”之地,而且在晚清时期,曹李巷还传出过一段佳话!庞建东说,这个巷子里承载着厚重的历史和文化,巷内有着不少文物保护单位。曹李巷内原有清道光年间传胪陈仲云的旧居“伊园”一座,如今已不复存在,只留下子孙陈重庆在光绪二十一年所作的《伊园坐雨》一诗:“东风吹紧雨如绳,抱膝空斋梦未成。隔竹有声摇烛穗,煎茶何处沸瓶笙……”

巷内6、8、10号三门楼并列,这是陈仲云之子、安徽巡抚陈六舟的故居,曾有“一门三进士,父子两传胪”的科举佳话。如今,院子收归国有,里面住着“七十二家房客”。虽然有些房屋的格局已经改变,但我们还能寻找到一些过去的影子。整个房屋的原貌还在,七架梁、石砖、石块都保留了原来的模样,大门和方型的螺地砖也都还在。庞建东说,木门框上面有雕花,是祥云和蝙蝠的图案,都寓意着吉祥如意,雕工越多,越显示出家族的富贵。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扬州作家储怀明偏爱曹李巷,曾写下《书卷曹李巷》一文。储怀明认为,从曹李巷走出的陈氏一门,与扬州同时代的吴道台府、寄啸山庄何家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拥有严格的家风家训。储怀明说,曹李巷的书卷气,是长期传承下来的,用现在话就是:气还在这儿、根在这儿。

正是因为从小在崇文重学的氛围中成长,陈氏家族的子孙才能“书香延祚,英才代出”。居民王倩搬到曹李巷已经二十四年,虽然不是陈氏后人,但她热爱这里的一砖一瓦。王倩告诉记者,她在其他地方有房子,但是舍不得走,就喜欢住在这里,安安静静的比什么都好。

王倩还记得,刚搬来这里的时候,有一位奶奶告诉她,曹李巷的“风水好”,起初她将信将疑,但慢慢地,她信了。因为在这里居住,小孩的学习氛围好,安静在家学习,很少到处串门,成绩也都不错。

细细想来,王倩觉得,这也许不是所谓的“风水好”,而是曹李巷自古就有的书卷气,冥冥之中感染着每一个在这里长大的孩子。庞建东说,在曹李巷里,曹宪到李善以及到陈家,都体现了对仁丰里巷子的定位和它的文化。汶河街道人大工委主任、文联主席宋凌晨说,文化发展是有脉络可以传承的,所以扬州的曹李巷是扬州历史文化街区当中的一个分支,在保持古城肌理不变的情况下,本着修复如旧的理念,把历史文脉挖掘出来,然后再把它呈现给群众。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巷口的枇杷树仿佛是一位历经沧桑的老者,它有着一肚子关于曹李巷的故事,等着说给你听。

有人说,扬州城的文脉深处就在仁丰里,那我觉得,曹李巷作为一个分支,更可以称作是一条“学巷”。“旌忠百世,毓贤辈出”,更可贵的是,这里依然保留着最真的市井味道。在这里,看不见商业运作的“铜臭”,看得见的,是清简的“烟火”!

来源丨扬州广电“扬帆”手机频道

编辑丨王嘉楠、罗莉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